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片酬演员只到手几万?于正戳中高片酬B面
2020-07-07 07:46

千万片酬演员只到手几万?于正戳中高片酬B面

本文来自公众号:新文化商业(ID:Ent-Biz),作者:Grace Wu,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浙江广电的女领导陶燕贪污案件牵涉出周冬雨片酬过亿的连藤瓜,让明星高片酬再次回归公众视线。


事情是这样的,陶燕被查出受贿的项目是周冬雨主演的《春风十里不如你》,然后有媒体发现投资周冬雨主演《幕后之王》的鼎龙文化公开了近3年前五供应商详情,花在周冬雨工作室和罗晋工作室的采购费加起来近2亿,其中周冬雨所属工作室收到1.09亿,罗晋所在工作室为7714万,因而引发舆论对其单片超1亿片酬的猜测。



紧接着于正就在其微博上大篇幅谈论了“高片酬”问题,直接以算账的形式作出“即使一千万片酬,明星也落不下多少”的结论,似乎在帮周冬雨、罗晋的高片酬喊冤,结尾还不忘给自己的新剧和签约新演员打广告。



于正借机宣传不假,可以说是他的一贯作风,但客观来说,比起其他无中生有炒作上热搜的娱乐宣传,他还是能点出一些行业信息量当附送价值的,像极了当代软文做派,还算有一些“良心”的。


他的良心在于,揭示了“高片酬都去哪儿了”的问题,毕竟头部演员不是貔貅,只进不出。在高片酬的B面,是高片酬下明星的高运营成本。


于正的角度是对的,但账算得“偏激”


于正的核心意思是,表面上的高签约金额看起来诱人,但不是全部到了明星演员口袋,大头都被成本吸走了,他们其实没挣那么多。


“一千万的片酬要交五百万的税”、“一部戏明星员工的工资超过100万”、“化妆造型100万”,这还只是自立门户的明星,不算经纪公司抽成,想要宣传买买热搜还得再出钱……在于正老师“一顿操作猛如虎”的数学解题下,片酬过千万的大牌演员秒变“平均每个月就几万块钱”的北上广白领阶层。


一位圈内资深演员经纪人透露:“于正所说的成本类型确实是存在的,但在实际操作中并非全部由明星本人承担。比如,1.化妆和造型,一次最低10w,属于少数,且男女明星差别还是很大的,女明星比男明星贵一些,此外明星出席活动,大多是举办方负责妆发;2.明星出席公开活动,很多是品牌借衣、首饰,这种合作方式下明星基本没有开销;3.个人开销上,很多明星也没有那么夸张,不是所有人都得雇十几个人伺候,而且助理、宣传的工资水平在行业内非常低,一个月几千块钱大有人在,一部戏一百多万工资,于正所说的演员老板可能存在,但不常见;4️.经济公司抽成的话,那上面提到的成本大部分都由公司承担,抽成金额不能累加来算。”



春秋时代影业的董事长,也是《空天猎》《战狼》《战狼2》《大话西游3》等诸多知名院线电影的制片人(出品人)的吕建民表示:“在实际操作中,演员成本确实存在,不同公司不同演员操作都不一而足,比如有部分演员在签约前就要求片酬是税后的,项目宣传期艺人的妆发费用也基本是由片方承担。”


另外一位头部影视公司制片人表示,头部演员的另一个身份是明星,他们的总收入中片酬不是最主要的,有代表作品的演员往往能接到更多商业代言、综艺录制的机会,那些收入可能比片酬要可观得多,所以于正所说的一个月平均只有几万块钱,夸张了些。


大部分经纪公司亏钱,也是一门玄学,因为公司亏钱的原因很多,不能全部压在明星成本身上,也可能与投资失利等因素有关。


“即使争取到不错的片酬,演员确实也很无奈。我一直认为行业内有些人爱耍小聪明,有的演员拿了片酬还得分给剧组的职能部门,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还是不够规范。”吕建民补充到。


于正提到的是演员的显性成本,吕建民补充了演员的“隐性成本”,两者都存在,但是到底有多少,想必只有演员自己知道了。


头部明星从来不是弱者


于正的这套心疼明星逻辑,本质还是双标。细品,他推欢娱的演员给别人,就特别适用千万片酬其实不高的逻辑,但自己的戏解决片酬问题的方法是启用新人。他能说明一定问题,但不必字斟句酌去推敲。


需要明确的是,头部明星从来不是弱者,他们在议价上长期处在有绝对发言权的位置,是得到过好处的,至于价格抬高也是在“卖方市场”现实下的虚高,他们被整治一点也不冤枉。“不患寡而患不均”是高片酬的核心问题。因为个别人的高片酬的代价是大多数人的“穷”。



“明星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而大部分中腰部演员或者专业但没人气的演员就很惨了。”上述制片人告诉我们,最近因《隐秘的角落》爆火的张颂文租房话题就是一个佐证。即使张颂文是很多一线艺人的表演老师,与很多顶级演员合作过,且从业年数较长,他依然买不起房。而张颂文已经算是“混”出来的专业演员了,还有很多新人演员人前光鲜艳丽,人后住地下室吃泡面也很常见。所以对于于正提到的多用新人演员的观点,得到了吕建民的深切认同。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这种演艺界乱象得治。”吕建民指出。


近几年关于高片酬的新闻事件以及核心争议表明,部分明星高片酬问题确实带来了很恶劣的影响,说全行业为明星打工一点不为过。市场对高片酬的态度是有着共识的,共识分为几点:1.高片酬的背后是对流量的盲目追求;2.片酬比例占据整个制片成本的比例过大,导致其他演员、美术、特效、剪辑等其他环节的成本过低,烂片频出;3.高片酬带来次生灾害,比如流量明星挤占专业演员生产空间、偷税漏税、制片环节中的腐败问题、电视剧采购天价等。


回归本质:高片酬不是原罪,无序的高片酬才是


国家及头部公司针对高片酬的治理是初见成效的。


2018年8月11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视频网站发布声明,即日起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共同抵制艺人“天价”片酬现象,倡导成本用于制作,投入服务品质,演员戏比天大的行业风气。


今年2月20日, 针对电视剧网络剧注水、人为拉长集数、演员片酬过高等问题,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简称广电总局)日前发布通知,要求从通知下发开始,电视剧网络剧原则上不超过40集,演员片酬不能超过总成本的40%。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 目前演员片酬降到一部剧在5000万元人民币以下,现在播出的剧都是符合限定价格的,之前的一线演员片酬最高达到1.5亿以上。


但行政手段只是第一步,它能在短时间内稳定行业,将问题集中暴露,形成行业共识,但是长期不能一直靠行政强制手段限制。长期解决问题还得靠市场自身。



从这个角度来讲,高片酬不是原罪,无序的高片酬才是。


于正的观点延伸开来就是,如果头部演员的成本就是比腰尾部演员高很多,他就要带来与成本匹配的商业价值回报给到上下游公司。如果不是虚高,再高的片酬都是可以存在的。


从好莱坞的现有经验来看,他们头部明星的片酬高得更“离谱”, 以《复联4》里的钢铁侠饰演者小罗伯特·唐尼单片片酬为例,仅此片便赚取1亿美金,折合人民币近7亿。即使好莱坞每年产生近万亿美金规模的交易市场,他们也很少因为个别高片酬问题产生大的争议,早已形成极为公开、透明的薪酬体制。头部明星一般都是以“基本片酬+票房分成”的模式与制片公司合作。


“行业缺乏统一标准,大家各自为营,这是根本问题。未来需要在行政手段之外,尊重市场规律基础上,形成更加细化、科学、透明、且可全行业推行的薪酬体制,高片酬才不会是行业毒瘤。”吕建民指出。


本文来自公众号:新文化商业(ID:Ent-Biz),作者:Grace Wu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