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巍之死
2020-06-11 08:42

黄巍之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 蒋晓婷,题图:黄巍(2017年于南昌博纳影城铜锣湾店授牌仪式现场致辞)


国产电影又添阴霾。


北京文化高管互相举报、自相残杀的戏码还没结束,2020年6月10日下午2点半左右,博纳影业集团发出讣告:副总裁黄巍在凌晨不幸逝世,享年52岁。


讣告中没有说明死亡原因,坊间诸多猜测,传出黄巍的突然离世,是在北京悠唐购物中心跳楼自杀。而上一个死因蹊跷的影视大佬,还是小马奔腾的董事长李明,配合警方调查期间突发心梗去世,只有47岁。



这一次,官方哀悼声明的评论下,大家不约而同将矛头指向停滞的电影业,“电影院再不开门,还有第二个黄巍”。


导演贾樟柯转发黄巍的逝世讣闻,提到四个字:行业之悲


回想起2015年11月,黄巍在广州参加第三届观点商业年会时,被问到博纳三五年后的发展计划,黄巍的回答笃定:“看不清楚5年后世界怎么样,说5年后的事情是吹牛。”


时至2020年,一场疫情黑天鹅影响全世界,国内影视行业遭遇重伤。从1月23日歇业至今,国内影院停滞近140天。


最新的消息是6月5日国家电影局通知,要求全国电影院的开业必须执行统一的时间安排。而明确的开业时间,官方始终没有说明。


据娱理报道,黄巍最后一条朋友圈发布在4月13日,转发中国电影协会的《观众观影意愿调研报告》,呼吁院线复工。


1


“全国所有的影院投资公司中,博纳的经营效率最高。整个博纳系经营成果能够体现出我们对电影院的经营负责。”这是2015年,黄巍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时的原话。在影院管理上,黄巍向来自信。


个人的发展离不开历史的进程。


从2004年入行以来,黄巍搭上国产影院飞速发展的顺风车,事业顺遂。数据显示,2004年内地影院1125家,银幕2360块,票房15亿,到2019年内地影院12408级,银幕数达到69787块,影院数、银幕总数都是全球第一,总票房将近650亿。



黄巍的行业地位则日益鼎盛,在业内被尊称为 “老黄”“影院第一人”。经他参与投资、管理的影院多达百家,官方身份则是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影院分会副会长。


他有光鲜的职场履历——毕业于北京大学金融学硕士,入行企业就是老牌电影院线星美,一路做到星美影院投资董事长兼总经理。而后带着博纳院线从头出发,到2015年,博纳影院一跃成为全国所有影院投资公司中单座单日产出的第一名。


入职博纳11年来,黄巍一直是于冬的左右手。博纳是民营影视集团,制作、发行、院线体,纯粹从市场成长。


黄巍曾毫不讳言:“博纳影院非常有效地承接了整个电影公司的基因。”而这次黄巍的治丧委员会名单上,组长正是博纳董事长于冬。


落地到工作实处,黄巍对整个影院行业也有不少的影响。


他一以贯之的标准是:影院经营唯一的服务目标是观众,“服务、经营策略、影院建设要实打实地服务观众”。


国产影院遭优爱腾轰击的2015年,黄巍认为这是好事:“互联网的发展倒逼了我们的商业用互联网的方法、互联网的思维去改造以前我们太传统的,或者日子过得太舒服的生活方式。”


到2016年李安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掀开电影技术变革,国内的唯一承载方是博纳。



哪怕放映影片需要设备全换,改建影厅,铁定赔本,黄巍摆明立场支持李安:“电影院在这么多次数字消费革命都没有被观众抛弃,不只是好内容,不断加强技术进步,能把观众留在银幕前面。”


他拥趸商业影院,同时支持个性化影院发展,2017年中国点播影院发展论坛上,黄巍亲自站台,乐观表示:“点播影院会跟商业影院一样,发展速度超乎想象。”


2


此次黄巍猝然离世的背后,不只是博纳的重伤,更折射出整个电影行业的困境。


疫情之前的2019年,1884家影视公司消失,影视行业的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资本大撤退。


哪怕博纳拿出三部献礼片《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包揽近80亿票房,也难挽回颓势。年底的娱乐行业CEIS峰会上,于冬坦率发声:“现在蛋糕就这么大,我们只能谈如何在一块蛋糕上分的更多。”他还说,之前从不看剧本,跟导演吃个饭就决定投资,现在一定要看剧本,要有商业思维。


到2020年,因疫情影响,上游影视制作停滞,下游影院关门歇业。于冬在3月底的中国电影家协会的“电影行业应对疫情影响”专题会议上透露,一部主旋律献礼片《冰雪长津湖》被迫停拍,损失超过1.5亿。


一份截止日期在4月底的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全国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是2019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1.78倍。


影院票房则是颗粒无收。4月29日,国家电影局公布数据,全国电影院暂停营业,制片和宣发基本停滞,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


时至今日,影院停摆140天,影院一线近100万从业者在忐忑等待不明朗的复工消息。


一名山东某私人影院从业者告诉字母榜,按照公司要求,每周去影院打扫卫生,听说7月份会复工,而她从1月开始,半年时间没能拿到薪资,“已经举步维艰”。


在贵州某连锁影院工作了7年的李樯更难受。从3月份开始,他每月只能领到1000元基本工资,30岁的年纪不得不向父母借钱生活。“出去找过工作,一直找不到合适的。”


这群从业者的心情也经历了几次过山车。3月26日,上海电影发行协会前脚刚宣布“28日205家影院第一批复市”,让整个行业看到曙光。第二天就迎来国家电影局通知:所有影院暂不复业,已复业的影院立即暂停。



到5月初,国务院发出通知,声称会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再到6月5日,国家电影局再发通知:全国电影院的开业必须执行统一的时间安排。


“7月再不复工,我只能离开这个行业了。”李樯说。而根据中国电影家协会在5月底发布的《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显示,半数影院认为,要达到疫情前的观影状态,至少需要三个月到六个月,37%的影院认为需半年以上的时间。


行业的不景气,放在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


把镜头摇回到2015年3月,黄巍以商业地产人物接受赢商网的专访,他笑着感慨,自己是老同志了,身边好多同事都已经养老。


他特地提到:“一路摸爬滚打走到今天,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很满意。”


(李樯系化名)


参考资料:

《博纳影院黄巍:影院的发展是大鱼吃小鱼,兼并重组潮》,观点地产网,2015年11月16日。

《博纳国际影院黄巍:光荣与荆棘,中国影院行业黄金十年》,赢商网,2015年3月6日。

《博纳新片因疫情停拍,剧组千人滞留,损失超1.5亿》,凤凰网娱乐,2020年3月30日。

《博纳副总裁黄巍逝世,同事怀念:一个爽朗乐观幽默的人》,娱理,2020年6月10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 蒋晓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