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孙杨禁赛八年的法庭,竟是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建立的
2020-02-29 09:53

判决孙杨禁赛八年的法庭,竟是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建立的

本文来自公众号:比耶男孩(biyeahboy),作者:林比利,题图:视觉中国。


孙杨被判禁赛8年的消息,没想到来得这么有爆炸性。


2月28日下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简称CAS)以“孙杨未完整配合反兴奋剂检查,且没有足够证明为何破坏检测样本”为由,判定孙杨禁赛8年,从即日起开始实施。如果这个结果不被推翻,孙杨的运动生涯算是完了。


许多人都很好奇,这个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到底有什么来头,它的判决公正吗?


说起来,这个法庭的成立,跟一个中国的老朋友有极大关系,那个人就是:


萨马兰奇。


1


1980年代初,与体育相关的国际争端经常出现,但那时候又没有一个具有权威性的组织裁定,这可伤透了国际奥委会的脑筋。他们担心,长此以往,体育方面的公正性得不到维护了。


这时候,萨马兰奇出现了。


西班牙人萨马兰奇跟中国的渊源很深,早在1979年他就为中国重返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帮过忙,中国成功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时,他也出力不少。


萨马兰奇宣布:“2008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城市是——北京。”


他曾担任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长达21年,任内成功推动奥运会商业化,让国际奥委会脱离财政危机。1980年,萨马兰奇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第二年,他就有了设立专门体育法庭的想法。


主席的想法很快得到了贯彻。1982年,在罗马召开的国际奥委会年会上,在国际奥委会委员、海牙国际法庭法官凯巴·姆巴耶的领导下,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 负责起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章程。 


1984年6月30日,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正式开始运作。成立时法庭只有40名仲裁员, 由凯巴·莫巴耶任主席, 吉尔伯特· 希瓦尔任秘书长, 办公地点就设在瑞士洛桑。


CAS大楼


从成立之日到1993年9月, 该法庭共处理了109例案件。但它存在一个问题,经常被人质疑,不够独立。


表面上看,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是一个独立的机构, 但该法庭的主席要由国际奥委会主席从法庭的组成人员中指定, 而且该人还必须是国际奥委会委员。另外,它的一切支出都是由国际奥委会负担。说白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无论从组织上还是经济上都依附于国际奥委会。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到了不改革不行的时候了。


引爆这个改革的,是1992年的一起案子。


2


1992年2月,一名叫艾尔马•甘德尔的马术运动员因涉嫌给马匹使用兴奋剂,被国际马术联合会施以处罚。处罚措施非常严厉,包括:取消比赛资格、禁赛2年,并处以罚款。


甘德尔觉得这个处罚对自己太不公平,这时候,他想起来还有个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可以给他个公道。于是,他便上诉到CAS,让他们给个说法。


1992年9月10日,CAS对该案作出了裁决,维持了国际马术联合会取消比赛资格的处罚决定,但缩短了禁赛的期限并减少了罚款的数目。甘德尔仍然不服,他向瑞士联邦法院提起了诉讼,他认为:CAS不够公正。


甘德尔之所以认为CAS不公正,理由看起来非常充分:


1、CAS是由国际奥委会建立的,受其直接领导,肯定受国际奥委会影响。

2、国际马术联合会是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与国际奥委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3、因此,CAS不具备中立性和独立性,不能算一个合法有效的仲裁机构。


甘德尔请求瑞士联邦法院撤销CAS之前对他的裁决。


不过,瑞士联邦法院驳回了甘德尔的请求。


瑞士联邦最高法院


1993年3月15日,瑞士联邦法院第一民事法庭作出最终裁决,认定CAS是一个合法有效的仲裁机构。


法院认为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并不是国际马术联合会的一个分支机构,也不受它领导,法庭里倒是有3个国际马术联合会提名的仲裁员,但当时整个法庭有60个仲裁员,这个比例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瑞士联邦法院第一民事法庭对CAS跟国际奥委会的关系有很大的疑问,主要是CAS的钱是国际奥委会出的,规则也可以被国际奥委会修改,国际奥委会的主席还能指定CAS的仲裁员。所以,他们对CAS的独立性、公正性,感到怀疑。


这个判决结果,直接导致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改革。


CAS很快进行了改革,一个最主要的变化是建立了一个“国际体育仲裁委员会”,该理事会由社会知名人士和体育界人士共同组成, 来负责CAS的运作,以取代国际奥委会在这方面的作用。在财政上,该法庭也不再单纯地依赖国际奥委会,开始接受社会的赞助,这样就保证了CAS的独立性。


3


这些改革立竿见影,很快在两个案子上赢回了运动员的信任。


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和1998年的长野冬奥会上, CAS成功地处理了布罗曼坦案和罗斯案,在这两个案子里,CAS都偏向于运动员一方,推翻了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的处罚决定。这两个案件堪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代表作。这些年来,CAS经常做出对运动员有利的判决,甚至不惜惹恼它的老东家国际奥委会。


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两名白俄罗斯人赢得了男子链球项目的银牌和铜牌,由于涉嫌服用兴奋剂,国际奥委会在2008年12月取消了杰维亚托夫斯基和齐汉的成绩,由匈牙利选手帕尔什和日本选手室伏广治替补获得银牌和铜牌。


两名白俄罗斯选手不服,他们在2009年1月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要求取回被剥夺的奥运会奖牌。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经过长达1年半的时间,最终认定两人服用禁药的证据不足,要求国际奥委会恢复两人的成绩和名次。


又过了几年,CAS又支持了一回运动员。


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共有43名俄罗斯冬季项目运动员被认为违反了反兴奋剂条例,被国际奥委会纪律委员会终身禁止参加奥运会,他们的索契冬奥会参赛资格被取消,所获奖牌也被剥夺。


2018年2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39名俄罗斯运动员的上诉请求作出裁定,支持其中28人的上诉请求,取消对其相关处罚,索契冬奥会上取得的个人成绩得以被恢复。其余11人的上诉请求得到部分支持,由终身禁止参加奥运会改为禁止参加平昌冬奥会。


国际奥委会随后发表声明,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裁定表示“既满意又失望”。


4


本次孙杨事件,源于一年半以前的一次药检。


2018年9月4日,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的三名工作人员到孙杨住的别墅,对他进行赛外反兴奋剂检查。后来,在给国际泳联的报告中,IDTM说孙杨“暴力抗检”,并称他在这一过程中毁掉了样本瓶。


孙杨的说法是:他全力配合检查,但检查过程中检查人员存在多项违规操作。


不过,雇佣IDTM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为孙杨干扰了其工作人员的采样工作,并且使用了暴力手段。


这年11月,国际泳联就孙杨“暴力抗检”在瑞士洛桑举行了长达13个小时的听证会。


2019年1月3日,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做出裁决,认为IDTM之前对孙杨的兴奋剂检查是无效的,也就是说,孙杨不违规。可国际反兴奋剂机构不服,他们反对国际泳联调查小组的裁定,并且在两个月后,上诉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2019年11月15日,孙杨“暴力抗检”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进行。这是1984年设立的体育法庭后,历史上第二次向公众开放听证会。



听证会持续了近12个小时,结束后,孙杨的母亲杨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记者哭诉:


他们不给我机会说清楚……


孙杨团队对这场听证会最大的质疑是翻译问题。听证会配备了中英文翻译,孙杨通过翻译来完成问询。但在听证会期间,经过中文翻译之后,孙杨表示经常有不明白问题的情况,他多次皱眉,面露听不清的表情,现场的翻译多次出现错翻、漏翻现象。


后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布公告称,由于听证会证词翻译出现问题,仲裁裁决预计不会早于2020年1月中旬,并出于严谨的态度,再次要求双方提供笔录。


直到2月28日,国际仲裁法庭终于做出了裁决,孙杨被禁赛8年,从即日起执行。


CAS公告


这样的结果,对孙杨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不过,对于他来说,他依然可以像1992年引发国际仲裁法庭的甘德尔案那样,在公布审理结果的15天内,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上诉。


但总体看来,经过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审理的案子,上诉的胜率不是很大。


由于疫情的关系,东京奥运会能否顺利举办还是未知数。不过,就算能够举办,孙杨也赶不上了。因为,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对此案件的审理,还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等案件审理完之后,奥运会也结束了。


要是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维持CAS的原判决,孙杨的运动生涯就彻底结束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