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勉:不逃避是我的倔强
2020-09-25 15:05

王勉:不逃避是我的倔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尚先生fine(ID:finemagazine),采访、撰文:水水子,摄影师:文森特动物园,头图来自:《脱口秀大会》节目截图


王勉的冠军之位来得很突然,对于一些人来说,甚至会觉得过于简单:一个大男孩抱着吉他,用旋律说说笑话,就拿到了第三季脱口秀大会冠军。


国内的脱口秀演员们对王勉的这套 “打法” 没人懂,没人教,甚至没人愿意和他比赛。他就像是一个例外。



房间里的大象




摄影师:文森特动物园


王勉没有逃避。


没了参赛搭档,王勉忽然不确定自己玩儿的这一套在这届观众心里行不行得通。他是抱着这样的心态上场的:上两期就完事儿。


王勉说自己第一场比赛时“心非常非常慌”,完全是凭着一种肌肉记忆完成了整场演出,走下台的时候,甚至都想不起如何完成了表演、观众的现场反应是怎样的。


那一期,他穿着荧黄色的上衣,背一把吉他,自弹自唱了一首《我爱的女孩》,调侃饭圈女孩,表演时眼神里都是戏。


这是他早在 2 月就和搭档一起准备好的段子。过去他以组合的形式干了一年,两个人都非常喜欢音乐脱口秀的形式,他们带着自己的作品去草莓音乐节,上《吐槽大会》。


今年上台的那一刻,他觉得特孤独。


眼前这些熟悉脱口秀的观众都揣着明白,但他没办法把这事儿写进段子里:“这就像是房间里的大象,所有观众都知道你为啥一个人上台,但我没办法说。”


即便只有一个人,但王勉的表演依然稳健。李诞也忍不住赞叹他,把冒犯粉丝的分寸掌握得特别好。但更多的观众被这样新鲜的脱口秀形式吸引了,在众多选手之中,王勉俨然一个例外,抢麦对战的环节,也没有选手愿意站出来跟他对决。


由于这一季的规则是只要晋级就得继续和其他选手 pk,王勉才反应过来,原来没办法只做到轻松地上两期就走人,必须再一次站在那个台上。他想,“那我就不要丢人了。”


成长





《脱口秀大会》进行到第三年,王勉也第三次以选手的身份再登上舞台,这也是他表演最出彩被最多人记住的一季。


上大学的时候,他是《今晚 80 后脱口秀》和《吐槽大会》的观众,慕名来了笑果文化。刚来的时候,对脱口秀的技巧一无所知,却要随时准备上台表演。


去年的《吐槽大会》,王勉每一期节目都要创作一首片尾曲。在那样一个高强度的训练下,王勉的脱口秀技术进步得很快。


以前 deadline 时常让他感到焦虑。最初的时候,一个表演会让他紧张三个月,每天都在心里来来回回想着段子该怎么写,什么都不敢干。熟练的标志是,先给自己放假十天,等最后五天,一定能写出来。


他并非一开始就明白音乐脱口秀是什么,直到有一次,他心血来潮,拿起吉他改编了一首歌吐槽导演组,发到脱口秀演员们的群里,Rock 很惊喜:“嚯,你还会这个?改天我们可以一起合作一下。”他跑去问 Rock,才知道原来国外还有一种脱口秀可以唱着说。



靠音乐脱口秀拿到冠军的他,在第一季时还完全不懂乐理,只知道弹琴。但他总是觉得,改编别人的曲子“没劲”,于是他开始一边学乐理知识,一边自创能和自己的脱口秀融在一起的音乐。


但他还是很怀疑这种 “音乐脱口秀” 是不是真的可以找到观众,圈子里的老编剧们很想帮他,却又怕帮了倒忙。


没人能忘记王勉在这一季《脱口秀大会》第七期上的表演,观众们站起来为《逃避之歌》鼓掌。他们不知道的是,它也写于王勉想要逃避的时刻。王勉摸了摸新长出来的头发茬,“那个稿子当时的创作灵感就是因为我不想写稿,真的是不想写,我就好想今天出个意外,我就不用上这个节目了。比如突然不行被车撞了,弄不了了,正大光明的,合适的理由退赛。”


实际上,王勉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时常逃避现实的人。虽然从一开始就对自己一个人的表演没有信心,哪怕走到最后一期,也是“心虚的”。但他还是会走上那个舞台,“我会希望我能够达到所有人认为我应该达到的样子,但是其实可能在他们这样期望的时候,我并没有那个能力,但是就因为我的性格,把我逼到了这个能力上。”


一点悲凉


摄影师:文森特动物园


总决赛里,沈腾评价王勉的作品“有一点悲凉”。


今年 2 月的一天,王勉起的很迟,他坐起来,环顾四周。今天没有特别要做的事情,也没有要去安慰的室友,一种巨大的孤独感笼罩了他。


聊到这个瞬间时,话唠王勉第一次在谈话中沉默了。


在得知自己即将一个人比赛时,他都没有这样强烈的感受。就好像自己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世界,接下来的所有比赛都要靠自己完成了,而当时的他还不知道要怎么走下去。


搁在以前,王勉很难 get 到呼兰和王建国这些年纪大一些的演员创作的来源于痛苦的生活经历的段子。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笑果文化做编剧和脱口秀演员,从未真正完全地面对社会,但他的生活也因此固定在了喜剧演员的圈子里,有时候写着写着,就觉得生活阅历仍然匮乏。


整个赛季,王勉的段子里很少出现自己,他选择了更容易引起年轻人共鸣的《逃避之歌》和《社恐之歌》等等。自我在最后的比赛露了一丝裂缝,他把夺冠的最后一个作品送给了身边的朋友们。那才是他自己真正渴望表达的。


夺冠之后,王勉收到了许多跨界的邀请,他要出单曲,上综艺,迎接他的不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喜剧演员的身份。


但王勉最理想的生活状态还是在晚上十点的时候,敲开李诞的门,跟朋友们带着醉意谈论生活的离谱与无聊。


记者:当时大家劝你下次上,为什么你最终还是选择自己来面对这些压力?


王勉:我是一个非常害怕别人对我有期望的人,因为我很害怕别人失望。然后我们上一季的节目是这样的,我们先读稿,你要好的话你上,不好的话就算了,但是我是那种非常没有欲望的人,我读都不读,我就不写,这一季打算上两期就完事儿那种,我就满意了,挺好了。但这一季就是,你进了你就得往下走,你必须站在那个台上。后面就是既然晋级了,我就不想丢人了。我不是非要赢,我不是说非要让你们看看我今年一个人也行。


我晋级后,那下期还得写,那写啥啊,写的话我就要跟以前不一样,我就要让大家看到不同的曲风,看到不同的呈现,也不是欲望推着我走,可能是我的脾气。我这个性格就是我不能丢人,我也不想丢人。


记者:你觉得自己刚开始既然晋级了,那接下来要写的话,就不能比上一期更差?


王勉:这个压力特大,一期比一期压力大。难是难在我没有横向比较,在音乐脱口秀的领域,我只有纵向比较。总是要想怎么比上一期的自己更好,或者更不一样。


记者:你更希望自己专心做一个脱口秀演员,还是想要在娱乐圈有更多的建树?


王勉:我想做一个喜剧演员,喜剧演员必须踩在地上,你如果是把自己立在娱乐圈,你很难重返剧场。我认为喜剧演员如果不踏实的跟人去生活,不踏实的做一个接地气的一个人,你讲的东西就是很难被观众接受,很难有说服力的。我不太希望把自己标榜成艺人,我就是个喜剧演员。


记者:对你来讲这几年逃避的时刻会经常出现吗?


王勉:我觉得逃避这个心情可能每天都有,但这个情绪就是大跟小的问题,你可能就不想洗碗,就是想逃避,就在这儿坐着,其实这个情绪是时时与我相伴的,它不是我个人的问题。但是真正遇到大事的时候,我是从来没有逃避过的,就比如说这一季节目,其实我是从一开始对自己是没有一点把握和信心的,哪怕走到最后一期的时候,我也完全是心虚的状态,就是每一期都如此,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写出来。可能是我能力问题吧,目前为止创作对我来讲还是很难,肯定这是形式问题。网友虽然现在评价说,这不过是口水歌,很简单,但其实对我来讲很难。希望有更多的人用这个形式将脱口秀,这样我就不用干自己了,干他们就行了。


记者:你为什么想当一个喜剧演员?


王勉:我想通过喜剧收获朋友。有绝大部分单口演员他们是通过喜剧消解自我,让自己舒服,为了让生活不那么难受。现阶段的我就是生活没有让我太难受,目前为止我就是想通过喜剧收获朋友,千万别把我当艺人,你也别觉得你关注我了好像是你把我捧起来了,你是我粉丝,别,就是我希望我跟观众之间的关系就是朋友,并且我这个朋友群体越来越多。


就是我觉得我一个作品来到了节目上,在网上传出去了,很多人喜欢我,我觉得这就是朋友,这是铁的,我明白我又多了些朋友。因为他们在街上看到我的时候,他们不会把我当作艺人,他们会说王勉,来,照张相。


摄影师:文森特动物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尚先生fine(ID:finemagazine),采访、撰文:水水子,摄影师:文森特动物园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