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的“医护酒店”:倒闭都没关系,先把疫情扛过去
2020-02-18 07:48

武汉的“医护酒店”:倒闭都没关系,先把疫情扛过去

作者:焦丽莎。


三五个员工穿着雨鞋,使劲踩洗大盆里的床单被罩,然后在酒店前院晾晒。


这样的场景与身后刚完成2700万精装修的湖北崇阳华逸酒店,有些格格不入。武汉封城,酒店布草告急,保洁人员紧缺,为了给医护人员一个住处,老板召集员工返回岗位,还搬来了家里的洗衣机和大盆。


老板说,疫情这么严重,酒店不开了都没关系,先把医护人员安置好。没有他们,谁来救我们?


假如没有这场疫情,武汉秋果酒店的王丹丹已经回到江西九江老家,吃上了年夜饭。但最终,她选择留在武汉,“员工在武汉,我也得在岗”。距离上一次回老家过年,已经有七八年了。


除了每天视频给家人报平安,王丹丹还坚持着一件事:每晚凌晨两点,等酒店的医护人员全部入睡,她和同事要做公共区域和电梯的消毒。


湖北华逸酒店的望芳,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酒店开始接待医护人员的那天,她主动到岗。虽然酒店离家只有几分钟的路,但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回家。


水平线酒店的店长都是95后,做饭的阿姨请假了,留守的他们每天靠泡面和速冻饺子充饥。


他们,都是“武汉医护酒店支援联盟”参与者中的一员。周蓉是武汉水平线酒店的投资人,也是“医护酒店支援联盟”的发起者之一。她在接受“蓝洞商业”专访时说的最多的是,“我们能做多少做多少”。


1月23日,武汉市内的公共交通停摆,各类平台的叫车业务下线,这座城市被强制按下了暂停键。疫情下逆行的医务工作者,有家不能回。是他们,给了医护工作者一个临时的“家”。


他们只是普通的武汉酒店人,却在用自己的方式,主动而努力的回答这道世纪难题。


“一线都在拿命拼,我们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我叫周蓉,我是武汉人,我是一个酒店人。


1月23日上午十点,武汉准时封城。


救人,成了所有武汉人最要紧的事。但是封城之后,交通工具没有了,也担心感染家人,医护人员有家不能回。医院的床位都给了病人,医护人员的住宿成了问题。


我看到网上一段视频,一位护士下班后躲在办公室哭的很绝望,嘴里一直在喊“我受不了了”。这种压力对我触动很大。武汉三医院这样的小医院,在线上求助,已经弹尽粮绝。吃的和物资都没了。



一线都在拿命拼,我们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1月24日(大年三十)的晚上六点左右,武汉的一些酒店开始发起疫情支援公益活动。酒店员工马上提议:建医护酒店支援群。很快,支援群的二维码在武汉酒店人的朋友圈和好友群里迅速转发。



水平线酒店只有四家直营店和三家加盟店,共计300间房。直营店可以自己做主,我们马上联系了加盟店的老板,都非常支持,很快把自己的店支援出来。酒店的运营总监负责指挥,各个店长负责跟进和细节。


当时,条件是很艰苦的。


武汉封城后,物资采购不到,很多员工回老家无法返回,只有几个店长从春节前一直在坚守。第一时间买了体温计和口罩,发给员工和酒店被隔离的房客们,他们来武汉出差没法出城。


医护人员只能自己带床单被罩,自己清理垃圾。社区物业负责公共区域消毒,酒店员工没有消毒物资,相当于是裸奔。


水平线都是公寓式酒店,在跟物业沟通的时候,出于对其他居民的安全考虑,物业一开始都是不允许我们做的。


从1月25号到今天,水平线凯德西城店接待武汉四医院合古田四路医护人员,累计有800多间夜,乐颂店100多间夜。其他门店因为物业不让接待,暂停着。


一家酒店的力量非常有限,所以就有了后来的“医护酒店支援联盟”。原则是,就近的酒店解决就近医院的医护住宿问题,还有免费接送活动。


之前说武汉三医院弹尽粮绝,联盟迅速联系。距离最近的豪绅酒店组织员工买来水和面包,找了拖车拖过去。



加入联盟的第一拨人是单体酒店的业主和职业经理人,集中组织填表、报备酒店位置、房间数量等信息;第二波是连锁酒店,武汉的东呈集团、纽宾凯酒店、华住、如家等。


前后投入了多少成本,我们没算过。我们做的非常少,东呈,纽宾凯、华住等大的酒店集团做的特别多。


我们当时挑头做这样一个举动,就是希望影响武汉整个酒店行业。大家都在救武汉,我们也要贡献微薄之力。


1月31日,“医护酒店支援联盟”发布暂停公告。政府开始启动接管对接,公寓酒店和民宿暂不启动,因为担心有居民交叉感染。


大的酒店集团有政府补贴,目前我们这些单体酒店一直是免费支援的状态,水平线只剩下凯德西城店还在接待,40间房每天都是满的。


目前有两万多医护人员到达武汉,政府征用星级酒店给他们。另外,在医院附近征用连锁集团的酒店。最后才是单体酒店,我们占比很小。


我最自豪的是,目前酒店无一人感染。


“拿着生命在抗疫,跟钱没关系。”


水平线酒店位于武汉硚口区古田4路,离华南海鲜城就15分钟左右的车程,算是离疫情发源地比较近的区域。


封城之前,酒店一直都在开业状态。在武汉这样的城市,春节期间的入住率比平时要低一点,因为很多人要返回湖北的其他城市,但是宜昌、襄阳这些城市,酒店入住率能达到100%。


封城之后,按照政府规定除了一家店接待医护人员,一家店隔离外地房客,其他店暂时关闭,主要是消毒物资跟不上,开着也是有风险。


春节前,水平线酒店还有两个新店正在装修,已经暂停,当然也会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对于未来的投资和投入,脚步会放缓一点,要先活下来。


全国酒店行业都受到了重创,特别是重灾区武汉的酒店。大多数酒店人都很焦虑和迷茫,不知道以后怎么走,会亏损还是倒闭。但好在有政府的征用,还能缓解一点压力。


更关键的是,疫情过后的复工,酒店行业会在三个月内经历一个缓冲期,最早在5月1日逐渐复苏。

但我相信爆发期还是会有的,重要的是先活下来。


活下来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降低租金成本,主动找房东谈。我们的酒店房东都给了减租。其次是员工调整,复工后要提高员工安全感。第三就是未来的酒店行业要坚持防疫防控,对自己负责,对行业负责,也是对国家负责。这是重中之重,但一直是行业难题。


杀价是过去酒店行业一个很不好的现象,现在都受到重创的形势下,应该反思比拼服务和卫生,顾客自然会买单。


我还有一个身份是特特酒店管理商学院院长,从事酒店行业15年,培训酒店学员超过1000万人,帮助300多家的酒店导入落地培训。


从1月27日(大年初二)开始,我就在酒店学员群里提供酒店如何应对疫情的公益课程,解答学员问题,为武汉酒店商家提供情绪疏导。


我还加入了美团大学美酒学院“商家加油”计划,提供公益直播课程,将于2月18日上线。我会分享武汉疫区酒店的现状和困难,还有一些正能量案例。以及酒店人如何共渡难关。



湖北崇阳华逸酒店的老板非常让人感动,没有布草洗涤,员工就从家里搬来洗衣机,穿着雨鞋在大盆里用脚踩洗,然后晾到院子里。那个老板说,“酒店不开了都可以,先把疫情抗过去”,真的很感动。


武汉秋果酒店的老板也是湖北人,他提出,秋果武汉同济医院店捐给医护人员住,其他所有的秋果门店对滞留在各地的湖北客人免费开放。当时湖北人走到哪里,大家都很抗拒。消息发出后,武汉酒店人的群里都在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秋果加油!还是蛮震撼的。


前天一位网友说,你们有政府补贴,还有钱赚。我说不是这样的,武汉的酒店人也是在拿着生命在抗疫,跟钱没关系。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