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性骚扰后,我做了一个VR共情体验坊
2020-08-12 09:54

遭遇性骚扰后,我做了一个VR共情体验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思齐,头图由作者提供。


“我在被别人袭胸的一刹那,袭来的第一反应是好羞耻。” 自视性格刚烈的杨子曦一次在商场遭遇陌生男子突然袭击的经历,让她陡然间产生自我怀疑和极大触动,为何受害者会产生强烈的“羞辱感”?


虽然杨子曦在第一时间选择报警并向商场服务台寻求帮助来维护权益,但她却再次经历了人生中更为尴尬的场景——在六七个男性警察和工作人员的围观下详细描述自己被袭胸的过程——用哪只手、如何袭击,描述和回忆让羞耻感轮番袭来。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她委屈、反思、寻求答案。


在此之前,杨子曦遇到了同在清华大学就读硕士的廖敬仪,知晓她原来也遭遇过性骚扰,并正在做一项创新推动反性骚扰的项目,杨子曦毅然加入。


海外实践阶段的项目团队照片


人类的悲欢原本并不相通,但因为人类具备理解他人并敏感回应彼此的能力,才共鸣出同样的悲悯和关切,探索出解决问题的答案。在信息通达的时代,世界上依然有许多阴暗的角落、不公平的现象以及无法言说的苦楚,后生价值“SeeForShe共情体验坊”由此诞生。


体验坊参与者


三位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青年,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方式,去开辟一条新的路径,为在校生和社会新人提供性骚扰防治与共情教育,通过虚拟现实技术(VR)让人们直观感知性骚扰当事人的遭遇,“亲历”一次TA所面对的复杂经验,以唤起人们的共情和反思,尽自己的力量,为弱势者发声。 



初衷:性骚扰真的是小事吗?


性别与生俱来,无法选择,它也赋予每个人一生的课题——接纳、理解和超越那些与性别密不可分的境遇。


“性骚扰其实是最普遍,也是最隐晦的基于性别的暴力。”这是今年7月廖敬仪代表后生价值团队参加联合国驻华系统与腾讯共同主办的“中国青年对话未来”——“创新方式推动性别平等”线上对话活动的开场白,很多女性都在面临性骚扰的问题,“我们不仅仅想让更多人了解性骚扰,我还想要让更多的人体验到社会的良善。”


廖敬仪参与“中国青年对话未来”活动,腾讯会议实时截图


廖敬仪在清华大学数据科学与信息技术读硕士,24岁的她已经是团队元老,后生团队的雏形原本只是她的一份课堂作业,直到相遇一群关注性别平等的伙伴后,她开始意识到,或许能做点与众不同的事。


理科生背景的她一直被身边人认为有“直男思维”,大大咧咧的个性常常疏于细节,以至于她在经历实习期第一次职场性骚扰时甚至有些混沌不清。



“2018年一次外地调研的路上,一位男性前辈在车上做了越界举动,我感到有些不舒服,但当时我其实无法判断是否算越界,对方比较年长,我想也许是对我喜爱的一种表现,直到我跟朋友交流之后才意识到,这已经算是职场性骚扰的范畴。”


幸运的是,公司领导和团队负责人得知后,都给了她积极、迅速的反馈。“当时无论是公司领导还是朋友,都给了我很多安慰和疏导,但由于没有证据,很难举证,最后只好放弃诉讼程序,采取庭外和解的方式了结此事。最后对方赔款并进行了当面道歉。”廖敬仪回忆,事件本身并没有给她带来严重伤害,但她意识到社会新人必须明晰性骚扰灰色地带和性别界限,她开始思考,是否有方式可以让人们体会到遭遇性骚扰当事人的心态,从而让更多人意识到性骚扰的严重性。共情体验坊的创意由此而来。


对于这一点,杨子曦感同身受,那次公众场合的性骚扰经历让她有一年的时间都难以释怀,最大的屈辱感已经不仅局限在施暴者的袭击,更关乎尊严和对社会文化的反思。


“在和警方一起调取监控的过程中,商场里一名与我妈妈年纪相仿的阿姨,她得知我查监控的原因是被袭胸时,竟然露出很尴尬的表情,她在跟经理电话描述‘我被人摸了一下胸’的字眼时,竟然扑哧笑了出来,这个笑让我大受刺激,当时控制不住地朝她喊‘阿姨你女儿如果被袭胸,你会是这个态度吗?’”


“一整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反思,我作为受害者为什么当时会感到羞耻,我在害怕什么,直到我和身边的朋友说出这段经历,才知道原来身边那么多女孩都遭遇过性骚扰,有的人是在电梯里面被老师说穿丝袜很性感,有的是直接被出租车司机摸腿,这些都应该被讲出来。”


手机游戏


然而,性骚扰中的受害者沉默似乎是很难被撬动的巨石。根据广州性别教育中心的调查显示,在高校有近7成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遭受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而这其中有近一半的学生在遭遇到性骚扰之后会选择沉默。


据美国 2018 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有81%的女性曾经受过性骚扰,其中77%的女性曾经受过言语性骚扰,而51%的女性曾遭受接触性的性骚扰。这些沉默的背后既有对性骚扰缺乏统一准确的定义、难以执行的原因,也有相关部门对于性骚扰带来的危害没有给予足够重视的原因,还有整个社会仍然存在的这样的性耻辱文化观念,让当事人误认为将性骚扰经历说出去会丢人现眼的顾虑。


值得关注的是,性骚扰可能发生在各种场所,学校、职场、公共区域,也并非只是年轻美貌的女性才会面对的侵害。很多时候性骚扰者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利用灰色地带和被侵害者的恐惧心理,更为担忧的是,有时性骚扰的侵害者也未必能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涉及到性骚扰;受害人甚至也未必能清晰地分辨自己遭受了性骚扰。


“我们的价值就在于,让性骚扰的受害者无需害怕和自责,依然可以活得恣意坦然。”廖敬仪坦言。


后生价值执行官廖敬仪


用创新技术孕育共情


“SeeforShe共情体验坊”的模式是通过设置不同的游戏环节,以协作的方法引导参与者们感知人与人之间不同的社交界限、推动对性骚扰当事人的共情,并借此学习拒绝策略与相关法律知识、带动参与者对“性骚扰”这一议题的关注与讨论。


游戏能够让他们以一种轻松的方式去面对一个严肃议题。而代入当事人视角的体验又让参与者能够更好的感同身受、换位思考。


初次举办线下体验时廖敬仪并没有信心,直到看见真有人愿意跨越半个中国来参加这样一个不太成熟的体验坊,这是一剂强心针。


毕业于剑桥大学、专门从事性别研究的王笑哲也是看到了这一方式在国内的与众不同选择投身其中。


后生价值内容官王笑哲


作为现在的团队灵魂之一,王笑哲是团队里唯一的一位男性,王笑哲的出现也正好是在去年底整个团队陷入瓶颈的时期。彼时王笑哲所在的广州性别机构运营不下去,机缘巧合下,他与廖敬仪的团队相遇,“我看到了和我之前所从事的性别公益行业很不一样的工作方式,这也是我本人回国想探索一种性别公益社群路线。”


他从广州千里迢迢前往武汉去参加体验坊的活动,“国内的性别公益机构做了很多工作,但不太擅长向外界推广。以前我所在的性别平等机构是通过用剧场的方式做反家暴和推动性别意识的活动,效果非常好,但由于十分依赖线下的物理空间,在互联网时代不容易破圈,和外界的交流成本很高。我在做田野调查的时候发现,国内性别社群的工作方法非常多样,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以创新科技为重心的。如果给社群原本的专业能力搭配上创新科技的方法,去推动社会议题将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


“敬仪的创新技术视角,子曦对公益价值的追求,如果能够加上我对于性别专业的研究,刚好互补。”就这样,“后生价值”团队正式揭幕。


后生价值品牌官杨子曦


2019年是共情体验坊从雏形到落地的一年,在五座城市生根发芽。今年由于疫情原因,体验坊无法继续进行线下活动,也正是因此创造了制作线上体验坊的契机,“后生价值”团队邀请了相关领域专家和同行进行评测,在去年一年的高校试点推广的基础上和更多学校和社会企业达成合作意向,分别针对在校生和职场人士去设计共情体验。


项目面向的主要群体是社会新人,包括从高中到高校的在校生,以及刚刚就业五年左右的职场年轻人。


相较于儿童和青少年来说,社会新人所面临的权利关系更为复杂,同时因为性骚扰背后的成因还牵扯到社会因素,所以很难被广泛关注,因此“后生价值”希望尝试转换视角,以协作和共创的方法将性别安全教育进行游戏化的改编。


与其他性别公益项目不同的是,体验坊利用不同模块的游戏化体验,例如界限游戏、VR体验、故事接龙,还有平行剧场等,去引导参与者感知社交界限,调动参与者的共情能力,学习安全策略,同时启发参与者去反思社会文化中面临的与性骚扰相关的心里困惑。


其中的VR体验还已经在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办的妇女联合会进行了落地试点,而卡牌和手机游戏也正在开发和设计的改版阶段,预计今年下半年上线发行。”


从一项课堂作业到全国性创新公益项目的雏形,再到走上联合国和腾讯的“中国青年对话未来”这样的国际舞台,这是一次不期而遇的蜕变。“参与这个项目心里会变得柔软又坚定,柔软来自于对受害者遭遇的同理心,坚定于对项目价值和意义的认同。”这些反馈成了“后生价值”三人组的动力源泉。


社会创新大赛获奖照片


把性别平等作为一项事业


所谓“后生价值”,顾名思义,并非人原始的固有价值,而是来自后天的感知和习得,人可以通过后天的感知和习得来破除性别问题中固有的刻板印象,这是团队之所以取名“后生价值”的第一个含义,第二个层面的意义确实与“后浪”有关,特指年轻人的价值观。


1995年之前,中文定义中根本找不到类似“家暴”、“社会性别”等概念。1995年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为全球的性别平等打开了一扇门。



“在我们去年做了第二次线下体验坊的活动之后,我就觉得推动性别平等将是我一生从事的公益事业。”杨子曦直言,我们的创意基于前置,通过共情、演练去预防,并不是心理疗愈这类后置内容。“这也是我们的专业和模式导致,在几十人的场域下,并不适宜涉及隐私的表达。”


线下体验坊


“中国青年对话未来”活动期间,团队新增了30多名志愿者,他们很多人都拥有不同领域的专业背景,线上运营仅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能够吸引这么多志愿者,让三人第一次感觉到影响力在扩大,“工作只是一个挣钱的地方,‘后生价值’的工作才是我的成就感来源。”一名志愿者的话触动了廖敬仪,有时候,坚持下去的勇气就来自一个瞬间、一句话和一个场景。


反性骚扰和性别平等绝不是一句口号,也不是一个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体验项目,它需要更多人的参与和共鸣。


体验坊-界限游戏


明年才硕士毕业的廖敬仪和杨子曦几乎已经确定未来的事业方向,也许未来“体验坊”能够商业化,兼具社会责任和经营能力,王笑哲也跃跃欲试想将所学付诸实践。


他们制定了三年、五年、十年计划,虽然不清楚能够走多远。但可以肯定的是,三人对于性别话题都积蓄着强烈的表达欲。性骚扰已不仅仅是单一性别议题,甚至关乎所有人,“目前3/4的用户都是女性群体,我们在想如何能够吸引男性也参与进来,增进两性之间相互理解,这将是下一步在媒体平台上需要率先尝试的内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思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