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命悬”美国
2020-08-01 12:40

TikTok“命悬”美国

文/马克


继印度之后,美国也在考虑对TikTok下手。


7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福克斯新闻表示,美国政府正在考虑禁止TikTok和其他中国社交媒体应用。一天后,总统特朗普也确认了该消息。


今天,据外媒报道称,微软正在就收购 TikTok 进行谈判,且交易有可能在下周一完成。而特朗普于当地时间7月31日在美国空军一号上对媒体表示,他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

 

特朗普一直声称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并称将会进行封杀。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在美国运营的 TikTok在面临种种威胁,而本次微软收购TikTok的消息如果坐实,这表明字节跳动对于美国的妥协。


针对TikTok 将易主传闻,字节跳动的最新回应是:公司不对谣言或猜测发表评论。


该消息使大量的TikTok用户涌入社交平台,纷纷谴责这一潜在禁令,有关该消息的文章也在几分钟之内就收到了数千条评论。


而在此之前,亚马逊在发给全公司的一封邮件中要求其50万名员工从手机中删除TikTok,理由是“安全风险”,但在稍后又撤销了这一命令,其发言人也以“邮件发错”搪塞应对。


在印度遭受的打击还没缓过劲来,一颗定时炸弹又从美国飞来。尽管禁令并未成型,但美国的不少用户已经准备好和TikTok提前告别,而本地的互联网巨头们也开始摩拳擦掌,对TikTok打下的江山虎视眈眈。


但和印度不同的是,如果想要在美国实施禁令,该过程将要比前者复杂得多。在政府、用户、企业等多方利益的博弈之下,TikTok真的会接连失去美国这一座重要城池吗?


提前告别


“现在的我害怕又沮丧,整个疫情期间TikTok是我唯一的快乐源泉,如果它被禁用的话,我不知道该去哪里看那些有趣的视频。”


听闻TikTok有可能被美国政府封禁后,15岁的Michael始终觉得无法接受。作为一名TikTok的狂热爱好者,该应用已经占据了他生活中90%的时间,而剩下的10%也如他所说,“只是用来睡觉”。


自2017年8月上线以来,TikTok就迅速在像Michael一样的“Z世代”当中风靡开来,几乎成了这一群体的“专属App”。随着国务卿和总统的坏消息相继传来,一时间“#如何才能继续使用TikTok”成了这群美国年轻人近期讨论中最为关心的话题。(Z世代,指1995-2009年间出生的一代人。)


“用VPN翻墙到加拿大”成了大部分人的选择,对于在互联网中成长起来的这代人来说,技术并不是什么难题,地理位置的限制也可以轻松破解。而之所以选择加拿大,是因为澳大利亚在印度之后也同样表明有禁用TikTok的打算。


但对崇尚自由、追求独立的Z世代而言,沉默接受并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打破常规争取自己的权利也成了继VPN之后呼声颇高的选择。


“我们会造反的,如果禁令真的实行的话。”


前不久在TikTok上发起的“放特朗普鸽子”活动大获成功的消息还记忆犹新,如今由这群年轻人再次发动一场新的“TikTok保卫战”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毕竟我们的隐私和数据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在TikTok之前Facebook、YouTube等平台就已经拥有了我们的所有数据,所以如果他们要以隐私保护为由禁用TikTok的话,那是不是应该对所有的社交应用都进行封杀呢?”


尽管像Michael一样的普通用户还在为保住TikTok而绞尽脑汁,但TikTok上拥有庞大粉丝数量的红人们却对此次潜在危机更加敏感,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开始为TikTok提前举办“告别仪式”。


@onlyjayus在TikTok上拥有近800万粉丝,在最近的两期视频里,她对政府有可能禁用TikTok这一消息表达不满,但同时也十分诚实地为自己留好后路。


“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非常难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个禁令不要实行。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可以关注我的Instagram或者YouTube,我们还可以在那里再次相遇。”据@onlyjayus透露,在“告别”视频发布后的24小时里,她的Instagram新增了2000名关注者。


自从TikTok进入海外市场以来,便一举俘获了Facebook、Google等平台的大批年轻用户。


根据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截至4月29日,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已经突破20亿次。其中,印度有近半数人下载,月度活跃用户数超2亿,成为TikTok当之无愧最大的海外市场,而美国也以高达1.65亿的下载量位居其后。


在第一大市场还生死未卜,如今又面临被美国政府封禁的风险,双重打击下,TikTok这两年在海外取得的好成绩眼看就要付诸东流。但此刻对于美国本土的那些老牌互联网巨头来说,无疑是一个重新夺回年轻用户的绝佳时机。


对手狂欢


如果不去想那让人头疼的800家广告主联合抵制的事,扎克伯格现在应该是在背后偷笑的。


从TikTok在年轻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后,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的危机感便扑面而来,扎克伯格对TikTok的不断妖魔化也由此开始。


去年10月,扎克伯格在华盛顿乔治城大学演讲时,就以TikTok举例,指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言论自由的威胁。


“十年前,几乎所有主要的互联网平台都来自美国,但在今天,前十大互联网平台中,就有六家是中国企业。更危险的是,TikTok已经成为一个我们无法忽视的中国对手,这是我们想要的互联网吗?”


Facebook一位前高管如此解读扎克伯格的此番演讲,“Facebook非常愤怒,因为TikTok是他们唯一无法击败的东西,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求助于地缘政治论点和华盛顿的立法者来为他们助战。”


除此之外,为了对抗张一鸣的强势进攻,扎克伯格还分别于2018年11月上线了类似于TikTok独立短视频应用Lasso以及2019年11月在Instagram上推出了一个与TikTok非常接近的新功能Reels。


但令其失望的是,面世以来,二者并没有在短视频领域激起太大的浪花:上线一年后,Lasso的下载量为42.5万次,仅为TikTok同期下载量的零头而已;而Reels也只进入了巴西、法国和德国三个市场,离在全球市场铺开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但印度政府对TikTok的封禁给了扎克伯格一个天赐良机。


禁令下达的的第三天,Facebook就开始在印度测试Reels,并于一周后正式在该国推出这一功能。


“印度一直是我们的首要目标市场,这里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及旺盛的消费需求。更重要的是,视频已经在广大印度用户中成为一种颇为流行的社交方式,所以我们也很高兴将Instagram Reels扩展到这里。” 


Facebook产品副总裁Vishal Shah如此解释Reels在此时登陆印度的契机,同时,他还表示Facebook将于本月底关闭Lasso,“以专注于Reels的发展”。


根据App Annie的数据显示,Instagram上个月在印度的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65亿。随着TikTok的禁用,大批红人纷纷转战Instagram,假以时日,其赶超TikTok的2亿月活将不会很远。


而Instagram Reels目前虽然可以凭借这片市场空白迅速成长起来,但其最终能否真的取代TikTok,还要依据其产品发展走向来定。


“首先,Reels不像TikTok一样第一眼就可以找到入口,而它要通过多一步操作才能进入开始制作视频;其次,TikTok上只能制作一种15秒的视频,Instagram上面仅视频种类就有5种:live、stories、feed、IGTV以及现在的Reels,每次制作之前还多了一步分类选择的步骤;最后就是视频展示,Instagram上又有图片又有多种视频,观看不同视频的入口也不一样,总之操作起来感觉没有TikTok那么简单顺畅。”


从TikTok转移到Instagram的印度内容创作者Pai在用Reels操作了一周视频后表示,Instagram要想完全取代TikTok除了要不断迭代其功能和设置外,还要懂得取舍,“也许把这个功能独立成一个App会更好点。”


此外,和Instagram一样,视频巨头YouTube也计划在今年年底推出类似于TikTok短视频应用功能Shorts。


可以想象,如果美国对TikTok的禁令成真的话,短视频市场势必将在一众老牌互联网巨头当中再次掀起一轮厮杀。而引领他们进入这一领域的TikTok无异于被打回原形,张一鸣的出海之路也将面临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美国能戒掉TikTok吗?


直到现在,TikTok都是让张一鸣倍感骄傲的出海干将。


出征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TikTok便在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斩获20亿下载、8亿月活,牢牢俘获了Z世代这一年轻群体,其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市值也一度高达千亿美元。


如今,在最大的海外战场印度折戟,又面临着被第二大市场美国封禁的危险,“内容监管和隐私安全”成了TikTok在全球市场爆发危机的主要导火索。


对此,TikTok在最新的全球透明度报告中表示,在过去的六个月中,该公司删除了超过4900万条内容违规视频,其中印度1650万条,美国460万条,以此表明其对内容监管的决心。


该报告还指出,对于各国政府和执法机构提交的希望平台删除或限制相关内容的申请,TikTok并没有全盘照收。“如果我们认为一份报告不具有法律效力,或者视频没有违反我们的标准,我们可能就不会对其内容采取行动。”


尽管TikTok一再声明,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其在海外市场的生存环境不容乐观,但对美国而言,它真的能轻易戒掉TikTok吗?


“据我所知,截止到目前美国政府从未禁用过任何一款应用程序。”马里兰大学专门研究数据隐私的教授Jennifer Golbeck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但这也不排除该禁令实现的可能性,如果他们真要这样做,我认为政府需要通过一项法律才能让苹果和谷歌在他们的应用商店下架TikTok,虽然这这两家公司也不想这样做,毕竟近这几个月来TikTok仍然是这两大应用商店中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Jennifer Golbeck说道。


“但如果美国最终禁止了TikTok,我也不会感到惊讶。”Jennifer Golbeck在最后补充道,“谁能预测出特朗普下一步会干些什么。”


而Check Point Research的安全专家Oded Vanunu也同样认为TikTok不应该被封禁,“TikTok的确存在一定的隐私安全问题,但老实说,我认为它没有其他数百种应用程序所引起的隐私问题那么严重。”


例如,他提到了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的“剑桥丑闻”。在2016年美国大选之前,未经用户同意,政治研究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收集了数百万用户的个人数据。


“但是”,Oded Vanunu说,“美国政府并没有禁止Facebook,也没有这个计划。”


由此可见,TikTok就算存在隐私安全问题,也不至于被禁止,毕竟有同样问题的公司并不在少数。况且,数十万名用户的反对以及触及两大应用商店的利益,想要在美国禁用TikTok并不会像在印度那么简单。


用扎克伯格的话来说,TikTok是其在全球市场遇到的第一个中国对手。而对张一鸣来说,TikTok也是字节跳动出海战略的唯一希望。


如今,一路过关斩将的TikTok面临着出海以来的最大难题,如何才能在印度市场起死回生、在美国市场躲过这一劫,以及怎么才能打消海外市场的隐私顾虑,将成为张一鸣全球野心能否实现的关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