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拆亚马逊:反垄断争斗下的巨头危局
2020-06-15 12:45

分拆亚马逊:反垄断争斗下的巨头危局

撰文/ 麦柯

编辑/ 许伟

题图/ 视觉中国


近日,马斯克在推特上点名贝索斯,称其执掌的亚马逊应该解散。他说:“这真是疯了!垄断是不对的,亚马逊该解散了吧!”一石激起千层浪。


谁为谁出头,谁与谁又有新仇旧恨……业内其实都明白,这背后真正让亚马逊成为众矢之的的主要原因是垄断。


从近年一系列事件不难看出,科技巨头始终逃不出垄断的原罪。


目前,当马斯克的咆哮再一次将“拆分巨头”推到聚光灯下,会出现新的结果吗?利益的博弈与制度过招背后,反垄断争斗又将如何散场?


是什么点燃了马斯克?


有人说,马斯克这次是为了好友、前《纽约时报》记者Alex Berenson出头。后者因在Kindle Direct Publishing出版了一本《关于Covid-19和封锁的未公开的真相》被亚马逊拉黑了。


亚马逊官方称:“该书不符合规定,不予售卖。由于现在关于疫情的信息众说纷纭,我们要为读者提供更官方和确凿的信息。”


这种模棱两可的回复,惹恼了作者Berenson。他发推特质疑亚马逊模糊的审核制度,操控媒体出版,剥夺读者的选择权。


而后,马斯克亲自下场手撕贝索斯,矛头从书籍转向了亚马逊帝国。


一方面,他支持作者观点,另一方面,他就是想分拆垄断的亚马逊。结果,他的话立竿见影,直接把亚马逊股价拉下0.72%, 总市值蒸发超88亿美元。贝索斯的身价也因此减少了9.88亿美元。


眼看事情闹大了,亚马逊选择了息事宁人的做法,称该书是被错误移除,并重新上架。但贝索斯并未对马斯克对于亚马逊的垄断分拆予以回应。


客观上来说,近些年,亚马逊由于规模庞大(包括云计算AWS、 智能语音系统 Alexa、无人商店 Amazon Go,物流航空等),屡遭杯葛,还真不差一个马斯克。


2019年7月,美国司法部宣布对亚马逊展开反垄断调查,随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也要求亚马逊等科技巨头提交资料进行调查。其中,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和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均呼吁对亚马逊进行拆分。


分拆亚马逊:反垄断争斗下的巨头危局

马斯克在推特上咆哮,要求解散亚马逊


疫情之下的夹击


疫情期间,在其他企业为生存苦苦挣扎的时候,亚马逊股价却在短暂波动后一路飙升,迄今为止涨幅超过了33%。贝索斯的最新身家也达到1431亿美元,蝉联全球首富。


但政府却并不买账,特朗普公开指责亚马逊导致美国诸多零售商破产,威胁要对亚马逊采取措施。他认为,亚马逊摧毁了很多购物中心,害得很多人失去了工作。不仅如此,亚马逊还逃税。此话一出,亚马逊市值当日蒸发50亿美元,市值仅4740亿美元。


无独有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坦言,“我认为,不管一家公司有多大,它都绝对不应该在不缴税的前提下赚足数十亿美元”。


两党都在对亚马逊横加指责,的确让后者很难过。但其实,亚马逊还真缴税了。只是在扣除了投资、研发和员工薪酬之后,亚马逊满足了低税率的基本要求。


但是,对于这样一家具备统治力的公司,无论是政府、同行、媒体还是公众,都不希望它成为大而不倒的特例。


亚马逊成为众矢之的的主要原因是垄断。


垄断会让政府少收税。所以,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都不约而同抨击贝索斯。垄断也会让同行破产,无论是线下的商超还是线上的对手,发展空间被严重压缩。


垄断还会让媒体产生纠错心理,在自由平等的前提下挖出大新闻,瞧瞧世纪理论天价分手费就可以看出端倪。垄断更会让公众羡慕嫉妒恨,世界首富的原罪且不必说,被迫丧失议价权让消费者感到受剥削。


因此,多方的抗议之声此起彼伏。对此,亚马逊的回应则显得避重就轻。在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贝索斯强调了疫情影响、股价高企、艰难前行等问题。


至于屡遭审查的垄断问题,贝索斯称:“审查将提高公司在客户中的声誉,受到审查是完全正常的。我们希望人们知道亚马逊的真相,知道我们如何利用我们的规模,以及我们是如何努力工作的,我们将努力解释这一点。”


很明显,贝索斯采取了柔中带刚的方式:一方面表现得积极配合,另一方面毫不避讳地利用垄断地位。


据外媒报道,包括美国司法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联邦贸易委员会等机构,都对科技巨头进行反垄断审查,因为其“进行掠夺性和排他性的数据操作,以建立和维持垄断地位”,具体主要涉及亚马逊零售和云计算领域的商业行为。


多年来,亚马逊一直因为市场主导和隐私等问题接受国会的调查。但贝索斯是为数不多没有在国会提供过证词的CEO。


分拆的可能性几何?


更重要的问题来了。亚马逊如此庞大,就算要拆分,也非一日之功。


以Google为例,此前美国政府和司法部多年来一直在调查Google的垄断问题,并倾向于采取拆分和资产剥离进行“结构性补救”,其中针对的就是Google的赚钱利器——广告技术业务。


为此,司法部的官员们可能会采用多样化的工具,包括指控、提出证据、审前简报和新闻发布会。但在实际操作中,分拆其实比想象中更困难。


因为广告技术业务并非一个可分离的独立部门。牵一发而动全身,还可能影响消费者,所以司法部门会比较慎重。


而Google则表示,公司将继续配合审查机构,让其了解,在竞争激烈的数字广告业务领域,Google的产品能够帮助广告商和消费者降低成本。


Google的案例说明,如今科技巨头的避险能力都在增强。


分拆亚马逊:反垄断争斗下的巨头危局

Google等科技巨头的避险能力在不断增强


回顾历史,政府曾经成功拆分过的巨头包括:1911年的Standard Oil以及20世纪80年代的AT&T。


此后的案例中,政府的措施都相对温和许多,比如对20世纪80年代IBM,以及2000年的微软。以微软为例,当时政府认为微软把IE浏览器与Windows操作系统捆绑在一起,作为在PC操作系统中保持优势的方式。最终微软保持原样,免于被迫拆分就结束了反垄断诉讼。


不过,特朗普执政后,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誓言要通过《通信规范法案》第230条来打击科技巨头。甚至总统竞选候选人拜登也表示,如果当选,将在司法部内部设立一个新部门,负责审查已经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大型并购交易。


目前,美国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各州检察长和一个国会委员会都在对Google、Facebook、亚马逊等科技巨头进行详查,内容包括有关收购、商业行为、高管沟通、之前的调查和诉讼的详细信息。


同时,审查机构还会调取客户提供信息,询问有关移动应用、社交媒体、消息传递、云计算等方面的信息。可以说,上述公司的业务都要接受调查。


利益才是博弈的终点?


政府认为,Google、Facebook、亚马逊等巨头公司的规模变得过于庞大,拥有了过多的权利。但比尔·盖茨对此持有不同的意见,他认为政府只想拆分企业并不是好的idea。


虽然这么说,但是微软其实在重组过程中,内部还是完成了部门拆分以及架构重组。将Windows所属部门分拆,分别合并到两个新成立的部门:云服务+人工智能平台部门,以及另一个称为“体验与设备”的部门。


显然,微软这个史上最大的动作,预示着微软的未来操作系统更深度地融入到云服务、人工智能和物联网设备当中,以符合技术发展的趋势。


而对于亚马逊来说,也曾有过内部拆分的经历。2014年,亚马逊股价暴跌,半年内市值蒸发500亿美元,此时股东主张将其优质资产云服务AWS拆分。The Edge给出了对AWS的估值,即拆分后约380亿美元。但是,当2015年亚马逊的股价收复失地后,类似的提议就自动消失了。


由此可见,拆分有可能是受企业自身的利益驱动——在成长顺利时,将运转良好的业务单独剥离发展;在发展受阻时,通过自断一臂来寻求业绩与股价的增长。


如今,亚马逊市值超过8000亿美元,当人们开始用反垄断的话题催促其拆分时,亚马逊云业务CEO安迪·雅西坦言,AWS业务从亚马逊剥离出去没有任何的明显益处,且“顾客也不应该希望这件事发生”。这句话说出了很多科技巨头的心声。


它们不会只为满足政府监管的胃口选择拆分。说到底,规模、影响力、责任义务,让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蠢蠢欲动。


不过,反垄断执法者想要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对科技巨头开刀,也不会一蹴而就,他们需要向联邦法官证明自己的观点。而这一过程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包括上诉,并有可能诉诸最高法院。持久战很可能最后让分拆的计划落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