膨胀的小破站
2020-06-17 11:25

膨胀的小破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芒daybreak(ID:new-daybreak),作者:翟文婷,编辑:林默,题图来自:IC photo


GQ实验室曾向多名直播行业人士印证过这样一个消息,在罗永浩与抖音谈妥了直播的条件后,淘宝直播找上门来,开出利润更丰厚的条件;快手则给出接近三倍资源的承诺。但罗永浩没有心动,他对旁人说,“信誉很重要”。


很遗憾,B站与巫师财经的故事,没能走罗永浩这个信誉第一的版本,巫师财经跟着更愿意花钱的爸爸走了,但这都是创作者的错吗?


在双方po了两轮说辞与证据后,公众大致可以拼凑出这个故事。




1. 在巫师财经把自己签字的协议寄给B站后,B站开始了漫长的内部盖章流程。


2. 在巫师向B站发函,告知决定不签署合作协议(我要换个爸爸啦),B站迅速盖好了章,并强行给巫师财经转了一笔钱(必须拿着,我是你唯一的爸爸)


3. 虽然目测巫师财经在法律上是不理亏的,B站还是向巫师财经发出了警告,他将面临被起诉的风险。


这是一个月内,B站第二次向内容创作者发出严厉的警告。


上一次是6月初,一位叫“虎子的后半生”UP主被质疑肺癌造假、生活奢靡,B站先是给内容打上争议标签,声称配合司法机关调查。


随后UP主被证实身患重病,但是拿着网友捐款出入高档场所依然实锤。


但B站瞬间姿态强硬了起来,拉上若干官方媒体的调查报道,吊打自媒体煽动舆论,不满和不忿,溢于言表。仿佛up主用网友捐款大吃大喝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B站正拿出一个超级巨头的傲慢,对待平台上的创作者,以及试图对B站发表点儿舆论监督的自媒体。


一、被高估的小破站


《后浪》是B站心态转变的分水岭。


2020年5月4日,一条前浪致(chan)(mei)后浪的宣传片刷爆全网。以年轻人之名,为年轻人代言的公司,B站被视为站立潮头的先锋。论对年轻人的了解,与年轻人相处的正确姿态,任何一家公司都不足以跟B站相提并论。



一夜时间B站市值增长5亿美金,至91亿美金,伸手可及百亿美金。


上一次B站市值的增长节点是在2020年新年晚会。超8000万用户的在线观看,第二天公司股价就飙升12.51%。


也就是说,过去半年B站市值经过两轮暴涨,都跟增长策略和品牌宣发相关。这在其他中概股公司身上是绝无仅有的。


B站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的投资,这在互联网公司也不多见。更何况,索尼也在今年4月成为它的股东。重量级金主爸爸的加持,无疑也是B站底气的重要来源。


最强资本,年轻人最集中的社区,每个概念都足以催眠市场。B站市值一飞冲天,如今已经达到131亿美金。


2019年,B站董事长陈睿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说,花三年时间,B站争取成为一家100亿美金的公司。这个小目标,仅一年时间就完成,甚至结果大大超出预期。要知道,2020年初时,这个数字还是72亿美金。6个月,公司增长60亿美金,很多人应该后悔没有买B站的股票。


B站的实际体量是否足够支撑这样的市值,小破站有没有被高估,让我们用数字来说话。


2020年Q1,B站月活1.72亿,日活5100万。去年5月,月活才过亿。这样的用户规模是快手的1/6,抖音的1/8。


但是如果把市值对应到单个日活用户价值,你会发现,B站是258.8块,快手100块(按300亿美金估值计算),头条系则为166.6块(千亿美金估值,全公司产品6亿DAU)


这样一算,B站的用户价值是快手的2.5倍,头条系的1.6倍。猛一看,这个数字让人普大喜奔,简直是全网最有赚钱潜力的公司。


问题是,B站2019年度收入仅有67.8亿元。这个数字比爱奇艺2020年Q1单个季度的 76亿元营收还要少。更别提快手抖音几百亿、上千亿的收入水平。


因为照顾敏感忠实的B站用户,平台没有太多广告收入,游戏收入是核心,付费用户只有1340万。


眼下,与B站市值相当的爱奇艺的会员规模是1.19亿,2020年一个季度就净增长1200万。这几乎是B站的全部。


B站用户价值的天花板比大家想象得要低很多。商业化始终是小破站面临的一大瓶颈。


二、破圈理想的残酷现实


如果讨论硬核财经数字让小破站头疼,我们可以聊聊他们最核心的年轻人群。按公司的增长计划,到底有没有成功破圈。


B站站内播放量前三的类目,主要是娱乐、生活和游戏。2019年度增粉量top5的UP主主要来自生活、游戏和美食领域。年均播放量前五的视频内容也是动漫、鬼畜、游戏。


卡思数据在2019年底做过一次盘点,B站前50名UP主中,高粉丝高质量的依然是最典型的二次元用户,且78%的UP主粉丝量少于20万。


他们研究得出结论,“很多粉丝并非B站用户,只是随手关注而已。但二次元风格明显的分区,吸引的粉丝大多来自B站,活跃度和互动次数自然更多。那些粉丝质量高的UP主,不但粉丝数普遍偏少,投稿数量也不多。46%的UP主稿件数量小于50个,基本上没有日更UP主,这和它们的视频需专业技能加持,制作耗费周期长有关。”


也就是说,出圈更多是B站喊出天天向上的一个口号,B站的确没有那么二次元,但死忠粉依然是二次元。


但陈睿对“社区不增长会死”的强烈危机意识,导致B站过去一直在努力破圈寻求增长。2020年,公司战略重点从留存变为增长。


所以,破圈首席巫师财经的退出,让平台极为不适和不满。因为真正愿意分享且有分享能力的人群,在哪里都是稀缺。


小红书创始人毛文超跟瞿芳创业初期就分析过,豆瓣、天涯这样的老牌社区,平均分享人数占比不会超过10%。在微博,这个数字更小,参与内容贡献的主要是头部用户,腰部和长尾用户获取流量越来越难,分享动力减弱。这是所有内容社区必须面对的现实。


B站还面临头部UP主被挖角的问题。据说,7位数字重金挖走巫师财经的正是去年发力长视频的西瓜视频。被撬走的当然不止巫师财经一个。


对这些UP主而言,B站只是众多前端平台的其中一个。B站商业化有限,却可以引流,变现最后落到快手、抖音、微博等平台。


所以小破站的傲慢难以改变UP主恰饭的渴望,相反会进一步加剧外流现象。


但大家选择看不见这些困境,90后中掌握话语权的群体,大多在B站上留下了青春的回忆,他们希望看到它无限可能的未来,就像看着自己的一个伙伴。这种感觉,就像豆瓣之于80后。


而70后80后中掌握话语权的群体,由于B站现实中的没有破圈,他们看不懂B站,甚至日常不会用B站。但因为对自己不再年轻的恐惧,对B站的献媚变为一种政治正确。


于是被高估的B站,成了商业评论的盲区。


市场被催眠,小破站日渐膨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芒daybreak(ID:new-daybreak),作者:翟文婷,编辑:林默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