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联想到比特大陆,中国的算力芯片之路
2020-06-29 17:56

从联想到比特大陆,中国的算力芯片之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硬分叉(ID:Hard_Fork),作者:硬先生,头图来自pixabay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这改变了我的一生。


         ——罗伯特·弗罗斯特



1984年,柳传志、王树和等11人在北京创立了联想。联想成立之初,他们对于联想的出路在哪里,都未曾有清晰的概念,甚至可以说一筹莫展。直到请到倪光南出山。倪光南何许人也?当时,身为计算所研究员的倪光南,已经是位一流的计算机专家,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技术大牛,在中科院和电子界的呼声甚高。很多名牌企业以高薪诚聘倪光南,均被倪光南一一谢绝。但机缘巧合,倪光南偏偏被柳传志等人打动,允诺出山,担任联想的总工程师。


之后的几年里,在技术大牛倪光南的主持下,开发了联想汉卡、联想系列微型机。正是通过开发并向市场销售倪光南的联想汉卡,联想三年里从市场上获得的利润便达1200多万元,在市场中站住了脚,进而发展壮大起来。


在联想的事业蒸蒸日上之际,倪光南主张必须开发和积累核心的技术,认为联想应该对标国际上的英特尔,全力开发CPU芯片等核心技术,这与柳传志发生了意见分歧。柳传志更在意联想在短期的效益,坚定地以为联想根本不具备自主研发CPU芯片的实力,再考虑到国内的工业基础、技术储备和资本实力等方面的不足,包括联想在内,在中国的本土企业几乎是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全球的电脑市场。


柳传志与倪光南之间的关系迅速恶化。1999年9月,联想正式解聘倪光南。


于是,在技工贸、贸工技的争论中,联想最后选择了贸工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联想如愿成为国内PC销量第一,收购IBM个人电脑事业部后全球PC市场份额第一,后来,又收购了IBM服务器业务,联想成为全球x86服务器市场的第三大供应商。


2019年,联想营收3531亿人民币,净利润46.3亿人民币,净利润率1.3%。而英特尔2019年营收720亿美元,净利润210亿美元,净利润率高达29%!


从某个角度说,选择了贸易优先的联想,因为没有核心竞争力,最终只能从事低利润、高竞争的业务,沦为了intel等高科技公司的搬运工。



很大,却不强!



如果联想当初肯在处理器芯片、操作系统这些核心的技术上面投入足够的资金,给予足够的耐心等待,那么现在的联想或许在全球的计算机等行业中该是有着相当强的竞争力,能更早地推动中国的芯片事业发展和提升。


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时间过去了30年,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大背景下,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发展方向之争,倒是颇具戏剧性和代表性,仿佛又重现了当年联想的内部纷争。让人不禁慨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这家公司叫比特大陆。


据百度百科,比特大陆是一家专注于高速、低功耗定制芯片设计研发的科技公司,成立于2013年,拥有低功耗高性能的16nm、7nm工艺集成电路的量产经验(现在5nm也已经在小批量生产),成功设计量产了多款ASIC定制芯片和集成系统。专注于高速算力芯片,高性能运算HPC,机器学习算法,人工智能。比特大陆称其使命和愿景是:聚焦算力芯片,让人类数字世界更美好。


很多人听到比特大陆这个公司,第一反应这是一家做比特币交易所的公司。其实,比特大陆是一个芯片设计公司,90%以上的营收都来自矿机的销售。矿机里面70%的成本是比特大陆自研的专用于数字货币挖矿的高性能算力芯片。


借助比特币挖矿机这个市场,比特大陆在短短的五年时间内就成长为中国排名第二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仅次于华为海思。并且掌握了世界最先进的集成电路工艺的设计能力,目前比特大陆的矿机芯的量产工艺是7nm(与iPhone11、华为mate30手机相同工艺),而且5nm也开始小批量生产。


比特大陆巅峰时期全球矿机市场份额高达80%,被币圈称为“矿霸”。经过7年发展,两轮融资,目前是估值15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


如此赚钱的一家公司,却因为行业的特点,一直处在一种剧烈波动中。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很大,比特大陆的矿机销售是锚定比特币的价格来定价的,因此币价对于公司营收的影响很大。比特币的产出,每四年减半,目前还没有挖出的比特币只有258万枚。理论上,比特币挖矿的市场是收缩型的,币价下跌的时候,公司该怎么办?比特币挖完之后,公司该怎么办?


在这个问题面前,比特大陆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以投机对投机,快速地赚取矿机市场的钱,快速地把公司上市,大家在资本市场套现离场。另一个选择,用矿机市场赚取到的钱和积累起来的技术,进入另外一个更加稳定、开放的市场,让公司成为一个稳定发展的技术公司。


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嘉楠耘智和亿邦,都选择了第一条路。这两家公司都已经在NASDAQ成功上市,然而他们的市值都在下跌,说明市场对单纯的矿机模式不太看好。


比特大陆则选择了另外一条更加艰难的道路。


三叉路口走最难走的那条,是创始人詹克团常放在口头的一句话。


在技术路线上,坚持走最难走的路,从近阈值电路设计,到定制电路设计,到定制工艺,从55nm到28nm到16nm到7nm到5nm,下一步还要跟随TSMC的3nm/2nm继续走下去,技术道路越走越艰难,研发队伍也越来越大。


同样地,在公司的发展方向上,比特大陆也选择了最难走的道路。2015年底,詹克团就为比特大陆确定了矿机之后的另外一条发展路线:深度学习专用芯片,即现在大家所周知的人工智能芯片


从技术的角度看,不论是矿机芯片,还是人工智能芯片,本质上都是高性能计算芯片,也就是算力芯片。算力芯片在技术上的竞争异常激烈,它要求芯片的速度无上限、功耗无下限,形象地说,就像是一匹马,希望它跑得越快越好,还要吃得越少越好。最典型的算力芯片包括CPU、GPU、人工智能TPU芯片等,这些芯片会用在天河二号这样的超级计算机上面,服务于军事、医药、气象、金融、能源、环境和制造业等众多领域,是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表现。


2013年,全球声称要做比特币矿机的团队大约有50个左右。目前为止,也有超过10家公司做出比特币矿机芯片和矿机。比特大陆在激烈的竞争中,杀出重围,成为了今天矿机行业老大。2016年,全球声称要做人工智能芯片的初创公司大约也有20家。目前为止,做出了芯片的公司也差不多有10家。然而,人工智能芯片的技术比起矿机芯片要复杂得太多。人工智能市场竞争对手也比矿机市场要强大太多,比特币矿机的竞争是一堆创业公司在竞争,早期没有一家成熟的集成电路大企业参与这个市场。然而,在人工智能市场,比特大陆一上来面临的竞争对手就是英伟达和华为。


所以这是一条非常艰难的道路。




纵观比特大陆的发展,可以说与联想的发展颇有相似之处。联想有柳传志和倪光南,柳负责管理,倪负责技术;比特大陆有两个创始人詹克团和吴忌寒,詹负责技术,吴负责对外;联想找到倪光南,实现技术上的突破,赚到奠定日后发展的基础;比特大陆是因为詹克团的牛掰技术,成就了今日的辉煌;在公司进入上升期,主要领导人之间出现了分歧,联想的是倪光南的技工贸与柳传志的贸工技之争,而比特大陆则是詹克团的AI芯片与吴忌寒的数字货币金融之争。都是技术大牛坚持集成电路的自主研发生产的理想遭到了现实中另一位出于短期利益的坚决反对。唯一不同的是,倪光南最终失败,而比特大陆则朝着詹克团有利的方向发展,未来可期。


人工智能芯片VS数字货币


2017年,随着比特币价格上涨到历史高位,比特大陆赚得盆满钵满,生产的矿机供不应求,公司也达到了创立后的巅峰,营收达25亿美元,净利润超过10亿美元。之后,随着政府监管的严厉,比特币价格的剧烈下跌,他们意识到单纯依靠卖矿机的主业太过于单一,受市场波动影响太大,都在思考着未来的发展方向。


詹克团是典型的技术男,中科院微电子所毕业,技术大牛,自从詹克团带领队伍研发出第一代蚂蚁矿机S1之后,比特大陆的比特币矿机性能就始终保持着世界第一的位置。詹克团的专业背景使得他具有独到的技术眼光,早在2015年底他就开始布局AI加速芯片,比其它竞争对手早了大约半年。詹克团如同中科院其他人一样,更倾向于实实在在的产业,踏踏实实地赚钱,也有产业报国的理想。他在通过矿机赚到钱后,很自然地会继续投入到芯片技术研发,必然想用更好的芯片开拓出更大的市场。他想把比特大陆做成一家“让代码有价值,让工程师有尊严”的公司。于是,2017年后,詹克团加大了对AI芯片的研发投入,开始了他的AI芯片征程,艰难而踏实。


而吴忌寒是文科生,投行出身,早期就是在投资比特币上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来意识到必须有自己的矿机才能占有绝对优势,再到拉上詹克团这个技术大牛all in比特币矿机进行豪赌,都显示出吴忌寒本身投机性质更浓厚,正如他所说,之所以拥护比特币,是因为比特币是“无政府主义天堂”。而他本人更是自由主义经济的信徒。在不惜与整个币圈为敌,硬分叉出比特币现金以后,他就继续行走在上了加密货币金融的道路上,实现他私人世界央行的梦想。


如果市场行情足够好,矿机业务会作为一个源源不断的发动机,为詹克团与吴忌寒各自的梦想提供动力和养料,支持两位朝着各自的方向探索。理想丰满,可现实却很骨感。随着熊市的来临,矿机业务的盈利迅速缩水,发动机失去了动力。在有限的资金供应情况下,无法同时支持两个人截然不同的远大理想。此时,面临着必然的选择,二者只能留下一个。


长远发展VS短期利益


吴忌寒选择的赛道离钱更近,也更加光鲜亮丽,可能也更容易赚钱。一个依靠矿机发家的公司继续投身加密货币金融,似乎也算是顺理成章,公司名字听起来也像是做比特币的公司。如果比特币价格持续走高,那么比特大陆也容易被资本市场接受,有前面嘉楠、亿邦在美成功上市的例子,上市自然也不是问题,毕竟风投追求的是投资回报,快速上市就是最好的收回投资退出的路径,因此也有不少股东是支持吴忌寒的。但货币金融面临的困境也很明显,2017年开始国家对虚拟货币加强监管,数字加密货币直接被停止交易。从社会角度来看,炒币始终没有创造价值,在虚空中玩,终究要回到虚空,充满了不确定性。


AI芯片赛道却相对来说更艰难一点。在这个市场领域当中,国外的英伟达、英特尔、AMD、高通、谷歌,国内的华为海思、寒武纪等都是比特大陆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比特大陆面临的竞争对手远比矿机领域对手强大,而且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然而,比特大陆利用自己在矿机领域积累起来的技术和资金,加大芯片研发投入,在詹克团的带领下,已取得非常好的成绩,最新的BM1684芯片的多项性能指标均领先于英伟达的T4,在视频监控领域有很强的竞争力。在中国芯片设计相对薄弱时期大力发展芯片技术,从长远来说,是比货币金融更踏实、更稳妥的方向,而且也更容易获得国家的支持。这一点上,詹克团明显走得更扎实。


现在的比特大陆也像当初的联想一样,在长远发展和短期利益之间面临选择,幸运的是,技术出身的詹克团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比当初的倪南光有更多的话事权,可以做出更符合公司长远利益的选择。


家国情怀VS个人私利


我国芯片自给率目前仍然较低,核心芯片缺乏,高端技术长期被国外厂商控制,芯片已成为中国第一大进口商品,严重威胁国家安全战略。华为等高科技企业被美国制裁打压,令国人扼腕叹息,多少有志之士投身于祖国的芯片事业,国家也全力支持芯片的发展。芯片的自给自足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在此背景之下,但凡有家国情怀,也掌握技术的中国人都会挺身而出,詹克团也不例外。时代在召唤,能把自己的终生事业和祖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是每个有责任感的企业家的使命,也是幸运。詹克团在公司发展的方向上,举起AI芯片制造的大旗,是真正的顺势而为,真正的把芯片当作事业来做,为社会创造价值,为社会进步作出贡献。尽管困难重重却百折不挠,这也是华为成功的秘诀。说实话,中国需要这样有家国情怀的企业家,越多越好。


吴忌寒是比特币的早期布道者之一,不能说没有崇高的理想。吴忌寒在大学主修的是经济学,阅读过大量关于货币的书,是哈耶克自由经济的信徒,对于虚拟货币有类似宗教般的信仰,他本人也持有着大量的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但是,他把自己对虚拟货币的信仰放到比公司利益更高的位置之上,这不是一个成熟的企业家所为。他更关心比特币价格上涨,而不是更关心比特大陆公司的长远稳定发展。吴忌寒希望能够用比特大陆在品牌和影响力来拉高比特币价格,用比特大陆掌握的算力去硬分叉比特币,用比特大陆的名声来经营他在虚拟货币社区的教主地位。然而,比特大陆本质上却是一家集成电路企业,比特大陆的核心团队是一群芯片研发工程师、服务器硬件和软件研发工程师。



无论是联想,还是比特大陆,发展方向的问题是困扰每个企业的战略难题。这个难题是变化着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联想选择贸工技,也能做成一家很大的公司,或许比特大陆选择金融,也能做的很大,但却不会成为像华为那样伟大的科技公司。可以说,詹克团选择了一条异常艰难的路。虽然艰难,但更踏实,更有价值,更有机会成就伟大。


对了,倪光南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一句话,作为比特大陆发展方向之争的总结,再恰当不过:


“目前来看发展很好的高科技企业,都是科技人员主导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硬分叉(ID:Hard_Fork),作者:硬先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