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像奖超前剧透:冬雨有点难,千玺更难
2020-04-01 11:10

香港金像奖超前剧透:冬雨有点难,千玺更难

题图来自IC photo,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第一导演(ID:diyidy),采访、撰文:法兰西胶片


过了今晚12点,2020年第3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选民票投就截止了。也就是说,再过半小时,今年的金像奖获奖名单,从事实上已经产生。


虽然距离颁奖还有19天(原定4月19日颁奖礼,或受疫情影响有变)


但无疑,这是21世纪以来,香港金像奖关注度最低的一次。


猜一下,你唯一想看的,就是那部《少年的你》吧,以及正在绯闻中莫名徘徊的两只。但这一年,在第一导演来看,根本就是致命关口的一年。


因为它的上一年,有点沉。


也许过了2020,香港电影的形态会发生不可估摸的变化,但在今年,它一定是胸有激雷而面若平湖。


为剖析得更确切一点,我们在上周五(那天本来是真正的投票截止日,只是疫情导致快递变慢,才延续到今天)专访了香港电影评论学会会长卓男(Cecilia Wong)女士,从3月5日评论学会对去年所有港片讨论的结果谈起,构建起今年金像奖的桥梁。


对了,你可能又糊涂了,为什么不采访金像主席尔冬升,反而采访评论学会会长。


一来,香港电影评论学会的视角对金像奖影响极大,它不是金球奖和奥斯卡的关系,它可能是一部“本港片”和金像奖本身的关系,有评论学会在前,金像奖才能打开完整视野。



二来,我们去年采访过尔冬升,他的岗位特殊,很多事,不方便细说香港电影会停滞吗?尔冬升:我不谈


本文7000字内容,读起来花一会时间,你可以直接跳到影帝影后预测那里,看看易烊千玺和周冬雨能走到哪一步。


但如果你还惦记着香港电影,那本文的信息量还蛮凶残的。


不多说,上干货。


最佳之选,曾国祥拿最佳导演顺理成章


第一导演:开门见山,金像奖提名热门里,《少年的你》大家都比较熟悉了,那先大体聊下另外三部《叔·叔》《金都》还有《幻爱》,这三部对大陆观众来说非常陌生。


卓男:先说评论学会的投票机制,你也知道,我们是现场讨论,现场表决。我们大概有三轮讨论和投票,到第三轮,第一个投的奖就是最佳电影,最佳电影投了以后,我们就会确定后面那几个奖了,我们希望不要太集中在同一部片,旨在鼓励,我们都有这个共识。


除非它太强了,像去年《三夫》,所有人都看到它有一些含义,大家真的很喜欢,陈果又在导演技巧上比其他人强太多,那就没办法了。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每一个片都有奖。


所以今年从《叔·叔》拿到最佳电影开始,后面就很好选了。那年《七月与安生》我们评价也非常好的,曾国祥很快就确定最佳导演。



第一导演:《叔·叔》拿最佳影片的决胜点在哪?是题材还是人文关怀,还是说本土化强?


卓男:你说的几个元素都有,第一,题材蛮大胆的,因为你不是《春光乍泄》,不是梁朝伟张国荣两个美男子在谈恋爱,你是两个老年男人在谈恋爱。他在这个题材上处理得非常好,有一点像许鞍华的《天水围的日与夜》那种味道,淡淡的,而且它不猎奇,这是它赢最佳电影最大的原因。



第一导演:《叔·叔》里有显著的社会批评吗?阶层什么的?


卓男:也没有,它没有特别放到一个阶层去讨论,都是一般小市民。但角色自身在香港社会上面对的压力,处理得蛮好。


第一导演:但我在想,工业还是偏保守的,这个题材毕竟敏感,它天然很难拿到金像奖最大的奖,就像《春光乍泄》,或者《断背山》,都只拿到地域性内部的最佳导演奖。


卓男:对,有那种感觉。你不要把它当同性恋电影看就好,它就是一部剧情片,世界观比较大同。


第一导演:那《少年的你》拿不到最佳,和它的题材不在香港有没有关系?


卓男:不是,《少年的你》和《叔·叔》类似,它题材也很敏感,关注度更高,我们有几个影评人是蛮极端的,比较在意最后的改动,觉得你屈服了,就不太接受。



第一导演:那曾国祥拿最佳导演,他比《幻爱》《金都》和《叔叔》三位导演高在哪里?


卓男:简单地说,比较起来,从题材驾驭,从场面调度,《少年的你》复杂很多了。《金都》是很简单的爱情小品,不复杂。《幻爱》《叔·叔》也是。


第一导演:我看《金都》的剧情简介,这里也涉及到香港和内地的关系。


卓男:不强,只是作为一个戏剧冲突,女主角结婚时发现,她以前为了钱办假结婚时,中介没有在那时候办成离婚手续,当时那个男人是一个大陆来的,用此制造一个矛盾。


第一导演:这个设定不是故事的核心?


卓男:不是核心,跟大陆也没多大关系,你从导演的角度来看,她没有这个想法,否则你就是过度解读了。导演是刚巧选的那个地点,“金都”就是香港太子那里的一个商场,专卖结婚的衣服什么的,它旁边有一个跨境去内地的巴士站。



帝后争夺:周冬雨会遭遇郑秀文时刻,易烊千玺更难


第一导演:其实大陆对这届金像奖的关注也就局限在《少年的你》,其中两位现在还在传八卦呢,来聊聊吧。


卓男:没有啦,演员奖,每一次都要看对手的,有的时候不是你太弱,而是别人太强。老实讲,像周冬雨那个角色,从头到尾的,没一场戏她不行的,她怎么可能不拿影后呢?



但为什么我们评论学会选了《幻爱》的蔡思韵,因为她一个人要演两个角色,一个是幻觉里面的角色,一个是现实里面的角色,有一定难度。相比周冬雨,蔡思韵经验少一点,好像还是第一次演女主,之前的台湾片都是女配。


蔡思韵


我们给周冬雨、蔡思韵投票的时候,两人都是高分,只差一点点,只有一两票左右的差距。所以你说周冬雨在评论学会输了就是失败了,不是。


第一导演:会不会大家觉得周冬雨百炼成钢了,她那种娴熟,反而弱化了一些别的东西?


卓男:没有这么复杂,你看梁朝伟也不是每次提名都拿奖的,但是他演得不好吗?只是你对他的要求可能要再高一点点。所以像蔡思韵你说她演得非常好吗?如果她跟周冬雨比,她还真的差一点,但我们评审的时候,会从她现有的能力来看她表演的难度,评论学会比较有趣的地方就是这个,因为我们中间有讨论,你提出来的那个论点可能影响别的人,然后投票会有那种反复不定的情况出现。


投男主角的时候,《叔·叔》也是双男主,太保跟袁富华,我们评审里面有一些喜欢太保的人,就不喜欢袁富华的那种演出方法,喜欢袁富华的那种演出方法的人,又不喜欢太保的那种人。有人就说太保那种就是自然的,但袁富华他有一点“演”的感觉,痕迹太深,太明显了,你的手偏偏要做两个小动作,眼睛就偏偏在看到的时候要眨一下。


第一导演:匠气?


卓男:对。有一些人就不喜欢这种。


第一导演:女主这里还有一个疑问,就是Sammi,这么多年了,但这次金像奖她一下提名了两个(《花椒之味》《圣荷西谋杀案》)


卓男:先说一点,郑秀文金像奖的历史里,经常一提名就是两到三部片,2002年的时候就有三部片(《同居密友》《瘦身男女》《钟无艳》)


第一导演:那选票会分流得很惨啊。


卓男:一定的。但这一次有点不一样,因为《圣荷西谋杀案》她那个角色很极端,很狂的。


《圣荷西谋杀案》


第一导演:那她没拿评论学会影后是因为哪方面劣势?


卓男:不是劣势,本来《圣荷西谋杀案》是改编自香港很有名的舞台剧,我知道有一些人不喜欢这部片,是因为他们拿来跟舞台剧比较,觉得舞台剧好看多了,这个不行,改编得不好,所以对整个片的评价都一般,影响到了郑秀文。但从表演上,我觉得郑秀文在《圣荷西谋杀案》里比《花椒之味》好多了,我个人认为,最后她要是拿金像奖,反而会是《花椒之味》。


第一导演:影后最终角逐其实是冬雨跟Sammi吗?


卓男:对啊。Sammi赢的机会会比较大。


第一导演:因为她的“时间”到了?


卓男:对啊。每一次都这样,像刘青云也好刘嘉玲也好,Sammi我觉得这一次有那种感觉了。


第一导演:那咱们再说影帝这块,那就是易烊千玺和太保了。


卓男:易烊千玺演得很好啊。



第一导演:他已经被大陆形容得有一点逆天了。


卓男:逆天是什么意思?


第一导演:呃,就是完全超出想像。但你们觉得逆吗?


卓男:香港观众我不知道,但我们评论学会的影评人对他都不熟悉,他很亮眼,很突出,但是,拿奖的只有一个。因为太保这样的老演员,能遇到好的角色的机会已经不多了,但是年轻人还有很多机会的。易烊千玺这一次没有拿到没关系,还有机会嘛。况且太保本来这次就演得好,你也知道,他以前在香港电影里大部分都是动作片里的小混混,都是打的。


第一导演:成家班。


卓男:对啊,没有剧情上让他发挥的地方,就不算是一个角色,男配都说不上。当然一切还是《叔·叔》里他表现太好太自然,不然也不会有感情分在里面。


《叔·叔》太保


第一导演:那金像奖易烊千玺可能性不大了。


卓男:对。你要知道太保他在电影圈也50多年了,他很多老朋友了对不对?


第一导演:其实还有一点,就是金像奖给过大陆的女演员9次影后,斯琴高娃、章子怡各两次,但是呢,从不给大陆男演员影帝。


卓男:没办法,合拍片时代女演员大部分是内地的,男主角一定是香港男演员。香港大部分女演员都是很本色的,但内地女演员水平真的非常高,没办法否认这个的。那么在这个情况下,金像奖要保住影帝给香港的男演员,我觉得会有一点点吧。


但我提醒一下,并不是易烊千玺拿不到影帝就是失败,我觉得他最后可能和太保的票数差不太多。


中生乏力:麦曦茵和叶伟信,可惜了


第一导演:这次评论学会有三部电影看不到踪迹,《花椒之味》《麦路人》和《叶问4》,但金像奖却有很多提名,这三部你们完全没有讨论吗?


卓男:都有,《花椒之味》讨论得很多。


第一导演:观点是?


卓男:我们一直都很欣赏麦曦茵,她第一部片《烈日当空》我们评论学会的评价很高。但这次《花椒之味》的问题蛮多,最基本的,爸爸跟大女儿的关系没写好,大陆香港台湾三姊妹的关系,你会觉得不可思议。我个人评价,就是两个妹妹跟各自母亲、外婆的关系写得非常好,但那是片子的副线,主线出问题是不可原谅的。


第一导演:但《花椒之味》竟然有11个金像奖提名。


卓男:这个就是我们跟金像奖的不一样,那部片上映的时候是9月,香港那时候状态也不是太好,关于生死的那种议题,有些人真的会被感动。有一些选民看电影的时候觉得被感动就会给高分,但影评人不会因为他被感动,就把它放很大。



第一导演:那《麦路人》你们怎么讨论?


卓男:跟《花椒之味》都有同一个问题啊,它主题上是好的,但营造出来的那个世界不够令人信服,明白吗?有些情节不真实的,很空洞,很表面。本来每个人的故事你可以挖得很深,但最后角色的动机我完全不理解。它会让你产生疑问,就是你那个角色本意到底是什么?比方说郭富城那个角色,这个角色很有意义,他很努力去帮身边所有人弥补遗憾,但他就不弥补自己跟母亲的遗憾,为什么?


第一导演:我比较不能接受大家最后通过看合影照片来释怀矛盾,太扯了。


卓男:那很多人在这个情节上哭啊,有人一直和我说,被这部片感动哭了五次,这人不是我们评论学会的。


第一导演:那《叶问4》呢,金像奖它还提名了一个叶伟信最佳导演。


卓男:我们有讨论,其实我觉得评论学会对叶伟信要求太高了,他最初的几部片一直是评论学会的最爱,《朱丽叶与梁山伯》,还有《爆裂刑警》。评论学会一直都希望他是……唉,反正他进入了一个主流。


第一导演:我自己觉得把郭子健的那种意志力放到叶伟信身上可能就会好。


卓男:对啊对啊。


叶伟信


第一导演:那《叶问4》要是入围评论学会,会有一个什么提名?


卓男:最佳导演啊。


第一导演:哈哈,好吧,其实《叶问4》里也藏着一些批判。


卓男:主要那部片整体没什么突破,还是老调重谈,离不开民族主义。


老将离场:邱礼涛有问题不改;周星驰还是很好的;杜琪峰,暂时忘记吧


第一导演:最后再说三个老将,先说邱礼涛,去年的《扫毒2》,它在金像奖和在评论学会里什么主奖都看不到,没编剧,没导演,没最佳,为什么呢?


卓男:其实我们这边在最佳导演里面有讨论邱礼涛。《扫毒2》故事有很多问题,可以说是很大的问题,它讲的那个东西我觉得不太成立。


第一导演:逻辑出错。


卓男:对的。《扫毒2》它那个火气还是有的,但他一直有一个问题,当剧本有问题的时候,他还是可以一直拍,有一些导演遇到剧本问题,他会调整到可以拍通那个故事的程度。邱礼涛的导演技巧非常好,他会因为时间、成本,剧本上的问题,他不改。


其实《新喜剧之王》里也有邱礼涛的,我们也讨论了,但《新喜剧之王》他有四个导演,你也没有办法讲得清楚谁在负责什么部分,所以后来我们直接就不谈了,不用再聊了。


邱礼涛(中)


第一导演:说到《新喜剧之王》,它提名了评论学会,也提名了金像奖最佳影片,但几乎都属于孤本提名,一看就是陪跑,可是它为什么会得到提名?在大陆是被骂到爆炸。


卓男:我觉得很多人拿以前的《喜剧之王》心态来看,完全不一样的,他已经不好笑了。《新喜剧之王》其实比以前更进一步地反省自己作为一个演员,怎样去理解演员跟电影的关系。它有提名,本来就是对这部电影水平的一个肯定,拿不拿奖是另一回事。前几年周星弛《美人鱼》是在评论学会拿到最佳导演的。



第一导演:我觉得《新喜剧之王》拍的粗糙啊,赚快钱啊,是肯定的,但是,但是啊,就是周星驰他就是有内力,不可否认的,他随便来一下,那种深刻的东西,就比周围的人高出一截。


卓男:对。所以你看他那个主题不复杂,但拍得也有深度,跟《麦路人》做对比,为什么主题那么强烈的一部片,但是你没有办法拍好?真的就是功力的问题。在去年来讲,《新喜剧之王》就是上半年水平最好的一部港片。鄂靖文的演出也很好,今年新演员的竞争也太激烈了。



第一导演:最后和你聊的是,啊,杜琪峰啊,《我的拳王男友》啊,全方面被人遗忘。


卓男:当时我们特别有10个影评人跑去看,我也有看。


第一导演:看完,如何?


卓男:第一,杜琪峰本人喜欢歌舞片,《华丽上班族》之后,还是要拍一部歌舞片。然后,向华强是他恩人。他这个项目,多少是一个合约上面,有一部片,你帮我拍吧,男主角是我儿子,就这样了,所以我们觉得有一点点那么个状态。


那个大陆女孩演的挺好的,但是向佐,看半小时以后就不想再看他了,你在干嘛?真的没办法啊。要是易烊千玺去演向佐那个角色,可能就不一样了。



第一导演:有个问题,很想问,就是去年香港如此动荡不安,但其实这种情绪,几乎没有延续到评论学会和金像奖中来,是因为片子创作节奏的原因?


卓男:因为去年的事情发生在6月以后,那个时候电影都已经拍完了,所以情绪还没有反映出来,应该要看后面的。其实,有一部《堕落花》,就是去年《G杀》那个导演李卓斌,狠导演。他那部片有一点点东西,因为拍在5、6、7月的,中间真的有一点点情绪,是带到电影里面了。


《堕落花》


第一导演:具体指的是?


卓男:你要看那个电影画面才了解,它是在一些层面的处理上,比如说,有一场戏,所有人都戴着防毒面罩,在很多烟雾里面走来走去。



防疫现场:测体温,送口罩,换话筒套,握手前后两次用消毒液


第一导演:3月5日评论学会颁奖时,疫情影响大吗?有可以让金像奖借鉴的地方么?


卓男:因为我们获奖结果是1月16日就公布了,那时候疫情还没有那么大。香港应该是农历新年的那几天才开始有,还不会想到3月颁奖礼会怎样。


对我们最大的影响反而是场地,因为我们在香港电影资料馆做颁奖礼15年了,但是疫情导致政府把很多场地关闭了,所以我们就改了个场地。我们也有讨论过要不要延后,延也不知道延到什么时候,到了3月初,情况也不是太严重,对我们来讲,就把防疫的措施尽量做好,最后决定继续做这个颁奖礼。


我们的规模小一点,只有五个奖,今年没有招待记者,只招待拿奖的人还有颁奖嘉宾。其实整个出席的人数比例上不多,大概50到60个人。


得奖嘉宾合影


第一导演:那现场防疫的具体细节呢?


卓男:我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有酒精消毒液,握手之前先消毒,握完手你再消毒。还有麦克风上有一个套,像卡拉OK的那种,每个人发言之后就把那个套换走,每一次发言都换。进来时每个人要量体温,当天没有人超过38度。另外每个人都送一个白色的口罩,装在干净的白信封里。


本来是跟他们沟通,大家发言的时候,戴不戴口罩。一开始所有人都说戴,后来我们那个主持人就说他不戴了,他反正站在旁边嘛。等嘉宾来的时候,我问你们今天会戴吗?主持人说他不戴了,但会有其它洗手液和麦克风套这些安排,后来他们就全部确定好了,在发言的时刻不戴口罩。


第一导演:就发言的几分钟不戴口罩,下去马上再戴上是吗?


卓男:对的。他们回到自己的座位也是把口罩戴上。老实讲,也蛮有一定风险的。最后真的很幸运,没事发生,如果有事发生,我们一定被骂好惨的。


会长卓男、袁建滔、邹荣肇


第一导演:你私下有没有和小宝(尔冬升别名)交流过这些?


卓男:没有,我们今年的颁奖嘉宾是庄澄,他同时也是金像奖那边的副主席,大概会把经验跟主席分享一下吧,但这个我不大肯定。


第一导演:今年金像奖不做直播的话,我们多年后回顾2020年金像奖,就第一次没有那些提名时五个人各自紧张的样子,没有这些历史画面了。


卓男:其实第一、第二届都是这样的,都是先公布结果的。


第一导演:哦对,那时候是在杂志上先公布。


卓男:最早是《电影双周刊》来办的,早期它也是先公布结果。


论影响力:金像奖侧重工业,评论学会侧重小众,但后者的演员奖对金像奖影响巨大


第一导演:现在评论学会的成员总共多少人?


卓男:一共70几个人,但是我们有一些会员在海外,还有一些会员本来是在大学里教电影的,他们也是年纪比较大的,没有太活跃了。我们比较活跃的会员大概20几个。


第一导演:评论学会成员也会投金像奖的票吧?


卓男:有。金像奖的评选是抽的,它有三种投票,第一是选民,从不同的工会里过来的,他们要申请做选民,得到推荐才可以当。去年约1500个选民,这1500人统计出来的那个结果,就是我们后来看到的提名名单了。然后,再从选民里抽签,选出110人做第一轮投票,再抽75人做第二轮的评审,都是按工会的一定比例抽人出来。


我们评论学会成员都是业界的人,其中一个影评人就是翁子光,还有叶念琛,文隽老师也是我们评论学会的会员,去年拍《翠丝》的李骏硕他也加入了评论学会。


第一导演:评论学会的结果,对金像奖有很大影响吧?


卓男:一定有。金像奖是工业奖,它受行业人关注,一般来讲投资大的片,像《叶问》《寒战》就关注得多。但比较冷门的片,像那年的《打擂台》就是我们先关注得多一些。早期林岭东的《高度戒备》也是类型片,都在评论学会拿大奖的。后来评论学会慢慢偏重小制作电影,当然它本来quality(质量)和拍摄的技巧要ok的。另外关注香港本土性的东西,讨论得比较多,看得比较重。


我们评论学会的演员奖一直对金像奖影响蛮大的,《证人》里的张家辉,《心魔》里的惠英红,也都是先在我们这里拿了表演奖。



第一导演:去年《沦落人》和《三夫》,假设这两部片子评论学会没去关注,那它们在金像奖上是不是很难有结果?


卓男:对,我个人觉得会。像《三夫》的小美(曾美慧孜),她在金马的时候也没拿到奖,这片在香港是“偷步”电影。


第一导演:偷步?


卓男:“偷步”电影就是它没有正式公映,但它又符合金像奖的那个规矩,会先安排至少5场的优先场,看完了拿到奖了它以后才正式公映,我们叫“偷步”,就在正常公映前,偷偷地安排些放映。这几年“偷步”电影特别多,2019年的11月跟12月,大概有11到12部左右的香港片,都属于偷步上映,包括《叔叔》《幻爱》还有《金都》等。


但如果你没赶上“偷步”放映,但要投票,金像奖那里会有碟片借你看,5天内还回去就行了,或者你可以等金像奖安排一些影院的场次去看,招待一些评审,不过今年疫情的关系没有这个安排了。


以下是第39届金像奖部分提名名单(完整名单戳此):


最佳电影:


《少年的你》《叔·叔》《花椒之味》《麦路人》《新喜剧之王》


最佳导演:


曾国祥《少年的你》、周冠威《幻爱》、杨曜恺《叔‧叔》、麦曦茵《花椒之味》、叶伟信《叶问4:完结篇》 


最佳编剧:


林咏琛、李媛、许伊萌《少年的你》、曾俊荣、周冠威《幻爱》、杨曜恺《叔‧叔》、麦曦茵《花椒之味》、黄绮琳《金都》


最佳男主角:


易烊千玺《少年的你》、古天乐《犯罪现场》、太保《叔‧叔》、朱栢康《金都》、郭富城《麦路人》


最佳女主角:


周冬雨《少年的你》、蔡思韵《幻爱》、郑秀文《花椒之味》、邓丽欣《金都》、郑秀文《圣荷西谋杀案》


最佳男配角:


姜皓文《犯罪现场》、卢镇业《叔‧叔》、张达明《麦路人》、万梓良《麦路人》、张琪《新喜剧之王》


最佳女配角:


区嘉雯《叔‧叔》、赖雅妍《花椒之味》、鲍起静《金都》、刘雅瑟《麦路人》、蔡卓妍《圣荷西谋杀案》


最佳新演员:


易烊千玺《少年的你》、刘俊谦《幻爱》、区嘉雯《叔‧叔》、鄂靖文《新喜剧之王》、李宛妲《叶问4:完结篇》 


新晋导演:


文伟鸿《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黄绮琳《金都》、黄庆勋《麦路人》、梁国斌《狮子山上》、卓翔《戏棚》


最佳亚洲华语电影:


《大象席地而坐》《xx》《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第一导演(ID:diyidy),采访、撰文:法兰西胶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