全世界都在跨年,而我只想回到2000
2019-12-31 18:00

全世界都在跨年,而我只想回到200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世相X研究所(thefairlab),作者:X 所长,题图来自:图虫






研究所日常碎碎念:


1999年,朴树写了首歌,叫《New Boy》,当年的他,对2000年有很多期待,觉得一切都会变得很好。


那时,新世纪刚刚开始,我们在迸溅着荷尔蒙的青春里用力地活,认为所有的美好都不太遥远。我们用文字幻想着遥远的2020年,有时空机、有任意门、有无穷无尽的可能。


20年过去了,我们或许发生了很多事也留下过许多遗憾,或许有过无数次相遇,也经历了无数次离别。追求的东西可能尚未得到,寻寻觅觅的过程或许早已改变了目标,生活少不了起伏磕绊,但我们又总愿意相信日子终归越来越好。


今天是21世纪10年代的最后一天,我们好好告别。


从20年代的第一天开始,记得要继续兴致盎然平安欢喜地活啊。


因为一个人一生中只有一次20年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世相X研究所(thefairlab),作者:X 所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