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之“贪食”,每分钟都在吃播界上演
2020-08-05 14:22

七宗罪之“贪食”,每分钟都在吃播界上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蹦迪班长(ID:MrSugar008),作者:炊事员老徐,头图来自:《七宗罪》剧照



这个时代有很多“财富密码”,而吃播绝对是其中门槛最低的那一种。


说它是“国家宝藏”都不为过。


其他“财富密码”要么对演技有要求,要么对国籍有限制,硬性要求一大堆。只有吃播秉持“All Lives Matter”的理念,在准入门槛上做到了真正的一视同仁。


它是仁慈的主,只需要你鼻子以下黑洞级。财富在召唤,无数人一头扎进吃播宇宙。



镜头前的他们表情坚毅目光如炬,脸上写满了对未来的渴望。


他们人狠话不多,口腔只是通往成功的路径。


而每一次不加修饰的撕咬与吞咽都宣告着他们离成功越来越近。时而奔放时而克制的背景音乐则传递出他们波澜壮阔的内心活动。


食物作为一种纽带,模糊了现实与网络的界限,将屏幕前的看客和屏幕后的他们联结在了一起。


只有当“老铁双击666”划破天际的那一刻,一切才又重归秩序。


如果用“七宗罪”的视角来审视主播行业,那么“贪食”这宗罪,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是每分每秒都在上演。




中文互联网吃播宇宙的门面,主要由三类人把持着。



第一种是打着大胃王人设的“异能者”。


这帮人要么对自己的饭量绝对自信,要么对自己的包装手段绝对自信。



第二种是靠猎奇博出位的“奇行种”。


由于没啥特色,他们只能仰仗自己强大的心理素质去挑战互联网的底线。



第三种是既会做饭也会吃饭的“美食家”。


他们是圈子里的清流,可惜绝对数量最少,被前两者稳稳地压制着。


这三种吃播看似打法各异,受众不同,但内核却出奇的一致——坐着把钱挣了,用嘴实现阶层跃升。


所以,做吃播的动机和逻辑很好理解。


但热衷于看吃播的人又是出于什么心态和目的呢?


看清这个时代的本质,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这个全面加速的时代,年轻人离开家乡,在陌生的城市两点一线,一个人一间房一人食。


尽管嘴上说着不要,但内心却渴望与他人接触,希望得到些许慰藉。


这样卑微的需求恰恰是吃播可以满足的。



试想一下,疲惫的你打开一段吃播,看着屏幕那头大朵快颐,还偶尔说两句骚话惹你发笑,此情此景就像一个朋友在陪你吃饭帮你解压。


尽管伙食没人家好,但眼前的外卖似乎也没那么难吃了,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好像也没那么压抑了,孤独感也随之被冲淡了。


借着这一层人文关怀,吃播得以让当代青年在每一个深夜与生活和解,为自己续命。



除了人文层面的关怀,吃播也为节食的年轻人提供了玄学方面的帮助。


众所周知,当代青年在身材管理这件事上,乍一看,只学到了“管住嘴、迈开腿”的前半句。


但实践起来,管住嘴可比迈开腿痛苦多了。



如果说对高热量食物的渴望是人类的生存本能,那通过控制热量来节食就是彻底的反人类了。


尽管我们可以通过强大的意志来约束行为,但对食物的欲望是不会消退的。


这时候怎么办?还得靠吃播救场。


靠着从看别人胡吃海喝到最后杯盘狼藉那获得的满足感,节食青年保住了自己的体面,维持了自己的体重。


感谢吃播~



中文互联网吃播宇宙发展至今,虽不过四五年,但已经开始呈现红海之势,竞争惨烈。


除了头部和颈部的吃播主能够从容恰饭,腰部以下的吃播主和新人往往没得选,只能通过更野更硬核的方式来曝光自己。


最直接有效的做法就是在食材上做文章。


很多吃播主利用普通人对不可名状食材的猎奇心理,做起了“克苏鲁式吃播”



有些人专挑活物下嘴,什么活章鱼、活青蛙、活蜘蛛,越怪越好;



有些偏好动物器官,比如生大肠、眼珠、各类鞭、各类欢喜;




也有些吃播主动起了挑战味觉极限的脑筋,吃起爆辣粉丝、变态辣金针菇、网红辣鸡面,都不带喝水的;还有些吃播主则想到什么吃什么,缺乏主题延续性。



他们今天吃火锅底料,明天吃仙人掌,后天吃腐肉,只要能留住粉丝增加曝光,他们可以不断试探人类底线。


说起这个流派,有一位名宿不得不提。



他以一道突破感官极限的厕所料理红透互联网,光速实现了从素人到吃播大佬的人生理想,顺便为鬼畜区人民提供了众多脍炙人口的珍贵素材。


有人靠越吃越怪上位,也有人靠越吃越多走红。


一些吃播主深受木下佑香、Matt Stonie、奔驰小哥等海外吃播大神的影响,搞起了“洋务运动”。


日本大胃王木下佑香


韩国大胃王奔驰小哥


一顿早餐能吃掉10000卡路里的Matt Stonie


他们给自己贴上“饭桶”的标签,不求以怪吓人,但求以量服人。


这波人风格鲜明,一顿吃播的食物总量动辄十斤起,并在视频标题中加以标注,以此博人眼球。



一些吃播主为了突出效果,甚至在吃播前后称重,再顺便露个肚皮以示真吃。


但真正的大胃王始终是极少数,即便是,也无法应付高频次的胡吃海喝。


为了追求效果和稳定的产出,有相当一部分主打“大胃王”的吃博主开始催吐。


百度“催吐吧”就曾是他们分享经验交流心得的根据地。



不过这个根据地早已灰飞烟灭。



这个圈子有很多专属黑话,比如管自己叫“兔子”,管暴食叫“撸”,管吐叫“生”。这样看来,催吐型吃播应该叫“鲁智深”无疑了。


实际上,频繁催吐的吃播主存在十分明显的身体变化。当他们开始出现声音沙哑、咬肌变大、嘴角开裂、牙齿变烂、指关节受伤的症状,那一定是“兔子”无误了。


曾有一位被实锤催吐的吃播主实力玩梗,硬是把烂牙下肚变成了视频噱头,被网友传为一段美谈。



还有一些女吃播主为了人气,大玩色情擦边球,堪称吃播宇宙中的“聊斋朋克”。



她们往往会挑选一些带有性暗示意味的食材进行吃播,还喜欢在视频标题上搞一点颜色,试图借人类七宗罪里的暴食加色欲加持自己的事业。



比起以上套路,还有一种更没底线的骚操作,那就是假吃。


此类吃播通过技术手段,把吃播主剪成了所谓的“大胃王”。


一场精加工后的吃播视频,你永远只能看到播主在咀嚼来咀嚼去,却自始至终都看不到一次完整的吞咽镜头。



每每关键时刻,就是切镜!切镜!!切镜!!!



一些播主通过完美的剪辑,再辅以专业的演技在各大平台吸粉无数,大恰烂钱。


但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正义的审判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



前不久,一名影帝级别的的假吃播主就现了形,结果被人民群众锤得半死。这样的人其实还有很多。




吃播之所以能让那么多人放下尊严豁出性命,在于它为普通阶层指出了一条看似可以迅速致富的路径。


它把自己精心包装起来,吸引了一茬又一茬心存幻想的年轻人。



他们带着美好的愿景投身吃播事业,把那些头部同行当做奋斗的目标,却殊不知现实的残酷。


渐渐地,他们会被莫名的无力感萦绕,然后发现自己其实错过了最佳的入局节点,也难以获得机构和资本的青睐。



即便有幸成为一名职业吃播,也只能沦为资本赚钱的机器。


而那些头部,始终与他们隔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他们最终会明白,成功靠的不是努力,而是运气。


而运气,是任何时代都最玄幻、最珍贵的元素。


最后,快则三五月,慢则一两年,催吐和暴食引发的职业病将吞噬他们的肉体和灵魂。


所谓的财富自由,终究只是一场短暂而又可笑的闹剧。


每个人不开心了都要吃。可看着现在这些吃播,你真的开心吗?


这个时代太魔幻了。


袁隆平们绝对想不到,浪费食物居然会变成一门可以被摆上台面的生意。


无论我们的欲望再怎么被放大,价值观再怎么被扭曲,吃饭都应该只是一件单纯美好的事。


而在当下,我们可以给予自己最后的疼爱,就是能不被时间和空间束缚,在饭点来临时,心无杂念地坐下来,好好吃上一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蹦迪班长(ID:MrSugar008),作者:炊事员老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