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能硬得过一块俄罗斯大列巴
2020-07-13 09:30

没有什么能硬得过一块俄罗斯大列巴

本文来自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指听,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个需要用上铡刀的面包是什么样的?


习惯了面包店那些软软蓬蓬、带着甜香的小东西,我很难把它们与如此粗暴的工具联系在一起。直到我遇到了全麦面包。


注意,这里所说的全麦面包,不是超市里那种灰褐色,除了里面带有一点颗粒之外与牛奶吐司毫无区别的那种。



而是能磨刀、能钉钉子、能碎石头的那种真·全麦面包。



如果你分不清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何区别,倒也不用费力研究配料表。只需要记住一点——只要你觉得好吃的,就一定不是真的。


我第一次吃到这玩意,是在某个挺老贵的西餐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的童话书影响,我一直都对公主们吃的那种“散发着麦香味”的欧式面包有着难以言说的憧憬。


在上菜之前,穿着西装马甲的服务生小哥优雅地捧上了一份精致小巧、表面撒着糖霜和坚果的餐前面包。



看那金黄的色泽,那芬芳的气息,让人仿佛置身于浪漫的法国乡村。



直到充满期待地咬下第一口,才发现那无与伦比的硬度和粗糙的颗粒感,让人感觉仿佛生吞了一块砖。



硬,是这类面包给人的第一印象。如果说普通的面包像羽绒枕头一样柔软,那么全麦面包大概是个大号鹅卵石。



有人说,当把一块全麦面包握在手里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家里热衷于做馒头但水平一直不怎么样的姨爹。


当年姨爹每次出炉的馒头都收获“扔出去能把狗砸死”的评价,换成自己手里的那块面包,能砸死的估计是头狼。



然而年轻人总是沉迷于食物表面的浪漫气质,却对残酷的真相视而不见。


当德国面包切片视频像粉碎机、液压机一样被列入解压神器,很多人光顾着享受属于强迫症的快乐。却根本没有意识到,一个机械大国专门为切面包发明了一种机器,究竟意味着什么。


切面包如同切砖。


直到崩掉了自己吃面包生涯中的第一颗牙,才会发现——大多数欧式面包表面的精细雕花,早已向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们暗示了它那金刚石一般的无敌硬度。



毕竟,只有最强韧的表皮,才能够接受如此刀凿斧削的洗礼。


坚硬的表皮并不是全麦面包最致命的槽点。因为正常人发现面包的外壳硬到能砸钉子的时候,大多都选择模仿烤红薯的吃法——掰开吃瓤。


然而这种食物最吊诡的地方是,即使是经过精细的切片,它的口感依然无比粗糙,甚至让人开始怀疑它的真实用途。



虽然最后大概率会发现,它的唯一用处就是让你意识到,半夜想吃东西的你到底是馋,还是真的饿到不行。



吃不下全麦面包,就不算真的饿了。


之前“法棍砸伤人”的故事风行时,曾经有人出来辩解,说新鲜出炉的法棍是外酥里嫩,根本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



那么我想他一定没有试过全麦法棍,那才叫从里到外都像一块砂纸。


悲惨世界里说到,那个年代法国某个贫穷地区会把一年的面包做好,冬天时用斧头劈开泡在水里,这样才能吃。我当时还对这段描述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亲口咽下一块全麦面包,才真正明白了当年那些劳动人民的苦难。


用个生动的比喻就是,“咽下去的那一刻,你的嗓子眼里好像有两颗钢丝球在来回摩擦。那一瞬间,仿佛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不过话说回来,人们对于全麦面包的失望,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对它的过度想象。


作为一个精致的都市青年,你大概已经被科普过无数遍,在欧洲国家面包是主食而非甜点。制作中基本上只用到面粉、酵母和盐,复杂程度甚至不及奶奶烙的葱油饼。


仔细说来,其实相当于我们的馒头,而全麦面包既然是粗粮制品,大概可以和窝窝头画个约等号。



用冰淇淋的标准去说窝窝头不好吃,显然是不太公平。


但当人们以为全麦面包这种要啥没啥的食物,注定只能在中国人的饮食结构里昙花一现的时候,事情却发生了变化。随着年轻人对于健身以及低脂饮食的热衷,全麦面包作为“顶饱又不胖”梯队的代表,浩浩荡荡地冲进了无数年轻人的减脂食谱。无论是渴望练出腹肌的精神小伙,还是想要一个月瘦十斤的妹子,都多少经历过“把白米饭换成全麦面包”的艰难抉择。



即便有人抱怨打半折的全麦方包,价格还是比普通面包贵一倍。然而它从里到外散发着“健康”的气息,还是让每一个管不住嘴的都市青年难以抵挡。在这股潮流之下,一些早已被抛弃的面包种类就此焕发新生。


最知名的就是来自哈尔滨的俄罗斯特产(?)——大列巴。



干透了能当头盔,按扁了能防弹,抡起来比砖头杀伤力还大。即使在全麦面包圈子里,它也算是非常粗犷的一位成员。


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是:大列巴和法棍打架谁能赢?答:这是一个有关矛与盾的问题。



坚硬的外皮,再加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味,导致大列巴这些年来经常无人问津,基本只能作为旅游纪念品存在。


直到它成为都市青年们的代餐。


我一个朋友前年到哈尔滨旅游,就在同学和好友们的请求下,拎回来8个石头一样重的列巴。



当我咨询他独自扛回8个大列巴的感想时,他深情地回忆到:“我半夜饿的时候吃过一次,配上白开水,来根酸黄瓜,感觉仿佛闹饥荒了一样。”


不过当他发现回程买不到坐票的时候,不禁感到欣慰。毕竟几个列巴摞起来,就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马扎。


如果说我这位朋友只是短暂地爱了列巴一下,那么都市丽人们对它可谓是情深似海。你永远都不知道,她们为了让自己吃下这个列巴,能花上多少心思。我本来觉得像这种直接装在麻袋里的大面包,基本上只配单手拿起来啃。



然而在很多人的眼里,列巴就仿佛一块璞玉,只要你用心雕琢烹饪,就能化身为难得的美味。


根据一位不具名女性朋友的食谱:首先要用微波炉加热40秒,去除掉它的酸味,然后加上溏心蛋、番茄片和黄瓜片。



如果还是觉得口感太糙,“把它裹上鸡蛋液用锅煎一下夹上培根会好吃些”。


煎??嗯……你们一开始吃全麦面包是为了干嘛来着?


不过,即使是不考虑热量问题,列巴原教旨主义者也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改良。当发现自己吃不完的时候,他们还有一个直击心灵的终极绝招:想象你是后勤早被切断,在凛冽寒风里饥肠辘辘的俄罗斯士兵。在饿得即将出现幻觉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个大列巴——一个脸盆大的大列巴!



如果说大列巴是凭借“健康饮食”的东风完成了转型,那么全麦面包中的终极王者——黑麦面包的流行,就更加让人感到费解。


随着人们对于食材的挑剔进入白热化,某德国品牌黑麦面包以其绝对健康但又绝对难吃的特点,成为了新一届面包中的网红。它的网红程度已经让我不用说出它的名字,懂行的人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有不少人久闻大名,跃跃欲试。然而在打开包装的那一刻,却都发出了一个灵魂之问:“这玩意能吃吗?”


说起来,这款名声在外的面包,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唯一的槽点可能是太紧实仿佛一块板砖。但当你小心翼翼地拆开它的外包装,一股迎面而来的烟灰缸味就会提醒你事情并不简单。


有人甚至跟卖家确认保质期,只是为了搞清楚,那若有若无的霉味到底是来自面包发酵的过程,还是它根本就是坏了。


接着,从你把第一块面包放进嘴里的那一刻,世界线就此发生了分裂。每一个曾经尝过它的人,都给出了截然不同,但全部让人瑟瑟发抖的答案。


有人说,自己仿佛冲进了鸡窝,与一众公鸡母鸡徜徉在鸡饲料的海洋中。



有人说,感觉自己穿越到了明朝,成为了皇帝的尝药小妹,正在一颗一颗地往嘴里塞大药丸子;



也有人稍稍残存了些理智,分析出这款面包里面的成分是“膨韧土混合山楂”——膨韧土负责口感中的渣和涩,山楂承担了酸。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尝过它,才明白天天吃黑面包的凡卡为什么宁可回家给爷爷放羊。



也开始有人疑惑,自己为什么放着甜甜圈不吃,买这玩意“花钱找罪受”。


如果说列巴还能通过油炸、蘸酱的方式拯救一下,那么这款黑麦面包那混合着酸与丝丝腥味的独特味道,足以让任何烹饪大师都甘拜下风。


有人试过泡牛奶、掰碎蒸蛋等各种花式拯救大法,依然无法做出可以下咽的味道。



于是也明白了它为什么是减肥神器——吃一口缓一会儿,要一上午才能吃完一片啊!



最后,无论它此前经历了多么丰富的做法人生,最终还是被主人认命般地放进了冰箱的最深处。直到放过了保质期,终于心安理得地扔进了垃圾桶。


说到这里,我不禁感到疑惑:既然这么多人不爱吃硬邦邦的面包,这些产品都卖给谁了?


然而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即使全麦面包的味道让很多人都开始怀疑人生,但这不能阻止它就此站上面包鄙视链的顶端。毕竟那些无糖、低脂、粗粮的标签,对于随时处于健康焦虑、人手一个热量计算表的当代白领来说,天然就带着不同于普通食物的光环。


虽然有不少专家都表示,全麦面包的热量其实并未比普通面包低出太多。而如果需要减少糖分和精粮的摄入,适当增加粗粮比例就好,真没必要逼着自己去吃所谓“100%全麦”。


但脱离健康的领域来看,全麦面包似乎又被赋予了其他的含义。就像无糖奶茶、气泡水一样,与这些食物所捆绑的所谓高品质、彰显身份的中产生活方式,是每一个都市青年都难以抵抗的诱惑。


从这个角度来说,人们对于它们的热捧,似乎又不止是“找罪受”“智商税”那么简单。


如果一定要给他们找一个理由的话,那或许也可以说——在如此紧绷而又瞬息万变的现代都市中,大概只有“每天吃什么”,才是年轻人唯一能获得掌控感的方式吧。


本文来自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作者:指听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