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喷嚏,印度就感冒?
原创2020-02-26 22:18

中国打喷嚏,印度就感冒?

虎嗅注:本文编译自印度《今日商业杂志》本周发布的最新一期杂志的文章。


一则简单的俗语常能精炼勾勒出国际竞争中权力地位的微妙变化。19世纪,奥地利政治家克莱门斯·冯·梅特涅(Klemens von Metternich)曾打趣道,“巴黎打个喷嚏,欧洲就会感冒”。但到了20世纪,巴黎的地位便被美国悄然取代,而权力移交的背后正是全球贸易局势的变迁。到了今天,权力的重心又发生了转移,而这一次,世界的焦点聚集在了东方。如果说,“中国打个喷嚏,世界就会感冒”,那么印度呢?在我们的北方邻居因为新冠病毒的侵扰而在经济上遇到小麻烦的时候,印度各产业又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先放几组数据好了:中国是印度第二大贸易伙伴。仅2019年4月~9月,两国的贸易额就达了649亿美元。同时,印度贸易逆差的很大一部分也来自中国,占比大约是32%。在2019财年,印度从中国进口了价值46亿美元的汽车零部件,占印度零部件进口的四分之一以上。国家重点药物目录(National List of Essential Medicines, 简称NLEM)中的进口药品中,有65%是从中国进口的。比如对乙酰氨基酚,构成其药物活性成分的80%的原材料都来自中国(药物活性成分又被称为原料药,是制造药品的原材料)


基于上述数据,不少专家表示,中国的冠状病毒可能会让尚未走出困境的印度经济雪上加霜。专为私营企业提供贷款的银行 Yes Bank 最近就表示:


“此前,我们预计制造业和服务业将持续扩张,但整体步伐可能较为缓慢。同时,受亚热带季风带来的雨季影响、播种条件的改善、以及贸易政策对农业的倾斜和农业相关机构预算额度的增加,印度2021财年的国内需求会逐步复苏。而在国际贸易方面,预计中美贸易关系的解冻将激励企业出口,货币政策的传导作用也理应会刺激消费和投资需求。但随着2019年底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的爆发,上述利好效应可能都要延后一段时间才能浮现。”


这个能诱发一系列呼吸道疾病的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并且没过多久就波及到了中国18个省级行政区。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已超过6万人,有1300多人因病离世。如今新冠病毒已经传播到了25个国家,而随之而来的旅游限制政策与工厂的被迫停工已经影响到了全球供应链。根据知名企业资讯和金融分析公司邓白氏(Dun & Bradstreet)的数据,受新冠病毒影响的中国地区,其活跃企业的数量占全国90%以上:


“在全球范围内,至少有5.1万家企业的一个或以上的一级供应商就在中国上述地区。全球至少有500万家企业的一个或以上的二级供应商也位于这些地方。”


本刊与印度国内一些依赖中国产业链的公司进行了通话,试图了解此次疫情对他们造成的潜在影响。


汽车产业


汽车产业在印度制造业GDP中占比高达49%。尽管印度也有自己的汽车零部件企业,但目前仍离不开中国产业链的支持。且目前的现实是,从中国进口的零部件总价一直在攀升。以2019财年为例,印度从中国进口的汽车零部件总价值已达46亿美元;而在本财年的前六个月,来自中国的进口额已经达到了20亿美元。


“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生产所有东西,汽车产业也不例外。比如电子零部件就是我们的薄弱环节,目前我们还离不开中国。所以……是的,新冠病毒确实会对我们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塔塔汽车(Tata Motors)常务董事 Guenter Butschek 直言。


“我们估计员工们下周应该可以复工。这样我们就能进行项目核查,看看已经出厂的产品有多少,已经发货的产品有多少,还有多少产品可以发货……待这些数据都搞清后,我们就能计算出此次疫情对我们的生产计划造成多大影响了。现在我们最担忧的还是产品运营层面的问题,但这只有等员工复工,各项机制再次启动后,才能真正开始解决。”他补充道。


塔塔汽车旗下的捷豹路虎(Jaguar Land Rover延长了在华工厂的停工时间,并要求3000名员工在家工作。合资企业奇瑞捷豹路虎(Chery Jaguar Land Rover)的工厂位于常熟,距离疫情爆发中心武汉也只有800公里左右。


印度最大的摩托车制造商英雄摩托公司(Hero MotoCorp)则表示,由于中国爆发的疫情直接影响到了原材料供应,该公司2月的生产量将比原计划减少10%。


另一家受新冠病毒波及的汽车企业是名爵汽车(MG Motor)。这家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厂商上汽集团的子公司,他们去年刚进入印度市场,旗下的标志性产品是 Hector 中型SUV。上个月,他们发布了轻型电动SUV——ZS EV。


“受包括中国在内的欧亚地区多家供应商无法及时供货的影响,我们预计公司各产线供应链都将受到波及。”印度名爵首席商务官 Gaurav Gupta 表示,“如今库存量已几乎见底,但积压的订单还有许多没有处理……现在看来,2月的销量肯定是低于预期了,但这还只是问题之一,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太多:需要安抚已经下单却提不到车的客户,需要协调各部门的运转……一句话,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尽全力把此次疫情的影响降到最低。”


印度名爵汽车首席商务官Gaurav Gupta


疫情甚至还会影响到印度环保政策的执行。


印度政府原本计划在今年4月将机动车排放标准从BS-4型车提升到BS-6型,但因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政策过渡的时间可能不得不延长。马恒达集团(Mahindra and Mahindra,简称M&M公司)就表示,如果来自中国的组件不能及时到货,那么该公司目前最后这批BS-4型车就无法按时投入市场。而按照新政要求,3月31日以后政府将不会再给BS-4型新车注册,届时上路的新车必须满足BS-6型车的排放标准。因此如果最后一批BS-4型车卡在了生产线上,那么此前订购了这款车型的车主即使之后收到了车,也仍然没法给自己的车注册。正因为此,包括马恒达在内的多家车企都面临着来自下游经销商的巨大压力。


“本来,如果没有新冠病毒,我根本看不到任何能阻碍政策过渡的风险因素,”马恒达总经理Pawan Goenka的语气中颇有几分无奈,“我现在就希望未来一个星期(不,未来十天也行),供应链一定要回归正轨,那样的话,一切都还来得及。如果十天以后也不能开工,那么现在卡在工厂的3000~3500辆BS-IV型车就麻烦了。虽然其他部件我们这儿已经有了,但中国那边的部件不到,我们也只能干着急。”


制药行业


印度制药企业在采购药物成分或原料药方面严重依赖中国,尤其是青霉素G、四环素,以及维生素类药物比如维生素C和D。上述药品在制作过程中都需要发酵工艺,而在这方面,中国的技术水平居于行业领先地位。


印度药企对中国的依赖还体现在其他方面,比如印度药品促进委员会的官员就曾表示,在印度国家重点药物目录(NLEM)中的进口药品中,有65%来自中国进口。而在NLEM名录之外,中国进口药所占比重更大,高达90%。


据印度药企 Granules India 董事长兼总经理 Krishna Prasad Chigurupati 透露,制造对乙酰氨基酚活性成分的原材料有80%来自中国;一线抗糖尿病二甲双胍原料药的近90%原材料也来自中国。


从金额来看,根据印度药品促进委员会提供的数据,印度从中国进口的原料药总价值为25~30亿美元,约合1700亿卢比。而现在随着新冠病毒的肆虐,原料药的价格也在水涨船高,比如对乙酰氨基酚的价格就上涨了30%~35%。不过 Chigurupati 认为,价格早晚会降,“毕竟主要货源地并不是武汉”。


印度政府已与大多数印度制药协会和相关企业进行了接触,以获得库存量和短缺药品量的具体数据。据悉,很多企业都表示,他们尚能坚持5~6个星期。


这次原料荒也让印度制药产业开始警醒,他们敦促政府在政策层面上做出积极行动,以促进印度在药品供给——至少是几个重点药物——方面能实现自给自足。Laurus Labs 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Satyanarayana Chava 就表示,“在关键原材料供应方面,印度需要制定一个立足长远的发展战略。我们应自力更生,让全球化的产业链在印度本土也能完整复现。”


手机、太阳能电池相关产品


中国手机厂商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居于主导地位。全国销量前五的品牌中有四个来自中国,他们是小米、vivo、Realme以及OPPO。小米近日宣布,2019年第三季度,该公司出口量又创新高,达到1260万部手机,这个数字与去年同期相比提升了8.5%。


虽然上述品牌的产品都是在印度组装,但还是那个老问题:零部件来自中国。小米印度分公司虽然声称,由于他们早早为中国春节假期而备足了货,因此目前的形势并没有影响到该公司的运营;但他们也承认,如果复工时间再推迟两到三周,他们也撑不住了,“不过到那时,其他行业也会受波及,不只是我们手机厂商。就目前来说,我们这些依赖中国供应商的市场玩家除了继续观望没有别的办法。”


CyberMedia Research 研究员 Prabhu Ram 的判断更加令人担忧:“印度进口的手机零部件中,有近85%来自中国。如果中国未来的政策依然如故,那么整个2020年上半年,印度手机品牌的处境都将无比艰难。而这还只是保守估计,如果这种状况持续到下半年,我也不会感到意外。”


Prabhu Ram 的悲观并不是没有道理,目前 Asus India 旗下就已经有一款产品断货了:


“发生在亚洲的疫情使我们长期以来稳健可靠的供应链遇到了麻烦,ROG Phone II 也要断货了。当然,这只是暂时的,请各位粉丝放宽心,我们正全力工作,力图扭转局面;我们向大家保证,您心爱的游戏手机会尽快归来!”


对比手机厂商,太阳能产业的相关企业其实更着急,因为印度企业80%的太阳能电池和组件均购自中国。


“在中国,由疫情造成的供应中断、生产延误、质检延误和零部件运输延误已经很明显了。”印度太阳能装备生产商 Vikram Solar 的总经理 Gyanesh Chaudary 表示,印度不少项目开发商目前正在应对包括关税与商品消费税方面的一系列麻烦,且未来的麻烦只会更多:


“这些项目开发商当初与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签署的购电协议里明确规定了后者向其供电的日期,这意味着,一旦截止时间到来而电池并未到位,相关企业就会因违约而遭到罚款,且银行的担保也会随之兑现。所以说,按目前的状况,政府势必要对相关企业提供必要的政策保护。当然了,受损的也不只是太阳能厂商,中国复工时间推迟造成的原材料短缺问题也会波及印度国内其他制造业。” Gyanesh Chaudary 补充道。


数据显示,印度从中国进口的太阳能电池/光伏电池总价值已从2013/14年度的5.9673亿美元猛增到了2017/18年间的34.1亿美元。


钻石与玩具


全世界最大的钻石抛光中心——苏拉特的光芒恐怕要逐渐黯淡下来了。如果新冠病毒继续肆虐,那么这座城市未来两个月的经济损失可能达到800~1000亿卢比。


“抛光钻石一般是先从苏拉特运到孟买,然后再从孟买运至香港,而那里云集了全球各地的钻石贸易商。印度每年运抵香港的钻石价值一般在5000亿卢比左右,但今年……香港已封关一个月了,而且看上去这种状况还要持续下去。对我们来说,这意味着未来两个月的生意都不会太景气。”钻石经销商 Leela Diamonds 总监 Chirag Mehta 如是说。此外,他还透露,在疫情爆发后,在港的3000多名印度钻石企业的代表和经销商也都被迫返回了印度。


来自宝石与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Gems and Jewellery Export Promotion Council,简称GJEPC)的数据,苏拉特每年出口到香港的钻石占该地出口量的37%。另据业内人士消息,在香港召开的两个国际珠宝博览会都已被迫推迟。其中,香港国际钻石、宝石、珍珠展原定是3月2日~6日召开;香港国际珠宝展的时间是3月4日~8日。这两大展会目前已改到了今年5月18日~21日召开。


眼看侯丽节就要到了,每年这时候都应是印度玩具产业火爆的好时节,但今年的玩具厂商们却还在过冬。


印度玩具产业总值约为400亿卢比,但其中85%的商品来自中国进口。这些玩具大部分都来自中国南部沿海城市广东。按照行业惯例,玩具的存货量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月,因此印度厂商们本就存货不多;这次又加上新冠病毒的影响……消息人士称,各大厂商已有整整一个月没收到来自中国的货物了。


(译者注:侯丽节,即Holi,也叫洒红节、欢悦节、五彩节、胡里节、荷丽节、好利节、霍利节,是印度人和印度教徒的重要节日,其地位仅次于屠妖节,也是印度传统新年)


按照往年的进货习惯,印度玩具商们会在中国春节假期后向相关制造企业订购侯丽节所需的染料和洒水装置。到货周期一般是14~30天。以孟买为例,每年到这个时候,当地20~25个厂商代表会向中国公司订购大约50万只水枪;但今年,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有存货。


“我们正仔细评估当下的形势,我们仍然希望订单能及时到货”,孟买联合玩具协会副总裁 Abdullah Sharif 表示。


目前,业内领袖们已经达成共识:未来的14天至关重要。可以想见,在“大限”到来之前,他们可有的是不眠之夜要熬了。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