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垃圾生活、结婚、甚至分娩,这对恋人是怎样做到的?
2020-08-10 09:43

零垃圾生活、结婚、甚至分娩,这对恋人是怎样做到的?

本文来自公众号:新生活方式研究院(ID:neweeklylifestyle),作者:白鸽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四色垃圾桶,在2020年疫情的打击之下,骤然变成了一道被遗弃的风景。


大爷大妈再没有激情杵在垃圾堆旁监督,人们也没耐心给果皮纸屑分门别类,只想戴着口罩远远一抛,然后把双手蹭干净。


然而,疫情的肆虐并没有让垃圾围城停止扩张。早在2018年,维也纳医科大学的研究人员就声称,他们在人类粪便中检测到了微塑料。


这意味着微塑料正在通过生态系统的食物链,占领地球,入侵人类身体。


可见,“限塑令”早就不足以阻止地球人对塑料的依赖与痴迷。近日,中国新版“禁塑令”发布,自明年1月1日起,将禁用不可降解的塑料袋、塑料餐具及一次性塑料吸管等。


这或许会在仰仗外卖过活的年轻人群体中,掀起一小波风浪。


但是有一部分人,完全不担心任何形式的禁塑令,因为他们在践行另一种更彻底的生活方式——zero waste


贝亚·约翰逊是一个生活在美国的法国女人。她首先提出“零废弃”的生活理念,被《纽约时报》称为“零废弃生活的传教士”。


从2006年开始,贝亚·约翰逊一家五口(包括一只可爱的吉娃娃),就“尽可能避免产生垃圾”,一年里产生的垃圾能轻松塞进一个玻璃瓶。


大多数人一天产生的垃圾,都远超这些。图/《零垃圾生活 Bea Johnson》截屏


这个理念影响了全球的环保主义者,很多人开始跟随她的脚步,DIY自己的“玻璃瓶”。


一、没有垃圾的婚礼&分娩


尚洁与杨翰选,是一对生活在台湾的夫妇。2019年,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尚洁翻译了贝亚·约翰逊的《我家没垃圾》(Zero Waste Home)一书,并与爱人兴致勃勃地改造他们的小日子。


在她看来,这就像一本《组装人生的DIY说明书》。Zero waste需要事无巨细地重组生活习惯,但拒绝一根塑料吸管很简单,像如何达成“没有卫生纸的厕所”,就需要很大的毅力。


经过四个月的练习,尚洁发现只需要两个步骤,就可以省掉卫生纸:先用冲洗器冲洗屁屁,再用一块自制的10X10cm棉布擦干。棉布很小,用完就可以用肥皂轻松清洗挂起。


回到没有卫生纸的时代,好像没想象中那么糟。 图/尚洁


zero waste的生活方式,还促使这对情侣打造了一场“没有垃圾的婚礼”。在这个简洁的庄园,新娘用干燥花和巷弄里的野花小草,取代了bling bling的发饰;丈夫则用手工编制的麻绳网袋,包裹着自然生长的橘子做伴手礼。


真正的草地婚礼,不需要过多的装饰。 图/Wan-Ning Chen


宾客用餐时的擦嘴巾和杯垫,是新娘用干净的布一针一针制成的小手帕;宾客的位置牌,是用废弃的尤加利叶子书写的。


特制的位置牌,有手工的温度。 图/Wan-Ning Chen


因为没有多余的物欲和攀比之心,整场婚礼就像是原始森林里的盛大聚会,幸福又单纯。


“零废弃”的概念甚至影响了妻子的分娩方式。因为夫妻在大学主修中西医学,他们有信心在母婴安全的前提下,自主选择一场更为环保和天然的分娩。


把“婚礼”二字改成“生产”,是另一张充满意义的海报。 图/Wan-Ning Chen


尚洁选择的是我们不常见的“水中分娩”。她从线上社群借到了产池和打气筒,用防水垫代替产褥垫,用大小毛巾代替卫生纸,用布尿布代替纸尿布。


Zero waste式的分娩,并非强求做到零垃圾,而是合理地避免不需要的。在怀孕的时候,她就花了足够的心思去阅读相关书籍,想避免不必要的催生药物、人工破水环节,减少医疗干预。


用另一种方式,感受分娩的旅程。 图/Wan-Ning Chen


取而代之的,是在瑜伽球和瑜伽垫上用姿势变换来代替药物催生,用按摩淋浴来减轻痛苦。


尚洁认为,这关乎“女性在生产中的角色赋权”,希望主导分娩这场神奇旅程的,并非医护人员,而是她自己。


二、零废弃,比断舍离更高级


在电视剧《我的家里空无一物》中,短发女孩麻衣所住的房子,几乎只有亮锃锃的四面墙壁。


她自诩为“超级扔东西狂魔”,只要发现稍微没用的东西,就会马上扔掉。虽然她的房子看起来干净得空无一物,但这种接近强迫症的断舍离,并不是zero waste的追求。


麻衣,一个患有“扔物癖”的奇女子。 图/《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相反地,zero waste的房子充满生活气息,“信徒”们有很多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宝贝。


粗暴的断舍离,只是让垃圾消失在自己眼前,但它依然会在这个地球上“流浪”,继续造成污染。


但zero waste的生活方式,是为了让所有的事物“物尽所用”,因此零废弃不在于彻底的“零”,而是在于这个概念的5R原则——


Refuse(拒绝你不需要的)


Reduce(减少你需要的)


Reuse(重复使用你消费而来的)


Recycle(回收你不能拒绝、减少重复使用的)


Rot(分解剩下的残渣做成堆肥)


推崇这种生活美学的人,会有很多过日子的小技巧:比如用蜂蜡纸代替保鲜膜,用布袋代替塑料袋,椰子油+苏打粉可以自制牙膏,产生的厨余垃圾可以堆肥。


“零废弃”理念的提出者贝亚·约翰逊,还会自制洗护用品和化妆品。她只要花费2美元,就可以自制橄榄皂来洗脸、洗澡和洗头;腮红可以用颜色相近的肉桂粉、可可粉、菜根粉混合而成,好看还自带甜腻的香气。


贝亚家的腮红,看起来还很好吃。 图/《零垃圾生活 Bea Johnson》截屏


人可以尽可能不制造垃圾,那小动物呢?在台中市开猫旅馆的一对夫妻,用行动证明了宠物也可以zero waste。


养猫最容易产生的垃圾是猫砂,因此他们首先选用的是森林永续认证的木屑砂,用完后就拿去与枯枝落叶和生厨余一起堆肥,一个月后就会生成一抔黑金土,可以“化作春泥更护花”。


三、zero waste:拯救地球的最后一支试剂


zero waste的生活方式,会过于乌托邦吗?


生活在城市内圈的人,并不常意识到地球在遭受的困境。


去年年底,国家邮政局实时监测数据表示:2019年我国快递业的快件已经诞生了第600亿件。这个庞大的数字背后,是无数的包装袋、纸盒、塑料胶等快递垃圾。


与此同时,由于快递包装垃圾回收成本高,利润低,快递行业几乎不会主动回收,特别是塑料袋的回收率几乎为零。


这意味着,中国人正在加速生产废弃垃圾。这种任性的生活方式,将导向一个危险的境地。


因此,尝试zero waste的生活方式,或许是拯救地球的最后一支试剂。早前,日本就有一个零垃圾小镇在“超前”践行,它位于德岛县,上胜町,实行严苛到令人抓狂的垃圾分类处理制度。



早在2003年,这个城镇就发表了日本第一个零废弃宣言,目标是在2020年把垃圾生产率降为零。


很多人认为,要坚持如此“高境界”的生活方式,首先得工作自由,有钱有闲。因为对于一般的社畜而言,从早餐外卖开始,zero waste就已经不太可能了。


但事实上,要做到“零废弃”的生活,没想象中那么难。在我们的爷爷奶奶乃至爸妈那一辈,都比我们更接近这个概念。


东西坏了,要修而不是换;陈旧的衣物,可以剪开做清洁布;吃剩的饭菜,要么喂鸡喂鸭,要么制作堆肥……那些我们以前看来可能是“小家子气”,但其实是“5R原则”的绝佳示范。


我们曾经对《小森林》影片中诗一般的生活方式神往,却没发现女主角市子的厨房,其实也是一个zero waste空间,光是装食物的玻璃瓶就到处都存在。


塑料制品,从来都不是厨房的必需品。图/《小森林》


zero waste,不是非要追求“零”,正如尚洁所言,重要的是你在舒服的程度下所做的改变,并因为那些改变而感到快乐。


当有一天,我们发现家里的垃圾桶形如虚设,自己也变成一个不爱生产垃圾的地球人时,或许就不会觉得“人类才是祸害大自然的病毒”了。


注:部分图片源自“没有垃圾的公寓生活”博客主页


参考资料: 

[1] Zero Waste Home,Bea Johnson

[2] 公寓里的温柔生产纪实,尚洁

[3]一场没有垃圾的婚礼——婚礼纪实,杨翰选

[4]一对夫妻的零浪费生活:自制牙膏、洗发水,甚至卫生巾!一个月只产生104克垃圾,一条


本文来自公众号:新生活方式研究院(ID:neweeklylifestyle),作者:白鸽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