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进行“开放式关系”的情侣,后来都怎么样了?
2020-08-20 19:00

那些进行“开放式关系”的情侣,后来都怎么样了?

在实际进行开放式关系时,并不像理论那样理所当然,人们会碰到更具体的、复杂的、实际的问题。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空,Freiniant,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恋爱关系?


离婚率不断走高,交友软件不断推新,对“渣男、小三”的喊打声不断高涨,爱情 PUA 不断被提起,即便主流爱情仍然把“陪伴”当做真理、把“白头偕老”当做最高目标,也有越来越多人认为在七八十岁的寿命里“一生只爱一个人”的单偶制是违反人性的。更有许多人自嘲是连环单偶制:一对一的恋爱关系,但是爱恋周期短,频繁地更换伴侣。


不少人已经认识到,把复杂的人性和人际关系粗暴地归结为“渣男/小三”并无助于更好地亲密关系。人们开始质疑“爱情一定是排他的吗?人真的不能同时爱很多人吗?”“爱就意味着占有吗?”,疑问“为什么人不喜欢被出轨,但人类出轨不但会发生,而且频繁地发生?”“为什么现在的爱情就像买卖商品一样,看投资收益率”,担心“进入一段亲密关系,就会被爱情异化,失去主体性,失去自我”。


人们开始讨论和尝试新型的亲密关系,其中“开放式关系”在近几年里已经逐渐被诸多年轻一代接受。在开放式关系中,双方保持伴侣关系,但不受主流单一配偶制的限制,在“知情同意”的前提下,也接受其他人的介入。但很显然,开放式关系仍然被许多人误解成“只是为放荡找的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Credits to: Rob Woodcox


在不欺骗、达成共识的前提下,选择一对一关系、开放式关系、多边关系、无性恋、三人关系,享受任何形式的亲密关系都只是个人自由。但很显然,在实际进行中,并不像理论那样理所当然,人们会碰到非常多更具体的、更复杂的问题。


本期NOWNESS问你哦,我们邀请了三对进行开放式关系的情侣,TA们告诉了我们,在进行开放式关系中,都遇到过哪些实际的问题,以及,开放式关系又是如何影响了TA们的亲密关系。


(根据受访者要求,文中出现的名字都是化名)


我是主伴侣


我是Echo,我和男友相恋三年,实践开放式关系已经半年有余,目前现实情况比我有过的所有幻想都更加完美。


我们的开放式关系是彼此为固定伴侣,会在双方知情的情况下与其他对象发生短期的亲密关系。最初产生这一设想的原因是,处于一对一恋爱关系久了以后,我们之间的性生活不及刚开始那样紧张刺激了,我们很珍惜与彼此性爱合一的美好时光,但偶尔也希望能够切换一下体验模式。事实证明,在实践开放式关系以后,我们开始更加坦诚地看待彼此和欲望,并且更加热衷亲密性性行为。


我和男友在逻辑上相信“性爱分离”,是我先提议的开放式关系实践,男友也非常尊重我,我们之间的沟通过程很顺利,并没有出现一个需要跨越的“瓶颈时刻”。


在实践过程中,我们没有遇到过很大的困惑,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对彼此和自己都有充分的自信,男友作为我的伴侣,是三年里陪伴我走过每一次低谷、和我经历每一次疯狂、见证我每一次窘迫的人,我们爱对方,欣赏彼此的才华,包容彼此的弱点,我们深知两人的感情维系是很难被第三者在短期内取代的。


开放式关系和Polyamorous(多角恋)不同,我们非常清晰地知道彼此是唯一的固定伴侣,我们和其他开放对象发生的亲密关系有限且短暂,平时不怎么聊天,对他们也一定会明确告知这是一段开放式关系。


到目前为止,为了避免误会发生,我们不会有固定长期的开放对象,因此我们不太需要平衡伴侣和开放对象之间的关系,如果真的出现类似“变心”的情况,我相信我们一定会优先选择彼此,及时终止和他人的纠缠。


比如,我之前对一个开放对象感到过短暂的心动,事后回想这件事,我认为更多的原因在于那个男生和我的男友有许多共同点,例如:两人都是学医的、会多种语言、是很好的厨师也是很善良的人。之后想想当时短暂的心动还觉得挺好笑的,但是现在我可以很自信地说:“我爱他要远远胜过所有有过的心动。”


我是泛性恋,找到较为满意的约炮对象要比男友容易许多,从这方面来看也许他有些“吃亏”。于我而言,我对男友的爱要胜过我对开放式关系的需求,除了性方面的关系以外,我们两人也是彼此最好的朋友,是精神和心理上最忠诚的依靠。


因此,如果出现男友拒绝开放式关系的情况,我会选择尊重他的意见,身边有朋友因为说服不了另一半接受开放式关系,最终导致分手,这根本上取决于伴侣和开放式关系在你心中的价值排序。


Credits to: 任航


我不会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毕竟除了开放式关系,我做的不符合“主流观点”的事情多了去了,我认为我们在开放式关系中,的确分享了爱人的身体,但我仍占有他的大部分时间、精力以及情感付出,他与其他女生的暧昧或约炮行为不会改变心理和精神上的忠诚。


于我个人而言,我不是很赞同占有欲,恋爱是两个自由个体的结合,占有欲有点剥夺这份自由的意思,而强占有欲是一种缺少安全感、缺乏自我意识的贪婪表现。另一方面,我们当然会害怕对方离开,但我们能够开始开放式关系就是对对方和自己都足够信任,就像我们不会因为交了新朋友就失去对家人的感情,我与他是家人,我会对具有性吸引力的人产生好感和性冲动,但我清晰地知道这样“精神上的飘逸”是短暂的,也是很容易厌倦的。


Credits to: 任航


我们最后一定会回家,目前设想的开放式关系结局,大概是我们都老到对外人没有什么性吸引力了,然后抱在一起回忆我们当年的风流。


我是开放对象


我是一禾,已实践开放式关系1个月左右。我与伴侣相识近4个月,从一开始我就明确知道这是一段开放式关系。虽然尝试的冲动由来已久,但这是第一次真正的实践,有一种“终于对了”的感觉。


Source:Artswestchester


我过往的大部分排他关系都以我爱上其他人为结局,一度被朋友评价为习惯性出轨。在许多人看来,爱上B似乎意味着不再爱先前的A,可我总感觉这件事怪怪的:人真的不能同时爱着更多人吗?


结束上一段排他关系之后,我对爱、亲密关系、性、性别这些问题的困惑到达了一个高峰。原先打算先享受一年久违的单身生活,因此展开了寻找若干位合宜的床伴兼友人的历程,和现在的伴侣也是先作为性伴侣(Sexual Partner)相识,逐渐相恋,后来水到渠成地进入了开放关系。和TA交往时,我发现这些长年的、模糊的疑惑开始云雾渐散,变得明朗而轻松。



Credits to: Saul Leiter


在这段开放式关系中,我的伴侣有一位主伴侣,是与TA相恋多年的女友,与此同时,我也有其他的床伴,但于我而言,这位伴侣的地位是不可比拟的,我和他之间有着完全匹配频率的理解和精神交流。


我的伴侣性别气质模糊,内在和外表兼具刚柔并济的美,TA力图摆脱主流规训的束缚,对平权的思考渗透到观念、行为和语言的每一方面,懂得体知并描述自己当下的感受,从自然到人文、公域到私域的各种议题上有自己独立的观点。我们初识时约定过想到任何问题都可以大胆提出,结果那些看起来可以讨论几天的深度话题,都会在几回合内愉快地结束——我们彼此的观点就像是直接偷看了另一方在心里写下的标答。


在我的观念里,爱和浪漫关系是两回事,无论是开放的还是排他的,亲密关系的本质都是一种约定,出于我们共同的渴望,但其形态是各异的、内容是自由书写的,开放式关系完全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滥交”,我对感情是十分认真和重视的,只是这种方式与常人不太相同。


我认为,开放式关系相较于一对一恋爱关系的成熟契约更加复杂,在没有任何参照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完全个体化的碰撞和打破,每个人都有自己对爱情的理解和相处模式的期待,这就意味着,沟通在开放式关系实践中至关重要,我们需要更加恳切地交谈,随时提出已经发生的、预见到的、隐忧的各种问题。


在这段开放式关系的实践过程中,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坦诚,但坦诚并不等于消解个人空间,也不需要我们将生活的每个面向展露无遗。


比如,如果有约会对象,我们会提前告知彼此,但不会交流具体的情况;我不会主动想要见到 TA 的主伴侣,同时如果有机会见面我也不会拒绝。这样做的很大原因是希望能够避免因“嫉妒”产生的不必要矛盾,我认为这反而需要一种更高程度的互信,同时,我也会向其他床伴坦言自己正处于一段开放式关系,这是基本的共识和原则。


相比“一辈子”“永远”,我更相信爱情在本质上并非一段时间,而是一个个单独瞬间的累积。人的生命和意志对“永远”来说实在过于渺小和微弱,以至于我时常觉得主流恋爱和婚姻观中关于永恒的宣誓显出一种傲慢自大,因此更愿意将这一概念作为“不可为而为之”的浪漫主义保留在文学中,而非我对恋人的庄严承诺。


Credits to: Saul Leiter


我与TA认识不久时,达成过这样一个有趣的共识:我们应当享有顺畅说出“我爱你”的权利,让它作为一种普通的情绪表达回到日常汉语中来。当我们说出这句话时,它只意味着这一刻的感受,并不包含一种要求推进关系节奏的暗示,也不是一种程式化的义务。


另外,爱情也不是恋爱关系中唯一重要的事。在我看来,所有长久维持的关系(无论是排他的、开放的恋爱,或是床伴等任何种类的关系)都以友谊为基础:当我们是恋人时,我们同时得是挚友;当我们希望结束或改变关系形式时,友谊依然长存。


Credits to: Elliott Erwitt


2020年,我正处在一个需要不断选择的人生时刻,一系列的亲密关系对我来说是尝试也是一种激励,我认为这段开放式浪漫关系不论在自我认同还是任何方面都是更加平等的尝试。在TA的支持下,我发现了令自己更舒适的社会性别,依恋模式前所未有地进入了安全型,社会观点和生活方式更坚定,乃至敢于对自己的未来做更大胆、更具挑战性的想象。


从开放式关系走到排他性的恋爱关系


我是L,女生,大约在一个月之前我和女友Y开始了开放式关系,维持了三周。现在已经放弃开放式关系。


没有谁先提出选择开放式关系,我们双方都是这么想的,原因是因为大家对于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包括工作的地点,个人的职业发展,以及大家会不会对这份感情有充足的承诺:对双方之间的了解都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探索,所以说不想非常草率的去放弃这段感情,但同时也不想非常草率的去做出一些承诺来伤害对方或自己,这是为什么在一开始我们选择开放关系。


Credits to: Stephanie Berger


但是在一段时间的相处过后,我提出选择结束这段开放式关系。比较感性的原因就是因为情不自禁,比较理性的原因,是因为其实对照一下自己,对于未来另一半的择偶标准来看的话,双方契合度还是蛮高的,所以选择结束开放式关系,更严肃地对待这段感情。


在进行开放式关系前期的时候,我们彼此会进行一些约定。首先双方还是拥有一些选择的权利,可以开放的去看其他的一些候选人。我对Y没有额外的一些要求,她希望我如果发生一些其他的关系的话,可以不要把这个信息告诉她,因为她可能不太想知道。


在尝试开放式关系的过程中,也的确出现过一些困惑和难题。困难的点在于,Y会认为出于她在各方面的原因,她不太会在开放式关系里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做其他的选择,但是与此同时的话我可能会去做这些选择,所以对她来讲,这段开放式关系只是给了我更多的选择空间和自由度,相反对Y来说,她并没有什么额外的好处或自由。但是她仍然选择这么做,是因为第一大家还是要花一段时间去了解一些彼此,第二,在了解的过程中,她也不愿意去限制我去选择的权利。


Open relationship也是一种relationship,所以说,当我或者Y要出去找其他的一些新鲜或者伙伴的时候的话,(找到其他伴侣)这个事情虽然可以发生,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双方可以随便去结束这段开放式关系,在做出要结束这段关系的时候,还是要去沟通。


在处理Y和开放对象之间的感情和关系的问题上,我认为关系外的一些伙伴,或者说比较有火花的这个人,所产生的可能更多的只停留在性上,或者说非常短暂,这和情感上的恋爱关系还是不太一样。所以说开放式关系,也是有一些责任在里边的。对于我来讲,背叛就是在不告知对方的前提下去做出一些欺骗对方的行为,或者是去毁坏了双方约定俗成的一些条款。


我和Y从开放式关系走到排他性的亲密关系中,两人的相处模式还是有改变的。


第一是多了一些承诺,第二个的话是多了更多的沟通和对话,因为如果是开放式关系的话,有些东西可能会觉得得过且过,但是如果是比较严肃的这样一个长期relationship的话,我们会希望不要放更多的(心)结在两个人的关系里边,所以有问题的话尽量去通过对话的方式去解决,去找原因,去真正的从根源上防止类似的问题再次发生,再就是,目前对彼此有承诺的恋爱关系有了排他性,就不会再去更多的去关注其他的任何事情,会有更多的律己的成分在关系里。


对于婚姻本身和现代一对一的婚恋关系,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觉得很正常。开放式关系的尝试对我和伴侣的感情有帮助,至少在初期的阶段相处起来是比较轻松的。


我有跟亲近的好友讨论过这段开放时关系,朋友们给的反馈也是比较支持的,也觉得没有必要一开始认识就直接走入一段非常严肃的关系,所以对于开放式关系也是保持着开放的观念。


在这段短暂的开放式关系里,我也会担心出现自己预料不到的情况,比如像对方变心或者自己变心,只是在权衡之后,觉得这种担心和可能会面临的失去是必要的,因为与之对应的“对未来的承诺”和这个承诺的可变性是不可预估的。所以说,相对于对对方和自己可能会带来的、潜在的、更深的伤害,这个不确定和担心,反而相比较而言是可以承受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空,Freiniant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