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断供的疫情救星:WHO太难了
2020-04-20 10:00

被断供的疫情救星:WHO太难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瞭望智库(ID:zhczyj),作者:崔赫翾,原文标题:《频受攻击、抹黑,又遭断供,疫情开始仅凑够不到3亿美元……关键时刻究竟谁在掉链子?》,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当口,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反其道而行之,4月14日宣布,美国暂停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


对于此次“断供”,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15日“表示遗憾”。


美国是世卫组织最大单一资助国,2019年向世卫组织提供了高达5亿美元的资金。世卫组织网站公布的2020-2021年度评定会费显示,美国缴纳的会费占比高达22%。


作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领域最权威、最专业的国际机构,世卫组织在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突遭第一大资金来源国“断供”,世卫组织会不会因此而陷入财政危机?将可能带来哪些灾难性后果?


世卫组织是个什么“组织”?


世卫组织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907年成立于巴黎的国际公共卫生局和1920年成立于日内瓦的国际联盟卫生组织。


“二战”后,因战争破坏,原有的一些国际卫生组织都停止了活动,很多国家难以独立解决本国的卫生问题,急需建立一个统一的能正常运转的国际卫生组织。


1945年,在关于国际组织的联合国会议上,一致通过由巴西和中国建立一个崭新的自治国际卫生组织。经联合国经社理事会决定,64个国家的代表于1946年7月在纽约举行了一次国际卫生会议,签署了《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


1948年4月7日,该法得到26个联合国会员国批准后生效,世界卫生组织宣告成立。每年的4月7日也就成为全球性的“世界卫生日”。同年6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召开的第一届世界卫生大会上正式成立,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


世卫组织成立几十年来,成果卓著——在世卫组织筹备成立的同时,他们已经开始协助埃及遏制霍乱流行。


1959年的世界卫生大会上,世卫组织首次明确提出“根除天花”的目标,并启动了“根除天花规划”(Smallpox Eradication Program),许多国家响应号召,制定了本国根除天花的规划。


从埃及法老时代开始,天花就在人类世界里肆虐了几千年。它流行起来十分猖獗,十八世纪的欧洲,死于天花的总人数在1.5亿以上。假设有四个人患天花,就有一个人要死于天花,而剩下那三个人要么留下麻脸,要么就是失明或耳聋。


天花面前人人平等,它袭击的对象不分国籍、不分种族、性别、年龄、贵贱。1746-1754年罗马有6000多人死于天花大流行。而英国女王玛丽二世、俄国沙皇彼得二世、法国皇帝路易十五,同样死于天花。


18世纪以来,天花疫苗出现并不断完善,有效遏制了疾病在接种地区的扩散,美国到1949年时就已没有天花了。但是疫苗的扩散范围有限,天花依然困扰着诸多国家,特别是南美洲、南亚和非洲。1977年10月26日索马里发现最后一例天花后的两年中,如再无天花发生,即可宣告天花绝迹。1979年10月25日,这天被人们确立为世界天花绝迹日而载入史册。这是目前史上唯一被消灭的传染病。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世界卫生组织的不断推进。


1974年,世卫组织发起意在保护儿童不受小儿麻痹症、麻疹、白喉、百日咳、破伤风和肺结核等疾病侵袭的扩大免疫计划,每年可避免200万至300万人死亡。


此外,世卫组织在抗击埃博拉疫情、降低孕产妇死亡率等方面都做出巨大成绩。在世卫组织的呼吁下,3亿多慢性乙肝和丙肝感染患者的困境终于引起全球关注。


再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世卫组织也在第一时间关注并付诸行动:2020年1月5日首次对武汉出现疫情发出警报;从1月7日开始通过定期电话会议,向各个国家通报疫情情况;1月9日,向会员国分发指导方针,供其自行风险评估和规划;1月23日,更新了关于新冠病毒威胁报告,确认存在人际传播,并警告称蔓延全球风险很高;到2月初,世卫组织已经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分发新冠病毒检测设备……


总为钱发愁,美国“断供”影响有多大?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月初就呼吁国际社会筹集6.75亿美元,以增强发展中国家防疫能力,但到3月4日仅收到2.89亿美元。


图为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为继续筹资,世卫组织发起一项“COVID-19团结应对基金”,号召世界各地的个人、公司和机构直接捐款。


事实上,不仅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以健康守护神角色出现的世卫组织,其实一直过得都不宽裕。


世卫组织成立之初提出的根除天花计划曾于1953年和1955年两度在世界卫生大会上遭到否决,原因就是资金不足。


尽管世卫组织在降低儿童死亡率和改进孕产妇健康方面的工作对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十分重要,但在2010-2011这方面的资金缺口高达23%。


2011年8月,时任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非洲区域委员会第六十一届会议上发言时指出,日益恶化的金融危机使世界进入财务紧缩期,对国家卫生预算、发展援助筹资以及世卫组织筹资前景产生深远的影响。


与此同时,2017年世卫组织称由于运作资金严重短缺,苏丹等地区的几十家医疗卫生设施被迫关闭,由此使100多万人口受到影响,难以获得初级卫生保健服务。


世卫组织为什么缺钱?


世卫组织的资金来源不稳定,其资金来源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评定会费,二是自愿捐款。前者按会员国的财力和人口来确定,自愿捐款则来自于各会员国或相关组织和私人机构的自愿捐赠。


几十年来,自愿捐钱在世卫组织资金来源中的比例日益增加。世卫组织前十名捐款方占整个组织收入总额的60%以上并有逐年递增的趋势。就在上个财政年度,世卫组织80%以上的资金来自各国政府、慈善机构等私人组织以及其他团结机构和欧盟等多边机构的自愿捐钱。在这其中,美国政府的自愿捐钱份额占比最大,约占2019年自愿捐钱总额的15%。


而这就带来了极大的隐患,只要其中一个主要捐助方经济情况恶化亦或是“断供”都会瞬间将世卫组织推向风雨飘摇的境地。


另一方面,不同规划之间资金失衡,也造成世卫组织关键工作领域缺乏资金。由于过度依赖自愿捐款,导致受捐助方青睐的规划往往能够获得充裕的资金。世卫组织的优先事项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捐助者左右。比如盖茨基金会的首要任务之一是根除小儿麻痹症。2016年,世卫组织的财政细目表明,其用于小儿麻痹症的资金是最充足的,占比为23.5%,比用于疫情应对的15.3%高出8个百分点。


世卫组织《2018-2019年规划预算》报告显示,2018年世卫组织预算总收入为27.44亿美元,其中评定会费5.01亿美元,自愿捐款22.43亿美元。而包括评定会费及自愿捐款在内,前20个最大供资方贡献的资金为21.6亿美元,占总收入的79%,美国为第一大供资方。


可见,世卫组织的资金来源当中美国的盘子确实非常大,如果美国暂停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世卫组织势必受到明显的影响。如果世卫组织无法正常运转,对全世界的影响更是灾难性的。


全球健康“军师”,欠发达地区的希望


世卫组织预算中一少部分用于人员开支等日常运行费用,而更多的预算是用于全球各国的项目支出,比如医疗设备的购买、服务费用的支付、项目运营的费用等等。资金短缺可能会使世卫组织的项目和方案进展缓慢,或者实施困难,或者规模缩小。


世卫组织一直充当全球健康“军师”的角色。世卫组织汇集了世界顶级卫生专家,制定了许多国际参考标准,比如,包括目前在100个国家用作为报告疾病和确定健康趋势的通用标准的《国际疾病分类》以及《世卫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即对国家卫生系统所需关键药物的指南。又如,世卫组织就技术问题向各国卫生部提出意见,发布消息。


没有国家能够在全球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单独行动。而世卫组织定期与伙伴网络合作,利用和协调数百个伙伴机构的专业知识。比如紧急医疗队,他们来自被世卫组织归类的25个国家的60多个医疗队,在突发事件发生后提供临床护理。此外,还有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自2000年以来,约有2500名卫生人员响应了80个国家的130多起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2017年,为应对安哥拉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黄热病疫情,世卫组织和合作伙伴们在短短几周内组织开展的复杂运动中为至少1700万人接种了疫苗。


在宣布寨卡及其相关并发症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后10天内,世卫组织与23个机构合作制定了一项共同战略和行动计划。通过世卫组织的突发事件应急基金快速拨付了初始现金。世卫组织制定并迅速分发了指导意见,在寨卡应对的各个方面,包括照顾受影响婴儿,消除蚊子,以及加强生活在受影响地区孕妇的卫生服务等方面帮助各国。


在尼日利亚东北部,世卫组织在扩大其应急行动的6周内,支持在160个卫生机构设立了疾病预警系统,这些卫生机构为博尔诺州160万流离失所者中的85%提供服务。


自2007年《国际卫生条例》生效以来,世卫组织一共宣布了六次“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分别是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4年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俗称小儿麻痹症)疫情、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2016年寨卡病毒疫情、2018-2019年刚果(金)埃博拉病毒疫情、2019-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宣布某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后,世卫组织就会紧急组织专家去现场了解情况,并据此发布应对指导。接下来世卫组织总干事可以向其他国家发布建议,世界卫生组织也会有行政团队以及应急医疗专队,协助各国防控疾病,从事公共卫生研究,以及协助进行医疗改革。示警的意义在于既能防止或减少疾病的跨国传播,又不对国际贸易和交通造成不必要的干扰,使相关国家地区遭受经济损失。如在美洲暴发的寨卡疫情及在非洲暴发的埃博拉疫情,世卫组织专家均很快到达现场。而今年2月上旬,世卫组织派专家组前往中国考察疫情,为此后指导抗疫发挥重要作用。


世卫组织是少数能够接触也门、利比亚和叙利亚这些世界上最脆弱人群的机构之一,是能给这些欠发达地区带来希望的机构。世卫组织的工作人员都战斗在一线,也给全世界各国的民众带来实实在在的挽救生命的服务和指导。


实际上,美国已经两年没交会费了……


对于特朗普的“断供”行为,世卫组织短期资金可能会受影响。但实际上根据世卫组织网站显示,截至2020年2月29日,2019年世卫组织会费美国还没交,美国本应在2020年1月1日前缴纳总额约1.2亿美元的2020年会费,但至今分文未付。


特朗普“断供”已经引起国际社会各界强烈批评。欧盟政策主管瑞博尔表示,没有理由支持这一行动。联合国秘书长古雷特斯也表示,疫情中对世卫组织撤资只会适得其反。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当地时间15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对美国此举感到遗憾,并将和合作伙伴努力填补资金缺口。


4月1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通电话。王毅表示,我今天同你通电话,是要表明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定支持世界卫生组织。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国人民也都持同样态度。在当前全球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支持世卫组织、支持总干事,就是维护多边主义的理念和原则,维护联合国的地位和作用,也是维护国际社会在抗击疫情面前的团结一致。


王毅表示,抗击疫情需要世界卫生组织继续发挥应有的重要作用。对世卫组织的攻击抹黑没有事实依据,施压胁迫更不得人心,任何有良知的国家都不会支持。疫情当前,各国人民需要世卫组织,挽救生命、铲除病毒需要世卫组织。中方始终高度重视世卫组织的地位和作用,愿在现有合作基础上,通过多种渠道,加大对世卫组织的支持力度。


谭德塞表示,虽然我本人和世卫组织受到各种攻击和抹黑,但我相信,只要坚持真理和做正确的事情,总有一天事实真相会大白于天下,历史自会有公论。


在国际舆论压力之下,美国是否真的彻底停止资助依然存在变数。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对世卫组织的支持有望持续增加。在此之前,3月7日,中国政府已经响应世卫组织呼吁,向世卫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


中国之后,英国政府4月12日宣布,将向联合国机构、国际组织等捐助2亿英镑,帮助贫穷国家抗击新冠疫情,其中6500万英镑提供给世卫组织。


在此之际,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夫妇的私人基金会4月15日宣布,将向世卫组织追加捐赠1.5亿美元以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比尔&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是排在美国官方之后的世卫组织第二大供资方,加上2月份的1亿美元,在疫情期间已经共计捐赠2.5亿美元。


日本万代南梦宫集团近日宣布向世卫组织捐款1亿日元,支持抗击新冠疫情。


除了开源节流外,世卫组织还可以在募集的非定向资金中进行灵活调剂,实现资金合理统筹。


参考资料:

1.英媒:特朗普撤资世卫组织 以掩盖美国应对疫情上的失败丨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04-15;

2.世界卫生组织究竟是个怎样的机构?丨国家人文历史 2020 3月12日;

3.世界卫生组织70周年:努力增进世界各地每一个人的健康丨公共卫生信息 2018-04-11;

4.世界卫生组织:资金短缺导致苏丹医疗卫生设施被迫关闭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官网 2017-01-05;

5.世界卫生组织官网资料;

6.一个中国人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创建丨健康报网站 2011-10-14 作者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 陈 琦 ;

7.世卫组织:全球70种新冠疫苗正在研发,中国的一种进展最快丨环球时报 2020-4-13;

8.世卫组织经费来龙去脉:超八成来自捐助,美国会费2.37亿美元丨南方都市报,南都大数据研究院 2020-04-1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瞭望智库(ID:zhczyj),作者:崔赫翾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