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阿里这瓜它又大又“圆”
原创2020-06-29 22:02

你看阿里这瓜它又大又“圆”

作者 | Cuba libre


今天(6月29日),网传原淘宝直播UGC&频道资深运营专家赵圆圆因“贪污”被阿里巴巴在内网通报。


赵圆圆一直被外界视为淘宝直播高速发展阶段的关键人物,还被称作李佳琦等头部主播的“幕后推手”,不过,其却在今年3月份,直播声浪最大的时候离开了,这本身就引发了外界的吃瓜猜测。


网络上所传一张阿里内网截图显示:赵圆圆(本名赵阳),2018年违规安排某直播机构入驻服饰直播基地;2019年,通过上述直播机构负责人,安排自己女友高薪入职该机构,领取薪资数十万元。同时,赵圆圆为多家淘宝直播内容机构的主体公司提供兼职服务。于今年被阿里辞退。

 


对于这件事,阿里方面不作回应,赵圆圆方面也没有直接回应,网上却传有一张写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朋友圈截图,疑似回应,其还于晚间在微博发了一张“瓜田”的图片。



离职风云


如开头所说,截至这件事之前,在外界的评价中,赵圆圆都还是淘宝直播的“关键先生”,在淘宝直播的各处宣讲中,赵圆圆是出面最多的人,因此,常会有人将“淘宝直播负责人”的title错误冠在他的名字前。

 

但其实,赵圆圆之前并不是淘宝直播负责人,而是运营负责人,淘宝直播属于淘宝的内容电商板块,板块负责人曾为闻仲(现闲鱼负责人),当下为玄德(真名俞峰

 

2017年,赵圆圆加入阿里,年底开始负责淘宝直播的运营事宜,不过一年左右,直播电商就迎来了爆发期,2019年天猫双11中,淘宝最终交易额为2684亿元;2019年,淘宝直播以独立APP形式呈现,并在2019年财年带动淘宝成交额达千亿元。

 

不过,也就是在2019年的11月,淘宝直播迎来人事调整,原支付宝用户与平台事业部资深总监玄德调任淘宝,负责直播在内的淘宝内容业务,向淘宝天猫总裁蒋凡汇报。仅仅三个月后,赵圆圆就传出离职的消息。


关于赵圆圆的离开原因,众说纷纭。有一说是因为他没有完成年度KPI——淘宝直播2019年GMV超过2000亿,但是原本定的是4000亿。


图自网络


而根据赵圆圆离开后,淘宝直播的口径集战略打法调整,或许还能看出另一些端倪:出身广告业的赵圆圆,在任期间,将淘宝直播带入了“头部主播”的流量时代,但是随着平台的发展,拥有头部效应的打法不再适合。


如今,淘宝直播的口径开始更多强调的更多的还是中腰部主播的扶持计划,与“非流量”论。玄德还在近期的一次媒体会上再次表示:“我们做直播电商,绝对不是一个流量生意。阿里做的也从来不是流量生意......阿里在做的是一个商业操作系统,流量是里面的一个要素,但流量并不能决定一切。”在他看来,淘宝直播的业态“原来像一个销售渠道,但是慢慢地绝对会往两端去走,一端是往品牌化的方向;另一端是往供应链和服务的方向去走”,而不是靠着头部主播流量聚集赚取流量的秀场生意。

 

不过,对于离开阿里的原因,赵圆圆曾对媒体做过不同于上文的解释。

 

根据燃财经的报道,赵圆圆表示当下依然是入局直播的好时机,市场尚未成熟,存在很多空白。同时,在5G的带动下,也给直播创造了很多新机会。这两年,他看到、想到很多关于直播的新玩法,这也是他离开阿里选择创业的原因之一。


“到一定阶段,换一个角色。在生态里面可以做很多事情,发挥更多能量。我觉得在不在位都无所谓,因为我对权力也不是很感兴趣,同时我觉得基本上电商直播的大盘子已经跑起来,0~1的事情都干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要深耕,让已经有巨大体量的电商直播圈有更多的可能性。”赵圆圆说。


就在赵圆圆离职当下,还有消息称赵圆圆下一步是创业做MCN机构,阿里会是投资方之一。可以说,如果没有这次的事件,赵圆圆或许会成为一个“急流勇退”的样本——在行业风口之上,离开阿里、淘宝直播的温床,瞅准时机在行业中完成从裁判到运动员的转型。


眼下,阿里的“支持”显然已经变成了一则引发轩然大波的处理通知。

 

直播这趟“浑水”


赵圆圆已经离职多月,为何今日才爆出阿里对其的处理通知?具体原因无从得知,而这次,显然可以通过阿里对几万元贪腐现象的零容忍态度,再一次展示了阿里的“企业价值观”。

 

这件事对赵圆圆的影响也还未知,但是,赵圆圆的淘宝直播背景和其营销能力决定了,他的下一步动作,依然是直播行业,尤其是MCN机构观望的对象——赵圆圆本人也要亲自趟MCN这滩水了。


在新榜的采访中,赵圆圆曾经表示,品牌和机构在直播间里所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淘宝直播的内容太少、商品太多,大家会觉得枯燥,很难拓展出去;另一方面,商家进来后没有可参考的模板,试错的成本是很高。而自己看到了中间的很多机会。

 

“我(想做的)这个叫做内容营销机构,未来我会接谦寻、美腕这些机构的单子、接商家的单子,就是告诉全行业说直播还有这么多玩法,就这么一个角色。”

 

作为从旋风中心中走出的人,赵圆圆倒是曾发文点出一些行业乱象:“现在一场直播没有几个亿都不好意思发战报写新闻稿了?真以为东西那么好卖?你们数学及格了吗?1元秒的车按原价算销售额,打五折的商品按原价计算成交,PV算观看人数,个个都在放卫星,牛逼都吹到月球了,坑位费+流动费+全网最低价,商家还剩下几个子儿?”


尽管已经有人开始清醒看待直播带货的作用,但如今,直播带货的吸引力还是一点而也不亚于塞壬海妖的歌声,各地还在不停出台新政策,为直播添一把火。

 

和赵圆圆的新闻一起登上热搜的,是李佳琦通过特殊人才落户制度落户上海的消息——6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发布2020年第一批特殊人才引进落户公示名单,李佳琦在列,申报单位为上海琦圣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与此同时,杭州市余杭区也曾发布“直播电商政策”,明确对有行业引领力、影响力的直播电商人才可通过联席认定,按最高B类人才(国家级领军人才)享受相关政策。广州、杭州、成都、重庆、济南等地则纷纷开始打造“直播基地”。

 

游戏中的人已经越来越多。


不过,对这些人来说,还是先认真计算下自己进入直播带货的投入产出比,吃赵圆圆和阿里的瓜可不重要,能不能做那个在风口上起飞的人才重要。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6
点赞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