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求学记(六):日本老师眼中的外国学生
2020-01-03 14:00

日本求学记(六):日本老师眼中的外国学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hangyeyanxi),作者:冯川,Photo by Charles on Unsplash


从教育的另一个主体---老师---视角来看,日本小学老师的工作方式及其工作角色是什么呢?他们是如何看待来日留学生的?小留学生们可能遇到什么困难?本期,社长将通过几个小案例,向大家展示其中的奥妙。


日本学校的老师对这些刚来到日本接受学校教育的外国人中小学生,又有怎样的感受呢?限于访谈资料,笔者在这里主要基于对一位有着30多年教学经验的日本小学老师的访谈,展现日本小学老师的日常工作,以及她眼中进入日本小学接受教育的外国学生。


日本小学老师的角色和工作方式


一般而言,日本小学的一个班级有35-40人,包括英语、算数、国语、理科、社会、体育、家庭科、图工、道德在内的9门教学科目的教学工作全部由一位教师(日语为“担任”,即班主任)来完成,而非分科教学。这意味着一名老师从星期一到星期五,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3点左右,会一直陪伴着同一个班级的学生。


老师每节课要上45分钟,但斟酌这45分钟的教学方法,需要花费2个小时。虽然老师都想努力把课上好,但实际上,老师在教学以外还有其他工作要做。教学以外的工作,包括全部用日语进行的“生活指导”,比如让学生学会悉心与他人寒暄,让学生掌握基本的礼仪规范,注意仪容整洁,管理课堂纪律,督促学生按照规定丢垃圾、不要乱丢乱放,让学生整齐地戴上姓名牌,提醒学生不要忘带橡皮、垫板、笔记本、体操服等东西,指导每个学生每天都好好为第二天做准备。


为什么呢?日本的老师认为,如果不这样就很可能会在第二天对别人造成麻烦。比如,如果忘带了东西,这个学生就不得不向带来东西的同学借,或者向老师借备用品,而他的朋友和老师也不得不为他做这些事情,这样他就给他的朋友和老师添了麻烦。


一个日本小学的担任老师,拥有以下职责:


(1)每日全教科的备课与研究


(2)给食与清扫的指导


(3)成绩评价,测验和试卷的评分


(4)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许多记录,从成绩到行为的记录,做成将会保存20年的记录(“指导要录”)。如果成人之后犯了罪,警察要来查询所有这些记录。因此,这是在评定学习成绩之外不得不做的一项工作。


(5)安全指导。比如对于海啸、地震等灾害的应对方式的指导,1个月要进行1次。


(6)游泳指导。也需要班主任来完成。


(7)社会科参观远足。也由班主任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全部按照计划进行。


(8)为了让孩子不受到违法犯罪者的威胁,早上孩子们要结成队伍一起上学,下午放学后也是群体一起结成队伍回家。班主任也需要对此进行指导。


(9)俱乐部文化活动每月举行一次。俱乐部委员会由孩子们来运营,孩子们成为集会委员、各种放送委员会的放送委员等等。担任老师需要对孩子们进行指导。俱乐部也包括漫画俱乐部、体操俱乐部等等。对这些俱乐部的指导工作,也全部由担任老师来完成。


(10)组织运动会。在教学期间,每隔一个月或一个半月,老师会指导并开展一次运动会。此外,担任老师也要参与组织音乐会。


(11)六年级有“移动教室”活动。学生们会离家3天。活动的指导也完全依靠老师在教学之余的付出。五年级有“林间学校”的活动。五年级学生会去体验登山,也由老师在授课之余进行指导。


(12)由于重视与学生家长的联络,学生家长作为监护人会(保護者会)的成员,有机会到学校听课(授業参加,相当于“校园开放日”活动)。担任老师也会去学生家里访问(家庭訪問),并定期在学校与家长(通常是学生母亲)进行个人谈话(個別面談)


1年12个月,如果去掉寒假、春假、暑假,就只剩下10个月。在10个月当中,担任老师要完成以上所有工作,同时还要处理孩子受伤的问题、孩子受欺负的问题,应对家长的抱怨。


老师眼中的外国学生


最近在中国,由于院校追求办学国际化,而增加了招收海外留学生的数量。大部分中国老师对此并不适应,也多认为在课堂、考试和学生安全工作方面应对留学生是一件徒增自己工作负担的事情。


对于日本老师,其实也同样如此。现在的日本小学,一个班里通常有1-3名外国学生。这些孩子不会说日语。此前老师们已经熟悉的那些工作,都是用日语进行。现在突然来了不会日语的学生,老师该如何应对?


在初期指导方面,老师不可能在40多人的课堂上对于个别外国学生给予个别指导,只能在忽视他们的状态下继续授课。当老师没有足够精力和能力去关心和照顾这个外国学生时,这个孩子难免会成为孤零零的一个人,陷入无依无靠的境地。


而由于文化和习惯的不同,老师感到在课堂之外对于外国学生重新给予关于习惯的指导,也是颇费精力的一件事。对于完全不会表达的孩子,老师只用通过画图和肢体语言传达意思与孩子沟通,或者单独把刚来日本的孩子叫到办公室里教他简单的日语。


小学的孩子一般适应日语不会花很长时间。如果是中学的孩子,他们如果在完全不会日语的情况下进入日本中学,就算用一年时间熟悉了平假名、片假名和只言片语的日语,但要和日本人同等程度地接受课堂信息仍然是相当困难的。


在读写方面,小学生也许很快能够掌握日常会话,但却无法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也无法读文章。当然这个方面每个人的情况都有所不同。这需要从小学低年级开始持续性的学习指导。由于孩子的家长日语通常也非常不好,孩子的听说能力虽然可以在学校和与同伴交往的日常生活中得到训练,但读和写的能力在学校教育之外却很少得到训练。虽然他们能听懂日语,但却在笔试的回答和文本的阅读理解方面表现较差。


外国学生也许在算数的学习进度上比日本更快,其计算能力更加优秀,但由于横亘着语言障碍,他们无法在学校提升自己的学习。即使他们本来有很强的能力,但就是因为语言的问题,他们通常在年级之中处于“客居”的状态,游移在班级氛围之外。即使他们的计算能力也许很强,但由于无法读懂日语题目,这种能力也很难得到发挥和提升。


而对于英语科目而言,由于使用日语教学,非英语国家的外国学生就会觉得英语非常困难。并且在考试中,通常会遇到将英语翻译成日语的题目,两门外语之间的相互转换,更成为非英语国家的外国学生极大的学习负担。


到了中学,他们将在国语、数学和理科上遇到更多陌生的日语词汇。如果本身日语基础较差,到了中学再加上更多的学习内容,学生就容易感受到强烈的劣等感,于是丧失学习意欲,甚至连记日语的动力也没有了。处于这种状态的外国学生,通常只会与拥有相同经历的外国学生朋友交流自己的感受。


孩子学习状态不好,通常表现为不做作业。而作业是老师与学生的约定,老师与学生约定这些作业要在家里完成。不管是会做也好、不会做也好,既然是约定,就需要尽力完成。忘记带学习用具的学生,不会整理自己的东西的孩子,也是状态不好的。不认真记笔记,无法集中注意力听课的孩子,会遭到周围孩子的鄙视。睡懒觉结果迟到的孩子,会丧失别人的信任。


由于无法和同学相处下去,孩子就会拒绝来学校,最后发展成抑郁症,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就算是日本人小孩,也同样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但日本人小孩虽然也有处于不好状态的,但他们只要愿意,也仍然能够交到朋友。而外国人孩子由于语言问题,有可能一个朋友也没有。


五个案例


笔者访谈的那位日本老师给笔者举了几个例子:


学生小A,完全不会日语,是五年级的男生。他经常呆呆望着老师,表现出迟滞的感觉。由于看不懂黑板上的字,他也不会做笔记,也不会口头表达,听也听不懂,于是在学习上就落后于班级整体的进度。周围的日本人同学都主动去照顾他。这个孩子后来升到了六年级,就已经会写日语了,也能听懂老师讲的内容了,不过在口头表达方面由于害羞就还不怎么会讲。


然而,在他会了一点点日语的时候,就发现好像周围有人在说自己的坏话,难免会认为自己好像是被欺负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孤孤单单一个人。即使有女同学很亲切地来照顾他,告诉他要做什么,他相反会表现出一种抵抗和不耐烦,与周围的日本同学处理不好关系,并在心里坚信周围的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在欺负自己。


这个孩子其实经常忘带东西,比如不带笔记本,也不带教科书,于是经常和朋友共看一本书。他也不削铅笔,就经常麻烦周围态度比较温和的同学。渐渐地,周围的同学也对此反感起来。


学生小B,二年级男生,性格开朗,很爱说话。好奇心强烈。他到四年级的时候,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做作业,每天迟到,不带铅笔,也不记笔记,也不学习。虽然曾经是个充满求知欲的聪明孩子,最后成了这个样子。他居然说“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


他与朋友处理不好关系,总是吵架,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说别人的坏话,大家都不喜欢他。因此,他也总是孤孤单单。他的爸爸是银行职员,是日本人,每天早上5点就去上班,晚上10点多才回家。他的妈妈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把孩子一个人丢在了日本。


他爸爸给他留下了一笔钱,让他每天都去便利店吃饭。由于心灵受到了创伤,他也交不到朋友。他不遵守约定和规则。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学校,他都孤孤单单一个人。


学生小C,六年级女生。做事非常认真,也不会忘记带东西来学校。父母也在踏实工作,回到家里就会积极和孩子聊天。在家没有争吵。虽然孩子也会有烦恼,但是父母都能积极鼓励孩子,为孩子打气。


学生小D,二年级男生。母亲既让他去中文学校学习,也让他去日本人的学校学习,让他好好掌握中文和日语。这个孩子来到老师面前说,“我又会汉语,又会日语,我现在开始要努力学习”。这个孩子就非常有自信。


学生小E,二年级女生,身材瘦小,不会说日语,也不和任何人争吵,周围人都对她非常好。坐在她前面的同学会主动向老师解释她想干什么。虽然她语言不通,但由于可以与他人进行心灵的交流,因此也可以与他人处好关系。


从以上事例可以看出,首先,是否熟练掌握日语与是否能与他人处好关系并不存在必然关系。能够听懂一点日语,相反有可能使彼此产生误会,激化外国学生与日本学生的隔阂和矛盾。


其次,孤单是外国学生面临的最大问题。如果没有朋友、家人和老师积极介入以化解这种孤单,就会扭曲孩子的心灵,使其产生巨大的负面能量,并且稀释和扭曲周围可能遇到的一切善意。


再次,父母的角色非常重要。小学生往往是因父母之故而被动地来到日本的,父母对于异文化的态度和接应方式,就会成为孩子效仿的对象。父母对日本社会的规则和行为方式的积极接纳,有助于孩子对新环境的融入。比如经常询问孩子每天过得怎么样,积极鼓励孩子,邀请日本的同学到家里来玩。又比如,家长首先要积极配合学校按照要求准备各种用品。


一名小学生家长对笔者说,他的孩子每天身上要带4-5个包,并且学校给家长发的资料里面都说了,每个包都规定有大小、长宽,还要求包必须是用布做的。他最开始觉得“这些有什么意义啊”,就为他孩子在外面随便买了几个同样的包,“买到什么就是什么”。到了小学三四年级,孩子的同学中间就已经形成了霸凌集团,总是做让孩子为难的事情,老师就不停在她上班的时候打电话叫她去学校。这名家长后来也意识到,首先由于她本人没有融入日本的文化,孩子也随着她而没有融入到日本的文化当中。


最后,有必要使孩子以母国文化为傲,让对母国语言和文化的习得成为一种正面资产。开始说不好日语的孩子,会对自己的语言产生劣等感。此时就需要父母积极引导,让孩子认识到其实母语优势是其相对于日本同学的一技之长,这样就有助于增进孩子学习外语的信心,以及在无法正确运用外语情况下的冷静心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hangyeyanxi),作者:冯川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