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王国》当丧尸片看?这部剧远没有这么简单
2020-03-26 18:06

把《王国》当丧尸片看?这部剧远没有这么简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刺儿(ID:haozhugongshe),作者:沈丹阳,编辑:周矗,题图来自:《王国》


【注:文章内容有剧透】


谁能想到,一部背景设置在朝鲜中世纪封建王朝的丧尸剧,能成为全球爆款?


3月13日,“韩国版纸牌屋”《王国》第二季在Netflix正式上线。该剧一经播出,就进入各地区热播榜单前十,豆瓣上有超过8万人打出8.4分,IMDb评分8.3。


在《王国》的海报上,演员朱智勋饰演的朝鲜王世子李苍表情冷漠。但在他的另半张脸上,一把剑倒映出的却是恐怖的丧尸,一动一静,一冷一狂。这张震撼人心的海报,很快抢占了线上及线下的各大广告位。


 图源:豆瓣


“头一次看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PS上去的。裴斗娜(女主演)参与过很多海外大制作,但我还是第一次。” 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朱智勋表示,对于《王国》的爆火,有点难以置信。


这部历史题材丧尸剧改编自漫画《神的国度》,由Netflix主导投资,于韩国当地取材,并由电影导演金成勋(代表作《隧道》)与编剧金恩熙(代表作《信号》)亲自操刀。


《王国》史诗级庞大的故事构架,与跌宕起伏的复杂剧情,以及剧中“丧尸”“铁线虫”“生死草”等设定,让看过的网友纷纷将其与《权利的游戏》《行尸走肉》《釜山行》等剧进行对比,虽有部分观众认为剧情设置存在bug,但依旧瑕不掩瑜。


图源:豆瓣


“我个人觉得《行尸走肉》论精彩程度比《王国》略胜一筹,但《王国》独特在把历史权谋与丧尸片结合起来了,而且对历史环境和人物把握很细腻。这也是这部剧能出圈的原因。” 资深剧迷智旻告诉刺猬公社,这就如同把《甄嬛传》与丧尸片结合起来,想想就很刺激。


另一方面,《王国》并没有像《釜山行》那般,将人性的反思与情感的刻画作为重头戏,不会给观众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但《王国》的确承袭了韩剧一贯的传统,即利用作品细节映射现实。


这部架空历史的丧尸剧,究竟想向观众传达些什么呢?


十七世纪的朝鲜半岛是李氏王朝的天下,也是这片土地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自1392年太祖李成桂建立政权,到最终于1910年被日本吞并,共历时五百余年。


《王国》的故事便发生于此时,封建王朝末期的统治结构逐渐扩张,日益增多的官僚阶层党同伐异,嫔妃干政,外戚专权,这一切让普通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将生死草捣碎后沾上唾液,以银针刺入印堂可使人“死而复生”, 变为丧尸 图源:豆瓣


在这样一个腐败的王国中,已故的王被人使用了“生死草”死而复生,如同怪物般在夜晚嗜血吃人肉。一种罕见的恐怖瘟疫也在民间蔓延开来,染上的病人们不会死去,而是变为极度渴望人类血肉的丧尸。


领议政大臣赵学洲(王妃的父亲)想要打造属于海源氏的天下,他企图彻底消灭世子李苍代表的儒林学子势力。李苍作为嫡庶子,并非继承正统的最佳人选,加上王的继妃“有孕”,无奈之下只能走上了篡权夺位之路。


已故王上的继妃为了诞下嫡子,偷换皇室血脉 图源:豆瓣


从故事结构上来看,《王国》利用精巧的铺陈叙事将数条剧情线并行:从李苍出走寻找王生病的真相;到持律轩里众人因食用了带有病毒的尸体,引发集体性变异;再到赵学洲把弄政权、王妃暗度陈仓混淆皇室血脉。虽然丧尸内容属于虚构,但却从不同角度展示出了一幅真实的李氏王朝图鉴。


剧中世子李苍的老师安炫曾在一次抗倭战争中,不惜将一整个村子的活人杀死,并制作成丧尸。这才让朝鲜军队在兵力匮乏的情况下绝地反击、战胜了倭寇。


这个历史背景设定与壬辰战争(1592-1598)的爆发路线“不谋而合”,当时日本丰臣秀吉集团要求朝鲜协助其入侵明朝,遭到拒绝后开始入侵朝鲜。


只不过历史上将日军击退的并非丧尸,而是万历年间前来支援的明军。


从第一集就已被赵学洲变成丧尸的王,历史原型则是在壬辰战争中仓惶出逃、弃国家与百姓于不顾的宣祖李昖。当他得知日军北上的消息后,立即召见大臣商议出逃事宜,在遭到群臣反对后,李昖仍一意孤行,册立庶次子李珲为世子并命其率军出征,自己则逃之夭夭。


于是《王国》的剧情设置里,有一幕看似有违人伦之处:世子李苍被奸臣赵学洲设计,被迫与丧尸父王关于一室。面前是生养自己的亲生父亲,背后是国家的命运与百姓的期望,在亲情与大义的两难之下,李苍不得已砍下了丧尸父王的头颅。


李苍儿时的印象里,父王的形象高大而模糊 图源:豆瓣


“父王,曾是太阳。我是孩儿,苍。” 当国王头颅落地的瞬间,是一代懦弱无能君主的逝去,也是编剧金银姬对李昖的讽刺。


同样讽刺的还有丧尸的设定。


历史中的李昖独自出逃后,引起了底层朝鲜百姓的愤怒。


在封建等级社会中,平民们如蝼蚁般生活在贵族的压迫下,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没有丝毫人权。李昖的逃跑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平民们攻入官府,烧掉了记录他们奴籍的文书,又闯入内库中大肆抢夺金银财物,将当时存于多个宫殿中的书籍与文献焚烧殆尽。


这也给剧中丧尸大军对贵族、官员、皇室无区分地攻击,提供了历史注脚。



但《王国》没有一味地渲染平民与强权的矛盾,在可怕的“瘟疫”面前众生平等。王、赵学洲、王妃(国王之妻)、世子李苍在内的掌权阶级都感染了病毒,只不过结局不尽相同。


从某种程度上,这部剧也在映射着历史中的贵族与官员们:他们一样身处险境,外有倭寇,内有外戚专权。


“啊西,他们在咬贵族!”片中的老百姓看到丧尸咬平民时只有害怕,但看到怪物咬贵族时却十分震惊。


封建等级与礼教在霍乱中崩塌,人们开始期待救世主的出现。


丧尸们对人类血肉的渴望,不分阶级与地位 图源:豆瓣


“自2011年以来,我就一直想写一个故事,以奇幻的朝鲜历史题材,来探讨现代人的恐惧和焦虑。” 编剧金恩熙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提到,《王国》不仅是一部历史剧,更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通过塑造一代“王的成长史”,来隐喻现代人的精神探索与挣扎。


在礼坏乐崩、疫病肆意传播之时,世子李苍是拯救万民于水火的救世主。他虽足智多谋,却因长期居于宫中而不知民间疾苦,因缺少历练而显得稚嫩。《王国》对这样一位世子的雕刻像极了初出茅庐,对社会一无所知的年轻人。


促进李苍成长的除了民间疾苦之外,还有生命中重要之人的离去。


在不得已砍下丧尸父王的头之后,李苍也亲手将恩师安炫的头颅斩下。


安炫受到赵学洲的蛊惑,在三年前曾亲手打造丧尸军团,这一招虽成功退敌,但他此后陷入了无边无际的人性煎熬之中。三年后,赵学洲用同样的招数,将已故的王变为丧尸,只为了把控王朝的政权。安炫亲手培养长大的世子李苍,在赵学洲的陷害下也要被迫弑父。


背插军旗的安炫,“眼神“却透露着坚定 图源:豆瓣


眼看世子李苍将被赵学洲以弑王之罪处置,安炫决定拼死相救,并叮嘱李苍在其死后将他变为丧尸。这样,赵学洲对已故王做过的事便会昭然若揭。安炫变身丧尸后,肩上插着军旗狂奔向赵学洲,即便面目全非,身影却异常壮烈。此景下目瞪口呆的赵学洲,眼神浑浊不堪。


人非“人”,怪物也并非“怪物”。


“您是这个国家的君王,要做你该做的事。” 这是安炫临终前给世子李苍上的最后一课。


接连失去至亲与恩师,李苍仍未“成王”,虽于磨难中学会了识人断事,却缺乏王的杀伐果断。


一直守在世子李苍身边的左翊卫武英,实则是受到赵学洲掣肘的内奸。外表五大三粗的他,却有着一颗温柔的心。为了能让身怀六甲的妻子吃得好一些,他多次偷拿世子李苍的食物。事实上,安炫去世之前已提醒李苍注意身边的内奸,他也猜到了武英的真实身份,但却迟迟未动手。


“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所以我曾选择相信他。” 李苍不忍伤害患难之交的朋友,可武英最终还是死于赵学洲之手。


图源:豆瓣


剧中武英死前见到了李苍最后一面,在白雪皑皑的树林中,他的死象征着李苍最后一个重要之人的离去。


《王国》第二季将李苍的孤注一掷与决绝推向了顶峰。如同现代社会里,人在不断成长中学着与过去告别:逐渐老去的父母、不能永远依赖的恩师、和终将别离的朋友。在描述李苍的成长史之余,《王国》还以一种荒诞的手法反讽了现实社会中被欲望摆布的人们,越想达成一件事,就越会弄巧成拙:


李苍希望查清真相,拯救国家,但也是他无意中打开了关着丧尸的医馆大门。


捉虎军永信本想给病患改善伙食,让他们活下去,但却制造出了“二代丧尸”。


赵学洲想利用丧尸弄权,可亲生儿子最终死于丧尸之手。


医女一直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却多次因她的一念之仁埋下诸多祸端。


以往的僵尸片时代背景,总是被设定成“未来的某一天”,以此来告诫人们对自然及世界万物保有敬畏之心。《王国》则反其道而行之,把故事放在了古代。在世人熟悉的历史中,用直白的生离死别,与锥心的饮恨长叹,传递一种情感共鸣。



《王国》第二季的结尾,世子李苍将唾手可得的江山,拱手让给了本就不是皇家血脉的元子。到此,两季剧情的核心主题才得以完整呈现。


“无论是你我(皇族)的血,还是下面市街里贱民的血,都只是红色的罢了。”


民如水,王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经历了丧尸之乱,李氏王朝获得了短暂的平静。可暗处波涛汹涌,元子身体中仍寄居着铁线虫、其身边的内侍似有不轨之心、遥远的村落中出现贩卖生死草之人……



第二季的末尾,全智贤的惊鸿一瞥和“正峰欧巴”的阴险一笑,为第三季的剧情留足了悬念。


好戏才刚拉开序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刺儿(ID:haozhugongshe),作者:沈丹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