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海力士或断供存储芯片,国内有替代者吗?
2020-09-09 12:50

三星海力士或断供存储芯片,国内有替代者吗?

三星存储、美光、SK海力士三大厂商占据了存储芯片市场近84%的收益份额,而国内市场才刚刚迈出从0到1的步伐,很难满足华为的需求。 对于三大厂商本身来说,断供华为对自身业绩也有很大影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能(ID:almosthuman2017),作者:徐丹,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9月9日消息,据《朝鲜日报》和其他韩国媒体报道,三星和SK海力士将从9月15日起停止向华为出售零部件。 



9月2日,美光也证实将于9月14日后断供华为。“公司正在积极研究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当前已经是公司开展工作的最后时期。”美光科技首席商务官Sumit Sadana说。 


至此,全球三大存储器芯片寡头全部宣布断供华为。


谁能帮助华为?


存储芯片是智能手机零部件中的高价值产品之一,也是中国一直以来进口最多的芯片产品。 


目前市场上主要有两种存储器产品:一种是DRAM(动态随机存储器),用于缓存,还有一种是NADA Flash(闪存),用于数据的存储。 


长期以来,这两块市场都被三星存储(Samsung Memory)、美光(Micron)、SK海力士(SK Hynix)三大巨头霸占。据Strategy Analytics报告,2020Q1三大厂商占据了智能手机存储芯片市场近84%的收益份额,仅三星一家就占了50%的收益。 



华为存储芯片需求量更是非常可观,据报道,华为每年花费约10万亿韩元(合81亿美元)从韩国公司购买DRAM和NADA闪存芯片。 


一旦被禁,华为存储芯片就会出现很大缺口,不过目前华为应该还有一定囤货。 


据Digitimes报道,华为在美国实施新制裁之前就已经在积极备货芯片,导致DRAM内存芯片现货价格9月至今已上涨约10%~15%。 


备货也只能解一时之忧。国产替代可行吗? 


长久以来,国产关键存储器芯片DRAM、NADA的市场份额几乎为零,从近两年才开始实现零的突破,主要是紫光集团、合肥长鑫和兆易创新三大力量。 


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在今年4月正式发布了两款128层3D NADA闪存,其市场于销售高级副总裁龚翊表示,长江存储在3D NADA闪存领域已经基本追平国际先进水平,某些领域甚至有所领先。 


同时,6月紫光集团也宣布在重庆建设紫光DRAM事业群总部、DRAM总部研发中心、DRAM存储芯片制造工厂、紫光科技园等,预计2022年投产,未来十年总投资将达8000亿元人民币。 


2月,合肥长鑫官方正式上线DRAM产品,包括8GB DDR4芯片、8GB DDR4内存条、2GB/4GB LPDDR4X产品,均符合国际通行标准规范。 


兆易创新也于去年宣布投资33亿研发DRAM,最早2021年量产。 


从各个厂商进展也能看出来,国内存储芯片厂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目前产品已投入市场的只有长江存储和合肥长鑫,要满足华为需求会非常吃力。 


新厂商要进入DRAM芯片市场也是困难重重,该市场专利几乎被国外厂商垄断,且打压对手现象十分残酷。国内另一家DRAM生产商福建晋华,就因美国的专利打击至今没有恢复过来。 


另外,国内存储芯片厂商是否能顺利给华为出货还要打上一个问号。合肥长鑫的专利许可来自美国半导体公司蓝铂世。而根据美国禁令,凡是使用美系设备或技术的都无法给华为供货,即便是正宗中国芯也不行,中芯国际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三大厂商中,美光是美国企业,必定要受特朗普政府牵制,所以也最早发布声明。据国内媒体报道,美光断供早已有迹可循,美光代理商从年中开始就给国内二级分销商很多限制,包括拿货流程、供应厂商、采购芯片是否涉及军工、5G等关键领域,一直持续到8月底。 


三星和SK海力士方面,很大可能是因含有美系设备,迫于压力不得不断供。5月《韩国经济日报》还报道,华为要求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公司保持稳定的存储芯片供应,有分析称三星和SK海力士芯片是自行设计,所以不会受美国影响,但现在还是不得不屈服。 


从三大厂商自身来看,断供本身就是一件“伤敌1000,自损800”的事,对他们来说华为是很重要的客户。 


据SK海力士半年度报道,该公司今年商南年销售额的41.2%来自中国,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华为;三星二季度报告显示,华为是三星电子整体销售额贡献最大的前五客户之一。 


美光CEO去年就承认,“如果针对华为的实体名单限制继续存在,而美光又无法获许可证,那么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中,销售额下滑会很严重。”美光2019年第三财季营收同比下降了13%,最近刚有缓和趋势,断供华为很有可能对业绩产生冲击。 


并且,据Digitimes的报道,三大厂商前期大量囤货导致库存积压,下半年存储芯片有望大幅度降价。市场研究公司DRAM Exchange的数据也显示,从6月底到8月,DDR4 8GB DRAM的固定交易价格已经下跌了5.44%。这对失去华为的三大厂商来说会是不小的压力。 


美国一系列的断供行为也引起了本土半导体厂商的不满。美国半导体产业调查公司VLSI Research首席执行官丹·哈切森(Dan Hutcheson)表示,美国对华为的限制导致整个芯片行业未售出产品的大量积压,而政府提出支持该行业的援助远远达不到填补缺口所需的规模。 


“在表面之下,库存量很大。我们看到集成电路的库存水平比经济陷入低迷之前更高。”丹·哈切森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能(ID:almosthuman2017),作者:徐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