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甩甩,杨天真大步地走开
原创2020-06-02 21:02

头发甩甩,杨天真大步地走开

题图来自东方IC


杨天真决定投身直播。

 

这不算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早在2016年,她在接受《人物》杂志专访的时候就判断,直播平台涉及人性与金钱的交易,以后必成气候。

 

在昨天(6月1日)两个小时的直播中,她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直播带货为什么成立,因为商品的展示、推荐、购买都可以在直播间完成,大大缩短了整个决策的链条。

 

壹心娱乐董事会发布的2020公开信中也透露,杨天真将卸任所有艺人经纪业务。同时公司要重新整合业务板块,将由原先的演艺经纪核心,逐步向演艺经纪、影视制作、直播经纪“三驾马车”转型

 

比起此时进场的杨天真能否批量制造“薇娅”的悬念,更令人好奇的问题是,壹心娱乐作为一家成立六年的公司,有怎样的成绩单和软肋。实际上,壹心娱乐的转型,某种程度上已经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我是全中国最好的经纪人”

 

在2019年壹心娱乐的年会上,杨天真发下了豪言壮语:我是全中国最好的经纪人。

 

但另一边,寒冬之下行业规模正在急剧收缩,在《我和我的经纪人》第一集,杨天真就决定退租朝阳区的一个办公室——“不控制成本,我们连生存都有问题。”艺人之间的竞争也在加剧。以前可能是相差两三岁的演员竞争同一个角色,现在候选人的年龄跨度是十年。


然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壹心核心的艺人经纪业务,成绩似乎并不理想。

 

不论是传统演员还是流量明星,杨天真乃至整个壹心娱乐都没有找到恰当的打法,为“客户”提供帮助。

 

不同于日本韩国对与歌手、演员、偶像不同定位的明确划分,我们笼统地将其分成演员和流量明星两类。

 

其一是演员,包括朱亚文、宋佳、马伊琍、陈数(已转为商务独家代理)和曾经的张雨绮(已于2019年12月31日解约)

 

其二是流量明星。前有鹿晗,后有张艺兴。现均已解约。同时,分公司壹加壹也在尝试培养练习生。

 

朱亚文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曾颇有紧迫感地说:到今天,我也没有一部代表作

 

而他在2019年全年只休息了10天的情况下,拍摄的影视作品是电视剧《大明风华》,偶像剧《赖猫的狮子倒影》和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

 

《大明风华》改编自一部大女主IP《大明皇妃孙若微传》,尽管演员包括王学圻、梁冠华、汤唯、吴越,堪称阵容强大,但也没能拯救玛丽苏的剧情,豆瓣评分仅为6.2。《赖猫的狮子倒影》是一部偶像剧“存货”,导演是曾经执导《深夜食堂》的蔡岳勋。而如果不是看到演职人员表,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朱亚文在《小猪佩奇过大年》里的角色。

 

朱亚文在综艺《声临其境》中拿到了年度冠军,但那声出圈的“嘿,宝贝儿”,更多只转化成了路人油腻的观感。


图片来自豆瓣

 

宋佳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饰演的林慧令人印象深刻,文艺片所限,固然不会带来更大曝光量,但同样,也未让她在奖项上更进一步。与小S搭档的综艺《姐姐的花店》,被指责乱送东西、没有礼貌、懒。现在,宋佳干脆回到了电视剧市场,当上了孩儿妈。她将在《小别离》姐妹篇《小舍得》中,与佟大为搭档饰演家长。

 

已经解约的张雨绮,过去一年的工作“在螺旋式漩涡里起伏”,私生活的话题有时给她制造机会,更多时候成为她的困境。而陈数从《暗算》《倾城之恋》的女主,干脆演成了《择天记》《幕后之王》的女配。

 

在《我和我的经纪人》里,杨天真直言不讳地说:我们不是资源型公司。


图片来自《我和我的经纪人》

 

那么,自带流量和资源的艺人,包装的结果也显而易见。

 

2014年,壹心娱乐成立暗合的另一条时间线就是吴亦凡、鹿晗先后解约归国,以及流量时代的开启

 

而这个时代不再有大众明星,不再有“四旦双冰”。一切都高度垂直细分,每一个偶像自有它的粉丝,如何维护和运营这个庞大狂热的团体、服务偶像,才应当是经纪公司的主要工作

 

正如詹金斯所说:

 

“粉丝”成了一个参与性文化,这种文化将媒介消费的经验转化为新文本,乃至新文化和新社群的生产。粉丝们因为对偶像的喜爱,自发为其寻找资源,从相对下游的营销层面介入到较为上游的生产层面。这种深度参与意味着粉丝营销从文化产品的构想、准备阶段就开始,并与文化产品的生产同步推进。 

 

但杨天真并没有做好准备。“(经纪)风格太传统了。还在面向大众铺广告、做曝光,但是完全不擅长和粉丝做情感沟通。全网3000个KOL怎么样呢。”一位资深粉丝对我说。

 

直到2016年,粉丝依然让杨天真摸不着头脑。

 

“质疑我的专业性,为什么要质疑我的专业性呢?”

 

“就是怎么都看不上你。好,是我儿子好,跟你没关系;不好,都是你不好,你怎么没把他照顾好。”

 

很长一段时间,杨天真关闭微博评论,拒绝粉丝的各种声音。她依然不断复制自己传统的打法——以微博为主阵地,面向大众做宣传,同时配以各种综艺

 

但最终,张艺兴与姜思达的对谈内容变成了一个充满嘲讽意味的“梗”。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成为豆瓣鹅组的群嘲对象。参加《吐槽大会》也并没有给张艺兴带来任何正向效果,当天的热搜词是“张艺兴黑脸”。


图片来自《仅三天可见》

 

无法复制“范冰冰”

 

对杨天真乃至整个经纪行业来说,“范冰冰”是一个无法绕过不提的案例。

 

十年前,在范冰冰负面缠身,杨天真通过“主动告诉大众你是一个怎样的人”的策略,让“范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了范冰冰的人设。


《在网络环境下明星品牌宣传团队的策略分析——以范冰冰工作室为例》一文中这样总结了它的成功路径:

 

“不靠豪门”、“不靠潜规则”、“受其他女艺人排斥”、“积极进取”等关键词成为打造其品牌性格的重点。在迎合男性受众的审美需求同时,其男性化的品牌话语表达削弱了其“美艳”形象对女性手中产生的心理威胁

 

对受众来说,她不仅拥有漂亮的外形,更有聪慧、勤奋、单纯、正直等等人格魅力,通过这些宣传和推广,范氏形象被推至新世纪女性榜样的高度

 

至此,是不是有些眼熟了。


图片来自欧阳娜娜vlog

 

是的,欧阳娜娜也同样选择了这样的包装模式。在“蚂蚁竞走了十年”之后,欧阳娜娜通过每周拍摄留学vlog,用做饭、复习、弹琴的种种生活片段,营造出一个全能元气少女的人设。然后,#哪个女孩不想成为欧阳娜娜#的热搜顺理成章地出现了

 

但显然,并不是每个艺人都适合这个流水线化的人设嵌套模式,朱亚文就不愿意配合:“演戏是为了圈粉吗?这不是一个演员考虑问题的方式。”


图片来自《我和我的经纪人》

 

这种传统的宣传模式卡住了大部分人。既不适合成熟演员,也和流量明星难以匹配。“范冰冰”不可复制的另一面,是娱乐工业早已经走到了全新的时代。

 

在昨天(6月1日)的直播上,有人问还会不会有《我和我的经纪人》第二季,她回答:她和公司的艺人都不会再参与。

 

最终,在宣布告别艺人经纪工作的短视频里,杨天真说,要坦然于未完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