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例艾滋病患者治愈:该疗法却不能推广应用
2020-03-11 18:32

全球第二例艾滋病患者治愈:该疗法却不能推广应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学术头条(ID:SciTouTiao),作者:学术君,原标题为《3700 万艾滋患者的希望!全球第二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伦敦病人”》,题图来自:IC photo


2019 年 3 月,Nature杂志发表了一篇重磅论文,报告了一名伦敦男子在接受干细胞移植后其艾滋病可能已被治愈。这也是继“柏林病人”之后,全球第二位成功治愈艾滋病的患者。


2020 年 3 月 10 日,《柳叶刀》子刊 The Lancet HIV在线发表了伦敦病人的详细治疗过程和身份信息。该结果的发表也意味着,经过共 30 个月的观察,这位 “伦敦病人” 的血液、淋巴组织、肠道组织中均未发现病毒,其艾滋病已被治愈。



同时,在最新论文中,这位 “伦敦病人” 的身份也被公开。现年 40 岁的 Adam Castillejo 在 2003 年诊断出艾滋病,他成为继 “柏林病人” 后,又一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


不过研究者也表示,这两位患者接受移植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治疗癌症,目前用该手段治疗艾滋病还不具备普适性、存在较大风险。


艾滋病治疗史唯二的奇迹


在此之前,世界上首个被成功治愈的艾滋病患者,也是之前唯一一个被成功治愈的艾滋病患者,就是广为人知的 “柏林病人”,名叫 Timothy Ray Brown。


2007 年,居住在柏林的美国艾滋病人 Timothy Brown 确诊自己得了急性白血病,祸不单行的他决定做骨髓移植。当年的血液科医生突发奇想,去寻找一个携带 CCR5-Δ32 突变基因的捐赠者。


CCR5-Δ32,是 CCR5 的一种突变基因,天然具备抵御 HIV 的能力。这种人很罕见,纯天然的只能在北欧人里找到少数。他的主治医师,在经历 61 次实验后,成功找到了一个携带有 CCR5 基因突变的骨髓配型。


在接受 CCR5 基因突变的骨髓移植后,Timothy 身体里的 HIV 病毒彻底消失。Timothy 也成为了第一位被成功治愈艾滋病患者,至今已治愈超过十年时间。


Timothy


然而,在这之后的十年里,没有第二个艾滋病患者被成功治愈。而现在 “伦敦病人” 出现,表明艾滋病是可以彻底治愈的,“柏林病人” 不再只是一个孤例。


据了解,这位伦敦病人于 2003 年发现感染了 HIV 病毒,2012 年 12 月,又被诊断为晚期霍奇金淋巴瘤。为了治疗癌症,这名患者接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同样的,给他提供干细胞的供体携带了两个 CCR5Δ32 等位基因拷贝。在 16 个月后,研究人员开始正式对这名患者进行了观察。他们发现,其艾滋病在长达 18 个月的观察期中已经得到持续缓解。


“伦敦病人” 研究的负责人,澳大利亚墨尔本 Peter Doherty 感染与免疫研究所负责人 Sharon Lewin 曾表示,尽管两名患者接受的干预措施只能用于全球 3700 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的一小部分,但是从他们的治愈过程中,可以得出治愈 AIDS 的策略,可能会有很广泛的应用。


3700 万艾滋病患者值得期待吗?


自 20 世纪 80 年代发现艾滋病以来,艾滋病大流行已造成全球约 3500 万人死亡,约有 3700 万人感染艾滋病毒。 


对复杂病毒的科学研究已经导致了药物组合的发展,这些药物组合可以使大多数患者延长生命,但是这些耗尽全球医学界共同努力的药物,并不能彻底治愈艾滋病,患者尽管可能长期不发病,但却不得不终生用药。


尽管近十年来研究人员都在努力寻求复制 “柏林病人” 的成果,但却一直没有成功。主要是因为这种特殊移植要求很高,既需要满足供体与受体的成功配型,又需要供体自然携带 CCR5 基因突变,这也限制了可操作的移植病患数量。


那么,伦敦病人的出现,又有怎样的启示呢?


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的艾滋病研究人员詹姆斯・赖利 (James Riley) 说,这是一种 n=1 的实验,它需要一个原理证明。而如今,“伦敦病人” 就是这个 “n=2”。


伦敦病人


不过,研究人员大多认为,伦敦病人的出现依然是一种巧合,依然难以提供可供推广的治疗方案。


首先,这种干细胞疗法还存在着较大的风险。伦敦病人的故事传开后,美国艾滋病病毒医学协会前会长迈克尔・扎格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目前,干细胞或骨髓移植常用于癌症治疗,但对健康人来说其风险尚属未知,因为它涉及利用强力药物和放射物摧毁人体原有的免疫系统,然后输入捐献者的骨髓,以重造一个新的免疫系统,这种疗法及其引发的并发症会提高死亡率。”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西也认为,目前这种治疗艾滋病的方法还不能应用,因为费用和风险都太高。


不过,不管是从 0 到 1,还是从 1 到 2,柏林病人和伦敦病人的出现,起码表明艾滋病是可以彻底治愈的,“柏林病人” 不再只是一个孤例。


随着科学研究的发展和医学创新,谁又能说得准,未来会不会有更多的 “不可能” 变成可能呢?


参考资料:

https://doi.org/10.1016/S2352-3018%20(20)%2030069-2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03/has-second-person-hiv-been-cured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9-1027-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学术头条(ID:SciTouTiao),作者:学术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