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疫苗杀人”这种话也有人信?
2020-05-21 16:04

为什么“疫苗杀人”这种话也有人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原文作者:Philip Ball,原标题《“疫苗杀人”“疫苗是阴谋”:社交网络上的反疫苗话术》头图来自pixabay


一边是科学家全力以赴开发COVID-19疫苗,另一边是一小撮反疫苗人士强烈抵制。反疫苗人士鼓吹异想天开的思想——他们谎称新冠疫苗会被用来向人体移植微芯片,还谣传参与英国疫苗临床试验的一名女性已经死亡。今年4月,一些人在美国加州的集会上举着反疫苗标语抗议封城举措。日前,一则现已删除的YouTube视频狂吹不着边际的疫情阴谋论,还(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断言疫苗会导致“数百万人死亡”,该视频获得了800多万的点击率。


美国疫情期间的游行惊现反疫苗标语。来源:Rich Pedroncelli/AP/Shutterstock


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真的拒绝COVID-19疫苗——普通大众对疫苗的呼声依然很高。但研究反疫苗运动的研究人员担心这些信息可能会破坏建立群体免疫的抗疫努力。网上的反疫苗行动已经快速转向疫情讨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物理学家Neil Johnson表示。Johnson正在研究这些反疫苗人士使用的招数。“他们之中的很多团体现在一心扑在COVID上。”他说。


Johnson团队发表的一篇报告指出,虽然反疫苗团体的规模都不大,但是他们在网上的传播策略非常有效,影响范围很广——这让人感到担忧。在SARS-CoV-2病毒出现之前,Johnson的团队就开始绘制Facebook上的疫苗接种舆情地图。他们研究了超过1300个主页,然后又分析了约8500万名个体。


他们的研究结果[1]于5月13日发表。结果显示,Facebook上反疫苗接种主页的粉丝人数虽然不如支持接种的主页,但这类主页的数量比后者多多了,而且被其他主页的讨论链接的频率也更高——比如中小学的家长组织——这些主页对疫苗接种的态度是不确定的。


用Johnson的话说,与之相比,那些解释接种优点和科学论据的主页所形成的网络,与这个公众舆论的“主战场”在很大程度上是脱节的。Johnson的团队还表示,2019年麻疹暴发时,Facebook上反接种主页的链接比支持接种的主页增加得更多。他们写道,利用计算机模拟对当前趋势进行外推后发现,反疫苗的观点可能会在十年内主导疫苗舆论网络。


来源:Johnson et al.


这项研究表明,“支持疫苗的团体基本上只是自说自话,并没有深入未表态群体,没有对他们的话语做出回应。”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疫苗信心计划(Vaccine Confidence Project)负责人Heidi Larson表示。该计划负责监测公众对疫苗的信任度。


这个现象不是Facebook独有。4月1日,Johnson的团队发布了另一项研究[2]的预印本论文,内容是关于COVID-19的在线信息传播。这篇还没有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指出,在不同的社交媒体平台上,讨论COVID-19问题的反疫苗团体和极右翼极端主义等利益团体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对抗反疫苗舆论的传播,不仅要摸清在线地图的轮廓,还要弄明白它们是如何得逞的,美国萨宾疫苗研究所全球免疫接种主席Bruce Gellin说。“我们需要理解促使人们倾听,并与他人分享的(围绕反接种的)交流和内容都在谈些什么。”他说。


差异化的煽动性信息


支持疫苗的团体传达的信息很简单——疫苗有效、能救命。反疫苗的说法则是形形色色:从挑动对儿童健康的担忧,到提倡替代医学,再到把疫苗接种与阴谋论挂钩。相比规模更大的支持疫苗的团体,反接种的信息能渗透到更多的Facebook群组。Johnson认为,这些特征呼应了其团队早前对冲突地区叛乱网络的研究,他们曾发现叛乱分子经常可以打入现有社交网络的内部。


Larson说,反疫苗人士比较能利用个性化、煽动性的信息拉拢一些对象。这些信息并非从恐惧出发(“疫苗会要了你的命。”),而是用更交心的口吻(“你爱你的孩子吗?”)。与此同时,公共卫生社区只会一味地号召更多人来打疫苗,她说,这可能会让人觉得他们只是在为完成任务而已。“对于那些还没表态的人来说,需要采取很不一样的方法。”她说。疫苗倡导组织“对担忧和疑问几乎充耳不闻”。


Gellin表示,整体来说,大部分人还是支持疫苗的,也会在这次疫情中继续支持。但是Larson说,过去二十年里的疫苗接种率一直难有起色。她和Gellin担心公众质疑COVID-19疫苗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疫苗研发速度。“我们一定要让疫苗开发过程公开透明,”Gellin说,“要不然当疫苗问世时,人们会问‘我们怎么能肯定你们没有抄捷径?’”


围绕疫苗的信息传播也需要谨慎地加以思考。如果届时COVID-19的感染者已经有所下降,那就更难说服公众了,“能改变民众想法的做法是,政府宣布如果你接种了,就可以去工作了。”Larson说。


参考文献:

1.Johnson, N. F. et al. Nature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281-1(2020).

2.Velásquez, N. et al. Preprint at https://arxiv.org/abs/2004.00673 (2020).


原文以 Anti-vaccine movement could undermine efforts to end coronavirus pandemic, researchers warn为标题发表在2020年5月13日的《自然》新闻版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原文作者:Philip Ball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