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挺住意味着一切!
2020-02-16 21:46

武汉,挺住意味着一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比耶男孩(ID:biyeahboy) 作者:比耶男孩,题图:视觉中国



今天,有两则来自武汉的新闻让人特别难过。


一个是武汉市武昌医院一名59岁的护士柳帆,于2月14日下午六点半去世。她大年初二还在上班,没有做任何防护,不幸被感染。这之后,她父母和弟弟相继被感染了。



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她的父母先去世了,她之后也去世了。作家方方后来透露,她的弟弟也去世了。


一家四口就这样在这场疫情中遭遇灭门之灾。


另一则新闻,也是同样的悲剧。就在柳帆去世的当天,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导演常凯也因为新冠肺炎去世了。不仅是他本人,他的父母、姐姐,也都在他去世前后,相继离开人世。


常凯导演的遗言


常凯的一个同学,不禁写了一篇文章,让看了的人无不动容:


大年初一,我们相互致电互拜新春,没想到初三你的老父亲走了,初九你的老母亲,又紧随其后,情人节的清晨你走了,而当天的下午你的姐姐又随你而去!


仅仅第十七天你一家四口遭遇了灭门之灾,冤屈的灵魂飘浮在阴霾笼罩的武汉天空之上,如此人间悲剧令人心痛崩溃,让苍天无言解答!



悲惨的消息一个接一个,我们身在武汉以外的人,都感到越来越窒息,越来越难以自控。


我看到网上有人说:


也许还有些(死亡案例)是我们不知道的,有些是被删掉的…这些人就这么走了,疫情终将结束,而他们永远回不来了。



2月1日,我在朋友圈看到,前凤凰卫视资讯台的主编敖慕麟的求助信息。


他家也在武汉,这次疫情中,他和父母都感染了肺炎,可迟迟住不了院,急的四处找人。


昨天我看到他朋友圈,他的父亲终于住上院了,但情况并不乐观:


母亲恢复状况稳定,唯已住院的父亲情况不甚理想,说话吃力,需一直输氧。家人担心,我每天上下午与他各通话一次,了解状况,坚定信心。治疗全权委托前线医护,惟愿平安。


毫无疑问,武汉的疫情已经到了关键时期。从2月9日开始,武汉市掀起“应收尽收”的行动,截止到现在,过去没解决的收治问题得到极大改善。


武汉的局势可以说向好的方向走。一个表现是,现在的病毒毒性已经大幅降低,新确诊病例往往是三代、四代感染者,治愈率也比以往高了不少。


今天,央视新闻专访武汉雷神山医院院长王行环,王院长说:真正的疫情拐点已经来到,现在里面消耗的很多都是存量。


希望真实情况如他所言。


无论怎样,我们都不要忘记,当下,这座城市的人们,有的还在与新冠肺炎做直接对抗,而更多的人,则是处在无尽地等待之中。



前一阵子,许多武汉人的微信群里,流传着一篇描绘当下武汉人心理状态的文章:


有一笼鸡,每天餐馆的老板都要抓2只出去。剩下的那群鸡是什么心情,我们武汉人就是什么心情。


一个身在武汉的朋友,非常认同这个比喻。他在自己的公号里说:


焦虑,恐慌,生气,愤怒,揪心,悲痛,绝望,崩溃,无奈,疲惫,麻木……这几个词大约能概括现在武汉人的心理状态。一场当初号称“可防可控”的肺炎疫情将所有人的工作、生活全都打乱,至今不知何时才能恢复正常。


2月14日,本来是湖北省内各类企业复工的日子,但湖北的形势依然严峻,再次延期到2月20日24时之后。而到时能不能复工,还是个问题。


就算复工,如何确保不产生更多感染案例,也是个难题。今天看到北京的一则企业复工后的新闻,一个员工刚上班就把同事传染了:


大年初六,一家人开车回北京。大年初七,这位确诊患者正常上班了。上班几天感觉不错,但刚刚过完正月十五,这名确诊患者就听说在老家一起聚会的亲戚被确诊了。这时候,这名确诊患者才意识到自己最近也有“感冒”症状。到医院一检查,被确诊了。


这名患者回京后没有进行居家隔离观察14天,导致这名确诊患者的全单位几十人都作为密接被隔离了,单位的运转受到了严重影响。更痛心的是,这名患者已经“招”上了一名同事,同事的核酸检测的呈阳性。事后,这名患者回忆起来这名同事在食堂吃完饭后,两人排队倒餐盘,“当时两个人都没戴口罩。”


一边是疫情的形势依然严峻,一边是再不复工,经济和人们的心情都会受到影响。


这真是一个左右为难的事。



这些天,最喜欢追看作家方方的疫情日记。今天,她更新的一篇让人非常受触动,她说:


和平年代,生活平庸雷同,日复一日的安宁,将人性的大善和大恶都覆盖住了。有时候,一辈子就在这样的遮掩下过去;然而,一旦到非常时期,如战争,如灾难,人性中的大善和大恶便全都张扬出来。


危难之中,方显人与人之间的真实感情。我的那位武汉朋友,最近也常常收到友人发的微信问候,几个死党担心他在武汉没病吓出病来,精神抑郁,有一天晚上在微信上组织了一场云酒局。


他说:


兄弟们一个个隔着手机屏幕推杯换盏猜拳行令,最后竟然都喝的有点晕,场面既搞笑又心酸。我们这帮老男人就是这么无聊。


还有凤凰卫视的前主编敖慕麟,他也是收到好多朋友问候,就连他在香港同居过三年没怎么正常讲过话的女室友,现在每天都发他一大段信息,介绍香港抢厕纸的战况,给他鼓励。


的确,在武汉的每一个人都需要鼓励,无论他们是在抗疫第一线,还是家人感染仍在治疗中,或者是亲人已经离世,甚至是全家平安、至今在家中苦苦等待的更多普通人,他们都需要鼓励。


前些天,在武汉生活过多年的易中天写了一段话,我深表认同: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