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吃播经济:头部网红月入百万,小主播月薪3000还要倒贴
2020-06-16 10:08

探秘吃播经济:头部网红月入百万,小主播月薪3000还要倒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李华清,头图来自YouTube 木下ゆうか


想象一下,看着视频里身材纤细的女主播大快朵颐地吃10人甚至更多人份量的盒饭,你会觉得治愈、满足吗?看到同一个主播先是用15秒多的时间喝完1.25升的可乐,后来只用10秒就能喝完同样容量的可乐,你会为他喝彩、高兴吗?深夜回家独自一人吃饭,边吃边看吃播视频、发弹幕,你会有被陪伴的感觉吗?


不管以上场景在你的脑海中是怎样的感受,吃播都在中国的网络平台上方兴未艾,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吃播主播行列,个别头部吃播主播全网粉丝量过亿


疫情期间,人们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放到了线上,以网络为传播载体的吃播也多了关注度,同时也被爆出不少负面信息:5月底,多家媒体报道,抖音上粉丝量达到60万的吃播女主播月薪才3000元,身体健康也出现问题,提出辞职;6月9日,人民网报道,艺力特(北京)国际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力特文化”)的签约女主播镜头后催吐,进食障碍症加重,想辞职不干但被公司索赔500万元……


两极分化


周小楠(艺名),1997年出生的小姑娘,2016年上大一时在网络上接触到韩国吃播视频,自认饭量较大能当吃播主播,遂自拍自剪吃播视频上传到美拍APP上。2019年4月,周小楠签约南京市鼓楼区阪上走丸文化创意工作室(以下简称“阪上走丸工作室”)成为职业吃播主播,吃播视频上传到抖音上。2020年3月底,周小楠出镜的抖音号粉丝量超60万,她在南京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网红,却突然辞职,回到浙江老家。


由于周小楠签的合同时效为3年,合同未到期提出解约,工作室称要到法院告她。受工作室委托、负责处理工作室与周小楠纠纷的律师告诉本报记者,他目前正在准备诉讼材料,不方便接受细节性采访。


周小楠事件有非常容易引起关注的信息点:周小楠自曝签约工作室期间月收入是3000元左右,偶尔还要倒贴钱维持生计且身体出现问题。人们不禁疑惑,镜头前光鲜亮丽的吃播网红,真实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周小楠算过工作室发给她的工资和报销费用,共计不到3.8万元,她向本报记者介绍,在工作室工作时,上午9点半打卡上班,上班后对接商家、撰写视频拍摄脚本,基本每天都有视频拍摄,正常下班时间是下午6点半,如果晚上有安排拍摄,要到夜里10点左右才能下班;自己的团队共有3人,另外两人分别是拍摄和后期剪辑,拍摄和剪辑有底薪,拍摄一条视频50元,剪辑一条视频80元,每个月发工资,作为团队核心的自己反倒通常是工资最低的;签约时,合同约定自己每个月除了有3000元的基本工资,还有分成,但是没有约定分成比例。


周小楠解释,她有问过为何不在合约上写明分成金额,工作室说因为分成会随着粉丝数量的不同而有所变化,写具体数字没有意义。周小楠了解过行业内一些经纪公司给主播的分成比例,问到最差的情况是九一分,但没想到自己遇到的情况是,抖音10万粉时开始变现,50万粉后才有分成,也就是在2019年12月21日后才有分成,且分成比例是工作室95%、自己团队5%。“一条几千元的推广,我拿到的分成是50元~150元。”周小楠举例。


周小楠认为在过去的一年里,自己出镜的抖音号能给工作室带来不低的盈利,工作室还有几个新号跟自己出镜的抖音号同期开始运营,但那些号由于吸粉不佳,做了几个月后被放弃了。


阪上走丸工作室负责人没有否认周小楠出镜的号能盈利,但也向本报记者强调:“没怎么盈利,盈利还不到我们投入的二十分之一,我们这个账号的投入,光他们团队的工资,一年也有十几万。”


周小楠回老家后自己做吃播,视频主要发在美拍上,她的美拍账号已经有将近16万的粉丝,一个月的收入能有五六千元。


尽管经历过当职业主播要倒贴钱生活的窘迫,但周小楠认为行业内做得好的主播月收入过万很正常,她的老板曾用浪胃仙的情况鼓励她,说浪胃仙月收入过百万。


浪胃仙、密子君、朵一、mini,都是中国吃播界相当有名气的主播。


浪胃仙的签约公司重庆天权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权星传媒”)在官方微博介绍浪胃仙全网粉丝量过亿。抖音上,浪胃仙账号粉丝量超3900万,这个数字比不少知名影视明星的粉丝量还要高,浪胃仙的视频里有时也会出现柳岩、董成鹏等演员进行互动。


6月初,本报约访浪胃仙和天权星传媒,想向浪胃仙核实月收入过百万的传闻,但公司回复“目前浪老师行程安排比较满,我们暂时不接受采访。”


618电商大促活动已经开始,作为吃播界的头部主播,浪胃仙、密子君、mini等人行程紧凑并不奇怪,密子君公司人员告诉本报记者,6月8日的那一周,密子君早就被安排多个视频拍摄项目。Mini公司人员告诉本报记者,6月6日、6月16日和6月18日,mini都有商业直播。


在淘宝直播间,美食直播是促销的一个手段。淘宝吃货联合淘榜单发布的《2019淘宝美食直播趋势报告》显示,2018年,超16亿人次在淘宝“蹲守”美食直播,直播间卖出的美食同比增幅超400%。


密子君,被媒体称为中国吃播界的“吃螃蟹者”,2016年,她曾在没有配菜的情况下,在一场活动上吃完8斤白米饭,上传到B站上的第一个吃播视频是用16分20秒吃完10桶火鸡面,也上过《天天向上》等综艺节目,走红较早。


早在2018年,行业就有传闻说密子君年收入700万,有的传闻更是说年入千万。启信宝显示,密子君曾是成都瘾食文化的股东兼法定代表人,成都瘾食文化也是吃播主播朵一、余多多的签约公司,2018年,密子君从成都瘾食文化出走,自己成立白羊文化公司当老板。


Mini是1994年出生的小姑娘,曾一餐吃下一头35斤重的烤全羊,在日本参加大胃王比赛,30分钟内吃完13斤拉面,签约艺力特文化。与2018年11月才注册、员工人数不超10人的阪上走丸工作室不同,艺力特的规模更大,官网上介绍的旗下艺人有12人,艺人主要从事美食领域,mini是旗下粉丝量最多的艺人,全网粉丝4000万。


周小楠说,自己在工作室几乎没有得到培训,但mini向本报记者介绍,自己能走红,公司在背后助力不少:她的团队人员包括前期策划、拍摄制作、后期运营,每个月都会开创意选题会,商讨接下来一个月的视频主题和工作路线;公司帮她开拓了不少平台资源,会有针对性地做内容传播,例如微博看重沉浸感,就会多发长视频,抖音适合节奏快的短视频,要跟紧热点,快手的视频比较注重趣味性,小红书自然是推荐类的,图文并茂,也会分享生活细节、心得。


尽管Mini没有向本报透露自己的收入情况,但从公司运营的角度来看,mini的情况与周小楠的情况差异较大,两人的收入水平估计差距也不小。


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本报记者分析,吃播主播的收入情况应该会两极分化,互联网经济原本就容易出现“赢家通吃”的情况,越有流量,就越容易获得更多曝光度,吸引更多的流量;流量越高,粉丝打赏、带货推广甚至是广告代言的收入自然越高。但由于吃播的知识门槛较低,一台手机、一个APP就可以做吃播,作为新兴行业,业内肯定还存在不少变现困难的主播。


困局与争议


身体健康出现问题,是周小楠选择从工作室辞职的一大原因。她告诉记者,签约工作室前,自己做吃播,不会强迫自己过量进食或者吃过辣、过冰、过烫等对身体刺激性大的食物,她的身体没有问题,签约工作室后,半年左右她的肠胃就常常要看医生。


周小楠还记得,2019年的冬天,有一次拍视频,她吃了100只鲍鱼、2斤花胶和2斤海参,虽然都是好食材,但补过头了,当晚她躺在床上浑身发热、冒汗,流了几天鼻血。


阪上走丸工作室在抖音上否认强迫周小楠进食。事实上,不管是被逼还是自愿,吃播主播常常在视频中展示自己惊人的食量。


光看头部主播,浪胃仙、朵一、mini的微博昵称里都有“大胃”二字,密子君刚走红时也以“大胃王”作为自己的标签。周小楠在工作室时出镜的账号叫“大胃小楠”,自己做的账号叫“大胃少女周小楠”。


浪胃仙作为中国吃播界能吃、速食的代表,一次视频中他面前摆了8大碗粉面,等吃到第5碗时,浪胃仙说:“这个米线都泡碎了,但是如果不一开始放这么多的话,就没有人会看下去了。”


浪胃仙、mini、朵一等吃播主播录视频时常常有一个“秘密武器”出镜,就是宽度达到自己身体那么宽的大碗或者大碟,将要吃的东西全部倒在一起,给观众感受一下食量再开始吃。Mini、朵一、密子君、周小楠,除开都是女主播且饭量大之外,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点:拥有年轻女性梦寐以求的清瘦身形。


“食量异于常人”、“狅吃还不胖”等看起来不合客观规律的现象出现,导致在知乎、贴吧、主播视频下方评论等地方常有人质疑,吃播主播是不是假吃?是不是催吐?


“我不能接受我自己催吐,如果我真的催吐,我就跟大家说。”周小楠告诉本报记者,她没有催过吐,从业以来肯定有吃多的时候,一顿吃多了,当天其他饭点就会少吃点。周小楠说,假设她不是主播,只是一个吃播观众,如果主播承认自己催吐,她可以理解,毕竟确实吃得多,但如果在镜头前竭力否认自己催吐,背后却催吐,就是欺骗行为,她不能接受。Mini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告诉本报记者,mini是真吃,不催吐。


“到底是真吃,还是假吃,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传递出来的信息容易诱导、误导青少年,以乱吃、撑吃、假吃为美、为吸引点,并不是正能量的引导,是一定会受到打压的。”张毅对本报记者称,他不否认吃播经济潜力大,中国的餐饮市场规模超4万亿元,餐饮店老板、特色小吃等都需要宣传,这是吃播生长的肥沃土壤,特别是疫情期间餐饮店获客难,如果吃播能发挥好刺激消费的作用,何尝不受欢迎?


但纵观目前的吃播内容,大多靠“食量大”、吃稀奇古怪的东西吸引注意力,这让他非常担忧。


张毅留意到一些学者会研究吃播观众的心理,发现有相当一部分的心理状态算不上健康。


在万方数据库上,已经有学术机构针对吃播受众的心理做研究,认为看吃播的人可能是出于以下的心理需求:一是获得替代性满足,例如自己要减肥或者要保持身材,不能多吃,转而看别人吃;二是满足猎奇心理和窥私欲,好奇别人是如何吃下大量食物、如何生吞章鱼等;三是获得陪伴感,独居年轻人口压力大,通过吃播跟网友、主播互动;四是满足审丑心理,会批判吃相不佳,但又喜欢看吃相狼狈的主播;五是获得文化认同感,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希望看到别人也喜欢吃。


周小楠说自己刚开始是接触韩国的吃播,不少学术研究人员认为吃播是从韩国传入中国,早在2000年,韩国的电视节目就出现“吃饭秀”,类似于大胃王挑战赛,短时间内大量进食。2009年,韩国的吃播网络文化兴起,2014年,韩国吃播主播的一些视频被大量上传到YouTube,2016年,中国直播兴起,吃播也搭乘着短视频、直播的东风渗透中国。要注意的是,在韩国,吃播也引发过争议。2018年,韩媒报道韩国政府想通过《全国肥胖管理综合措施》来规范和限制吃播,有韩国家长抵制吃播,但也有韩国年轻人认为政府不应该对娱乐行为管得太严。


抛开争议性问题,周小楠等主播,开始担心内容单调无创新而让粉丝审美疲劳。周小楠认为自己在镜头前的表现力不足,埋头吃被有些粉丝评价“面瘫”。事实上,中国主播们曾经“偷师”过的韩国主播,有些也是闷头吃。


在B站上,6月初新上传的一则韩国小伙吃播视频,整段视频将近15分钟,主播吃完了两份火鸡面、一份烤鸡腿、一份芝士条、一份芝士球,全程一言不发,倒是有两个大麦克风对准他的喉咙,视频的声音就是取食、咀嚼和吞咽的声音,装食物的盘子的宽度,是主播身体宽度的三倍。


Mini在镜头前的表现力比周小楠强得多,她更俏皮,也会跟粉丝分享自己的日常、与家人相处的细节。对比来看,浪胃仙在视频内容上的构思更加巧妙,有很多故事性的输出,他本人的表演力也更强,不少视频诙谐有趣。


但在张毅看来,不管内容是有趣还是沉闷,是墨守成规还是创意十足,如果内容核心还是表现主播有多能吃,这并不是未来的方向。“建议把饮食文化与美食消费结合在一起,这才是吃播应该走的方向。如果做不到,吃播没有后来,没有接班人,也没有未来。”张毅说。


或许行业内的一些公司已经意识到方向把握的重要性,mini向本报记者介绍公司挑选吃播达人时,会看整体的素质,“我们选吃播主播还是着重以后的品牌化,不单单是吃,更多的是宣传美食,宣传正能量。”


张毅强调,吃播的发展要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结合饮食文化,不要沦为低俗文化,二是建立正常的商业模式,商业逻辑要能够带动产业链的参与和调动积极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李华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