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阳光患上“二代导演”焦虑症?
2020-04-19 10:36

正午阳光患上“二代导演”焦虑症?

4月初,正午阳光为观众送上了“两出戏”,一个是暌违荧屏已久的宋朝传奇故事,以“狸猫换太子”开篇,引出宋代朝堂的风起云涌以及宋仁宗纠葛缠绵的儿女情长;一个是鲜以男性视角开启的小人物逆袭故事,以荒诞喜剧的外壳,“痛虐爽”的情绪佐料,直击中年社畜的生存危机。



不得不说,无论是具有精良制作的《清平乐》,还是委以短剧赛道新标杆重任的《我是余欢水》,都背负着观众对于精品剧的无限期待。正午阳光自家剧在相同时间段交锋也不止一次,但这次不同于以往的是,《清平乐》的导演是团队中较为年轻的导演张开宙,《我是余欢水》的导演是虽在团队多年但首次独立执导的孙墨龙,正午阳光“二代导演”纷纷独立,这两部剧的成绩单也就被动承担了更多的审视。


然而,《清平乐》登陆湖南卫视,收视率次日封顶后,便一路下滑,总局脱水收视显示,其播出第一周收视率仅破0.5,排名第六;《我是余欢水》虽热度一路飙升,最后一集的台词却陷入了“抹黑女权”的争议,遭遇口碑崩盘,仅仅两日豆瓣评分便由8.3降至7.4,仍有继续下降的趋势。两部作品均沦为“七分剧”,对于备受市场期待的正午团队来说,这自然不是个令人满意的成绩,两位导演似乎没能接住团队赋予的2020年首次考验。



正午阳光被推上“国剧门脸”的位置,多年以来有“高光”,自然也有“回落”,遭受质疑也并非第一次,是否源于“二代导演”独立执导的功力还不够?出身于金牌团队导致观众对其作品的审美更为苛刻的他们,未来还要经受哪些挑战?


“二代导演”陷入争议的独立执导之路


2011年,以“铁三角”制片人侯鸿亮,导演孔笙、李雪为创作主体的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成立,之后随着创作体量的增加,开始培养或扩充导演人才的后续力量,比如从摄像、联合执导过渡到独立执导的简川訸、张开宙、孙墨龙等人,被外界姑且称之为“二代导演”。


“二代导演”大多在“山影时期”以副手或者联合执导的形式与孔笙合作过。张开宙曾作为摄像执导《温州一家人》《父母爱情》而与孔笙团队结缘,后与孔笙联合执导了9.1分的近代革命题材剧《战长沙》;孙墨龙先后在《父母爱情》《温州两家人》《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中担任副导演,《琅琊榜》《外科风云》《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担任分组导演,在《大江大河》中担任制作顾问;简川訸曾在《钢铁时代》中担任分组导演,后与孔笙合作执导《欢乐颂》。而当几位导演脱离孔笙后,其独立执导的作品质量开始不稳定。



2015年,谍战剧偶像化的《伪装者》与传奇剧正剧风的《琅琊榜》为影视创作打开了新的思路,更是将“正午阳光”锻造成了一块金字招牌。而紧随其后播出由张开宙执导的《他来了,请闭眼》却仅拿到一个及格分。此后,张开宙独立执导的《如果蜗牛有爱情》《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因剧情节奏、台词逻辑等问题遭到了部分质疑;张开宙与简川訸联合执导的《欢乐颂2》更是成为正午阳光口碑最差剧集;简川訸执导的《都挺好》与孙墨龙执导的《我是余欢水》都在大结局之际陷入口碑危机。



可以看出,正午阳光自成立以来,总共五部“八分剧”与“九分剧”《伪装者》《琅琊榜》《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大江大河》,皆有“铁三角”的加持。那么,“二代导演”是否独立执导能力不足?


这样的结论实则太过武断。


2017年,由李雪执导的《外科医生》亦在开播之初就遭到吐槽,专业错误穿帮频发,连逻辑性和常识性的错误也不少,未能贡献一部精品医疗剧;由孔笙与李雪联合执导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虽在播出过半后,口碑发酵成为品质剧集,但热度值始终较低,市场反响平平。在同期播出的现象级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的对比下,显得黯淡无光。



可见,一时之间获得资本青睐、风头无两的正午阳光在2017年遇到了瓶颈期,不能全部归因于“二代导演”的功力,侯鸿亮对此决定解散艺人经纪部,回归到更为擅长的内容创作上来,“在木桶理论中,最短的木桶决定公司的形态,但我觉得长板才决定一家公司在市场的位置。我们的长板就是内容,正午阳光所有的一切都聚焦在内容上。”


“回归内容”以后的正午阳光,在2018年底以及2019年推出的作品中,由张开宙执导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成为广电总局发布2019国剧“选集”唯一入围古装剧,并且成为湖南卫视收视率的“救命稻草”;由简川訸执导的《都挺好》成为现实题材年度爆款剧,苏明玉、苏大强等成为荧屏经典形象。虽然与同期的《大江大河》相比,两部作品在口碑上算不得精品剧,但作为流量剧与话题剧,交出的成绩单无疑是优异的。



另外,一部剧作的成败也并非掌握在导演一人手中,毕竟简川訸曾在2016年交出了豆瓣评分8.2的《好家伙》这样的作品,而这部剧的编剧是兰晓龙,拍摄这部作品时的简川訸还尚未加入正午阳光的团队。而当正午阳光团队制作能力越来越稳定,合作搭档逐渐形成闭环,那么编剧则成为决定口碑的重要因素。


“二代导演”的风格化探索之路


从《琅琊榜》与《伪装者》开始,正午阳光就显示了其不拘泥于题材与形式的创作方向,跳出《闯关东》《温州一家人》《钢铁年代》这样的传统正剧之后,其在类型选择上愈发多元。开发了女性题材的《欢乐颂》、由“种田文”改编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冒险玄幻类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悬疑爱情类的《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从男性视角出发的《我是余欢水》等剧。



从目前已知消息来看,孔笙即将执导的扶贫剧《闽宁镇》、境外追捕剧《境外组》、电影《命运谷之决胜宜昌》等厚重之作,那么交到“二代导演”手中的则是更加年轻化、市场化的新类型作品。改编自阿耐同名小说的当代都市剧《落花时节》将由简川訸执导,改编自未夕同名小说,讲述三个“差生家长”的悲欢故事的《以子之名》导演还未确定,大约会由“二代导演”执导。


侯鸿亮曾表示,HBO模式是正午阳光努力的方向,希望能像HBO一样依靠优质内容建立品牌,再逐渐探索更多盈利模式。而内容上的差异化竞争,恰恰是树立品牌的第一步。


“二代导演”独立执导的作品不多,从目前看来,简川訸较多涉足于当代都市剧,或职场风云或女性情感或家庭纠葛,呈现芸芸众生背后的一地鸡毛;张开宙则长于细腻情感的刻画,以及唯美浪漫的情节刻写,多种类型剧偶像化大概是其依然会探究的方向;孙墨龙虽然独立执导作品仅有《我是余欢水》一部,但其担任副导演以及分组导演时所涉及类型极为多样,或许他将会成为正午团队风格突破上的一个惊喜。



然而,类型创新以及个人风格的突破都是冒险的试验。“铁三角”曾计划五年打响“正午阳光”的旗号,但《伪装者》与《琅琊榜》超出预期的反响,让其迅速占领影视市场。如何让艺术属性与商业属性在一部剧作中完美结合,仍是“二代导演”需要持续探索的难题。


比如正午阳光最近推出的,分别由“二代导演”简川訸与孙墨龙执导的现实题材作品《都挺好》与《我是余欢水》,虽创作视角以及剧作矛盾不同,但表现手法却有类似之处,都以“痛虐爽”的强情绪迅速吸引观众注意力,但大起大落的情绪该如何消解、不断升级的戏剧冲突该如何收场,都需要反复斟酌。《都挺好》在剧情后半段突然走向和解令很多观众不适;《我是余欢水》中点到为止的黑色幽默原本令人会心一笑或深有体悟,但结局突兀的“伪女权”讽刺却伤害了原本的剧作表达。“情绪作品”就必然避免不了情绪打分,因此面临口碑急转直下的局面,让“情绪”深入现实肌理,才是应对之法。


“二代导演”的风格化探索之路,任重而道远。不过好在这支影视制作的精英团队,能够给予他们开拓新题材,融入更深刻的自我表达的底气。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