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笼罩下的影院,被迫干起了微商
2020-02-21 15:04

疫情笼罩下的影院,被迫干起了微商


中国电影行业在2020年的前两个月,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跌宕起伏。


2019年,中国电影总票房为642.66亿元,其中,春节档票房59.05亿元(数据来源:灯塔专业版),占比接近10%。疫情爆发之前,多家券商曾预测,今年春节档的票房在70亿元左右。今年,春节档电影开启预售仅几天,大年初一的预售票房就已经高达3.54亿元。


然而,影院最终等来的并不是客流,而是影片撤档和停业通知。1月23日,春节档影片陆续宣布撤档。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影院也陆续接到停业通知,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的迅速发展。


徐峥导演的电影《囧妈》,撤档之后,选择了跟字节跳动合作,在西瓜视频免费播放。这一举动引发了诸多影院的不满,多地电影行业,尤其是影院的从业者,发布联合声明,谴责《囧妈》的互联网首播的行为,称其“破坏行业基本规则”。



除了热门电影互联网首播的“远虑”,电影行业尤其是院线,目前更棘手的“近忧”,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停业。


对影院来说,票房和零食饮料等卖品是两大收入支柱,停业意味着收入的消失。影院的现金流比不上餐饮行业,业务却遭到了更严重的打击。


很多影院也在积极自救,合肥地区的万达影城已经开始提供零食饮料外送服务,扫码点单后送货上门。连财大气粗的万达影城都不得不变卖存活,更何况现金流原本就不充裕的中小型影院


字母榜记者分别采访了两位江苏和内蒙古的中小影院的经理,以下为他们的口述:



张越,江苏省一家影院的经理


我们一共有5块屏幕,能容纳550人,也不是开在商场里,是典型的中小影院。


影院是人流密集型场所,主管部门一直很关注我们,天天在业务群里询问各种情况,很早就要求影院员工做好自己的防护措施。


1月20日,每一个来看电影的顾客,进场之前都必须量体温,影院还专门采购了一批不用接触就能测体温的体温计。


大年二十九(1月23日),影院得到消息,疫情的蔓延速度很快。春节档电影要撤档的消息也已经传开了,片方没正式宣布的时候,大家怎么都不太敢相信,春节档这个档期真的太难得,如果错过,会损失很多钱。


当这些电影接二连三开始撤档后,我们就慌了。然后就立刻处理预售票的退款,大概3天,所有观众购买的票都退了。当时还想着,初七之后,怎么也应该能营业了。


根据去年的营业情况,今年春节档(初一到初七),我们这家影院预计会有140万元左右的票房。还有零食饮品的收入,一般来说,这部分收入能占到票房收入30%-40%左右


这部分钱肯定是损失了。



考虑到今年春节档比较强,年前影院的管理方(影院管理公司)还投资了100多万,进行了设备的升级,希望能多吸引一些观众,这钱也相当于打了水漂。


我们原本储备了60万元左右的零食饮品,现在这块的库存压力非常大,因为有一部分食品的保质期非常短。


营业恢复的时间确定不了,只能积极自救。我们主要做了两件事,一个是跟供货商沟通,拜托他们回收货品。另一个就是通过朋友圈、微博,把这些食品卖出去。现在完全不考虑挣钱了,就是按进价卖,希望能赶紧消化库存,让资金流动起来。


我们市目前的规定是,每户人家两天可以有一个人出门采购,影院的员工都是本地人,员工们就利用这个宝贵的出门机会,顺便当送货员。


但是这两个措施加起来,仍然是杯水车薪,只处理了不到10%的库存。我们卖的这些零食饮品,超市、便利店基本也能买到,顾客没必要非来买我们的。


员工的收入受影响也很大。年终奖这块肯定要缩水不少,2月中旬到3月份这段不能营业的时间,工资可能也会相应减少,就发一个最低生活保障的钱。


房租也是很大一块开支,最近看新闻报道和一些文件,有说支持租用房去跟房东谈免租和少租,但我们还没开始沟通这件事。


现在账面上的钱已经基本没了,主要依靠总部在输血,老板自己扛着,如果三个月内还是不能开业,可能会面临裁员甚至影院直接关闭的问题。


我最近一直在关注“共享员工”,如果影院一直没法恢复营业,员工还是要吃饭的。除非万不得已,我们也不想裁员,现在的员工业务都很熟练,如果裁员,等恢复之后再重新招聘,还得再培训、磨合。共享员工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员工能解决生计问题,影院也能缓解经营压力。不过,我们所在的市,目前还没有类似的项目。



李新 内蒙古一家影院的经理


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的时候,影院虽然也停业了,但员工还在正常上班,当时影院还组织了员工利用这个时间修缮了屋顶。


我们属于事业单位改制的国企影院,最多能容纳200多人观影,规模不大,票房收入也不算高,50万元左右,今年的收入目标原本是60万元,因为今年春节档的片子质量都很高。


非典影响的主要是暑期档,且不说十几年前电影票房规模跟现在没得比。暑期档跟春节档的票房收入也不在一个量级,就我们的经营情况来说,暑期档票房只有春节档的三分之一。


暑期档的观众群体以学生为主,上映的影片更多也是针对这个群体。春节档是老少咸宜,全年龄的,而且这个时间段也没有太多别的娱乐方式,所以电影院基本都是场场爆满,甚至能持续到正月十五。


这家影院2018年重新装修过一次,从1个电影厅增加到4个,2019年春节档的票房,跟2017年全年的票房差不多。


其实1月中下旬我们就开始为肺炎疫情做准备了,采购了口罩、消毒品,考虑在营业期间做一些防护措施。1月23日,突然就收到了停业通知,当时挺意外的,没想到疫情这么严重。



2019年底,影院还有点现金结余,所以,现在十几个员工的工资还是全额发放。


如果疫情持续发展,到5、6月份才允许营业的话,流动资金肯定是不够的。现在有两个方案,一个是从3、4月份开始可能只发放最低生活保障,一个是向上级主管部门争取一些资金。


相比其他中小影院,我们的压力会小一些,因为没有房租的开支,另外,我们也有一些物业在出租,票房和租金是主要收入。


租金这块现在也挺棘手。之前相关部门发了通知,大意是有物业正在出租的国有企业,要帮中小企业解决一下房租问题。


我们还是事业单位的时候就自负盈亏,现在也是如此。在影院无法营业的情况下,物业租金就是很重要的现金来源,如果这块断了,上级部门的资金也没有争取到,影院员工或许就只能发最低生活保障了。这些员工也要养家糊口。


所以我打算先跟租用方聊一下,如果他们的经济实力允许,能不能尽量采取延交房租或者延长租约的方式,而不是直接减免房租。


虽然只是个中小影院,员工也不多,但还是想尽量为疫情做些事。因为我们没有多余的资金,也不太想发动员工来捐款,他们收入也不算高,都不容易。


钱这方面帮不上忙,就出些人力。前两天,我专门跟社区沟通了一下,让不需要在影院值班的员工去社区做志愿者,比如在小区门口辅助封闭管理的工作。


停业期间,影院领导都在值班,每天给影院通风、消毒。我们市的疫情控制比较好,但观众现在还是有种恐慌心理。就算接下来两个月顺利恢复营业,观众不一定会立刻回到影院。只能从现在就把消毒这些事情做好,把消毒的过程也拍照或者录制视频,从而让消费者将来能放心观影。


对影院来说,今年肯定是特别艰难的一年。等到恢复营业,我打算跟周围的商家合作一下,推出一些联合的优惠活动,把两边的消费都拉动起来,不过这也是后话了,现在只能希望疫情赶紧结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