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行业的毒瘤,请放过大学生吧
2020-06-18 09:00

教育行业的毒瘤,请放过大学生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幸而,头图来自:《垫底辣妹》剧照


五月以来这些夜晚,小X过得不太安宁,靠着医院开的抗抑郁药,和学校提供的电话心理咨询服务,才能勉强熬过漫漫长夜。


家境并不富裕的小X,在保研不太理想的情况下,选择退学出国。


在得到种种美好的承诺后,她选择了和武汉某“国际教育品牌”的留学机构合作。盼着自己能有一个美好前程。而如今的现实却是机构跑路,老师失踪,留学无望。


眼看着自己对未来的期望和金钱像泡影样一一破裂,“这感觉,就像天都塌了。”她说。


一入中介深似海,从此省心是妄谈


 “其实我的情况比较特殊,别人都是决定出国再找的中介,而我是咨询了中介才决定出国。”小X这样说。“完全就被他们忽悠瘸了。”


由于并不太满意自己的保研结果,在同学的推荐下,小X去了学校附近的留学中介咨询看看有没有别的路。


按照中介工作人员的分析,以她的条件,再提供语言成绩,一定可以申上英国还有新加坡数一数二的大学。


这样的承诺给了小X信心,她也下定决心花了近两万签下了该机构一条龙的申请指导业务。



这个太美好的开始,在后来烦心事的反衬下,变成了一种残忍。


“真的太坑了。”回想过去的经历,她的心里充斥着这样的想法。


“首先就是业务能力差。”留学很重要的一环,就是确定目标院校,要匹配自己与学校的需求。后来她才发现,自己目标院校的明确要求,老师自己都不清楚。


学校没有要求提供的GRE成绩,老师催着去考,而学校要求提供的证明,老师没有提醒准备。并且当时老师给她申请的学校和项目都是出了名的难申,名额少。



当自己需要咨询时,希望中介能够在成绩、绩点问题上和学校方沟通,寻找更好的展示角度,得到的回答却是“学校接受什么就是什么”,还动不动就用“原则性问题”来压你。


这样的理由,小X并不能接受。“如果留学只有成绩一个硬性指标的话,还花钱找你中介干什么呢?”


留学中介这么多坑,小X好像全部踩中了。


一开始用浮夸自信的承诺、给你灌输涨价和时间焦虑的销售策略来诱导学生立即缴费签约。更过分的是,当初S老师和她签约,但实际留学群里的顾问、文书老师都不是她。后来听其他学生讲,小X才知道,S老师早就离职了,但仍然劝她和该机构签约。


这样的操作让她有了被骗的感觉。


木已成舟就只能顺势而为了,但实际操作时,老师收集了学生大量的个人资料,用其个人信息在官网注册账号,递交申请资料的同时却不给账号与密码,把学生挡在参与申请的大门外。


美其名曰,让学生专心准备语言考试,其他什么都不用考虑。“实际上就是不给你话语权,你也没办法越过他们去和学校沟通。”     



顾问老师回消息也十分滞后,就算回复了也很生硬,节假日更是不怎么回消息。三四月份时,老师推说因为疫情,进度有所延后,她也没有放在心上,事情就这样一直拖到了五月。


小X本想在申请季结束后,指出中介的一些明显过错,再谈部分退费的事。她和留学群中同样不满的几个同学,建了一个维权群,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过,就在维权群建立的第二天,她们发现自己被大留学群移除了。


“整个机构跑路,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


 “哈佛女神”携百万跑路,一地鸡毛谁来收拾


李阿姨是维权群里第一个成功报案的人。最早于5月13日咨询老师时,她才知道出事了。


据其他人补充,当初有好几个家长经过抱团考察后,最终选择了这个机构。该机构有很多成功申请名校的案例,其创始人又顶着“武大法学院才女”的光环,宣传册上还有“哈佛女神”这样的字眼,再加上一些熟人的推荐,很难令人不心动。


一开始出了问题时,学生及家长联系老师还能得到零星的解答,一些老师还在群里安抚情绪,或者继续哄学生说没有问题。



“但后面问题就彻底暴露了。”有些老师就干脆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不再愿意回复消息,就这样消失了。


直到武汉解封之后,有家长去到中介所在的办公楼,才发现“人去楼空”原来是这样的情形。


一阵抱怨与不满后,大家也在群里讨论下一步要怎么做,才能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


(机构已经人去楼空,没有复工迹象/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有了解法律的家长表示,最好去警察局报案,不要走法院。目前他们了解到中介负责人已申请破产,集体起诉可能会帮助他们合法破产,学员将更难追回费用。


现在维权群里统计的涉案金额已接近400万元,受害的同学有90多人,他们有的是还没申上学校或者延迟一年留学的20届毕业生,有的是还没开始享受中介服务的21届同学。


事情刚曝光时,很多同学愁得睡不着觉,责怪自己当初没找好中介,辜负了父母的付出和血汗钱。


动辄上万的中介费,对于大部分同学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不敢和父母讲,而自己又拿不出重新找中介的钱,追回费用又遥遥无期。


小M是21届准备出国的学生,她在2019年参加过几次留学中介的线下活动,一直到年底才决定签约出国,“当时他们就差拍着胸口给我保证了,没想到才过了几个月就面对这样的事情。”


现在学生和家长能做的,也只有多途径收集投诉方法,尽量都去警察局立案,而得到的往往只是安抚,立案仍然困难。


好多同学经过这次的折腾之后表示,她们再也不敢轻信任何中介机构了。


比起把自己的前程交给不省心的机构,她们宁愿自己去完成后续的申请工作。


“和这些机构合作,我肠子都悔青了。”小M已经对留学机构失去了信心。


教培机构时刻爆发的跑路行为,成为教育行业毒瘤


这些跑路行为,重创着本就很需要口碑,需要长期深耕的教育行业。面对经营不善的教培机构,你永远不知道,跑路和倒闭哪一个会先来


这样的事情当然也不是孤例。“难”成为近年教育培训、中介机构的关键词。


去年,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被曝出跑路事件。实际上,自2018年起,韦博英语板块业绩持续恶化,原定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资金链早已亮起红灯,但韦博英语仍用预收大量学费的方式补上这个黑洞,直到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仍然被反噬,只能消失。


那些被这些教培机构用大量销售技巧诱导,背上了数万元培训贷的学员,维权之路却非常坎坷。


机构出了事跑路,大家能做的无非就是找工商局投诉、去警察局立案和上诉法院这三件事。


但这几条路走得并不顺利,投诉平台上仍有大量教培机构拒绝退款、诱导第三方贷款的投诉没有处理。其又因为性质特殊,很难通过警方立案。而上诉法院又会帮助相关教培机构合法破产,更无法追回费用。


别的除了找媒体曝光,真的无可奈何。



早在2018年8月,国务院就出台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但实际的操作却大打折扣,各个机构都想如何一次性就从学员手中套现,“他们只会逼迫老师去在意眼前的利益,不会管你以后洪水滔天。”曾经在小X选择的留学机构工作过的L老师说。


工作人员透露,早在2019年,该机构就出现了公司经营问题,但他们选择了继续隐瞒,以“中心装修”为由转移办公地点,并继续扩大客户。这一套路和先前的韦博英语不无相似。



原本在各种外语教培机构的话语体系里,外语交际能力、国际化视野、海外留学等都是常用的标签,它涵盖了部分学员对于提升自己,追求更好未来的期望。


如今,一度火热的培训中心,却只剩下没有人气的空壳,这无疑给那些炽热的梦想泼了一桶冷水。


教育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近年来,教培的蛋糕越做越大。也正因为蛋糕做大了,我们更该看清,它究竟只是销售包装起来的金玉其外,还是真正有温度,有重量的存在。


当初那些信心十足进入教育行业的人,也许从没想过如今会狼狈离场。


热闹过后,那些维权群里充斥着的无奈与愤怒,以及背后的漏洞,可能才是教育行业真正要该面对的尴尬。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武汉一留学机构老板借口疫情卷钱跑路 受害学生情绪崩溃四处求救》小小小情调2020.05

《“最具影响力”中介卷200万费用跑路?并导致学生抑郁!》留学圈技检委 2020.06

《韦博英语坑了谁?》侠客岛 木舟子 2019.10

《海淀黄庄静悄悄》深响 夏晓茜 2020.0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幸而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