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下架粉丝剪辑视频:同人作品,侵权了吗?
2020-04-08 09:52

爱奇艺下架粉丝剪辑视频:同人作品,侵权了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语境,原文标题:《爱优腾下架B站up主同人视频,是平台的“扭曲”,还是版权的“沦丧”?》头图来源:《镇魂》剧照


版权方的“狼来了”


电视剧《鬓边不是海棠红》(以下简称《鬓边》)的热播让黄晓明成功“去油”。


很多人对黄晓明的印象还停留在“油腻霸道总裁”。等到电视剧播出后,大批原本抵制看剧的观众纷纷表示“真香”,不仅紧凑的剧情和精致的服化道获得好评,黄晓明的“洗洁精式演技”也备受广大追剧党的认可。


在和谐的氛围中,《鬓边》官微的一条微博却被剪刀手,即剪辑爱好者群起攻之,评论区画风和平日迥然不同。


官微发布的视频剪辑比赛及网友留言


这是3月25日爱奇艺号发起的“鬓边创作大赏”活动,旨在鼓励剪刀手发挥各自的才能,创作更多同人作品,是一种官方借助粉丝力量宣传的手段。剪刀手作为粉丝追剧,本身有产出积极性,官方能收获高质量的安利视频,原本是一件双赢的事。


想要理解剪刀手们的愤怒,需要回顾爱奇艺此前的系列操作。


《鬓边》官微在3月25日发布的微博,并不是活动的第一次公示。在此之前,官微曾发布另一张活动海报。该微博已在新公告发布前被删除,据剪辑爱好者叉子介绍,当时海报一出,微博就被网友的评论围攻,质疑的核心问题是“能不能保证不会下架剪刀手的视频?”


粉丝的强烈反应和对平台意图的猜疑并非空穴来风。在《鬓边》播出前,爱奇艺曾针对平台出品的网剧《两世欢》,举办“B站二创大赛”。


3月22日《两世欢》迎来大结局。就在全剧终的前一天,以微博用户@六生七世思无邪为代表的剪刀手们,发现自己上传到B站的参赛作品被版权方(爱奇艺)要求下架,并在微博向爱奇艺和剧方控诉,“当初是你们官方要在B站搞活动,怎么剧一完结就卸磨杀驴呢?”


《两世欢》饭制MV在比赛后被下架


严格来说,活动海报只对参赛视频的内容类型进行说,却没有明确“开放版权”,即使官方要求B站对涉嫌侵权的参赛作品下架,不合情,但“合理”。


吃一堑,长一智。当爱奇艺带着《鬓边》的二创大赛卷土重来,剪刀手们也提高警惕,避免成为“狼来了”故事里的村民。


官方替换海报的行为似乎更加证实了网友的猜测。


叉子(化名)提供了被删掉的旧海报,对比新旧两张海报(分别以“海报1”和“海报2”为代称),可以发现官方在活动细则上做了不少更改,主要有以下几个争议点:


1. 新海报中,原本活动名称中的“B站二创大赛”不见了,并将投稿要求从原来的“B站发布参赛作品或投稿动态”“视频带话题分享微博”,改为“通过爱奇艺号上传相关视频”。


2. 旧海报将“视频播放量”“B站三连数量(即点赞、投币、收藏)”“分享次数”记入评审标准,而新海报通篇未说明标准,只强调首发爱奇艺的作品获奖几率更大。


3. 新海报对视频的要求多了“横屏、原创、清晰无水印”,并且将时长限制从3分钟延长至10分钟


《鬓边》视频创作大赛原版(左)和新版(右)对比


在剪刀手看来,更改上传平台相当于爱奇艺想要给自身平台引流,完全忽略了“产粮”up主自身的需求和观众群的需求;修改评奖标准,并且少了B站的数据作为参考依据,增加了平台内部修改视频相关数据的可能;而要求视频“横屏、清晰无水印”,平台可以直接“引用”up主的产出,有空手套白狼之嫌。


叉子解释说,“小于3分钟的视频,可能就是一首MV,但如果是10分钟,它的类型可能会更丰富。横屏无水印的视频很容易被平台下载修改,然后用到其他地方去。”


活动的奖金激励,更多是为了吸引有盈利性质的自媒体,真正感兴趣的剪刀手反而不会在意奖金问题。但令剪刀手最痛心的是,剪辑很耗费时间和精力,而平台只要付出一点奖金,就能随意用他们“为爱发电”的视频做宣传。


当热爱遇到资本


“过河拆桥”的不只爱奇艺一家视频平台。


近期,优酷出品的网剧《白夜追凶》相关B站剪辑也受到大规模“迫害”。


3月13日,微博用户“白鲸与海404”收到B站的站内消息,自己《白夜追凶》的相关投稿被优酷要求下架的消息。不但如此,他还发现被下架的视频直接被优酷当作官方作品上传到优酷平台。虽然标题中出现了“酷FAN(饭)制”字样,但同时注明了“优酷出品”。


优酷集中下架《白夜追凶》剪刀手视频


这是优酷对《白夜追凶》混剪视频的一次定向爆破,不少网友都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不仅网剧的“直系”二次创作视频被精准打击,一些包含《白夜追凶》片段的不同影视剧混剪也难于幸免。


“白鲸与海404”控诉优酷的微博收获了不小的关注,转发过万。博主后续向关注视频下架的朋友报备“最新”进展,抗争有用,许多视频都已恢复正常


《白夜追凶》是2017年在优酷上线的网剧,3月7日在优酷首播的《重生》是它的姊妹篇。


有人推测,优酷选择在两年后突然下架视频,可能和近期《重生》的播出有关。在《白夜追凶》早已完结、相关剪辑的宣传安利功能不再被需要的情况下,平台可能考虑到《白夜追凶》珠玉在前,会被观众作为对比参照。


网友@喵星大狼狼在评论补充,2019年年底的热播剧《庆余年》和《两世欢》对待粉丝自制视频的态度也如出一辙。在电视剧热播时,腾讯视频为宣传新剧发起了“光影剪刀手比赛”,鼓励粉丝创作,等到剧集播完二话不说把剪辑投诉下架。


现在,微博仍然能够搜索到庆余年官微的“光影大赛入围名单”,但是点击入围up主的B站视频链接,绝大部分的页面都显示着“视频不见了”


《庆余年》光影大赛作品多数已被下架


即使对于《白夜追凶》这类没有官方举办的活动或比赛,版权方通常不会声明不欢迎粉丝的二次创作,有些粉丝自制的视频也会被主演或编剧等剧组成员“翻牌”转发。“白鲸与海404”通过微博表示,“他们(版权方)早就看过、知道,甚至鼓励认可我们搞剪辑,但在吃了几年同人红利后,立刻翻脸不认人。”


在“肖战粉丝事件”的科普下,同人文化进一步走进大众视野,剪刀手们对影视剧内容进行的二次视频创作也属于同人范畴。


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同人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2015年,动画电影《大圣归来》让很多人第一次认识到民间“自来水”的宣传力。2018年的夏天,网剧《镇魂》见证同人生产力达到巅峰。《镇魂》的同人剪辑曾“血洗”B站影视娱乐榜,粉丝@亚尼大帝形容当时的盛况,“1个小时不刷微博连新的同人梗都跟不上”“这阵仗我真没见过,像第一次看见海”。


《镇魂》仍位列LOFTER热门影视总榜第2名,仅次于《哪吒之降世魔童》


2018年3月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小破站”出圈的效应叠加, 让同人剪辑进一步出圈,官方也愈加重视同人的价值。


创作者产出消耗热情,但近两年的资本介入带来的不完全是正向鼓励,反而时常让创作者们感受不到“被尊重”。


微博网友@顾扯淡说出了很多up主的心声,没名气的时候说自来水都是真爱,不涉及盈利创作自由,有了名气和口碑马上要求尊重版权”。


在剪辑圈里混迹一两年的剪刀手们已经对“下架”习以为常。每逢踩到某个剧集的雷区都会奔走相告,提醒其他剪刀手避雷,微博“剪刀手吐槽bot”常常会收到各类剧集剪辑被版权方要求下架的投稿。


叉子说,一旦出现这类情况,剪刀手们就会选择不剪相关视频,或者剪辑后“低空飞行”,例如不在标题中写明剧名,不打标签分类等,避免引起版权方的注意。


平台搜索不到视频,但与此同时, B站用户的关注度也会降低,用心剪辑的视频可能只有部分关注自己的粉丝才能看到。


平台的战争


同人视频创作确实长期游走于灰色地带,大多数剪刀手们的认知中,视频不商用是他们尊重影视剧版权的红线。有些up主虽然没有商用意图,也会警惕用投稿参加“B站激励计划”,担心视频因为少量的激励金额被归为有偿商用的行列。


《中国发明与专利》2018年第12期中,《混剪短视频著作权侵权困境与破解策略浅析》一文曾讨论了混剪视频和影视著作权的问题。在新媒体技术推动之下,UGC内容产业开始勃兴,混剪的生存环境与往昔大不相同。自媒体账户“谷阿莫”就因为“X分钟带你看X电影”系列视频身陷侵权纠纷。


“谷阿莫”微博截图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周俊武曾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说,《著作权法》第22条第二项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


“适当引用”需要综合考虑几个因素,即使用目的、使用比例、使用部分对原作品市场的影响。这些因素都存在很大的商议空间。


直到现在,如何判断视频二次创作是否侵犯了作品的著作权仍悬而未决


从微博账号“剪刀手吐槽bot”的粉丝投稿和调研情况来看,版权方对待二次创作的混剪态度暧昧,很少公开说明是否开放视频权限。此外,版权方向B站提出下架要求时,也不会详细解释视频侵权的具体缘由,“没有人告诉你正确的答案是什么”。


用一些粉丝的话说,视频被锁是个随机事件,看命,“生死大权掌握在版权方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找上门来,平台也不会给你缓冲期,说下架就下架了”。


剪刀手们不明就里,只能在下一次遇到该版权方的独播剧时选择绕道而行。


这里的版权方主要指是拥有网剧版权的视频平台。一位影视制作公司的工作人员向刺猬公社透露,影视公司作为片方通常不会对同人剪辑进行投诉。该影视公司现已推出不少知名网剧项目。


官方在对待版权授权上也不够专业,还存在着对外口径不一致的情况。


叉子制作的网剧《绅探》安利向剪辑曾在B站被下架。此前,她在私信《绅探》电视剧官微询问时,得到的答复是”只要不超过4分钟的内容是不会因为侵权被下架的”。但B站客服给她的反馈是,平台方提供了视频的AV号,要求B站方面下架。


腾讯视频旗下的企鹅影视是《绅探》的出品方之一,网剧在腾讯视频播出。史散(化名)曾参与过平台独播剧的宣传工作。据她介绍,电视剧官方微博的运营权限,开播期一般会在平台方手里,外包给剧宣团队负责,非开播期可能在片方手里。


截自百度百科


宣传团队负责微博运营,版权部门负责和B站沟通下架事宜,史散分析,口径不一致的原因可能是平台下的部门或团队之间沟通出现了问题。


除了出于对版权的保护,B站剪辑被下架还涉及到平台之间的流量和利益之争,甚至可能是导致下架的更重要原因。


2017~2018年期间,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都开始为自家独播剧,单独在平台建立官方推荐频道,用于发布预告、花絮等内容,并在平台扶持一些追剧类、剧评类自媒体,推出内容,例如每周一期盘点剧中有趣的场景。


粉丝在B站的剪辑有助于影视作品的宣传,但同样相当于为第三方同类平台引流。对于版权在平台手中的网剧来说,平台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一方面对站内的内容进行扶持,另一方面对站外侵权剪辑定向打击,特别是面向对广告收益影响较大的热播剧。


除了B站,微博和LOFTER也是粉丝上传剪辑视频的主要平台,有些剪辑也会被分享在西瓜视频、抖音、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其中,只有B站类属长视频平台。


据“剪刀手吐槽bot”反映,投稿中被版权方投诉下架的视频基本都来自B站,几乎没有听说过其他平台因为版权问题下架同人视频。《鬓边》在LOFTER举办的衍生创作征集活动,对于视频形式的作品并未有过多限制。


LOFTER《鬓边》衍生创作征集活动


其他平台未下架的剪辑视频不是支持“侵权”的理由,而利用粉丝的热爱“卸磨杀驴”、甚至通过官方活动“钓鱼执法”的方式同样不可取。


想要解决影视剧版权和视频混剪的矛盾不能一蹴而就。但剪刀手们对作品和角色倾注的爱,值得平台方直面问题的积极态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语境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