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东南亚数字钱包大战,隔海相望的中国公司能做什么?
2020-09-28 21:30

面对东南亚数字钱包大战,隔海相望的中国公司能做什么?

本文作者:一千二百字,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个话题放在当前紧张的国际环境下似乎缺乏讨论空间,“出海”已不是国内互联网公司的话语主旋律,海外投资也变得非常谨慎,但还是有一些地区将商业利益放在优先考虑的位置,愿意接受中国公司的技术和投资,夯实基础设施。


比如,这次疫情中的“无接触”要求促使东南亚数字支付市场蓬勃增长,在Fintech这个强监管、高地方保护特色的领域,反倒在全球化逆流中开了一道门,催生出一些投资机会,这是为什么?


与国内Fintech发展很不一样


整体上看,东盟国家的数字支付落后中国大概5~8年时间,但东盟的发展与国内表现出很大不同,并没有沿着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的格局道路走,这里分析归纳了几个特点:


第一,竞争格局非常分散,本地角色强势。像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这些地方,每个市场都同时容纳了几十个数字支付厂商,有传统金融机构开设的电子钱包,有Fintech初创企业做的,有电信运营商旗下的,也有像新加坡娱乐与电商集团SEA、马来西亚Grab、印尼打车软件Go-jek等衍生出的数字金融服务,另外还包括一些合资公司。


如果粗略分为传统机构与互联网新兴势力这两派,后者的先发优势并不明显,至少不像国内厂商的领先身位这么大,当地传统机构跟进速度很快,造成了现在这种低集中度的竞争格局。在细分市场上,目前尚未出现一家独大或双寡头的格局。


此外,本土钱包在当地市场占据了绝对优势,local-pay特点明显。像Paypal在马来西亚电子钱包覆盖率排名上只能位居第五,甚至落后于各银行系电子钱包。除监管要求外,本地人更熟悉本地环境也是一个决定性因素。这在电商领域表现得也很明显,Shopee、Tokopedia这些能在各区域市场排第一的都是土生土长的。相反在数字娱乐与社交领域,几乎全部是外来势力在统治,比如Facebook, Whatsapp, YouTube, TikTok, Instagram等。


图:马尼拉街头实拍。据世界银行,东盟40岁以下人口比例65.4%,年轻人口结构有利于数字金融普及


第二,监管强势介入,聚合支付趋势明显。正是因为东盟数字支付属于跟随者角色,前边有中国、美国、甚至印度作为参照物,起步较晚且竞争分散,所以监管介入更早,更强势地在推动“一体化”,政府层面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借助电子钱包的末端触达能力,渗透无金融账户用户。


表现在聚合支付成为当地的一大特色,互联互通明显。比如马来西亚聚合支付机构Paynet目前已接入44家银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联合通信媒体发展局在2018年推出全球首个统一付款二维码SGQR,整合了27家支付平台,拉动旅游经济,泰国也有类似举动。


德勤最新发布的《后浪来袭:东盟与南亚的璀璨数字生活》报告认为,数字金融服务参与者们的一个共同要求是,政策要一致,并且可预测。对投资来说,最大拖累是监管的不确定性以及整个商业模式可能突然变得不可行的风险。分散的监管格局是该地区跨多个市场运营的参与者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所以,国家层面建立统一支付平台或标准,有利于跨国协作,降低风险。该报告是在金融科技盛会“外滩大会”上首发,我也在现场参与了与该报告撰写者的沟通会。


来源:德勤分析报告,圆圈大小代表经济体量


第三,基础设施过于薄弱,贫富差距大。除新加坡人均持卡量3.3张之外,东盟其他地方的无卡比例、甚至无金融账户比例较高。先不说电子钱包体验上的完善,单是接触和覆盖上就有很大一块空白等待填补。


这就导致一个各显神通的局面。比如,不管是金融服务、移动转账还是消费,新加坡市面上的数字钱包通常都需要绑卡使用,由背后的银行信用作为背书,以降低不良资产率。但这个模式放在其他地方可能并不合适,本身传统金融设施就薄弱,像菲律宾大型商场里的自助机器,泰国7-Eleven便利店分别成为GCash、TrueMoney这些电子钱包的现金充值网点。现金交易仍是主流,据Asian Review媒体援引Grab金融部门一位高管的话说,GrabPay真正的竞争者是现金、非正式的贷款渠道等传统金融方式。


另外,银行开户的时间成本与金钱成本高。像孟加拉国人在开户时需要给网点交0.12美元开户费;菲律宾由于全国统一的人口信息库尚未完善,线下开户需要持其他个人证件交叉验证身份,使用社交软件进行远程人工审核也需要预约等待一两周时间。这些都多少制约了当地人接触金融服务的便利性。


技术输出将是主流


做个不太准确的类比,东盟的数字钱包大战有点像十年前国内团购市场掀起的“千团大战”,虽然数量上没有那么夸张,但在起步环境、参与者角色背景、竞争局面上比较像。那么面对上述区域特点,中国公司能做什么呢?


由于本地钱包已经在各区域市场上成功卡位,且与当地监管、商业拓展方面拥有更强的关联,所以在C端的支付市场,外来钱包已经很难再建立竞争优势,当地使用习惯也不在这一边。旅游市场暂时因疫情被隔阻,中国游客的出境扫码付也是基于国内体系框架的,本身没有以钱包身份渗透到当地用户。



但当地实际需求与基础设施现状给B端的技术输出描绘了合作空间。据贝恩资本联合Google、新加坡淡马锡所做的预测,未来5年东南亚数字金融增长最显著的将是贷款领域,即图中粉红色表示的区域。但在信贷这个场景下,缺乏完善的人口信息库、无卡比例和非银行账户比例高、个人担保手段单一都增加了放贷成本。像一些稍微偏远一点的群岛地区,人们不得不求助于熟人圈甚至高利贷。类似花呗、借呗、白条这种方式是很好的补充、替代。


从近些年蚂蚁集团对这一地区的技术输出情况看,当地数字钱包对生物识别、智能风控等底层技术表现出开放合作态度,他们需要eKYC电子化身份核验技术去获取远程用户,需要大数据风控模型去降低放贷成本和坏账率,需要区块链技术缩短跨国汇款的到账周期,需要个人征信体系去丰富个体维度,等等。


而在业务层面,当地数字银行创新也欢迎外资进入。比如,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的审核目前仍在进行中,像淘汰赛一样一轮一轮地筛选出几个名额,据多方消息,蚂蚁集团、字节跳动、小米集团等中国公司正以独立或财团身份参与申领。通常,新加坡的金融监管创新会在半年到一年后被马来西亚监管层借鉴,推出相同的措施,进而覆盖到东盟更大范围。尽管因为外资身份限制,中国公司在当地目前只能从事批发银行,服务B端,但在这样一个强监管领域,已经表现出当地监管层的全球竞争视野,这对中国公司来说是好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