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这么多年的眼保健操,可能只是心理按摩
2020-06-22 12:00

做了这么多年的眼保健操,可能只是心理按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门纪,题图来自:电视剧《想见你》


中医的穴位推拿,那是高深莫测,我们多数都不甚了解。


但你要问天应穴、睛明穴、四白穴分别在哪,肯定会有人手指率先替大脑做出了反应,往脸上一戳一个准。


“眼保健操,现在开始,闭——眼——”这是中国独有的校园奇观。每个昏昏欲睡的下午,几近破音的女声都会从教室前方的喇叭飘出。悠扬的伴奏声中,全校学生整齐划一,开始闭目搓脸。


自上世纪60年代诞生,眼保健操伴随了几代中国人的学习、成长、考上清北、度数加深,成为我们身体记忆的一部分。


即便是到了今天,要尽可能减少手部和面部接触的后疫情时期,也有多版“非接触式”眼保健操在“与时俱进”。


提问:常翻白眼的人,视力会比较好吗?


新闻下方,点赞第一位的热评或许道出了广大网友的疑惑心声。



手都不能上脸了,眼保健操还不能放过我吗?


眼保健操真的有用吗,让我睡个10分钟不也挺好?


眼保健操的发展史,也是中国青少年视力急速崩坏史


通常来说,一个已经约定俗成的事情,若非成效微妙,也不会出现大量的质疑。


1961年,距离眼保健操诞生、开始推广,还有两年时间。北京市教育局在全市范围内,给中小学生进行了一次视力普查。


调查的结果显示,全北京小学生的近视率为10%,初中生为20%,高中生为30%,近视率随年龄增长明显提高。这组数字让不少人意识到,保护中小学生视力已是当务之急。


据说当时北京市教育局人手不足,只有一人分管学生的健康工作。这名工作人员和市防疫站的两位老师一商量,组成了一个“工农兵协作组”。她们预先设想,如果有一套能够使眼睛得到保健的按摩操,便能实现在全市中小学内开展预防近视工作。


经过多方打探,她们找到北京医学院体育教研组的刘世铭主任。这位刘主任,传说是一位“对中医按摩颇有造诣”的大近视眼,双眼近视七八百度,有一对儿女,分别近视600度、1000度。


也正因如此,刘世铭还有一个绰号叫“刘失明”。为了治疗自己和子女的眼疾,他琢磨出一套眼保健操,据说“在控制近视度数的发展上取得了一定的疗效”,或许是成功阻止了一家人变瞎。


三位老师在刘主任的指导下,习得了八节眼保健操的穴位和手法。1963年,北京第28中学、景山学校、北门仓小学的学生成为了第一批试做眼保健操的人。


《北京日报》1964年1月30日第3版,刊登了刘世铭的八节眼保健操。/浪潮工作室


存在即合理,眼保健操的出现亦是有意义的。在将其从北京到全国扩大试点的同时,眼睛保健的工作也得到了社会各层面的重视,还有地方专门成立了“保护视力办公室”。


北京各区教育局还经常派人到所属学校巡视,等学生上晚自习的时候,他们会突然出现在教室的一角,用照度计测定灯光亮度,或是掏出尺子度量学生眼睛和桌子之间的距离。间距超过1市尺的,才符合标准。


眼保健操画报。


后来为更多人所熟悉的四节眼保健操,是在上世纪70年代定版,为的就是简单易推广。专家们又是拍挂图,又是灌唱片,忙得不亦乐乎。


首都体育师范学院的一名女生被选中念口令,再加上解放军军乐团作曲、总政歌舞团伴奏的配乐,一段播放时长5分钟、魔音绕耳50年的录音由此诞生。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同时,学生们还不能忘记“为革命,保护视力”。


对于小时候的我们而言,眼保健操是学习过程中少有的刺激。因为那是我们“明目张胆”打起瞌睡的5分钟。


即将陷入黑暗最深处的那刻,似乎总会突然出现一双温热的手,引导着我们的手指戳向面部神秘穴位。半梦半醒之际,我们就如同摸金校尉,寻龙踏月。


讽刺的是,指导全班同学做眼保健操的值日生,往往是德智体成绩均优异过人的好学生。他们因为学习太过认真,被免去了修复视力的责任。


更讽刺的是,一代又一代学生,做了这么多年的眼保健操,直到最近我国首部眼健康白皮书出炉,其数据显示,“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眼总体发生率为53.6%,大学生总体发生率超90%”。


暴增的数据,或许正是眼保健操“无法保健眼”的确凿证据。


“眼保健操做得马马虎虎,无异于隔靴搔痒”


“眼保健操做得马马虎虎,无异于隔靴搔痒。”介绍眼保健操的文章,常出现这样一个“脚比喻”,用以体现认真做操的重要性。


这些文章进而会介绍,近视即指当光线进入眼球后,由于眼轴过长,无法成像到视网膜上,我们看东西会变得模糊。不良的用眼习惯、遗传、营养等因素都会影响到眼轴的距离,但常见的轴性近视,便是由于长期注视一个近距离的东西,睫状体处于紧张状态所导致。



被科学术语蒙蔽了双眼的人,可以再看看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主任魏文彬给出的一版通俗解释:


“眼球其实就像一架照相机,要看清楚照片,需要聚焦在底片上,对焦的过程,就是调节,依赖眼内肌肉的运动完成。看近,就像弹簧收缩,也就是调节紧张;看远,弹簧舒张,也就是调节放松。”


为了适应长期紧张的眼内肌肉,我们的眼球逐渐变宽。只可惜这种“变宽”都藏在肉里,并无法造成一种让迎面走来的路人发出感叹“哇!你眼睛好大哦”的效果。


且随着眼轴变得更长,近视度数加深,最后你还有可能发现“诶,原来那不是路人,只是棵树”。


万恶之源,就出在过于紧张的眼内肌肉上



日本电视综艺,也出现过类似眼保健操的教学视频。数据显示,中日韩民众的近视率在世界排名靠前,也有人将近视称为“东亚病”。


那么眼保健操可以让这块肌肉放松吗?眼保健操的百科是这么写的,“根据中国古代的医学推拿、经络理论,结合体育医疗综合而成的按摩法。它通过对眼部周围穴位的按摩,使气血通畅,改善神经营养。”


眼保健操的说明在这儿戛然而止,眼周穴位按摩的效果是怎么与眼内血管、神经、肌肉产生联系的,便不再作阐述。这也直接导致了,眼保健操拥护者和反对者长达半个世纪的论战,互相都无法说服对方。


比如有一针对735名10~17岁做眼保健操学生的实验,“以未做眼保健操的198名学生为对照组,1年后检测视力及屈光度,发现多项结果两组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研究者只好得出结论,“眼保健操对预防近视、提高视力尚无可支持的依据,但不失为缓解视疲劳的、有积极意义的课间休息办法”。


再比如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近视眼治疗专家陈跃国博士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站在西医的角度给出分析,“做眼保健操并不能阻止眼球轴长的变化,因此它没有实质性的防治近视的作用”。


相信眼保健操有用的人,也有许多说辞。他们觉得要么是学生找不准穴位,要么是推拿的手法没到位,节奏可以不对,长期坚持的习惯也可以没养成,但绝不会是操本身存在什么问题。


特别是当他们看到小学生做眼保健操是这样的——



像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的——



于是他们更能得出“问题出在实践,理论毫无毛病”的结论。2001年广东某区保健所的工作人员在抽取1662名小学生和1458名中学生, 对其眼保健操完成情况进行调查后,发现“不知如何查找穴位的小学生比例为95.85%,中学生为90.40%”。


引用了此调查的一篇论文总结道:“这样一个完成质量, 使眼保健操本来具有的功能几乎丧失殆尽。”


眼保健操到底有用没用,专家学者们众说纷纭,但这并不妨碍有过多年眼保健操经验的我们给自己一个答案:当年你认真做操了吗?此时此刻正在刷手机的你是不是正戴着眼镜呢?


此时此刻,你再细品“隔靴搔痒”一词——那是专家给出,你做了眼保健操,还要戴眼镜的原因——好像过了这么多年,你的手还是你的手,你的脸却成了你的脚,还很痒。


保护视力需要讲科学,眼保健操却同我谈缘分


去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第一份《世界视力报告》指出,全球日益增长的近视人口,“与长时间待在室内和大量从事近距离工作活动”有关,而“增加户外时间即可降低这一风险”。


作为全世界唯一要求学生做眼保健操的国家,也是全球数一数二的近视大国,我们其实早已发现了比眼保健操更为有效的护眼方式。每一次做操结束,广播还会补充这样一句,“睁开双眼,请到室外活动,或眺望远处”,为今日份的眼睛保健运动“画龙点睛”。


论文《浅析学生眼保健操的沿革》发现,早在眼保健操诞生初期的一次实验中,相关医学专家就对比了做眼保健操和望远后学生眼压的变化,并肯定了眼保健操对缓解眼压具有一定作用——即便在实验给出的数据里,可以看出直接向外远眺5分钟,比做眼保健操的效果更好。


近期,北京同仁医院院长王宁利接受媒体采访,也提到,“保护眼睛,望远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强制自己走到阳台上,走到窗口看5米以外的物体10分钟。”可他同样认为学生必须好好做眼保健操,虽然“不是说眼保健操一个项目就能防控近视”。


简单计算一下,调整整个学校教室灯光亮度、桌椅高度比,增加足够的室外活动时间,减少学生低头面对课本习题的负担时间,这些与保护视力成正相关的工作,都需要付出相当的成本,哪个都不比一套手指操来得轻巧。


成本近乎为零,成果吹吹就行,眼保健操或成最大赢家。“此操无害,做也无妨”,正是凭借这道逻辑,眼保健操迅速地自上而下推广开来,成为全国学生的“必练神功”。


经过长年累月的传承与实践,眼保健操也从最通用的“揉天应穴,挤按睛明穴,按揉四白穴,按太阳穴轮刮眼眶”,延伸出了背景不同、针对效果不同的多个版本,愈发凸显“神功”的气质来——


什么“穴位按摩操”“双眼合像法”“气功按摩法”“易筋经眼保健操”,甚至还有以华佗五禽戏为依据的“新建议编眼保健操”……神功的共同点在于,创作者都纷纷选择对现代医学视而不见,转身却恨不得从医学古籍中翻出一堆理论来,为越来越微妙的穴位动作做背书。


某版本的眼保健操动作。


2008年全国多地统一改版的新眼保健操,更是加上了对头顶督脉穴的按压,和“揉捏耳垂,脚趾抓地”等动作,一次激活人体多个与眼睛视力有关的通道。


“神功”到底有没有功,已然成为历史遗留的疑难问题,“脚趾抓地”动作倒是在十多年后,进化成网络热词,具有表达“尴尬无比”的作用。


对于眼保健操来说,更尴尬的是时不时被提起的“神功之过”。


2012年一篇提出了“眼保健操无用论”的文章指出,做眼保健操非但无法改善视力,许多学生用脏手按摩,还会导致红眼病、眼部感染等疾病。


而上文提及的学生做操的不规范动作,看似有趣,实则有可能因用力不当伤害到眼球,导致角膜变形等问题。


甚至不上手的眼保健操也有问题。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主任魏文斌近日指出,“在疫情期间确实出现一些挤眉弄眼、歪头斜脑的,以及各种转动眼球为主的眼球运动操。这种运动其实是眼外肌的运动。对一部分需要训练双眼视功能的斜、弱视的小朋友有一定的帮助,但是不能够缓解眼内肌肉的疲劳,因此,也不能够减缓近视的发展和视疲劳。”


如果说一套动作于人无功无过,我们还可以配合一下,和嚼清水煮鸡胸肉一般将其消化。但要是它不确定有没有功,还有可能产生不良后果呢?


“不仅要做眼保健操,而且要用心做。”不久前,还有眼科医生在视频直播时说道。他的意思是结合人体疾病和心理影响的相互作用,“用心”即让大家放下焦虑,想象自己的眼睛正在慢慢放松,恢复。


同理,我们是不是光闭上双眼,坚信自己没有近视,也会有梦想成真的一天?


打假大王方舟子曾质疑:历经几十年的代代相沿,眼保健操已经成为了中国校园文化传统的一部分,变成了一种集体仪式和生活习惯。一种东西一旦成为了传统,就具有了天然的合理性,质疑它会让人觉得难以接受,何况是从小就被灌输的东西,更难以理性地看待。


当科学都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玄学开始入场。2020年了,科学能做到的,应不止于发展技术,产生更多电子产品,让视力越来越糟糕吧。


参考资料

《世界视力报告》,世界卫生组织

《从1963年开始 眼保健操走过半世纪》,健客网社区 

《当下流行的“挤眉弄眼”眼保健操,不能减缓近视发展和视疲劳》,新华网

《学点知识 | 眼保健操真的有效吗?》,知乎日报

《眼保健操有没有用?》,壹读

眼科面临代谢性年龄相关性眼疾的新挑战 《中国眼健康白皮书》发布,中国网

《眼保健操骗了你多少年》,浪潮工作室

李美红,任志华. 改革眼保健操的必要.中国学校卫生.2003

赵蓉,何鲜桂,朱剑锋. 浅析学生眼保健操的沿革.上海预防医学杂志.2009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门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