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鲍某没有罪
2020-04-13 21:46

如果鲍某没有罪

本文来自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作者:三表猫,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财新》的报道我看了,有操作不规范之处,但信息增量还是有的。


不宜对记者做诛心之论,甚至扩大到否定整个《财新》。


对照《南风窗》和《财新》的系列报道,我发现他们在某些情节上的还原,是彼此引用的。这里有“交叉验证”的技术使用,另外也反映了,他们对此事的挖掘在短时间内已无法走得更深入了,从两家媒体报道中出场人物的重合性来看,记者对当事人外围战场的“清理”仅限于此了。


目前两家媒体对事件基本面的还原依赖于双方的QQ聊天记录,以及各自的叙述,考虑到“伪证”的易操作性以及合理规避对于自身不利的陈述,我们依然期待更多突破性的调查。很遗憾,这方面的内容是缺失的。


(可能也无法再补齐了。随着民意沸腾,警方再一次调查,基于我们的经验来看,媒体退场的发令枪已经响起。)


不过在媒体的报道中,双方口径较为一致的事实还是呈现出来了。譬如2015年12月31日,双方发生了性关系。譬如李星星表现出了一些性格上的反复。


这两个事实可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互相缠绕,如何采信将成为鲍某定罪的关键所在。


最近爆红的罗翔老师在评论此事时点出了一个要害:“处于特定关系内明确的强弱关系下的未成年人侵害,虽然出了司法意见却没有上升到法律规定。”


也就是说司法意见的法律效力有限,深谙此道的执业律师鲍某应该是早就了然于胸,想好了对策。


不过仝宗锦律师认为:“司法意见在我国法律实践中也常常被视为司法解释。”后者的法律效力就高多了,可以作为判决的法律依据。


再结合今天下午发布的新闻:最高检、公安部已经派出联合督导组赴山东,对该案办理工作进行督导。


这当然是对民意的呼应,结合我们过往的经验看,这种“王炸”级别的组合出动,应该不会打无准备之仗,鲍某脱罪的可能性怕是不大了。


当然,民众基于道德层面对鲍某早已“定罪”,有司接下来需要在“程序正义”上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尽管绝大多数民众并不看重这些,大仇已报就好)。“司法意见”的藩篱可以突破,那么对于“胁迫”的认定呢,如何与“狡猾”的职业高手鲍某做较量,是接下来的看点所在。


鲍某实际上在事情败露后,主动找媒体放料,也是想打好“舆论战”,他的目的不是打造符合民众想象的“道德模范”人设(这几无可能,因为与幼女发生性关系,这就是有悖人伦),他的目的是给司法施压,反复强调“胁迫”不存在,仿佛在向施法机构喊话:“来吧,看你如何认定我胁迫吧。拿证据驳倒我吧”。


如果鲍某有罪的话,基于我国并不是一个“判例法”的国家,考虑到社会上类似事件应不在不少,而获得超高舆论关注度的寥寥无几。“鲍某案”即使获得一个符合“大众正义”的结果,恐怕也难推而广之。


如果鲍某没有罪呢?大家是否能接受一个程序上毫无瑕疵、现行法律条文悉数支撑的结果?白白放走一个“坏人”,整个社会是否感到无力?


舆论倒逼的不该是一个预先审判的罪人尽快达到公众预期的结果,舆论应该吁请的是完善的法律保护弱者的权利。


那么,正如罗翔老师所言,堵住法律漏洞,完善法律条文:“有必要在刑法中规定滥用信任地位型的强奸罪。被害人的年龄可以限制为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既与《未成年人保护法》相一致,也避免过分干涉公民的私人生活。”


“鲍某案”不能仅是一场舆论场的胜利,还应成为完善相关法律的契机。因为,我们不可能都有机会成为被万众呵护的“鸡蛋”。


我们应该检视的还有很多,譬如今日媒体关注的“收养买卖”的黑色产业链,譬如细微到毛细血管的灰色家庭的现状,譬如还有执法机构的公信力问题,那些懈怠、推诿是否真实存在。


本文来自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作者:三表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