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巨头激战越南外卖
2020-08-29 07:35

东南亚巨头激战越南外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 ,作者:Thu Huong Le,编译:付饶,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8月12日,数百名外卖骑手在越南河内的Foody Corporation总部抗议。Foody是送餐平台Now背后的公司。


当地媒体报道称,骑手不满Now的新奖励计划:要求骑手打开App工作30天,而且每天至少要获得29个订单才能累积积分。并且,达到这个门槛的骑手获得的奖励报酬减少了一半。


近年,越南的其它地区也爆发了类似Grab和Gojek司机的抗议活动。这些平台最初都以折扣和补贴来吸引用户,但后续补贴力度下降,导致了骑手和平台间的紧张氛围。


挂条幅集体抗议的Now外卖骑手 / doanhnhantrevn.vn


Now已经成为越南送餐的头部平台,与Grab针锋相对。Now的母公司是号称“东南亚小腾讯”的Sea,在纽交所上市,总部位于新加坡。游戏业务占Sea六成营收,旗下还有电商平台Shopee和支付品牌AirPay。Sea在2017年以64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Foody公司。


对于东南亚的本土创业公司来说,这笔收购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千万美元的收购价格并不常见。Sea过去极少收购外卖公司,这足以体现它进军越南的决心。


电商和游戏一直是Sea的强项。那么问题来了,在东南亚的扩张计划中,外卖能给Sea带来什么?答案是支付。


Sea旗下三大品牌:游戏Garena、电商Shopee和支付AirPay/Vulcan Post


美食的故事


Foody被认为是越南的Yelp(餐厅点评平台),已有8年历史。该公司由Minh Dang于2012年创立,最初是一个美食推荐和餐厅点评的网站。


2015年,获得Garena和老虎环球的投资后,Foody蜕变成为食品配送和餐厅预订的平台。同年,它推出了一款名为DeliveryNow的按需服务应用,后来改名为Now。



当时,在越南做食品配送平台被认为是一个勇敢的举动。因为网上订餐的主要客户是河内和胡志明市的外籍人士,它被视为一种奢侈服务。


但对Foody来说,这一步走得太正确了。在开拓DelieveryNow时,它的运营表现非常好。据报道,当这家初创公司从老虎环球获得C轮融资时,它的网站已经涵盖了11.5万家餐厅。


但Foody并不打算止步于食品配送。它想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让用户更常使用自家的服务。这一切都发生在Grab和Gojek风靡东南亚之前。


Sea在2015年7月参投了Foody的B轮融资。DealStreetAsia当时报道称,Sea进入食品领域的野心是为其支付平台AirPay提供更多使用场景。除此之外,Foody和其旗舰平台Now,还有可能扩大Sea在东南亚的产品和用户群。


但Grab和Gojek已经成为Foody棘手的竞争对手。在越南,Now一直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艰难的市场


越南的外卖市场规模相对较小。根据Statista估计,2020年越南在线食品配送收入预计将达到3.02亿美元,稍微高于泰国(2.75亿美元),但远落后于印尼(19亿美元)和新加坡(4.64亿美元)


在越南,食品配送市场仍然处在早期阶段,但是竞争激烈。2018年,Grab和Gojek的相继入局,引发了一场残酷的竞赛。


食品配送利润薄,对服务优化的要求很高。在这个领域,即使是世界上最大的玩家,比如UberEats和DeliveryHero,也没有实现盈利。盈利的关键,是要在密集城市地区实现高订单量,同时降低成本。


过去,在越南外卖业务起步时,市场很难形成一定的规模。


目前,客户主要来自河内和胡志明市,这两个城市的人口总数约为1700万。谷歌发布一份关于东南亚数字经济的报告预测,东南亚国家对食品外卖的兴趣将会爆发。根据谷歌趋势的数据,在过去的四年里,印尼网民对在线食品配送品牌的搜索量增长了13倍以上,菲律宾则增长了9倍,泰国增长了8倍,但越南只增长了2倍。


谷歌在2019年的东南亚数字经济报告中,对食品配送市场份额的预测/Google


2012年,越南的需求太低,一些玩家不得不叫停。2015年,Rocket Internet在三年后才套现,前一年还退出了印尼。Rocket Internet将Foodpanda卖给了竞争对手Vietnammm,据说交易金额只有50万美元。2019年,韩国独角兽Woowa Brothers收购了Vietnammm。


“当时越南的市场处于早期,很难形成规模。” 墨腾创投(Momentum Works)创始人、Foodpanda的前总经理李江玕解释说,“印尼和越南的规模比新加坡小得多,Rocket没有足够的耐心,没有把运营做得更精细、更高效。”


市场也逼走了当地科技公司VCCorp运营的Eat.vn。到了2017年,Now与之前外卖网旗下的Vietnammm形成了双雄争霸的局面。2017年的时候,Foody的首席执行官透露,Now每天有近1万笔订单。


然而,Grab的到来,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巨头入场


Vietnammm是给餐厅处理送货的轻资产平台,而Grab则与Now正面竞争。GrabFood于2018年推出,利用其19万名司机和骑手的网络,迅速占领了越南的18个城市和省份。同一年,与当地电子钱包Moca合作后,它还开始提供无现金支付选项。


越南街头的GrabFood外卖骑手/ 图片来源:Vietnam news


Grab越南公司总经理Nguyen Thai Hai Van提供的一份书面声明表示,2020年第二季度,入驻该平台的商户数量比上一季度增加了三倍。她补充说:“Grab成功把现有客户转换成了食品配送的客户。”


Grab看好越南,它无疑改变了当地人的日常通勤方式。2019年,Grab宣布专门为越南投资5亿美元,该国被认为是其仅次于印尼的第二大市场。不过,这是在新冠疫情来临之前。


但与在印尼不同的是,Grab在越南不必一开始就与Gojek竞争。因此,它正在快速行动,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这一优势。与Now相比,GrabFood可以在更多地区使用,而Now只覆盖16个城市和省份。


一名Now的外卖员在越南街头/khoinghiepsangtao.vn


为了应对新冠疫情,Grab也迅速在越南推出了GrabMart和GrabAssistant。而Now在疫情之前就提供了类似的服务。另一方面,Now试图进入网约车赛道,但是市场表现不佳。它在2018年底推出了乘车服务NowMoto,目前已经放弃了这项服务。


不过,Foody仍对其先发优势持乐观态度。Foody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越南的食品配送市场已经“成倍增长”。当谈到利用Sea的生态系统时,该公司补充说,AirPay已被“无缝”整合到NowFood中。用户也可通过Shopee应用下单NowFood的服务。


Gojek也是Now的有力竞争者。在最近新注资12亿美元后,Gojek放弃了在越南和泰国的多品牌方式,将品牌名与其在印尼的母公司保持统一。比如,在越南GoViet已经改名Gojek Vietnam,并申明将升级品牌,提供更好的服务。


参考:https://vietnamnet.vn/en/business/vietnam-food-delivery-market-is-battlefield-for-four-asian-unicorns-539115.html

原文于2020年8月24日发布于Tech in Asia,原文链接:https://www.techinasia.com/why-is-sea-quietly-running-a-food-delivery-business-in-vietnam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 ,作者:Thu Huong Le,编译:付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