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短视频大火背后:90%的写手一年挣不到1000元
2020-09-10 11:13

土味短视频大火背后:90%的写手一年挣不到1000元

行业抄袭成本低下、版权意识薄弱、编剧没有上升空间,短视频剧本行业正处在野蛮时代。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姜菁玲,编辑:文姝琪,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个表面是唯唯诺诺的卑微上门女婿,到关键时候,突然被一大群神秘人下跪并喊出真实身份,震惊了现场曾经看不起他的人一脸....”


这是最近在各大短视频平台频频出圈的“歪嘴赘婿”系列小短剧。凭借类似的套路,“歪嘴赘婿”、“歪嘴战神”、“歪嘴龙王”等一系列相同的反转剧,频频出现在多个平台信息流推荐页,在快手、B站等平台,相关视频总浏览量已超过五千万。


流量加持之下,作为2019年增粉最快的短视频内容赛道,剧情类短视频又一次站在了短视频内容赛道的潮头,越来越多的类似小短剧不断涌现,催动着短剧内容生产和供给的速度加快。


大量的短视频制作需求,让上游的剧本生产能力变得紧缺。受经济成本与原创能力的限制,MCN、品牌方、个体网红等不同的主体在市场上寻求剧本。专业短视频剧本工作室“一天可以收到数百单”,大量学生、文案工作者等相关人员则利用业余时间为剧本工作室或者甲方兼职创作剧本。


廉价、速成成为这个产业链最显著的标签。剧本的价格被压缩到最低8元一条。“百分之九十的写手一年挣不到1000元。即使是有名气的短视频编剧,也会接受几百元一条的报价。”有从业者告诉界面新闻。


兼职写手借助淘宝6元6000条的剧本库,最快十分钟就可以完成一条剧本;全职编剧则大多保持一天至少出一稿甚至两稿的创作频率。


行业抄袭成本低下、版权意识薄弱、编剧没有上升空间,短视频剧本行业正处在野蛮时代。


火热的剧情号短视频赛道


流量涌向短视频,于是资本和人才也朝短视频涌去。


2019年年中,一个叫叶公子的美妆剧情号,在抖音火了起来。凭借“放弃一切只为嫁豪门,叶公子有何隐情”等类似的情感“爽剧”,叶公子抖音平台上粉丝很快超过了三千万。


剧情号一时之间被视为短视频蓝海创业方向,吸引了众多创业者涌入。李申是这些人里的其中之一,2019年9月末左右,他还是一名电视台的主持人,观察到风向以后,他决定拉着同样是电视台出身的一位摄影老师傅开始创业,希望在抖音上打造一个“惩治中年渣男”的人设。


另一位创业者晴矢也和李申一样,2019年上半年,晴矢通过朋友了解到几个头部MCN的营收情况,其中一个位于青岛的头部MCN机构有3亿粉丝,每月广告收入超过3000万,单个粉丝平均每月产值0.1元。


晴矢觉得收入可观,可以一做,于是他开始在抖音上All in 剧情号内容创业,孵化了10~13个相关账号。


像晴矢和李申一样的这批“闻风而动”的创业者,为抖音和快手带来了强劲的内容冲击力,开辟并推动了剧情号类型走向火热。


根据卡思数据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2019年,在抖音平台上,剧情搞笑类的内容体量位列于整个抖音内容体量第3名,仅次于颜值类小姐姐、颜值类小哥哥。在快手平台上,剧情类账号内容体量则位列整体类型第4,皆属前列。


同时,报告显示,从2019年(2018.11.01~2019.10.31)增粉最快的TOP500 KOL的内容类型看,剧情类账号均占据抖音、快手增粉最快的内容赛道。这也意味着,优秀剧情号的吸粉效率非常之高。在广告投放方面,剧情类内容仍占据2019年广告主最爱投放的KOL内容类型首位,占比为17.87%。


可以说,不论是在短视频内容量上的占有率,还是在内容涨粉和广告投放上的效果,剧情号都处在前列位置。2019年抖音创作者大会曾指出,“剧情”是涨粉最强势的垂类之一,各大短视频平台对剧情类内容也相继出台一系列扶持措施。


2019年,快手上线新功能板块“快手小剧场”,宣称将由专人对短剧创作者进行垂直化和专业化的运营,方便用户查找内容。文娱产业媒体毒眸援引快手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今年上半年,该小剧场累计收录1.6万部短剧,日活跃用户数超2000万,付费用户超100万。


2020年2月,抖音亦推出“百亿剧好看计划”,要求视频为原创内容,按照投稿量、视频播放量、视频点赞量、以及内综合计算排名,并给予创作者奖励。


需求暴涨,短视频剧本创作能力紧缺


火热的剧情号创业潮,催生了大量的内容制作需求,其中就包括上游的剧本创作环节。


“短视频太火了,想进来做制片人的太多了。”一家短视频剧本供应商的专职编剧田心认为,参与的人多,对短视频编剧人才的需求自然也很旺盛。由于短视频行业本身是一个新兴行业,因此人才缺口也很大。


在豆瓣、微博等征稿相关话题下,短视频编剧兼职的工作机会长期挂在首页,有大量或长期或短期的招募需求。在招聘平台BOSS直聘以及灵活用工平台猪八戒,也能看到大量的兼职作者/兼职编剧招聘启事。


豆瓣部分招聘启事


私域电商KOL方雨曾经也想组建一个短视频团队,他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称,寻找一个合适的短视频编剧是十分困难的一件事:一线城市短视频编剧的工资基本在八千以上,对于初创团队而言,成本过高;其次,编剧有它的特殊性,人的脑细胞有限,产出量可能不能保证。


李申最终选择在一个平时对接演员和编剧的群里发布了一条兼职招聘启事,希望寻找一个兼职编剧,按件计费。


唐海是李申寻找到的编剧。2019年10月份时,唐海还在一家短视频代运营机构从事编导工作,当时他的主业主要为一些品牌的广告需求做内容设计,由于“自己也想尝试一下这种土味反转剧的写作”,唐海在微信群里接下了这份活。


一个月时间内,唐海预计为这个“惩治中年渣男”的账号创作了十余篇稿件,拿到了1500元稿费,平均下来每条剧本的价格在150元~200元之间。按照方雨所说的8000元正职编剧算,兼职编剧的价格仅为其五分之一。


兼职与全职编剧在成本上的差距,是类似唐海所在的初创短视频团队不得不考虑的情况。而对于已经有能力雇佣了一批全职编剧的MCN公司,在客户需求爆发或者编剧产出不稳定的情况下,也会面临作品产能不够的困境。


田心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短视频剧本工作室的客户一般会包括,个人网红、各种规模的MCN机构以及甲方宣传,其中订单量最大的来自甲方宣传。


“这类客户指的是一些譬如服装公司、美妆产品公司、车企等,这些公司希望以短视频的形式为自己的企业做外宣,但自己又觉得没必要养全职编剧,所以就会把剧本环节外包出来。”


除了个人兼职和编剧工作室外,还有一部分平台商会在其中起到撮合作用,从而盈利。


”公众号短视频编剧“是一个提供剧本服务的平台,根据其创始人Jerry的介绍,目前其合作编剧已有数百人之多,主要采用的是根据客户提供的剧本需求,匹配相应地编剧,给编剧派单的模式。Jerry表示,目前其业务非常繁忙,每天来找到自己的需求方超过百个。


除此之外,还有以抖几句、拍电影网、剧本网等为代表的剧本线上买卖平台。编剧通过注册可以登录该网站,上传自己的作品,进行标价售卖。以抖几句为例,网站包括一次性买断版权,以及非买断版权两种模式,客户可以在网站浏览剧本,选择下单,平台与作者进行分成。


产业链标签:廉价、速成


如果没有登上抖几句,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一个短视频剧本的价格能低至8元/条。这是一个“非独家授权”的短视频剧本,剧本内包含7个分镜,时长30秒左右。


图源:抖几句


非独家意味着你花8元购买了这条剧本后,下一个人花8元也能拿到一份和你一样的剧本。而与之对应的“独家授权”则指的是,买断模式,一次购买后,剧本即下架。而即使是“独家授权”,上述8元的剧本价格也仅为40元。据界面新闻记者观察,独家授权模式下,该网站剧本价格基本在40~500元区间内。


在微信、豆瓣等渠道的征稿启事中,短视频剧本单条价格基本处在30~100元之间。“据我了解,目前市场上短视频编剧的剧本价格大约在100~500元之间,按时间来划分的话,一分钟以内是150以内,三分钟左右则大概在300~500每条之间。”银幕先声编剧工作室资深编剧刘庚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据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的信息,网剧网大的剧本费用一般是项目投资额度的3%~5%,价格在每集1万至10万不等。按照两者最低的价格相比较,短视频剧本的费用仅为网剧费用的1/250。


以田心为代表的专业编剧不是没有想过要提高价格,但是大多数情况都以失败告终。田心称,“假设说现在跟客户说需要一个十万的设备来拍视频,客户都很有可能买来,但是你跟他说剧本需要往上提个两千,门都没有,因为他觉得不值。”


甲方对于短视频剧本的低价值观念,决定了他在这上面投入的预算不会很高。一位从事游戏行业品牌投放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以最普通的剧情类信息流广告为例,他们公司的预算一般整包价格在500元左右,而这500元之中,还需要包括演员、设备、摄影师等成本,能分到剧本上就可想而知了。


田心认为,客户这种”不值“的心态,还是跟短视频本身大部分内容质量不高有关,客户心态还停留在“随便拍拍就能火”的状态。


短视频行业从2016年开始正式爆发,直到今天,依然处在成长期,是一个新兴的产业,内容的精品性并不成为爆火的必要条件。因此,短视频内容质量参差不齐。


从已经发展多年的专业化影视编剧工作转到短视频行业做编剧,田心最大的感受是——这一行没有规矩、没有标准、很混乱。


“小到脚本规范,大到行业道德,都很混乱。”田心回忆称,曾经还有粉丝量级超过千万的MCN机构来行“骗剧本”之事,套完大纲之后,表达没有意向合作,转眼回去自己的账号按照给的大纲拍出来了,抄袭成本太低了。


由于抄袭成本底下,导致原创成本高,原创动力也就越弱。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很多MCN机构都会购买剧本库,编剧在想不出梗的时候,就翻一翻,套一套。没有必要去原创,只需要看什么火,跟着拍就可以了。


在二线城市做文案工作的石芳也是兼职编剧,她面对每日需要出一篇短剧剧本的兼职任务表示并没有压力。她告诉记者,她完成一条剧本只需要不到十分钟时间,非常简单——通过淘宝购买一份6元6000条的剧本库,然后根据剧本库修改一下场景和对话,就可以交差了。


1分钟的短视频剧本分镜通常在5个到15之间,故事线相较单一,与影视剧编剧相比,准入门槛低很多。这也就造成,虽然需求端仍然在不断增长,但在某些场景下,低质量的剧本仍然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


方雨回忆称,他甚至见过一个需求单丢在微信里,超过二十个编剧进行抢单的操作。


由于行业抄袭成本低、供大于求以及部分甲方对高附加值剧本的不认可,短视频剧本外包行业仍然无法逃脱低价漩涡。因为短视频剧本行业的廉价速成现状,开天编剧创始人丁雪在知乎上预计,在行业内预计有90%的写手,一年并不能赚到1000元。


“行业留不住人,很多编剧之后要么就去公司做编导,要么就继续深造,往网剧网大编剧靠,短视频剧本行业只会是一个过路的石头。”唐海最终总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姜菁玲,编辑:文姝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