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不会做生意?
2020-02-25 09:43

许知远不会做生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PropTech研习社(ID:cv_seal),作者:Ellie


最近两年,以西西弗书店、言几又、春风习习为代表的新型书店风靡街头,成为年轻白领和中产阶级继星巴克之后“第三空间”的另一选择。


然而,面对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这些重线下体验的第三空间亦不可避免地遭到了重创。


今日,单向空间书店在官方微信号发起“续命”众筹,恳请粉丝们通过提前购买储值卡的方式给单向空间“续命”。


单向空间在众筹信中表示,其他的办法都想过了,但收效甚微。


作为单向空间的创始人,感性的许知远还发了一段语音:“这是一封求助信,也是一份邀请函,15年前我们创办单向街时,就希望它不仅是一家书店,更是一种精神与生活方式。”


单向空间这个时候站出来呼救,是疫情所致,还是书店旧疾早发?



单向空间求众筹续命


疫情爆发已经一个多月,在餐饮、酒店、KTV纷纷叫苦喊痛之后,新型书店也撑不住了。


今日,许知远创办的单向空间在官方微信号发布众筹,希望能够续命。其实,早在一周前,24H的不打烊书店1200bookshop也曾在公众号发起过同样的呼吁。


已经成立15周年的单向空间目前拥有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北京东风店、杭州乐堤港店和秦皇岛阿那亚店四家实体书店。


受疫情影响,单向空间目前只有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开始营业,其余三家门店全部闭店。而目前开业的大悦城店每天的客流量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书店平均每天只能卖出 15 本书。单向空间预计 2 月份收入较往年直线下滑 80% 以上。


单向空间也采取了多项自救措施,但收效甚微。


比如,单向空间试图通过各种线上平台进行储值优惠、在线直播、建群秒杀等促销。但是每次推广仅能带来几百元的收入,连值班店员一天的工资都不够。


而另外一家明星书店“西西弗书店”,在疫情期间,也加大了线上业务,比如推出了微店卖书,旗下的矢量咖啡也在部分城市上线美团做外卖配送。


根据单向空间自己的分析,最要命的是,即便疫情好转之后,签售会、读书会等商务合作也无法正常开展,而这块业务才是单向空间真正的 “现金牛”业务。


在“求救”视频中,单向空间自称现金流还能撑3个月, 三个月的现金流对于小微企业来讲,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某资深业内人士指出,“(单向空间)账上有三个月的现金流现在看应该还是能撑下去的,许知远站出来呼吁实际上也是为了引起关注吧,估计大悦城那边也会给他一些政策支持,应该还是能活下去。”


那么,单向空间遇到的现金流问题是个性问题还是行业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


优铺里邻总经理、《城市更新网》主编高文利告诉PropTech研习社,不同的书店面对经济危机就跟面对感冒一样,就看谁体格壮,体格壮能撑下来,体格弱的就挺不下去。


“不同的书店之间,也跟老板的气质有关系。西西弗、言几又等书店商业模式比较市场化。单向空间可能跟老板的气质有关系,许知远比较知性,所以在商业上可能准备的并不是很充分,应对措施可能也不是很多,所以导致他们家最先出现问题。” 高文利称。


那么,在业内人士看来,单向空间在商业模式上存在哪些问题?单向空间现今出现的问题是否要“归功于”文人气质?


 

单向空间面面观:

盈利模式单一是硬伤


从门店选址来看,单向空间选址并无规律可言。众所周知,选址问题是线下实体商业最重要的一步,所以选址问题是单向空间第一道硬伤吗?


目前,单向空间的四家门店有两家位于综合商业体(北京朝阳大悦城店、杭州乐堤港店),一家位于文创园(北京东风店),还有一家位于旅游景区(秦皇岛阿那亚店)


此前,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作为一家定位小众的文艺书店,单向空间为何非要选址高大上的商业体?要知道,单向空间最初的门店是开在花家地社科院。和综合商业体相比,花家地社科院在租金上无疑会便宜许多。


据了解,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开业时间为2016年,杭州乐堤港店开业时间为2018年底。


得益于单向空间的品牌知名度,单向空间目前的租金形式是销售额保底+抽成。那单向空间后来选择入驻大悦城等租金比较贵的综合商业体是正确的决定吗?


高文利告诉PropTech研习社,单向空间选择入驻朝阳大悦城的决定是正确的。书店虽然是文化产业,但实际上也是一种实体商业。而实体商业的经营逻辑无非是客流量x购物比例x客单价。大悦城的客流量比较大,此外大悦城的客群比较年轻,客群的精准度会更高,这部分人去单向空间购物的比例会更高。


而从合作的角度来讲,单向空间跟大悦城很大程度是相互借力。大悦城希望通过单向空间来引流,尤其是吸引文艺青年过来,而单向空间希望借助大悦城的强大客流。


“单向书店如果出现经营问题,我觉得可能在于以下几点。第一点就是刚才说那个公式(营业额=客流量x购物比例x客单价),它的客单价可能比较低,一本书可能挣不了多少钱;第二点是它可供消费的产品选择比较少,现在国内经营的比较好的书店其实都是在跟诚品书店学,而诚品是跟日本的茑屋书店学。” 高文利称。


那国内的其他玩家如西西弗们也存在这类问题吗?日本的茑屋书店究竟好在哪?背后本质区别是什么?




茑屋书店:

图书只是引流,卖的是生活方式


高文利表示,在茑屋书店的模式里,书只是一种象征,实际上是希望通过书来引流。茑屋书店通过不同品类的书,比如旅游、餐饮书籍,然后再引向行业更多消费的可能。比方说餐饮这块,茑屋书店可能就有餐饮的培训、厨具销售,旅游这块可能除了买书之外,还会组织旅行社,告诉你去怎么去旅行。茑屋书店实际上最后贩卖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如此一来,它销售的几率增加,产生收入的来源也就增加。


所以书店作为一种文化产业,实际上就在于要权衡商业与理想之间的这种平衡,如果太理想化肯定是直接经营不下去的。许知远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可能在商业方面考虑的不是很充分、很彻底。现在像西西弗书店等其他几家新型书店,目前经营的都还不错。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其实大悦城对于书店这种业态已经给予了一些政策的倾斜,比方说相对较低的租金或者相对比较灵活的收租方式,比如使用流水抽成这种模式。但是核心问题还是在于首先书店这种业态他的收入比较低,另外就是可能跟不同老板的商业模式、经营理念有关系。



对于实体书店未来的发展方向,高文利提出了三点建议:


第一种模式是向茑屋书店学习,实际上国内好多书店都在学茑屋,但大多书店只学到了皮毛,想要学到茑屋书店的精髓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第二种模式,对于单品书店来说,还是有很多赚钱的品类,比如说教辅类书籍还是赚钱的;


第三种模式,对于偏文艺的书店,实际上可以采用会员制,这种模式有点类似于半公益的性质,通过这种供养、捐赠、半公益的方式来维持书店的生存。


某位大消费赛道的投资人跟PropTech研习社透露,自己并不看好单向空间这类偏小众的书店,因为这类书店很难规模化,书店创始人比较有情怀。作为投资人,自己还是比较看好西西弗等具有一定规模的书店。


此外,该投资人还透露在全国开了300家门店的西西弗书店并没有拿过投资机构的融资。


西西弗是如何做到的?


该投资人表示主要有四点原因,首先图书生意上一定规模以后现金流会比较好,也有一定环境红利;第二,商业地产都给予西西弗一定的免租期;第三,上游出版社可以给西西弗书店挺长的账期;第四,政府也给予了西西弗书店一定的税收减免。


上述投资人还跟PropTech研习社透露,西西弗书店此前不缺钱,但今年可能心态就变了,说不定有投资机会。


其实我们可以看出,文人不是不会做生意,只是书店本质贩卖的是生活方式。


通过今天刷屏的朋友圈转发来看,这种生活方式深得用户,但作为商人,要考虑的问题还有很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PropTech研习社(ID:cv_seal),作者:Ellie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