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Gucci”们,快省省吧
2020-04-01 15:16

“人间Gucci”们,快省省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题图来自:IC photo


你也不知道她是谁,你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火的,反正她就是火了。


虞书欣,《青春有你2》的新人王,自带热搜体质。


还没表演,在台下的 “哇哦”就先声夺人,立刻被冠以“小作精”。



但更火的,是她另一层人设——富二代练习生。


百度搜索默认词条的前两位,都是关于这个身份。



她的试衣间如同商场,挂满了三面墙的名牌服饰。



看数字已经令人咋舌,一个“球”就要22万人民币。



家境,无疑会是练习生加成话题度的buff。


更甚者,据说还是成为练习生的入门券。


来自《娱理》的一篇自述《偶像公司CEO自述:为什么我不愿签穷人的孩子?》,文中这位CEO表示:


“家境不好”是可以成为一个艺人明显的短板。


排除掉他们可能面临“缺钱”时的道德风险。


而黄智博这个事(指艺人黄智博在疫情期间卖假口罩诈骗,获刑三年三个月)……此后只会对贫困艺人避而远之,甚至整个行业都不敢轻易选择穷人,态度会比此前更加保守。


Sir无意于用道德,去评判这种商业策略的对错。


只不过是有一种观感:娱乐圈似乎越来越看重富二代的身份了。


而这个“似乎”,也在一次一次地被摘掉。



最近爆红的虞书欣当然不是第一个打“富二代”人设的练习生。


你看她说的:也有人叫我“人间Gucci”的好不好。



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里就有了号称“人间Gucci”的朱正廷,家乡在温州的“贾富贵”Justin,还有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


《101》吴宣仪被称为“海南富婆”,据说在韩国当练习生的时候,一双袜子就已经上万。



更夸张的有去年《创造营》。


当58总裁姚劲波,聚美优品CEO陈欧,搜狗CEO王小川,步步高董事长王填……同时出现时,你没看错,这不是大佬饭局,不是商业论坛,仅仅是为了给练习生史子逸打call。




抛开练习生来说,世代接替的现象在娱乐圈也早就不新鲜。


去年《庆余年》热播的时候,大家已经在讨论富二代人设。




富贵名门,也是一种吸粉体质。


以至于为了谁才是“人间富贵花”正主这件事,去年粉圈就撕了起来。





虽然Sir也不太理解这有什么好争的。


但看粉丝撕得头破血流的样子,姑且认为是个好东西吧。


那,究竟好在哪呢?



当然我们要搞清楚的是,明星立富二代人设≠富二代明星。


因为既然是人设,就有崩塌的可能。


比如去年乔欣前脚晒出上海的3亿豪宅,后脚就疑似被邻居曝出是样板间。




针对“海南富婆”吴宣仪,网友则扒出她初中时的照片,看不出特别富的样子。



Sir不想去考证她们的家底究竟如何,因为不管是真富还是假富,都客观上造成了话题。


而反过来,真正的富二代明星,未必立富二代人设。


就说张国荣,父亲张活海是香港著名的洋服裁缝大王,在中环开有服装工厂,希区柯克、马龙·白兰度都来光顾过。


妥妥富家公子吧,但他偏偏走的是落魄公子哥路线。


张国荣去参加歌唱比赛,还是家里的佣人借给他20块钱。


签约亚视,拿了1000元工资。作为艺人,即使算上通货膨胀的因素,也不算高。


但他的反应是——


好呀,发达了!



但你说他真的穷酸吗?


不,张国荣骨子里又透露出一种贵气。


赚1000块,立刻拿500块去租房子,这就不像是一个普通家庭孩子能养成的消费意识。


对于富,他不避讳,甚至非常“嚣张”。


面对半岛酒店的巴罗克式大堂天花板,他曾留下一句颇为自恋的话。


“只有我才衬得起这么高贵典雅华美的场景吧。”


自恋到作家林燕妮当面吐槽,但也忍不住承认,他这自信,这雍容大度,光芒耀眼,又一点不会招人讨厌。



甚至不可否认,张国荣的巨星风采,一部分正是来自于这种由内而外的“贵族意识”,对他的演艺事业同样也有帮助。


就说《阿飞正传》的旭仔和《胭脂扣》的十二少,抛开演技不谈,论气质、家庭背景,香港还有比张国荣更契合的演员吗?





富二代从事演艺行业,其实从来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真正博得喜爱与尊敬的,却并不是通过立人设。


比如蔡康永,那艘被拍成同名电影、历史上号称“东方泰坦尼克号”的太平轮,所有者就是蔡康永的父亲蔡天铎。蔡康永的祖父也曾在上海经营自来水公司。


蔡家到了蔡康永这一代,可以称得上名门望族。


在《康熙来了》上,他偶谈家事,“银打的杯子跟盘子”寥寥数语就勾勒出豪门的底气。


但一遭小S等起哄,就立刻羞到闭嘴。


我们家是端桂圆汤

然后装在银打的杯子跟盘子里

富贵……

你现在是要跟我们炫耀你家世显赫是不是

……

那……那不要聊好了





刘若英生于军人世家,爷爷毕业于黄埔军校,曾是国军陆军一级上将。


但她对于显赫的家世总避而不谈。爷爷去世后,她在演唱会上读了一封写给爷爷的信。


信中,这位老人和“功勋”“光鲜”丝毫不搭边。她怀念的,是她曾经的“第一个听众”,也是“唯一的听众”。



在自己的演艺道路上,刘若英也鲜少“本色出演”富家女、豪门之后。


给人留下记忆的,是许多平凡女子的经典形象。


别说非富即贵,这些角色的形象命运甚至远谈不上体面。


《粉红女郎》里的急着结婚的“结婚狂”、《少女小渔》里的海外黑工小渔、《天下无贼》里的女贼王……





看到没有,富二代,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个不需要回避的家庭背景,但从来不是行走娱乐圈的通行证。


相比于直接的炫耀,他们更多表现的是低调与亲和。


说白了,富二代明星没有任何问题。倾慕富二代明星良好的家世,也是人之常情。优渥的家庭背景,会帮助他们去学习特长,培养品味,增加见识,这些最终成为人格魅力的一部分。


这些与“富二代人设”的区别在于——


你是欣赏的是财富熏陶出来的气质,还是在欣赏铜臭本身。


“富二代人设”不算一种过错,但至少有空洞和干瘪的成分。


在人设下,吸引来欣羡目光的,只是珠光宝气、名牌豪宅带来的拜物式的狂欢。






回到靠“富二代人设”出圈的练习生,Sir再次想说,仇富并无必要。


比起好不好,更值得讨论的是,这个人设何以有效——


成为被许多人仰慕,被许多明星争相抢注的商标。


中国选秀,经历过不同的风潮。


上一个现象级的练习生,还是杨超越。


让虞书欣出圈的人设是“造作富家女”,那杨超越就是“废柴村花”,一切缘起都是一句“我们村的希望”。



出众的人设,掩不住实力不够看。


唱歌,队友卡点靠数拍子,她靠记歌词。



跳舞起来更像机器人打拳。




家世迥异,但与虞书欣都有着相似的选秀造势套路——


实力未到,人设先行,让人消费着过度发挥的阶层话题。


而在更古早的选秀年代,流行的是“卖惨叙事”。


一到表演结束,选手就开始对导师卖惨哭穷,痛陈家史。


对这种现象,也不乏吐槽的声音。


比如赵本山的小品,很明显讽刺的是《星光大道》:来表演一个连说带哭。


郭德纲在自己的节目里也吐槽:


尤其是有一次做选秀节目

上来一个 我爸爸腿瘸了 哭

我妈治病没钱

又上来一个 我姥爷刚刚去世了

到后来我就说

我说后边选手你们注意一下

不是满门抄斩的别说了



郭德纲这番话就代表着,当时卖惨行为泛滥后,观众的情绪反扑。


但在Sir看来。


无论是卖惨选手,锦鲤杨超越,还是人间Gucci虞书欣,其实都是某种大众心理的投射。


我们通过选择偶像,去触碰一种大约叫做梦想的东西。


想要去往同一个地方,只不过选择的路径改变了——


第一条:一个人赶路去罗马,好辛苦,我们助他一臂之力吧;


第二条:一个人坐在原地,不用动,我们包车送他去罗马就好;


第三条:罗马太远,我们直接选一个出生在罗马的人好了。


在“富二代人设”流行的同时,既是有人拿着碎片的事实,企图灌输一个看似强大、有覆盖力的“真相”:有钱就出道,做爱豆;没钱就干点别的吧,你玩不起。


也是社畜青年“算了吧”的躺平。不再热烈地相信,平凡可以非凡,命运可以通过努力改变,为梦想辛勤奋斗,熬成粘稠、乏味的一锅鸡汤。留下仇富与羡强两种心态,在别扭地缠绕。


这不才是炫富的明星背后,更悲哀的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