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被亚马逊打败的云服务商,重新上市了
2020-08-06 17:53

这家被亚马逊打败的云服务商,重新上市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晚点早知道(ID:finpost),作者:余洋洋,编辑:黄俊杰,头图来自:Rackspace官网


面对颠覆式技术创新,最出色的企业做到了自我颠覆,比如苹果以 iPhone 颠覆 iPod,腾讯以微信颠覆 QQ。大多一蹶不振,走向消亡,比如摩托罗拉、诺基亚。还有一些公司在新秩序中重新找到自己的存在位置,比如 Rackspace。


美国东部时间 8 月 5 日,Rackspace 在纳斯达克上市(NASDAQ: RTX)。发行价为 21 美元,位于发行区间的最低端。Rackspace 此次募集资金为 7 亿美元。开盘即跌 19.76%,收于 16.39 美元——跌了 21.95%。


以收盘价计算,Rackspace 市值 32.63 亿美元。


成立于 1998 年的 Rackspace 原是主机代管商,曾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在 2013 年亚马逊云计算服务 AWS 崛起之前,Rackspace 一度享受着高速增长。云计算起步之初,Rackspace 也曾加大投入,一度成为 AWS 最大对手。


在需要大资金投入的云计算生意,Rackspace 被打得节节败退。2016 年,私募股权公司 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以 43 亿美元的价格将其私有化退市。


退市后,Rackspace 转变发展战略,放弃与巨头竞争激烈的云计算业务,转而大力发展云服务业务,与亚马逊、微软等平台结盟,为企业提供基于 AWS 和 Azure 的附加服务。


及时转型让 Rackspace 以另一种姿态活了下来。离开二级市场四年后,Rackspace 二次上市。


曾经是亚马逊云计算的竞争对手


在云计算出现之前,企业通常在本地自建机房或将服务器托管在数据中心里。1998 年成立的 Rackspace 主要帮企业管理服务器,正好赶上了 2000 年互联网泡沫的诞生、破灭,以及之后整个产业的恢复。


云计算发展起来之后,虚拟计算替代了物理机房。此时的 Rackspace 作为一家传统主机代管商,直面来自亚马逊 AWS 的激烈竞争,后者通过更低的价格、更便利的服务、更为规模化的基础设施迅速抢占市场份额。


意识到传统物理机房将被替代的 Rackspace 也开始发展云计算。但长期、巨大的投入使得云计算是一门天然更适合大公司做的生意。这个生意需要企业在没有盈利的时候长期的规模投资,建立庞大云计算数据中心。以资本换规模、以规模换市场,再以市场换盈利。


在发展云计算初期,先驱亚马逊把公司零售业务的大部分利润都投入到该业务上。Rackspace 没有这样的资本。


2016 年,私募股权公司 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以 43 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收购。


Rackspace 的主要创始人 Richard Yoo 是一名连续创业者,这是他第二个创业项目。创办 Rackspace 是因为他在第一家公司发现没找到好的服务器托管服务。另两位联合创始人 Dirk Elmendorf、Patrick Condon 和 Yoo 是圣安东尼奥市三一大学的同学。


Richard Yoo 在 2000 年代初就离开公司,在随后几年先后创办服务器管理工具公司 Server Beach 和手机照片分享平台 Hush Labs、Natuba。Yoo 目前在多个董事会任职,但他的 LinkeIn 职业简介第一条依然是 Rackspace 创始人、“零号员工”。


回来的 RackSpace 成了 AWS 的好朋友


退市后的 Rackspace 开始重点发展云服务业务,为企业客户提供基于亚马逊 AWS、微软 Azure 等多个云平台的管理方案。


通常来说,企业客户不会自行在云平台上构建服务,而是通过第三方企业服务公司接入。转型后的 Rackspace,其主营业务就是帮助企业管理和运营云平台,目前 Rackspace 已服务消费、安全、硬件、公有云、私有云等领域的近百家客户。


Rackspace 现有三项主营业务:分别是混合云服务,软件应用 & 跨平台服务与 OpenStack 公有云业务。


OpenStack 是全球第一个开源云基础架构,由 Rackspace 与 NASA 在 2010 年共同推出,如今许多云计算厂商如华为云、腾讯云、IBM 的云平台都是基于 OpenStack 搭建,不过随着大平台的崛起,OpenStack 市场份额被严重挤压,逐渐丧失竞争优势。


多云服务占 Rackspace 总收入的 75%,应用软件 & 跨平台业务 13%,而公共云业务仅占 12%,Rackspace 只有不到八分之一的收入来自公有云。


微软、Google 的云平台 2019 年的毛利率均超过 60%。相比之下,Rackspace 在 2019 年混合云服务的毛利率为 42%,应用软件和跨平台业务的毛利率为 37%,公有云业务 OpenStack 的毛利率为 51%,也不及微软 Azure、亚马逊 AWS 等大型云平台。


与 2019 年一季度相比,Rackspace 2020 年一季度的毛利率甚至出现下滑,从 41% 下降到 38%。低毛利率是服务型公司的普遍特征。


在未来,Rackspace 或许可以解决低可复制性、低毛利率问题。但其缓慢的增长速度、沉重的债务和持续的亏损让公司前景显得难以捉摸。


举债扩张,深陷亏损


Rackspace 主要通过收购其他云服务和企业服务公司的方式,加速发展和整合云服务业务,并通过转化收购公司客户快速拓展市场,将昔日与自己在云计算领域激烈竞争的巨头 AWS 变成客户。


2017 到 2019 年间,Rackspace 以共计超过 18 亿美元的资金收购四家公司,包括两家云服务商和两家企业服务商。最大的一笔收购发生在 2017 年 11 月,Rackspace 以 10.39 亿美元价格收购公有云和私有云部署和托管服务商 Datapipe。


收购的同时,Rackspace 还加速推进和 Google、亚马逊等昔日竞争对手的合作。2017 年,Rackspace 的托管服务对象就包括微软 Azure、亚马逊 AWS 以及 Google 云等平台。


举债收购也为 Rackspace 带来了高额债务。财报显示,Rackspace 的借贷利息高达 8%,还债和支付高额的贷款利息造成了 Rackspace 连年亏损的局面。


退市前公布的最后一份财报显示,Rackspace 净收入同比增长 7% 至 5.24 亿美元。彼时,Rackspace 已经开始转型。其中为 AWS、Azure 等云产品提供管理服务所获得的收入 “迅速扩张”,净收入增长了 26%,接近 3600 万美元。


四年后,Rackspace 持续亏损。2019 年有所收窄但依然亏损 1 亿美元。



靠上市还债


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Rackspace 现金及等价物约 1.3 亿美元。同期,Rackspace 的债务将近 40 亿美元,包括 28 亿美元的定期贷款和 11 亿美元的优先票据及其他债务。


2019 年,Rackspace 业务经营已经盈利 1.01 亿美元。但财报中的 “其它项” 开支超过 2 亿美元。最终造成净亏损 1 亿美元。这些开支主要是偿还债务和利息。


此次 IPO 募资将帮助 Rackspace 减轻债务负担。Rackspace 在 IPO 中筹集的资金越多,它从资产负债表中删除的债务就越多,一旦清除债务,Rackspace 将扭亏为盈。不过从上市后的表现来看,Rackspace 面临的情况并不乐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晚点早知道(ID:finpost),作者:余洋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