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首富”的困局
2020-07-04 13:00

“石家庄首富”的困局

头图|雪球


不到十年间,河北富豪李兆廷的东旭集团,从一家仅十多亿资产的玻璃基板制造公司起步,涉足新能源汽车、石墨烯新材料、光伏等“时髦”产业,控制三家上市公司,迅速膨胀为资产规模2000多亿元的明星企业,李兆廷也被视为“石家庄首富”。


然而,表面风光背后实则暗藏惊人“黑洞”。去年底开始,东旭集团因旗下上市公司东旭光电(000413.SZ)19亿元债务违约引爆千亿债务危机,波及超过百家金融机构,这也引发外界对其账面数百亿元现金真实性的质疑。


7月1日,东旭集团延期两个月后披露2019年财报,当年营收334亿元、亏损高达310亿元,震动市场。东旭集团解释称,巨额亏损主要系收入下降、财务费用上涨,资产减值增加所致。2019年,东旭集团财务费用为81.15亿元,同比增70%;信用与资产减值合计194.98亿元。


东旭集团的巨亏是在市场预料之中,但东旭集团的账面现金锐减、其他应收款却离奇剧增,再度引发外界对东旭集团财务造假的质疑。


具体来看,2018年末东旭集团账面现金高达561亿元,到2019年中报仍有368亿元,然而到了2019年底现金仅剩69.69亿元,一年间蒸发近500亿元。


与之相对应的是,东旭集团2018年末其他应收款余额102亿元,到了去年末高达659亿元——账面价值812亿元,计提坏账152亿元——一年间增加了557亿元。



东旭集团表示,货币资金减少主要是投资及偿还债务支出大幅增加所致。审计机构则称,未获取证据判断东旭集团其他应收款项的性质、支付时点、坏账计提的恰当性。


数百亿元“现金”转为“应收”,却没钱偿债数十亿元,东旭集团的债务危机已全面转化为信誉危机。


更值得关注的是,东旭集团“借”出去的800亿元流向了何方?


东旭集团在年报披露了前五大应收款对象。这五家公司合计占款364亿元,占其他应收款余额比例达55%。其中,东旭系两家公司合计占款172亿元,另有两家不知背景的北京瑞祥前平、天津紫忠分别占款37亿元、26亿元。


最值得关注的是,第一大应收款对象龙跃实业集团占款128亿元,38亿元计提了坏账准备。



龙跃实业集团曾名晋中龙跃投资,表面由自然人赵培林和赵晶分别持股40%和60%,但实际为山西富豪田文军控制的“德御系”旗下公司。


德御系遗产


低调隐秘的“德御系”由一群山西晋中商人组成,核心人物是目前已远遁海外的田文军。


2006年,田文军成立中海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几年后该公司更名为德天御生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2010年,德天御整合几家晋中当地公司后成立德御农业,挂牌美国OTCBB粉单市场,“德御系”开始在资本市场浮出水面。


德御农业2011年年报显示,龙跃投资和德御坊都属德御农业旗下,是其通过VIE结构控制的境内子公司。


“德御系”在资本市场最活跃的阶段是2014年到2016年。这三年间,“德御系”先后通过不同主体入主齐星铁塔(现为ST北讯,002359.SZ)、顾地科技(002694.SZ)、民盛金科(现名仁东控股,002647.SZ)三家上市公司,并将其控制的稳盛金融(WINS)推到美国上市,稳盛金融一度因疯狂的股价炒作引发外界关注。


其中,龙跃投资即龙跃实业集团是入主齐星铁塔的主体。顾地科技则由“德御系”通过山西盛农投资控制,民盛金科则是由“德御系”另一资本平台天津和柚入主。


“德御系”在资本市场“坐庄”,钱从何来?


据财新报道,“德御系”深度渗透山西当地金融机构,入股晋中银行、盂县农商行、阳泉商行及多家地方村镇银行。2017年底,“德御系”危机爆发,债务金额高达数百亿元,次年山西省为此成立风险处置小组,为“德御系”引入了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华讯方舟集团等进行债务重组,东旭集团也由此承接了“德御系”在山西的银行资源。


“德御系”爆雷后,其控制的上市公司或转手或陷入困局。民盛金科在2018年初被转手给霍东(中国庆华集团霍庆华家族二代),改名为仁东控股。天津和柚仍持有仁东控股部分股权,但这部分股权已被债权人轮候冻结。


龙跃实业集团(龙跃投资)目前仍持有ST北讯35.15%股权,为控股股东。由于2018、2019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ST北迅已被深交所决定于2020年7月9日起暂停上市。


顾地科技的情况也比较糟糕,已经连续两年扣非净利亏损,核心文旅项目阿拉梦梦想汽车园涉及多项诉讼、债务到期无法偿还,可能无法持续经营。


千亿债务困局


东旭集团去年底爆雷后,筹划由石家庄国资救场,由国资接盘东旭集团51.46%股权,但目前该事项仍无进展。


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东旭集团总资产1966亿元,有息负债高达886.62亿元,其中多为银行贷款。



值得一提的是,东旭集团和“德御系”一样,热衷入股金融机构。东旭集团为第一大股东的金融机构包括衡水银行(持股50.03%)、西藏金融租赁(持股48.5%)、金鹰基金(持股48.5%)等。目前,西藏金融租赁也深陷经营危机,债务诉讼缠身,东旭集团在2019年年报对西藏金融租赁仍确认了1378.44万元投资收益,对此,审计机构表示无法给出合理性确认。


2015-2017年,东旭集团凶猛扩张,在资本市场也连续出击,至今已控制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为东旭光电、东旭蓝天(000040.SZ)和嘉麟杰(002486.SZ)。去年,这三家上市公司也纷纷陷入亏损:东旭光电亏损15亿、东旭蓝天亏损9.6亿、嘉麟杰亏损1734万。


今年初,东旭集团持有的东旭光电、东旭蓝天全部股权被冻结,持有嘉麟杰2.03%的股权被冻结。今年五月,东旭蓝天一笔 10.21亿元的债券本息未及时兑付构成违约。


东旭集团庞大的烂摊子将如何收拾?另一昔日明星企业康得新殷鉴不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