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王子:“我觉得王室里没人想继承王位”
2020-01-13 09:16

哈里王子:“我觉得王室里没人想继承王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WeLens(we-lens),作者: Lens,题图来自:图虫


在哈里王子和梅根发出退出英国王室的声明后,王室高级成员均感到“受伤”。


伦敦的杜莎夫人蜡像馆,则把哈里和梅根的蜡像从王室成员展厅里搬走了。


蜡像馆负责人史蒂夫·戴维斯发了一份声明称:“我们将把它们搬到纽约杜莎夫人蜡像馆的另一个区域。”




哈里夫妇的蜡像(图左侧)此前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及其丈夫菲利普亲王、威廉王子及其妻子凯特的蜡像相邻。


如今摆放蜡像的地方已空置。有人建议,空下来的地方可以摆上一群柯基。



梅根的蜡像身上穿着一袭绿裙,是她在订婚仪式上穿的那件。梅根的订婚戒指来自哈里的母亲戴安娜王妃,哈里王子想要在自己的订婚仪式上缅怀母亲,于是便将戴安娜留下的2颗钻石镶嵌到了这枚订婚戒指上。



这对80后,在结婚不到两年之时,宣布告别王室成员身份,要通过自己工作“获得经济独立”。


哈里生于1984年,是查尔斯和戴安娜的次子、英国王位第五顺位继承人。


梅根生于1981年,是非洲裔的美国女演员,曾经有过一段婚史。他们在2018年结婚后住在伦敦肯辛顿宫。


据知情人士透露,英国女王曾要求哈里王子不要在8日发布辞去王室职务的消息,但哈里还是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出了这份重磅声明。





消息立刻像重磅炸弹引爆了舆论:



《太阳报》写道:“哈里和梅根退出王室,内战一触即发”;


《每日邮报》在“皇室重磅炸弹特辑”里说,这“引得女王震怒”;


《每日镜报》则叹息“他们甚至都没跟女王说”。



大洋彼岸的《纽约邮报》,则将新词“Megxit ”的漫画发在了头条。


白金汉宫克制地回应道:“我们理解他们想要走不同的路,但是还有很多’复杂的问题‘需要时间来解决。”


虽然声明仅是只言片语,但道阻且长、尘埃尚未落定的庄重感,还是不言自明。


皇家评论员彭妮 · 朱诺则说,这对夫妇的行为倒让人想起了哈里的母亲——戴安娜王妃:


“戴安娜在与查尔斯分手后突然宣布,她将退出自己所在的50个慈善机构,而且没有征求任何人的意见。 问题在于,他们不是在为自己工作,而是在为一家家族企业 (firm) 工作,在没有咨询的情况下就发表这类声明,是非常奇怪的。” 


比起母亲戴安娜的“离经叛道”,哈里王子的做法显得更为极端。


因为,这则声明除了在哈里王子的社交媒体上,也在一个全新的网站上 ( https://sussexroyal.com)发布。


据知情人士透露说,这个网站是由对夫妇自己的慈善机构——皇家苏塞克斯创立的,网站也是由加拿大的一家公司悄悄设计的,没有白金汉宫的任何参与。 


新网站页面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这则网站公布了那个惊人的“退出声明”后,哈里夫妇在白金汉宫的通讯团队吃了一惊。


另外,这个网站上还写着:“英国的皇家记者,在国际上被认为是王室成员工作和私人生活的可靠来源。有时候恰是这种误解,推动了世界各地媒体的‘不实’新闻报道,频繁的误报被不断放大。” 


这个平台的建立,很难不让人猜想,哈里夫妇是否想和英国小报叫板。他们曾经公开表示,想培养年轻的新闻工作者。  


王室家族里,出现了不守常规的自立门户,网民们显然衍生了诸多不满。



“没有想到梅根·马克尔会在24小时内取代伊朗成为西方最大的恶棍。



“这是最近以来最让人尴尬和羞耻的事情。”


还有个别好事者,“内涵”起了戴安娜车祸背后的“阴谋论”:“女王正在策划下一次车祸。” 暗示离经叛道后可能的危险处境。


一场脱离王室的故事,也许刚写下面目不清的序言。


面对这个生活在闪光灯下的王室,嘲讽与夸大是媒体一贯的笔触。


在这样的推波助澜之下,哈里和梅根二人,在王室“方方正正”的成员里,显得多少有点格格不入。


哈里喜欢冒险,向往平民生活,多次被媒体拍到喝酒、抽大麻,出入夜店,还和记者发生过肢体冲突。



BBC的皇家事务记者 Jonny Dymon说,在他跟着哈里夫妇去了很多地方之后发现,这对夫妇其实并不喜欢王室事务,他们感觉无法承受“一线王室成员”身份。


哈里有这样的倾向不难理解,母亲黛安娜在巴黎一场惨烈的车祸中丧生,让他一直无法忍受媒体的瞩目和骚扰。



12岁哈里跟随母亲的灵柩穿过伦敦市中心的街头,哈里在葬礼之后曾经接受了心理治疗。


哈里曾接受美国《新闻周刊》的采访,谈起对王位的看法,他说:“王室成员中有人想继承王位吗?我觉得没有。”


他还谈及自己儿时丧母的经历:


妈妈刚刚去世,我却不得不跟在她的灵柩后走那么长的路,周围是成千上万的人们盯着我看,电视上还有数百万计的观众也在看着我。我觉得任何一个孩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被要求那么做。如果是现在就不会这么做了。


后来,哈里和梅根刚确定关系时,梅根遭到了大量的种族主义攻击。哈里不再沉默了,他发表声明谴责英国媒体对他女友的折磨。


如今回看,这份声明大体标志着梅根夫妇对媒体不满情绪的开端。


本属于两个人的生活,变成了一场媒体追逐的热闹游戏,只有极少数的媒体,表达了对两个年轻人在金色牢笼里带笑生活的同情。


婚礼现场


婚后的梅根,依然没有逃过媒体的挑剔和旁人的指指点点。


此前,作为不太有名的好莱坞演员,媒体并没有入侵她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她依然可以自由出入公共场合,可以相对自在地做自己。


但成了公爵夫人后,她在公众面前所做的一切都必须绝对完美,她的一举一动都必须符合公众的心中期待,否则就被视为不得体,有辱王室。



梅根的穿着有很多要求:不可以做美甲,不论什么天气都不能露腿 (须穿丝袜),礼服不可露肩,裙子必须过膝。各种场合都要仪态得体,包括关车门的样子都必须做到足够优雅。


另一个被媒体和民众抓住不放的,是梅根的口音问题。在刚嫁入英国王室后,她的美国口音被批评不够高贵,没有格调。而在一次去 Chester 的活动时,梅根因为用英音和大家打招呼,又被视为刻意讨好群众,大秀自己本不拥有的“英国腔”。



不少民众说她:“美国公主叛变的口音太假”、“假发假牙假睫毛假口音”、“她果然是个演员”。


似乎不管怎么做,做什么,都会被挑出毛病;似乎无论什么事,只要是以苏塞克斯公爵夫人的身份做,就是不对的。


梅根曾在媒体采访时表达过疑惑:“为什么大家这么恨苏塞克斯公爵夫人?”(Why all the hate against the Duchess of Sussex?)


2019年怀孕生产时,梅根再一次违背了英国王室几十年来的传统。


在梅根之前,黛安娜王妃、威廉的妻子凯特王妃,都是在伦敦圣玛丽医院的林多翼豪华产房生产的,并且在生产后几个小时,就由母亲抱着宝宝在医院门口露面,接受媒体拍照。


查尔斯王子与威廉、凯特夫妇和哈里、梅根夫妇


梅根并没有第一时间公布宝宝的具体信息,也没有在伦敦圣玛丽医院的林多翼豪华产房生产,这一系列行为被英媒批评,说她没有凯特王妃从容大气。


在之后的记者电话会议上,也慢慢开始显示出,他们计划与王室保持距离的迹象:他们希望宝宝拥有一个更加普通的生活,宣布自己的儿子将没有头衔,并给他取名为Archie。



去年10月,《星期日邮报》刊登了一封梅根写给她离异父亲的手写信,涉嫌隐私侵犯,梅根采取了法律诉讼。


之前各路小报对梅根的伤害,哈里王子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而刊登梅根家信这一事件使他终于爆发。


“尽管我们继续摆出一副勇敢的面孔, 但我无法描述那是多么痛苦”,他称自己再也不能成为她私人痛苦的无声见证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勇敢地面对这种 (侵犯隐私)行为,因为它会毁灭人。”


哈里还补充道:“虽然这个行为可能不安全,但它是正确的……我看到了当我爱的人被商品化到不再被视为真实的人时会发生什么。我失去了母亲,如今我看着妻子,成为同样强大力量的牺牲品。”


去年年底,曾有议员发起请愿,请求剥夺哈里夫妇的苏塞克斯公爵和夫人的头衔,请愿书有近4000人签名,媒体猜测,或许这是造成哈里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的最终导火索。


而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圣诞,哈里夫妇也没有和其他王室成员一起度过,而是独自在加拿大待了六周。 


在这为期六周的度假休息回来后,哈里夫妇突然发布了退出王室的声明。


哈里和梅根说,这是他们“经过数月的反思和私下讨论” ,所做出的决定。


《国王的演讲》里曾说,王室的人都成了演员,而且还是最糟糕的那种,毫无隐私。


《国王的演讲》剧照


共和党发言人格雷厄姆 · 史密斯表示,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决定“对君主制的未来带来了挑战” ,其中的一个重点:就是他们要如何做到经济独立。


王室的成员的花销,主要来自于有260年历史的“君主拨款”(Sovereign Grant),涵盖公务旅行、安保、员工薪水和维修英国皇家宫殿等费用。


2019-2020年度的君主拨款,总计是8240万英镑(约合7.1亿人民币)


如今,哈里与梅根的公共活动开支将不再从纳税人支付的“君主拨款”中抽取。


目前二人其他公务支出及部分私人花费由父亲查尔斯王子从其私人庄园“康沃尔公爵领地”中支付。


康沃尔公爵领地


除去来自纳税人和王室私产的资金支持,哈里也有财产继承。


除了王太后建的信托基金,哈里母亲戴安娜王妃去世时的财产大概有约2100万英镑(约合1.8亿人民币),威廉和哈里继承了大部分,在他们30岁时,都可以拿到1000万英镑(约合8640万人民币)



黛安娜生前曾在演讲中说:“跟随你的心意做事。(Only do what your heart tells you.)


对于此刻的哈里来说,母亲留下的物质和精神财富,或许可以帮助他们打破局面,指引未来前行的方向。


网络上有很多对他们“经济独立”的质疑和嘲讽


公众铺天盖地的“这对夫妇到底如何维持目前的生活方式”“到底能不能真正独立”,多少有点多管闲事。


目前,哈里和梅根依然保有王室头衔,他们在声明中的署名还是苏塞克斯公爵和公爵夫人。


在未来,他们会使用此前一直居住的 Frogmore Cottage 作官邸,以便“他们的家人永远有一个在英国能打电话和回去看看的地方”。


二人居所 Frogmore Cottage


有人将此事理解为“没有骨气”,有些失之于简单。


皇家成员的真正价值,不全在于开幕剪彩,或者活在聚光灯下,而是延续一个家族和真实世界的连接。


权力割舍几分,责任到位多少,在那样一个家庭里,不是外人那么容易参透的。


英国前财政大臣学者 Philip Hammond 在接受 BBC 电台采访时说: “这种家庭和职位的人想要自谋生路,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放弃部分特权,回到真实世界,便是这个家族给到这个世界的最新答案,也是哈利和梅根对这个家庭的巨大贡献。


就像哈里说的那样:“虽然这个行为可能不安全,但它是正确的。”



离开王室很难,但至少,他们大胆地迈出了第一步。


祝幸福。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bbc.com/news/uk-51043220

https://edition.cnn.com/2020/01/08/uk/harry-meghan-megxit-q-and-a-gbr-intl/index.html

https://edition.cnn.com/2018/03/12/world/gallery/prince-harry-meghan-markle-relationship/index.html

https://amp.theguardian.com/uk-news/2020/jan/09/meghan-and-harry-timeline?

http://www.sohu.com/a/320085399_100185162

https://zhuanlan.zhihu.com/p/46236572

http://news.cctv.com/2020/01/10/ARTIQne2XoSzfOTqsX63TEnR200110.s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0/01/09/world/europe/duchess-sussex-prince.html

http://www.cbfau.com/cbf-201567890.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0/01/09/opinion/markle-harry-royal-family.html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WeLens(we-lens),作者: Lens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