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容易染上爹味
2020-06-18 10:41

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容易染上爹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忠定公,头图来自:《小谢尔顿》剧照


中年油腻,火自冯唐的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文中罗列了中年油腻男的一些核心特点:胖、不爱学习、当众谈性、吹嘘往事、忽视仪表等。这些特点虽带有一点刻板偏见,但基本上贴合人们在生活中讨厌中年人的每一个缺点。油腻自从与性别关联后,以其恰如其分的通感,基本上成为了中年男性的代名词。


中年说教,在英语中有一个更精妙的词汇:mansplaining。这个词来自man和explain的结合,意指以居高临下的说教姿态向他人解释,且认定对方所知甚少,中文有人将其译为“男性说教”。这一词汇于 2009 年由一网络用户向在线词典 Urban Dictionary 贡献,随后被《剑桥词典》收录,并追加了一句释义:“特指‘男性向女性解释她已经知道的事情’”。2010 年,该词成为了《纽约时报》的年度词汇。


类似地,在中文语境里也有一个差不多、但是程度更胜一筹的词:爹味。这是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词,大致上可以理解成“高高在上随意说教、卖弄专业以博艳羡、打压他人以维系地位、故作高深来塑造形象”的综合体——简单来说,就是一种总是试图“当你爹”的、多发于中年男性(现在也有下沉到年轻人的趋势)、让人观感不适的气质。这两个特性与脱发一起,成为了令人厌恶却又避之不及的中年陷阱。


关于以上这些词语的争议,让大家开始再次讨论起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为什么一些中年男性到了一个年纪之后,都会齐齐变成一个样?


“油腻”与“男性说教”到底是什么


“男性说教”和“爹味”都是“油腻”的表现之一,但三者也有微妙的区别


油腻的核心是庸碌和猥琐,简单来说,就是一种“目睹/遭受不合理的现状之后,没有反思为何规则如此,反而转而无条件臣服于规则、甚至开始钻研起怎么利用规则、怎么在这种不合理规则之下混得更好”的心态。


油腻有两个代表性的表情,一个是满不在乎,即感觉自己看遍世间万物,你讲的不过是笑谈罢了;一个是满脸讪笑,往往出现在面对着年轻异性的时候,类似一种“通过与异性的你来我往,试图努力挥发一下残存的荷尔蒙”的感觉。


而“男性说教”和“爹味”,则是油腻在语言方面的集中体现之一:幻想给自己营造一个高大的地位,并颐指气使的指手画脚,在摩擦他人尊严和认知的过程中,获得占有与臣服的满足。


男性说教或者“爹味”,在一定程度上就是 PUA,本质上都是要通过打压对方的观点,建立唯我独尊的标杆,达到个人崇拜的目的。但这种方式往往因为目的过于明显,在别人看来往往有点直白甚至可笑。美国著名女作家丽贝卡·索尔尼特(Rebecca Solnit)就有这样一段尴尬的经历。


在一次派对上,一位男士向索尔尼特滔滔不绝地发表自己对于当下一本知名图书的见解,期间多次打断索尔尼特发言。直到有人告诉他,书的作者正是他对面的索尔尼特时,这位男士才从自鸣得意的言论中讪讪离场。以这段有趣经历为由头,索尔尼特在 2014 年出版了散文集《爱说教的男人》,分析了男性强势话语的来源以及它对女性的伤害。


我们怎么就中年油腻了


一些观点认为,中年男性之所以会大腹便便、固步自封是源自社会的压力


沉重的经济负担使得男性疲于奔命,瞻前顾后,不愿意再去挑战固有和权威,干脆转而寻求在已有规则之下的利益最大化。房贷、车贷、教育、养老,四座大山压在身上的他们压力剧增,对自己精明利己,对他人的感受却无知无觉。贪食多饮,以肥胖为代价,用吃喝缓解压力。酒后放浪形骸,对异性潜藏的小九九也不再顾及。生活上顺从本能,懒惰为上,无心收拾家务、改善外观,并美其名曰为“男性不讲究这个”。


面对中年困境,有些人会反思自省,有些人则只想体验权威和地位的快感。工作停滞,生活毫无发展,对权力的渴望内化成对年轻人的指手画脚,以期在这个过程中幻想自己拥有了梦寐以求的领导职位,满足自己空虚的自尊。再偏执些,就从油腻发展到“男性说教”,自欺欺人的觉得能力出众、经验丰富,热衷于收获年轻人的崇拜,并最终彻底把自己封在色厉内荏的假象里。


作家张立宪曾在节目《圆桌派》中提到了“功能性文盲”一词,指有的人不愿意接受新东西,阅读、聆听的目的,都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没错,那些与自身想法相悖的知识,他们像“文盲”一样视而不见。


由此来看,不管是油腻、男性说教,还是最近更流行的“爹味”,其实也可以被看成是一种“功能性中年”:接受生活的毒打之后,并没有因此看清什么,反而替自己挨过的打找好了理由,并使用这一套逻辑去衡量万事万物,乃至自觉维护、指责那些不服从这套逻辑的人——你在生活中听到的那些“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让你这样是为你好”“女孩/男孩怎么没个女孩/男孩样”,其实都是它的变种。


所有这些让他人难以忍受的缺点,往往被冠以“人到中年不得已”的名义。但实际上,它只关乎我们是否拥有自省以及对他人的共情。不论是油腻、男性说教、抑或爹味,其核心特质并不局限于中年男性这一特定群体。凡是故步自封、刻板僵化、偏激暴戾的人,都在这个圈子里,甚至包括一些女性。类似的行为逻辑,换一个性别,也都是油腻男性说教的同辈中人。只差一步,mansplaining 也有可能会变成 womansplaing。


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油腻的本质,是权力不对等带来的必然结果。所谓的“一家之主”“领导”“权威”之类的不平等地位的存在,本来已是一种不合理,要求每个人都强行去占据这样的位置,则是加倍的不合理。然而父权社会却又要求男性最好都得具备这样的形象,如果没有,那就会被冠以窝囊、无能等贬义的形容词。


用豆瓣网友 @Riesling的一句话说,“男权社会的受害者也有广大的男性。”换一个角度,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传统男权社会下,男性不仅肩负着经济压力,也肩负着引导责任,他们必须要明白一切,解决一切,在关键时刻以独断专行的决绝为家族指明正确方向,这种父权家庭族长的形象奠定了男性说教状态的基础。这句话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中年男性(也包括一些女性)会就像商量好的一样,不知不觉就走向了“男性说教”的状态。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是父权社会根深蒂固的族长形象,深刻影响了中年男性在社会中展现的姿态,最终强迫并无能力的自己展现出外强中干的男性说教形象;再加上世俗社会长期对中年人的不友好(比如“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事”“人到中年不能一事无成”的年龄刻板印象),也加深了这种形象的深入人心。


所以怎么把日子过得清爽一点


在当下的舆论场中,油腻、男性说教、爹味可以说是悬在中年人头上的三把剑


人人避之不及。这种非此即彼的政治正确已如“渣男”标签,成为了凡有一条做错就很难翻身的警戒线。


提出油腻、男性说教这些词汇的本意,并不仅仅是为了批判、更不是为了指责单独某个群体,而是为了警示人到中年时,我们该如何处理自我与世界的关系。要避免中年油腻,难的从来都不是方法,而是没有多少人真的去做。


保持健康,尊重他人。能做到这两件事,基本上就可以由内到外,脱离油腻的怪圈。毕竟,真正的油腻,其实跟年纪和外表没什么关系。不要以年龄和自私为借口,放纵欲望;不要为了臆想的尊严,排斥他人;不要忽视变化的世界,不要囿于过去的经验,故步自封,才是去油的唯一办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忠定公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