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卖黑人牙膏算种族歧视吗?
2020-06-04 21:00

在美国卖黑人牙膏算种族歧视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不相及研究所(ID:buuuxiangji),作者:发财金刚,题图来自:作者供图


当一个老外第一次走进中国超市,很容易会在经过日用品区域的时候受到惊吓。


货架上望不到头的个人清洁用品里,藏着他们入乡随俗的第一道心理关卡。


    

也许是常年处于阶级斗争状态下养成的职业操守,在一些领域,他们始终保持着比出血的牙龈还敏锐的感知能力。


在很多这个logo的当事人看来,自己相当于梦回棉花田了。

 

为什么西方人认为“黑人牙膏”是种族主义者?


“我是来亚洲度假的,当我去买牙膏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个,这难道不是最种族主义的事情吗”


戴着礼帽面露微笑的黑人形象在国内早已深入人心,我的牙就是靠它刷白的。


但如果你出于善意送上一管黑人牙膏,可能比送他们炸鸡还要危险,根本不用打开,双重薄荷的寒冷风暴已经从外包装漏了出来。


“我只能先说服自己并没有处于一个平行世界,才能继续思考下一层社会学含义。”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产品,更没办法想象有人敢销售它,我认为这是一种侮辱,在美国会被告到破产。”








有人给出方案,以后可以叫“陈建州牙膏”

图片来源:YouTube用户@Stopkiddinstudio


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就像个冷笑话,但在另外一种语境里,也许一管牙膏就足以引起骚乱。


“刚来美国时,房东好心跟我说,最好不要带黑人牙膏来,曾经有个新加坡人在刷牙时遭到暴徒围攻,直到被送进医院都没来得及擦嘴。”


上世纪70年代,台湾当局也曾提醒民众不要带黑人牙膏到美国,以免因涉嫌歧视而被海关拦截


把两极分化作为常态的地区,很多忌讳具有双面属性,倡导多元的理念里总是存在微妙的平衡,并不会只有一种声音存在。


有时候只需要换个角度,它又成了最受欢迎的土特产。


       

可以说在中文网络之外,这个关注牙齿健康几十年的牙膏品牌,早就被赋予了别样的属性。


2004年一部名叫“The 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的伪历史纪录片中,假设了美国内战由南方取得胜利,用以讽刺美国存在至今的种族歧视问题,影片中包含了一个黑人为黑人牙膏打广告的桥段。


从这里你可以知道这管牙膏在他们看来,等同于团结种族主义者的火把。



  

80多年前创立黑人牙膏的严氏兄弟肯定也想不到,这种争议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1933年宁波人严柏林与严中立兄弟在上海英租界时期创办了好来药物公司,演变为好来化工(Hawley & Hazel)后,推出黑人牙膏。


在看到非洲朋友肤色黝黑,牙显得格外闪亮之后,两位老板显然没有隐瞒自己的羡慕,在当时的广告中表示自己找到了非洲某种树上提取的神秘药物,并且加持在了牙膏上。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新中国成立前夕,他们搬到香港九龙的一座大厦里生产,是香港唯一的牙膏生产厂。并且在东南亚地区碾压高露洁,到现在仍是很多家庭的首选牙膏。


甚至高露洁不得不购买了好来化工50%的股份,通过黑人牙膏的渠道打开东南亚市场。



1989年黑人牙膏在台湾占75%的市场,新加坡占50%,马来西亚和香港占30%,泰国占20%,该公司在1997年随香港回归搬回大陆


只是在那个年代,可能吃了文化水平的亏。


在黑人牙膏创立初期,英文名为“Darkie”,是一个英美地区对黑人的贬义词。


而当时黑人头像的原型是美国喜剧演员Al Jolson。


他曾在当时被很多人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艺人”,但他的职业生涯基本是把脸涂黑,为白人观众嘲讽黑人。



这种操作在美国基本属于全民公敌,就像往美军基地里送了个人体炸弹,拿喇叭在黑人社区喊“nigger”,引得黑人神父们都开始带头抗议。


Eddie Murphy在1985年的Letterman show中曾对它公开反对,旁边的Dick Cavett甚至是从自己袜子里掏出来给他的。



高露洁被迫给黑人牙膏改名改包装,当时的CEO兼董事长Ruben Mark向《纽约时报》发表声明,认为自己做了错误的行为,并承诺永远不在亚洲以外的地区售卖。


  

根据当时的协议,“Darkie”改为“Darlie”,保留中文名。


高露洁支付重新设计的费用,转换形象涉及的额外广告费用,并且补偿好来化工因此过程产生的所有利润损失。



但没改掉的中文名字至今仍是众矢之的。


当时有人提议按新的英文名字应该改叫大力牙膏,但被质疑是歧视力气大的人。


到了2018年,黑人牙膏在大陆市场的销售份额占比高达20.1%,连续七年卫冕牙膏市场冠军。


黑人的头像一度成为提升销量的秘密法门,只要包装上贴个黑人头就能打开市场。


黑人牙膏告了这个蚊香十几年才成功


甚至已经成了一些国家游客必买的爆款单品。



然而没什么比扛着种族主义大旗的人更敏感,在檀香山唐人街经营一家中国超市的林女士对此经验丰富。


“中国人还是太单纯了,你用羡慕的眼光看他的白牙,他觉得你在鄙视他的黑脸。”


“我不觉得这是歧视,在汉语中‘黑人’和‘白人’一样,是个中性词,中国不是美国,中国没有压迫黑人的历史。”


“你要知道美国人还搞出了海伦凯勒太阳镜。”


“众所周知,海伦凯勒是个盲人。”



“如果黑人牙膏是歧视黑人的话,那么中华牙膏是不是可以算歧视中国了。”



当然也有相对理智的人在互联网上奔走相告,为这件事情以身作则,准备帮黑人牙膏打开美国市场。


  

“中国人很懂阴阳,越黑才越能越衬托出白,这分明是把阴阳互补的哲学融进了品牌里。”


“而且那牙膏棒极了,尝起来就像薄荷生啤里的漂浮物。”


“这些产品背后绝对没有种族主义意图,亚洲甚至不理解为什么在西方可能会认为它们具有冒犯性”


文化背景不同,注定就很难理解老婆饼里没老婆,夫妻肺片里没夫妻这样的浪漫主义。


就像我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前,从没联想过这款牙膏有任何种族主义方面的问题。


所以可能是为了公平起见,白人牙膏应运而生。




萧伯纳曾说如果你要告诉人们真相,最好让他们笑,否则他们会杀了你。


对人来说,任何事物的意义都是人为赋予的,在不同的背景里,很多争论永远是个循环的议题,随意将别人归类于种族主义是一件相当种族主义的事。


黑人牙膏到底算不算种族歧视,也许只有再推出一款黄人牙膏才能得到答案。


图片来源:关渡市立美术馆


资料参考:

“黑人牙膏”被指种族歧视——新闻周刊

中国人的牙膏战争:叫“中华”是外资,叫“黑人”却是国产——华商韬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不相及研究所(ID:buuuxiangji),作者:发财金刚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