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我在武汉,你还好吗?|  虎扯
原创2020-02-06 15:59

喂,我在武汉,你还好吗?| 虎扯

一场新型冠状病毒流感的蔓延,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

 

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所有人已经感到焦虑、无力,同理心被过度消费,面对不断上升的确诊人数,很多人已经开始感到了麻木。

 

当我们谈论那些遭受不幸的人时,不应是“有两万人确诊了流感”,而是有一个人被感染,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两万次。同样的,在这里,被封锁的不是一座冰冷的城市,而是近千万人本该享受的日常生活。

 

在这样的状态下,普通人的声音不应该被忽视。 

 

在武汉宣布封城的第二天,B站UP主林晨同学第一时间,将自己拍摄的空城武汉视频上传到了网络,并将视频素材免费提供给全网使用。


 

视频在全网播放超过五千万次。无数人借助他的眼睛,看见了这座城市中,普通人的力量。

 

本期电台中,我们找到了林晨同学以及两位虎嗅的同事。请他来聊一聊,被封锁的武汉市,以及“被关在家门里”的武汉生活。

 

本期音频收听地址:http://music.163.com/program/2065255771/1410695001/?userid=65211820 

 

以下是本期电台部分音频内容的整理:


记录下普通人的价值


林晨同学 | B站UP主 | 位置:武汉 

 

大家好,我是林晨同学。

 

一开始注意到这次疫情,是通过我的对象,她说武汉有这么一个疫情,人多的地方尽量少呆,除了吃饭以外最好带个口罩。但是那个时候可能大多数人都还没有这个意识。

 

后来网上也开始出现这样的消息了,大家就开始去买口罩了,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就拍了B站第1期视频:当时是一个买口罩的过程,加上我看到了街上有很多人都是这个情况,我已经基本能确定这件事情其实挺严重的了。

 

林晨vlog中的武汉药店

 

后来新闻里在呼吁:武汉人没什么事,就尽量别出去,专家也说,没什么事就尽量待在家里。之前我们本来是准备回家过春节的。当时的我怕的是:我作为年轻人身体比较好,可能对这个病毒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我父母抵抗力应该没有我好。

 

毕竟武汉是最严重的城市,也许我们身上是有病毒,到时候他们扛不住我扛得住。我就想:要不别回家了。

 

后来我收到短信说:“没有紧急情况不要开车”。如果你要开就得跟他们解释,我觉得我事后肯定得解释一番,这个对我而言挺麻烦的。除此之外,现在整个城市还能保持一个基本的运转,最基本的东西,比如说电、网、食品、医疗。最普通的那种药,还是可以保障的。 除了青菜可能你需要早点去抢一下,其他的都还好。

 

在咳得特别厉害的时候,我会回想,是不是早上去了超市没有做好防护,然后是不是见了某个人或者怎么样?如果你身体有什么症状的话,有那么几个瞬间还是会疑神疑鬼。

 

因为你也会听说身边有的有朋友有症状,之前给一个朋友送一个口罩,然后过两天他的爸爸发烧了。他爸爸烧完以后他妈妈发烧了,他妈妈烧完以后他发烧了,他们也会说发烧,跟以前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又听说我的一个朋友,他回老家以后,家里人有很多人都确诊感染了。

 

“它”离你很近,但你根本看不到“它”,

 

我出门开车,必须把车打开内循环,我心里会安全一点。比如说我今天去见那个朋友,我除了戴了一个口罩,我戴了一个头套,我戴了一个滑雪眼镜,我会本能的觉得安全一点,就是你做了某件事情,或者说你不出门,你心里就会有一个安全感。如果你去超市,你心里就会觉得这个事情好危险。

 

林晨vlog中空旷的街道

 

封城以后,除了有必要去拍的东西,我基本就没有出门了。而且我出门的时候也都是去那种,我判断会没有人的地方,如果有人我也会离开那个地方。 有的人认为去拍点人是ok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尽量避免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真的很危险。

 

我老家也在湖北,一个朋友他们家有十几个人确诊了。其实湖北周边的地方也非常的严重,特别是当地的医疗条件也不够好,物资也不足,而且没有像武汉这么受到关注,他们的风险其实也很高。目前我们这边的情况是,如果觉得自己疑似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都是不会去医院的。一是容易交叉感染。二是要排很长的队,最后不一定有床位,所以说自己能坚持的就还是尽量在家里坚持。

 

这几天在家里,我想的更多的是:我还能够为这次疫情做点什么事情?

 

我也是一个个人,力量也挺小的,现在有一些人因为疫情在关注我,我就想我能不能再来通过视频来传递一些什么东西,或者做点什么事情。我觉得我本身没有那么值得关注,既然你关注了我,自然我必须得给你提供点什么,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契约。

 

所以我想还是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再来拍一些城市普通人的故事,差不多是这样一个思路。保持这个城市正在基本运转的人,他们也是一个个普通人,能在这种情况下做的事情,我觉得是有一定价值的。

 

林晨vlog中的快递员

 

我最近连续两天都出去了,昨天去了一个地方,拍一些街道镜头,然后今天又去拍了一些街道镜头。今天下午还去见了一个朋友,我相机坏了去找他拿一个新的。目前拍的东西没有办法做出一个视频,所以可能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大家不要歧视武汉人


熊志 | 位置:武汉

 

大家好,我是熊志。现在在武汉。自武汉封城后,就一直呆在家里。

 

1月20号5点左右我从北京站出发回武汉,在车上我旁边的一个人正在感冒、咳嗽,我当时就很害怕地拿出了我先买好的口罩,然后就一直全程都戴着口罩。等到了武汉站之后,我爸来接我,上车之后他说,今年的春运感觉跟平时比,人流量明显减少了。 

 

我意识到疫情比较严重的转折点,是在21号。那天我去外婆家吃年夜饭,当时网上已经传出了武汉可能要封城的一个消息,我就想如果真的是封城的话,这个事情就变得比较严重了。我当时就打算把回京的票从初六改到初四,想早点回去,万一到时候真的封了,我就走不了了。 吃完年夜饭之后,我接到了奶奶那边的电话,她说,明天的在外面吃的年夜饭取消,直接改到家里吃。这时候,我觉得事情(从身边开始)慢慢变得严重了。

 

加上某一天,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个曾经做医生的朋友说,本次的新冠状病毒可能会通过眼睛的粘膜传染的时候,我更意识到这个疫情的严重情况,他意思是,不是说你我带一个口罩就可以完全阻隔这个病毒的,这时候我开始高度关注。 

 

在教育家人做防护这件事上,我倒没有花费很大的功夫,我爸妈很自觉地尽量不出门,还叮嘱我不要出门。我爷爷就更怕这个事,就直接跟大家说,都不要去他家。

 

除夕那天,我和爸妈在家吃了年夜饭饭,像往年一样。我感受最深的就是那天晚上过了12点之后,周围居然真的一点响声都没有,前几年还是轰轰闹闹的鞭炮声,就是吵到夜里几点都睡不着的那种,但那天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一段时间,网上一直有各种各样的消息,不管它是真实的,还是某些网友“编”的、ps的,我当时都把他们当真的去想,我觉得如果面对这件事我们先做最坏的打算,可能之后会好一些。

 

我现在每天在家就是刷新闻刷朋友圈,看一些网友的评论,还有近段时间看到一些自媒体、博主的内容,觉得他们做的还挺好的,剩下就吃饭睡觉打游戏了。

 

有一天早上,我醒来,我爸走进了我的房间,他说,以后你可能会被歧视了。我当时不以为然,我说这个算什么事,怎么可能会歧视到武汉人头上?但是,下午的时候我刷了下朋友圈,有一个人真的发了一个动态,他说武汉人怎么怎么样,武汉怎么样,用了一些不好的形容词,我当时就跟他私聊骂了一句,我觉得他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标杆,就是拿一个不好的事情去衡量整个城市的人的形象,这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要说心理变得敏感,我本身是没有的,当时是被我爸这么一说,刚好那天下午还真的有人那么一发,碰上了,我才会这样,但之后我应该不会想那么多。

 

在家呆了3、4天之后,难免会有一种消极的情绪出来,但到了现在,也就习惯了,再耐心等等。

 

目前我家里还有30多个口罩,但是我爸爸明天要去单位上班了,估计之后的一段时间,口罩应该都会给他使用。 

 

出门采购目前都是我爸爸在做。同时,我爸的同事在家种了一些菜,会送给我们一些,加上年前我妈去超市买了一些年货还有存货,目前家里吃的就是这些,速冻食品、泡面这些,也都已经动用一段时间了。 我知道现在武汉好像有一个什么无接触的网上送货服务,但是我还没用过。

 

疫情结束后,我最想去健身房流一场汗,这几天呆在家一滴汗都没流,真的是太难受了。 反正现在觉得跟大家见一面,跟朋友们去聚餐什么的,出去玩一会啥的都比较奢侈,可能如果好了之后想跟大家多见见面,一起吃个饭,喝酒啥的都挺好! 


我想吃热干面


刘晨 | 位置:孝感

 

hello 大家好,我是刘晨,我现在在湖北孝感。

 

1月20号我从北京踏上了回程的路,早上,我坐火车先到了武汉,那个时候我自己听说了关于疫情的一些情况,一路上我都带着口罩,但当时在车上我的感受是,其他戴口罩的人并不多,大概30%都不到,等我下了汉口站进入广场,包括打出租车,依然发现有一大部分人还是没戴口罩的,那时候大家没有很强烈地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后来我去一个商场见一个朋友在见ta的过程中,我全程也没有戴口罩。我可能心大一些,回孝感后的前几天,我出门的次数还算是比较多,有一次去药房甚至也没有戴口罩,现在想起来还蛮后怕。

 

当钟南山院士在电视上说这个病毒确定会人传人的时候,我立刻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了,我开始叮嘱我的家人,包括我爸爸、奶奶出门采购的时候,一定要戴口罩,做好自己的防护措施。但我爸现在还是偶尔会去楼底下吸烟,吸烟也不能戴口罩嘛,我偶尔会跟他说“你不要命了”这种话。

 

除夕那天没什么特别的,我们全家一起看春晚,除了给武汉加油的特别节目播放时,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身处疫区的情况,其他时候,我几乎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我爸妈那天睡得也比较早。

 

我前两天还出门在小区滑滑板来着,再往前推几天,大概5、6天前我还去超市采购过。我们这边的菜场每天下午4:00左右就关门了。我去的时候,能买的种类不算多,但是还有存货,量还是挺大的,也就不存在说“抢”这件事情

 

我们家目还有50多个医用口罩,这段时间应该可以撑过去。

 

前段时间,我多少还有“这个事情应该发生不到自己身上“的一种心态,但其实这样是不对的。最近这段时间我变得比较惜命了,还是感觉自己要稳住自己。

 

科比去世的那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看见我的初中同学群已经聊这个事情很久了,很感慨的一句话是,群里有个初中同学,他现在是警察,正在执勤阶段,他非常喜欢科比,我看到他在群里面说:“觉得人生突然一下子就变得艰难了起来。”听起来还是挺难过的。

 

我有个朋友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在疫情一线工作,但中心院在哪块其实我还太清楚,很久没去武汉了。我看到她说,那边现在防护物资稍微还有点缺,他们医院不像协和那种名气比较大、全国范围会重点关注到的大医院,中心院,包括各个地级市的这种医院的求助需求可能会被淹没,如果大家可以听到的话,可以试着去联系一下,给他们捐助一些物资。

 

我那个朋友挺惨的,她当时发朋友圈,就是说他们的防护衣的防护效果,可能还不如一件寿衣。

 

疫情结束后,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愿望,我想吃热干面。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赞赏文章的用户2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