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失血:“我们的人不是在字节,就是在去字节的路上”
2020-09-15 12:05

百度失血:“我们的人不是在字节,就是在去字节的路上”

虎嗅注:据36氪近日报道,好未来原副总裁蔡翔(Scott Cai)已于近日加盟百度,负责战略投资,任副总裁一职。而2019年6月起担任这一职务的何俊杰(Jackson He)已经离开这个岗位。考虑到百度管理团队之前的离职新闻,这场人事巨变也许还未结束。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ZAKER(ID:zakerhd),作者:曾宪天,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百度与字节的“战事”,从互相起诉、硬刚业务打到了互挖墙脚上。


9月8日,有媒体报道称,今日头条视频业务发起者、原西瓜视频负责人宋健已正式加盟百度。


这位来自字节跳动的宋健,是继36氪原副总裁张卓、虎牙创始人古丰之后,百度近期引入的又一名高管。


然而实际上,百度管理团队的“失血”程度,远高于外部“挖角”的“补血”速度。


从公开资料统计来看,过去三年间,百度有20多名重要高管相继离职。其中既有曾经的掌舵人陆奇、原“二把手”向海龙等核心管理层,也有原领军百度无人驾驶的王劲、曾执掌百度核心搜索业务的吴海锋等业务线中坚。


每一次高管的出走,势必都伴随着管理体系、组织架构的被迫调整。如今,疲于应对人事地震的百度,又被字节跳动猛地吸了一口血。


不断 " 淌血 " 的百度


近年来,众多吸纳百度系人才的互联网大厂中,属字节对百度的影响最大,“挖角”也最狠。


例如8月24日9月2日的10天内,百度搜索前高管孙雯玉、吴海锋,百度原政府关系副总裁赵承等先后被媒体确认已入职字节跳动。


加上同样来自百度的朱文佳(今日头条现任CEO)、杨震原(字节跳动算法负责人)等等,字节跳动的“百度系离职高管”队伍正不断壮大。


高层的挖角只是海面上的冰山一角,百度大量的非管理层人才也在不断流向字节。我们发现,在脉脉上搜索“字节跳动”,大量认证员工都具备百度工作背景。


“咱们的人,不是在字节,就是在去字节的路上。”一位前百度员工向我们表示,字节里的“百度帮”已经具备较为庞大的数量,且还在不断增加中。


造成这一现象最直接的原因,是字节肯砸钱从百度挖人。


知乎上曾有人提问:“百度和字节跳动怎么选?”一位认证为字节跳动软件工程师的用户回答称:“选钱多的。”人力资源行业有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招人时给出的现金薪酬,要比BAT高出25%~40%。


脉脉数据显示,2019年字节跳动吸收人才数量最多的三家公司中,便有百度的一个席位。


因此,也有不少百度员工在社交平台中讽刺称,这群涌向字节的“百度帮”,是要帮助百度从内部瓦解字节这个竞争对手。


另一方面,在知乎平台中,也有多位百度员工爆料称,入职百度越来越多地被视为员工个人的职业跳板。


例如,先在百度“镀金”几年,再等待字节等其他互联网公司出双倍以上薪酬来 " 挖人 ",或以更高的薪酬跳槽,成为百度员工越来越普遍的现象。


在外界看来,百度错失抖音所代表的短视频赛道,让其最高层开展内部追责导致组织架构出现变数;字节跳动的全面崛起以及打造全新搜索引擎的人才需求等,均是导致百度人才体系被字节视为“猎物”的关键原因。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把撬动人才比喻为“吸血”的话,百度身上像字节这样的抽血管,还有十几根。


百度不是被打败,而是被替代


从数据层面来看,2018年百度是中国17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Top 1人才来源。这样的人才输出势头在 2019年依旧不减。


19家重点互联网企业中仍有字节、腾讯、快手等10家互联网公司,Top 3人才来源公司中均出现了百度的身影。


百度拥有强技术基因的人才团队,多年来一直是其他互联网企业争抢的“香饽饽”。而移动互联网时代逐渐掉队,以及遭受竞价排名虚假广告事件打击等多重因素,也均加速了百度人才外流的趋势。


“百度并不是被打败,而是被替代。”一位互联网分析人士表示,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后,无论是360还是搜狗,都未能在搜索领域超越和颠覆百度。真正影响百度发展的,是互联网流量的整体迁移。


例如微信、今日头条、抖音、快手、美团、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等等平台,大块大块地瓜分了互联网流量的市场红利。百度所依赖的搜索流量生意,持续被不断崛起的新模式和平台所挑战、冲击。


在该人士看来,百度核心高管以及自动驾驶、金融、地图、贴吧等各业务线管理层的频繁离职,便是其在竞争和冲击中逐渐进入发展颓势阶段的一个颇具代表性的缩影。


另一方面,诸多百度员工也在脉脉、知乎等平台中吐槽称,中高层的持续离职,对内部整体人才体系的稳定起到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例如此前提到的赵承、吴海峰等人,多为在百度工作10年以上的老将,往往是某些业务线的开创者或领导者,离职时往往还会带走众多总监等下属员工团队。


掌握着百度发展命脉的核心高管们,以及那些为百度打下多个业务“江山”的肱股之臣的纷纷离职,影响并不局限于“军心不稳”,还包括百度内部领域、资源、利益的重新划分,被动的组织架构、业务调整,延缓或中断相关业务、研究项目的进度等等。


例如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宣布离开后,百度便被动地对人工智能团队进行了一次调整,将NLP、KG、IDL、Speech、BigData等部门进行整合,组成百度 AI 技术平台体系(AIG),任命时任百度副总裁的王海峰(现百度 CTO)为总负责人,向彼时的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汇报。


派系斗争、企业内耗加速人才外流


值得注意的是,在代表未来战场的自动驾驶领域,那些离开百度的人才反而开始大放异彩。


例如景驰科技的王劲、韩旭、陈世熹等高管,地平线机器人创始人余凯,禾多科技的CEO倪凯均来自百度。而小马智行、领骏科技、宽凳科技、DeepMap、Innovusion等一众初创企业的创始团队中,均有百度系人才的身影。


这其实也暴露了百度的发展困境,以及对于人才流失的无力感。对此有媒体曾撰文分析称,百度的员工薪酬、利益划分出现了问题,以及僵硬的官僚文化导致企业内耗严重,无法为人才提供良好的施展空间等均是主因。


曾经备受关注的90后百度最年轻副总裁李靖便是一个典型。2016年12月,25岁的创业者李靖带着团队加盟百度,成为百度最年轻的副总裁。


“这么年轻就当VP了,让老员工怎么想?”、“我们看他就像个学生,不知怎么就被李彦宏看中。”2018 年,界 · 面曾报道称,李靖持续遭受着来自百度内部的非议和质疑。


百度之外,人们更多的关注点也放在了李靖这个90后,在论资排辈的互联网大厂,如何管理80、70后的“前辈”们。


然而故事的结局,是在2018年4月,入职未满一年半的李靖对外宣称从百度离职。消息一出,其下属上百人的团队也被曝遭百度拆分转岗或离职辞退。


李靖本人将离职原因归结为个人发展选择,也对百度表达了感恩。


不过,彼时有诸多百度内部员工对媒体透露消息称,李靖团队没有任何项目成功上线,没给百度贡献收入,还被传KPI造假,为百度带来负面影响。


相比于李靖在离职时的选择性沉默,曾开创百度无人车事业部,被称为百度无人车业务“四大金刚”之一的王劲,在离开百度后却有着更为直接的表态。


“在大企业里(百度),遇到了很多的挑战,当你去做一个决策时,要平衡非常多的关系,有很多的权衡和折中。”王劲表示,无人车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产业,谁跑得更快,谁就会有更多胜出的机会。相比于百度内部的桎梏,在创业公司里,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百度的派系斗争一直为外界所盛传,此前多年中描述百度管理人员离职的媒体报道中,频繁出现“太子 ”、“失宠”、“上位”等宫斗剧般的形容词。


例如曾将百度人工智能带向行业翘楚地位的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的离职,也被外界盛传是百度 AI 派系斗争、企业内耗下的结果。


斗争双方,是以外生力量组成的百度研究院,吴恩达是管理层代表,与内生力量推动的大搜索部门,以王海峰为代表。


实际上,原本天平是向吴恩达倾斜的。在加入百度前,吴恩达早已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级顶尖专家,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花了很大的力气才邀请吴恩达加入百度。


2016年9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作为第一位演讲者,提出了人工智能是百度大脑的观点。而接过李彦宏话筒的第二位演讲者,便是彼时这个百度大脑的总负责人吴恩达。


李彦宏将百度各业务的管理重任全部交给陆奇后,两方的竞争便出现了转折。结果显而易见,陆奇选择了王海峰为代表的百度传统强势部门,而吴恩达则成了离开百度的失意人。


押注年轻一代,百度亟需“回血”


基于对百度人才体系动荡不稳的种种负面情绪,不少匿名的百度员工在脉脉平台发出了较为犀利的讽刺,称百度已沦为其他互联网大厂、行业企业的员工培训基地。


更早年间,百度便因大量人才外流,有了互联网”黄埔军校“的称号。有互联网行业人士感慨,一个企业因为大量的人才外流被称为行业“黄埔军校”其实并非好事,反而是其没落的标志。


对于百度而言,其中一个影响最大的标志便是百度原CEO陆奇的离职。


在加入百度前,曾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的陆奇,被外界称为“华人科技领域级别最高的人”。


在陆奇执掌百度的一年多时间里,原本逐渐掉队的百度,不断朝着AI转型的战略方向前进,也让投资者看到“豪门中兴”的希望。


然而2018年5月陆奇宣布从百度离职让百度重新陷入发展的迷雾中,这一负面消息也让当日的百度股票大跌,市值缩水14%蒸发了近900亿人民币。


随后的2019年,吴海锋、顾国栋、赵承、王路丽、孙雯玉、郑子斌、张亚勤、刘辉、向海龙 9 位原百度多个业务线的直接领导者、负责人接连离职。


伴随高管离职而来的,是百度股价和市值的大跌。2018年5月至今的两年多时间,百度从市值近千亿美元的规模,缩水至如今的400多亿美元。而百度所依赖的搜索,押注的AI、自动驾驶等,均未能体现出对市值的强支撑性。



横向对比来看,百度也不断被“碾压”式赶超。例如曾经市值远不及百度的阿里,如今已相当于约18个百度规模,京东相当于约3个百度,美团相当于4个百度。


“很多企业失败的时候,总说是政策、市场、消费需求、技术发展等原因,其实这都是瞎说。”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曾表示,企业出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人的原因。这一观点在百度身上一语成谶。


百度也曾尝试用更多新鲜的血液来扭转这一局面。2019年3月,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就曾通过内部信宣布了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称百度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


今年4月,百度晋升了3位80后副总裁和51位总监层管理人才。此次“年轻化高管”的晋升无疑为百度管理层注入了更多的新鲜血液,一定程度弥补了此前管理层外流所出现的人才缺口。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百度曾高调启动“少帅计划”,开出年薪百万不封顶的条件在全球范围内招募顶尖人才,主要针对于30岁以下的优秀人才甄选和培养。


然而在2016年8月,“少帅计划”的代表人物顾嘉唯最终选择离开百度加入东方网力,这一计划也最终逐渐归于黯淡。


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如今谁又能保证,当下这些被百度寄托未来的年轻一代管理者们,不会陷入新一轮失意离职或外流至字节等互联网大厂的“死循环”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ZAKER(ID:zakerhd),作者:曾宪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