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是下一个印尼吗?
2020-08-19 09:33

孟加拉国是下一个印尼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原标题Could Bangladesh be next Indonesia?作者:Melissa Goh,编译:付饶,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过去十年,亚洲一直增长很快,但有一个国家被排除在了增长之外,那就是孟加拉国。


与印尼或越南相比,除了核心的服装制造业和农业外,人们对这个位于印度东部边境的小国知之甚少。


“孟加拉国在地理上属于夹缝中——它不是印度,也不是东南亚。” 健康科技初创公司Praava Health创始人兼CEO 辛哈(Sylvana Q. Sinha)这样说道,“投资者不了解孟加拉国。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不熟悉的新市场”,她补充道。


Praava Health创始人兼CEO 辛哈(Svlvana Sinha)/ Saikat Bhadra


多年前来到孟加拉时,这位孟加拉裔美国企业家看到高质量的医疗服务稀缺,感到很震惊。“我观察到,凡是有能力的人,都在出国看病,这让我大开眼界。” 辛哈说。


诚然,医疗差距存在的原因,是这里依然普遍贫困。在孟加拉国,约有2400万、也就是六分之一的人依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但几位本土创业者和投资者都表示,外国投资者最常见的一些误解,包括安全问题和缺乏基础设施,都是没有根据的。


从好的一面来看,孟加拉国的劳动力年轻——年龄中位数在28岁,他们中许多人有能力、有技术,渴望消费更有质量的服务、产品和内容。孟加拉国拥有1.64亿人口,是世界第八大人口国,人口规模是印度尼西亚的三分之二。其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居世界前列(7%左右),2019年超过了中国、印度、印尼和越南。


2018和2019年,孟加拉国的人均GDP增速超过了越南、中国、印度和印尼/Worldbank


同时,孟加拉国的移动互联网普及率也不断提升,给科技创业公司带来了巨大机遇,包括乘车、送餐、健康和教育领域。2017年,孟加拉首都达卡的Facebook活跃用户数在全亚洲排名第二。


云厨房Kludio的联合创始人兼CEO哈希米(Kishwar Hashemee)说:“2016年,我们在孟加拉国每天有4000个食品配送订单,但现在,日订单量超过10万。”哈希米将自己的企业比喻为 “数字美食广场”,它在2019年推出后,在食品配送领域与Pathao、Foodpanda和UberEats竞争。Kludio自有食品品牌,订单和交付也自己处理。


云厨房Kludio的联合创始人兼CEO哈希米(Kishwar Hashemee)/westerngazette.ca


“人们认为,这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所以很穷,而且害怕极端主义。但一旦人们开始开始尝试了解这个国家,就会发现它很像一家基本面非常好的高增长公司。” 物流初创公司Truck Lagbe的首席财务官乔杜里(Ravid Chowdhury)说。


在美国长大的艾哈迈德(Rahat Ahmed)是孟加拉国Anchorless公司合伙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他在2004年9月第一次来到孟加拉国。这位风险投资家说:“我记得我回到纽约时,觉得(达卡)什么都没有。” 他的公司专注于早期创业公司。十多年来,他见证了这里的变化。


几年后,艾哈迈德已经成为打车初创公司Pathao的投资人,并领导Anchorless努力吸引孟加拉国的初创公司。这家风险投资公司将物流初创公司Loop Freight,以及人工智能公司Gaze作为其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1. 资金缺口


全球公司的投资,能够让孟加拉国的初创企业获得更多注意。诸如Gojek对Pathao的投资、500 Startups投资Shohoz、蚂蚁金服入股bKash等,都使孟加拉国的初创企业获得了关注。


但这里的融资规模仍然大幅落后于东南亚和印度。根据LightCastle Partners和Anchorless汇编的数据,2019年,孟加拉国的初创公司共获得了7060万美元的A轮和B轮融资。相比之下,印度初创企业拿到了24亿美元的资金,是前者的30倍。而印度的GDP只是孟加拉国的9.5倍。


对于创业者来说,筹集资金并不容易。Praava Health CEO 辛哈就表示,“筹钱是比创建公司更难的事情。” Praava Health是一个健康中心网络,提供在线诊断和家庭医生服务,它的一部分资金是自筹的。目前,它已经从“美国为主”的投资者处筹集了850万美元的种子轮和A轮融资。


Praava Health提供在线诊断和家庭医生服务/Praava Health


在教育方面,目前,印度有两个科技独角兽,Byju's和Unacademy。而在投资人艾哈迈德看来,孟加拉国估值最高的两个教育科技初创公司价值约在300万到400万美元之间。考虑到印度和孟加拉的人均GDP水平大致相似(2000美元左右),若假设投资与人口数量成正比,孟加拉国的教育科技公司应该能够达到1.5亿美元的估值。“但(孟加拉国)没有接近这样估值的公司”,艾哈迈德指出。


此外,根据当地企业家的说法,外国人对孟加拉国的看法还没有跟上这个国家发展的进步。


Truck Lagbe的CEO 拉希德(Anayet Rashid)还记得,1980至1990年代孟加拉的情况。“当时,因为贫穷和洪水泛滥,孟加拉国的国际形象颇为负面。现在我们已经很久没有遭到洪水侵袭。以前,达卡会被淹没,但那是30年前的故事了。”


孟加拉国过去的国际形象十分负面/World bank


拉希德认为,他过去几年在孟加拉国各地观察到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是“惊人”的。他解释道,“即使在国家最偏的角落,也能看到铺好的路,甚至会有四车道、双车道的路。这样的发展,很多投资者都没有注意到。” 他说。


在过去十年中,孟加拉国的消费也在膨胀。服装出口的繁荣拉动了经济,跨境资金流动不断增长,在2019年创下新高。


2016年以来,孟加拉国的实际GDP增速一直保持在7%以上,但新冠疫情带来了麻烦。尽管世界银行对全球经济的预估都进行了下调,但孟加拉国计划部长曼南(Muhammad Abdul Mannan)仍对今年的增长给出了6%的预估。


可是,强劲的经济基本面并没有说服投资者。“我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介绍孟加拉国。多数情况下,我们接触了很多风险投资公司,他们投资的业务与我们很相近,但他们的投资组合中没有孟加拉国”,拉希德说。


孟加拉国必须与印度和东南亚争夺投资者的注意力。Flourish Ventures的全球投资顾问阿加瓦尔(Smita Aggarwal)说:“这两个市场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你专注于他们,就不必去看其他地方。”


Smita Aggarwal的办公室位于孟买,她表示,投资Shopup是个偶然/Flourish Ventures


Flourish Ventures从Omidyar Network分拆而来,专注金融科技的风险投资。它在亚洲有17家投资组合公司,其中只有一家在孟加拉国。阿加瓦尔表示,这家公司在2018年首次向B2B平台ShopUp开出支票时,并没有积极寻求在该国投资。


她回忆说,因为ShopUp坚持要见面,才偶然发现了这个机会。Flourish Ventures最终成为ShopUp种子轮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此后又对这家创业公司做了三轮跟投。


“这就是要找到合适的创始人、商业模式,符合国内的宏观环境”,她说。而现在已经有一家孟加拉国的创业公司,“我们想做更多。”


Shopup的三位联合创始人/Surgeahead.com


2. 孟加拉国投资人


由于融资渠道有限,许多创始人依靠当地天使投资人。这些人许多是高净值人士,他们“不会开出10万美元的支票”,天使投资平台Bangladesh Angels的CEO 拉赫曼(Nirjhor Rahman)说。


Bangladesh Angels发起的一次投资活动/Dhaka Tribune


这一平台于2018年推出,希望能够拉近该国创业者和投资者之间的距离,尤其在投资人对“创业公司”的概念还不是很理解的情况下。


由于许多本地投资者来自制造、服装、快速消费品或金融等传统行业,他们通常期望初创企业表现的像中小型企业一样——风险低、变现快,并且回报稳定。


拉赫曼指出,另一个障碍是,当地投资者的能力缺乏,比如没有审查科技公司以及进行尽职调查来达成交易的能力。这可能会导致不利的交易条款,对希望从本土风投公司筹集A轮或B轮融资的初创企业有影响。


“我见过要求50%所有权和分红的条款......但这不现实,资本表会出问题的”,Anchorless的艾哈迈德说。后续资本在市场上也不常见,许多投资者只是“扔下钱就走人”,他补充说。


拉赫曼希望通过Bangladesh Angels,与区域性的天使投资人网络合作,将结构化、集团化的天使投资引入孟加拉。这位首席执行官说,该网络每个季度都会为的天使投资人带来5到6笔独家交易,他每年则在达卡和美国德州的达拉斯之间往返。


他投资的交易金额通常在8万到5亿塔卡(9.5万美元到59.2万美元)之间。”我们希望成为这些公司的第一个专业投资者,让他们获得除了自筹资金之外的帮助“,拉赫曼补充道。


3. 下一个印度尼西亚?


GDP飙升、中产阶级蓬勃发展、智能手机普及导致消费者行为习惯的改变......孟加拉的增长故事与印尼和越南有相似之处。


但这种增长还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假设孟加拉国继续以年均7%的速度稳定增长,那么该国需要20年的时间,才能从2019年实际GDP水平的3026亿美元,增长到同年印尼的水平。对于希望实现类似回报的投资者来说,这是一个遥远的距离。


好消息是,孟加拉国的GDP(以现价美元计算)已经超过了越南,越南有一家科技独角兽(VNG)和几家估值上亿美元的公司。


一辆在路上的Truck Lagbe货车/Truck Lagbe


同时,孟加拉国可以利用其后发优势。“你可以跨越几代人的创新,从其他市场的学习中获益,直接跳进最前沿的创新领域”,Flourish Ventures的阿加瓦尔说道。例如,该国可以完全跳过卡支付,直接转向二维码或应用程序支付,因为大多数当地银行都没有实现数字化。


阿加瓦尔指出,虽然印尼的人口远多于孟加拉国,但后者拥有更大的市场总量。因为孟加拉的人口并不向印尼那样分布在不同岛屿上,因此可送达的范围更广。


同时,由于企业在短期内寻求其他制造目的地,孟加拉国将从疫情、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导致的供应链中断中获益。


如果这一趋势延续,像Truck Lagbe这样的物流初创公司,将从该国持续的工业化浪潮中受益。据该公司CFO乔杜里估计,到2040年,孟加拉国的卡车运输市场将从现在的100亿增长到400亿美元,这样就和印尼目前的卡车运输市场规模相当了。


4. 数字化的孟加拉国


作为 ”数字孟加拉国“的一部分,电信基础设施的改善等因素帮助降低了成本、促进了互联网的接入,为以移动为导向的公司创造了条件。


视频流媒体平台Bongo的首席运营官塔河(Fayaz Taher)表示:“几乎人人都有智能手机。这也得益于Walton和Symphony这样的本地品牌,它们自生产自组装,并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出售。”


塔河表示,如今,许多孟加拉国人主要通过手机消费内容,他们依赖Facebook和Youtube以及Bongo等平台。Bongo宣称,其主平台月活跃用户达200万人。


如今,许多孟加拉国人主要通过手机,在Bongo等平台上消费内容/图片来源:Bongo


不过,重大挑战依然存在。孟加拉国的4G服务在2018年推出,但GSMA的一份报告发现,该国的移动电信市场仍然由2G网络主导。


孟加拉国移动电信市场依然由2G主导/business standard


“尽管这里有巨大的机会,政府也有清晰的愿景,但我们在很多维度上仍然停留在过去。”该国第二大移动网络运营商Robi的首席执行官 M·艾哈迈德(Mahtab Uddin Ahmed)在7月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他补充说,截至2020年6月,孟加拉国只有约21%的人是4G用户。


M·艾哈迈德列举了该国4G应用率低的部分原因,包括禁止电信企业自建基础设施的“多层牌照”、高额频谱成本和高额税收。


惠誉解决方案分析师Kenny Liew表示,可以吃掉运营商一半利润的高额税收很可能会持续下去。“长期以来,电信行业一直被孟加拉国政府视为现金牛......鉴于政府已经为新冠疫情相关的财政刺激措施花了大量资金,这一收入来源在本财年更加重要”,Liew解释说。


监管无变化的情况下,孟加拉国不太可能出现像Reliance Jio那样的运营商。印度首富的这家电信公司在印度拥有统一的牌照,通过覆盖范围无与伦比的移动计划,能够为超过3.5亿客户提供4G接入服务。


但其他培育初创企业的举措正在进行中。比如,孟加拉国政府为外国投资者提供长达15年的免税期。达卡证券交易所计划在今年底推出一个新项目,称为微型资本股票交易所,它将为中小企业提供急需的流动资金。


尽管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但让当地私募股权和天使投资人得到回报,仍是一个难题。Anchorless的艾哈迈德认为,这件事情需要解决。而在此之前,初创企业将需要在增长和盈利上,追求一条缓慢而稳定的道路。


新冠病毒为孟加拉国的数字化带来了推动力,但要维持这一浪潮,还需正确的激励措施。


一些人认为,教育人们了解孟加拉国是重要的第一步。“输出文化——无论是食物、电影还是音乐,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分配资源的事情,这不仅仅是GDP的问题”,艾哈迈德说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原标题Could Bangladesh be next Indonesia?作者:Melissa Goh,原文发布时间:2020年8月13日,编译:付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