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申鑫老板举报上海银行:十倍杠杆亏损局,或涉银行高管内斗
2020-01-11 11:54

上海申鑫老板举报上海银行:十倍杠杆亏损局,或涉银行高管内斗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潜望》, 作者:李思谊。题图来自图虫创意。


1月10日晚间,名为上海衡源企业的公众号发布了实际控制人徐国良的公开信,《关于敦促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立即向上海纪监委投案自首、归还我百亿资产》,指责黄涛勾结宝能集团,步步设局侵吞上海衡源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近200多亿优良资产,违法套现国有银行265亿元贷款。


徐国良为上海衡源控股股东和法人代表,其与兄弟徐国胜、徐国平持有上海衡源100%股权。成立于2000年的上海衡源业务包括地产、投资等多个领域,并持有中乙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97%股权。


本次纠纷因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而起。其中百联中环曾是上海滩知名烂尾楼项目,在经历过多次转手之后,曾经的所有人百联集团将此处唯一盈利的百联中环购物广场剥离之后,将剩余地块(烂尾楼)与徐汇滨江项目打包出售。


2014年,百联集团将前述项目以72.6亿元在上海产权交易所挂牌。2015年5月,上海衡源以89.1亿元的价格接盘。为顺利接下,上海衡源找到上海银行作为资金方支持,后者利用理财资金通过非标通道,合计输血107亿元,利率介于6.2-6.6%之间。


以近乎1:10的巨大杠杆拿下三个项目后的上海衡源,开发进度并不尽如人意。2018年,上海衡源陷入资金链紧张状态,根据徐国良讲述,上海银行为处置因此出现的不良资产,为两个项目新的接盘方宝能集团,提供了265亿元贷款、利率不到5.1%。


矛盾就此产生,徐国良在公开信中指责黄涛对宝能集团违法放贷、对虚假质押置若罔闻、贷后监管不力、存在明显利益输送、毁坏上海银行信誉,并要求他一一解释清楚。徐国良称,要提请国家金融主管、监督机构、司法机关,立即进驻上海银行,彻查上海银行向深圳宝能集团违法放贷265亿元贷款的事实。


作为上海衡源的实际控制人,徐国良的股权已经全部被冻结。旗下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也濒临解散边缘。


腾讯新闻《潜望》获悉,针对百联中环与徐汇滨江项目,徐国良此前也曾通过多种渠道进行举报,但最终都不了了之。在公开信发出后,一位接近上海银行的知情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上海银行、上海衡源与宝能之间可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主要是当时谈判时的交易对价、宝能的实际交割方式以及徐国良的心理感受之间的落差。”


该人士称,上海银行为上海衡源2015年购买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不良资产包时提供资金支持,但后期由于由于上海衡源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两个项目即将成为上海银行的不良资产。为化解不良资产,上海银行可能会作为借款方让新的债权人获得一些收益,当然对原有债权人可能有一些强迫让步的方式。


同时他也透露,除去徐国良目前的窘境之外,举报的另一面也是上海银行高管内斗的外在表现形式,因为“徐国良与上海银行行长胡友莲两人是同一届校友,私交甚好。”


以下为该人士的自述整理:


徐国良举报背后,或涉银行内部势力斗争


徐国良的公开信内容,如果不是银行内部的人士提供,是无法拿到如此详实的数据的。还有,几处提到上海银行其他高管的措辞,站在谁的角度、又将“大火”引向谁,立场显而易见。


徐国良与行长胡友莲不仅仅是同学,而且之前徐国良与上海银行之间存在许多业务,包括推出银行理财基金。上海银行的内部矛盾由来已久,内部高层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显现,但大家都会心照不宣。

举例来说,一般情况下,上海银行旗下子公司上银基金的董事长由上海银行行长兼任。比如金煜在担任上海银行行长时,便兼任上银基金董事长;金煜出任董事长、胡友莲担任行长后,便由胡友莲兼任上银基金董事长。


上银基金前总经理李永飞与胡友莲也相对要好,但是由于2015-2016年时上银基金通过旗下子公司开展主动管理的定向增发业务,这些定增业务通过上银基金的理财资金作为优先级,后期有业务出现风险。这导致,上银基金与上海银行对公业务的资管部与投行部关系恶化。


由于胡友莲零售业务起家并无对公业务经验,银行对公条线对胡颇有意见,尤其是在出任行长后兼任上银基金董事长。大约在2019年时,上海银行将上银基金董事长更换为上海银行对公业务副行长汪明,同时派驻监事。汪明与李永飞属于不同派系,导致上银基金董事长与总经理之间关系僵持不下。

最终,李永飞在尚未离职的情况下,公开筹备公募基金景泽基金并挖角上银基金多位高管及职员。在证监会显示的基金公司申请中,景泽基金的9位发起设立自然人中,至少有7位是当时还在上银基金任职的高管、员工,包括李永飞、史振生、王素文、杨锴、栾卉燕、郑清丽、倪侃等。李永飞的“乌龙”事件,导致胡友莲相对被动,当时内部纷纷传闻胡或将离开上海银行。


中环百联与徐汇滨江项目,银行、宝能和衡源三者立场不同


该项目是上海银行用理财资金接的,2-3年到期之后归还的希望渺茫,因为当时徐国良的资金链已非常紧张,在此种情况下必须找到“接盘者”,当时上海银行便找到了宝能。


至于宝能与上海衡源之间交易条款的设计,对于上海衡源来说,徐国良可能会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上海银行与宝能之间存在利益往来;但对于上海银行来讲,因为需要化解不良资产,当然会更倾向于让原有借款人作出让步,以便促成成交。因此角度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式也不尽相同。


在这个交易中,银行、宝能和衡源三者的站位不同。虽然没有具体的交易细节,但是不能够说银行站在宝能一边,就一定与宝能之间存在利益往来。作为银行的管理层,动机仍是为化解风险,在此基础上的一些动作是可以理解的。当然,也不好说黄涛与宝能之间一定没有利益往来。


有关贷款利率低的问题,徐国良在2015年购买这个资产包的时候也是主要使用上海银行的理财资金,自有资金非常有限。因为徐国良当时收购的是不良资产,所以银行会以不良资产进行评估和配资。按照上海银行对宝能的借款期限为8年期,可以看出对宝能的贷款更多是以未来的收益进行评估。根据新的规划与开发后的合理评估价值的测算,其估值可能存在较高增值。


至于监管账户与划款的问题,需要根据该交易合同的具体条款而定。“监管账户”是双方相互制约的,如果具体条款规定的条件没有达到,即使有行长签字也无法进行取款划款操作。分管的副行长,无法直接管到柜员的出账与转账人员,柜台只认条款规定的条件。


徐可能认为在宝能接盘后价值比较高,自己在交易中吃亏。但是在我们看来,这是可以理解的,一方面,为了化解银行的不良资产,上海银行可能会作为借款方让新的债权人有一些收益,当然对原有债权人也可能有一些强迫让步的模式。可能其中的关系处理得不够好,可能让徐国良觉得上当受骗。


附:1月11日上午上海银行声明:


1月10日傍晚,我行关注到徐某某通过自媒体以公开信的形式散布涉及我行及高管的失实言论,就此我行严正声明如下:


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我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我行声誉,并严重侵害我行高管的合法权益。

我行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续我行将依法配合公安机关查证事实、还原真相。对恶意传播上述严重失实信息的网络载体,我行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