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上都已经血流成河了,为什么还不能放手一搏?
2020-04-09 11:26

市场上都已经血流成河了,为什么还不能放手一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白话金融危机史(ID:Twilight_of_Sunrise),作者:王天阳,题图来自:IC PHOTO


上回书我们说到《美股崩盘了,别人恐惧我贪婪,所以现在该抄底了吗?》,这篇我们继续。


特别是上周美股涨势如虹,背靠背的连涨了好几天。从国会山那高达2万亿的财政刺激计划,到美联储表态的既上不封顶又不预设时限的货币政策刺激计划,再叠加了欧洲一些国家确诊病例增长速度的放缓的好消息,这些都显然大大的鼓励了很多的资金,跃跃欲试准备入场。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股市已经迅速重返牛市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既然很多人关心又很应景,那我们今天就再来从另一个角度聊聊抄底的问题。


我们今天援引一篇文章,题目就是一声当头棒喝,“Should You Buy Stocks When There is Blood in the Streets?”当市场上血流成河的时候,我们应该抄底吗?作者还是著名的彭博社Bloomberg View专栏作家和对冲基金(Ritholtz Wealth Management)的主要投资人Barry Ritholtz麾下的Nick Maggiulli。


让我们首先回到市场上血流成河这句话的出处。这句话来自罗斯柴尔德(Baron Rothschild)在利用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后的市场恐慌大赚一笔后,威震天下的那句名言“The time to buy is when there’s blood in the streets.”也就是,在市场上血流成河的时候,就是该下手买的时候了。



金句虽好,执行却难。因为很多人不知道,这金句其实还有后半句,“even if it is your own.”所以这句话完整的应该是,在市场上血流成河的时候,就是该下手买的时候了,哪怕,那流淌的正是你自己的鲜血。


我们很多人都是怕疼晕血的,当你眼睁睁的看着市场上遍地流淌着你自己鲜血的时候,你还敢下手吗?你还有能力下手吗?你确定下手后不会因为再一次暴跌而失血过多吗?美美的想着收割别人,你做好准备不被别人美美的收割了吗?


买低卖高,人之所欲;而别人恐惧我贪婪,却常常与我们本性相悖。这贪婪,往往是几近绝望后擦拭伤口的最后一点希望,和发着抖的至暗时刻的那最后一点微光。


当现在还这么多人揣着银子想抄底的时候,市场上四处弥漫的都是希望的味道,市场可能才刚刚开始流血。往往等大多数想抄底的人都被套牢了绝望了,抄底的机会才会悄然现身,就像庆余年里的肖恩和苦荷在无路可走的极寒之地终于见到的那座神庙。


必须说的是,投资是一个概率的游戏。除非你有内部消息或者能自己为庄作市,否则没有人能百分之百的预测未来。凡是敢说市场百分百见底或者见顶的人,往往都是在股海里面跳大神儿的。偶尔的确实有听说在暴跌前清仓和在最低点放手一搏All in的人,但是一直能准确的time the market,在市场上择机而动的人,就好像是包治百病的老神医,听过的人多,见过的人少。


当然我们后生小辈,肯定是才疏学浅,见识不多。可股神巴菲特也说过,



也就是不仅巴老没见过可以一直准确预测市场的人,他也不认识任何人见到过这样的高人。


所以我们不是鼓励或劝阻大家现在抄底,而只是在你行动前把可能的风险说一说。千万不要像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去极限漂流,皮筏子被湍流掀翻扣在水中,等绝处逢生后才听说头一天同一个地段就刚刚有几缕冤魂在此处命丧黄泉。


现在判断美股是不是底部可能还为时尚早,但牛市的顶部我们最近都已经刚刚见过了。和抄底一样难的就是逃顶,我们就先用逃顶来做个类比。很多聪明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早就预见了大股灾接近,却仍然无法准确的知道市场到底会疯狂到何时。


2018年风头最劲的顶尖对冲基金是Crescat Capital,他们的全球宏观基金(Global Macro Hedge Fund)那一年在标普500跌了6%的情况下录得高达41%的投资回报率,跑赢大盘47%,年度表现最佳。Crescat Capital在2019年初就举着大旗四处高喊百年不遇的“世纪策略”,那就是“做空全球股票,买入黄金”。



结果大家都可想而知,他们并不是错了,而是说的太早了一点儿。而在股票市场上,对的太早了就是错了。在2019年在美股标普500不算股息就飙飞猛进了28%的时候,他们惨跌了22%,足足跑输了大盘50%,把前一年赚的全赔回去不说,还面临了巨大的资本赎回的压力。


就在头两天,捂着满身伤口的Crescat Capital发了一份告投资者书,题目就是“Blood in the Streets.” 


在2019年惨败后,他们一月和二月又继续在美股屡创新高时失血11%,终于等到市场崩盘,3月份至今录得31%的收益率。



聪明如股神巴菲特当然也早就看到了市场高估的危险,更是早早的就屯好了一大笔9000亿美元的现金,结果他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2019年全年才上涨11%,大幅跑输了股市大盘的表现。现在终于苦等到崩盘,但是巴老还在等出手的机会。




说过了逃顶的艰难,我们终于可以回来聊抄底了。上一回书我们用恐慌指数VIX超过30年的均值来定义市场进入恐慌,并探讨了市场进入恐慌后抄底的短期和中长期收益。有不熟悉也在公众号“白话金融危机史”可往回翻一翻回去听上一回书。


我们现在来试着讨论一下,怎么来量化这个非常画面感的市场上血流成河? 通常5%以上10%以内的跌幅我们叫pullback,也就是市场回撤。10%以上20%以内的跌幅我们叫correction,也就是市场修正。20%以上的跌幅就是进入了熊市。最近美股从2月19日的最高点跌落了近30%,我们不妨就用30%的市场跌幅来定义这个级别以上的股灾为血流成河。



从1920年到2020年以前的100年间,美国标普500指数一共只有6次从峰值跌幅开始超过30%,其中还有一次只是勉强达到30%。所以这种血流成河的市场并不多,我们有幸就正在见证历史。



这6次血流成河的市场中,有4次最大跌幅超过40%,有3次最大跌幅超过50%。也就是说,如果在刚跌30%血流成河的时候入场,我们买的股票确实是打了一个7折,可是有2/3的可能性从我们入场美股会又继续跌超过14%(=10%/70%),有50%的可能性美股会继续跌超过28%(=20%/70%)



比如我们把历史上最著名的五次暴跌:1929年,1974年,1987年,2000年和2008年复一下盘。可以看到,1929年的大萧条和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后,历经3年时间市场才见底。如果我们在1929年大崩盘后一年的时间,也就是市场回撤30%后的一片血光中入场,你还要在跌跌不休的市场中苦熬两年,而这最后一年最是难熬,因为美股又跌了64%。相比之下,美国股市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暴跌了57%,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大跌了49%,之后才开始反弹。



从1929年以来,标普500一共历经了14次熊市。熊市平均时长19个月,跌幅39%。其中最深的一次从1929年9月跌到1932年6月,一共跌了86.2%。最长的一次从1937年3月一路跌到1942年4月,跌幅60%。


所以抄底最大的挑战就是我们很难知道哪里会是底,跌到什么时候是一站。你不希望在市场上血流成河的时候入场义务献血。



很多人寄希望于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刺激计划,对冲基金Cornerstone Macro分析了2001年和2008年经济衰退期间股市对财政刺激措施的反应,发现标普500指数实际上在一年内持续下跌。





我比较倾向于高盛(Goldman Sachs)的美国首席股票策略师戴维·科斯汀(David Kostin)的分析。未来的市场既有可能迅速反弹,也有可能漫漫长路。快速复苏或长期复苏之间的差异可归结为三个因素:病毒被遏制的速度如何,实体经济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和流动性挺过病毒肆虐的冰封期,以及财政刺激政策能否稳定市场对未来增长的预测。



我们现在已经看到美国最新失业登记飙升至1000万人。还有很多公司虽然没有裁员,但是从上到下集体减薪共度时艰。如果停工导致大量美国企业违约,倒闭和永久裁员,那么即便是在遏制了病毒之后,对实体经济的损害也很可能会持续存在。




我们用股票交易平台Chaikin Analytics的首席执行官Marc Chaikin的一段话来收尾。他最近接受采访的时候说,“Things will get worse before they get better and the markets will continue to reflect that reality. This means that a bottoming process will take more time and probably inflict more damage to equities.”也就是,情况在变好之前有可能会先变得更糟糕,而股市将会不断的反映这一现实。这意味着这个触底反弹的过程将花费更多时间,并可能对股票市场造成更多的损失。



最后,无论多糟糕的股市都会过去,无论多惨烈的崩盘都会最终涨回来。我同学告诉我,要像暗夜中的一束光,在几近绝望中点燃希望。新东方也告诉我们,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所以今天我们聊的不适合股市中的行家,胆子要肥,脑子不瘦,运气在线,火中取栗接飞刀,自然可以获利甚丰。


对胆子不够肥,脑子未必瘦但从来没中过彩票的朋友,要谨慎估量之后再下场抄底。而那些真的有胆有识的朋友们,就放开胆子卷起袖子扯开腮帮子地抄底吧。


今天就和大家分享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聊。


参考文章:https://ofdollarsanddata.com/when-there-is-blood-in-the-street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白话金融危机史(ID:Twilight_of_Sunrise),作者:王天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