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20找工作
2020-10-02 10:33

我在2020找工作

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无数人的职业生涯,但这既是一个焦躁的时刻,却又是一个暗藏机会淘金的好时机。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郑玄、Ellie,原文标题:《我在2020找工作:HR很吃香,阿里政委最抢手》,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0,注定是个焦躁动荡却又暗藏机会的年份。


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无数人的职业生涯:有人前一天加班到12点,早上到公司就通知被裁;有人苦读10年留学归来,摆在面前的却是两份薪资只有往年1/3的offer;更多躲过了裁员镰刀的幸运儿,默默忍受绩效减半、福利压缩,并把年前就已经印好的简历,塞回到两尺见方的工位里……


人才市场的供需,从未像今天一样失衡。往年难得一见的985/211的简历,开始像“白菜一样”摆在HR面前;创业公司优胜劣汰加速,也让以前高不可攀的“CXO”们,出现在小厂的面试间里。


但这也是个淘金的好时机。2020的金九银十,不论是BATJ这样的大厂,还是经营稳健的腰部公司,都在默默扩招,悄悄淘金。


“金九银十”作为一年中的招聘旺季,承载了太多的故事和思考。近日,我们跟数名求职者和招聘者聊了聊,他们过去几个月的经历,或许正是中国千万职场人在2020年的一个缩影。


“不懂顺势而为的人,再努力也是白搭”


李元  媒体人  95后


“我找到工作了,十一后去上班。”


去年年底李元从老东家离职,来到一家商业媒体,薪资涨了50%,本来一切顺风顺水,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她所有的安排。今年2月复工没几天,HR就找她谈话,以试用期不符合转正要求为名,让她马上离职,此时她入职刚满1个月。


“疫情导致媒体办会和广告的收入锐减,裁员也在情理之中。”李元有点不甘,但也没有拖泥带水,离职后四处投简历和托朋友内推,几个星期后,也就是三月底,李元入职了另一家国内顶尖的传统媒体。“当时还有一点窃喜,虽然工资降了一点,但平台更大机会更多,我还感觉是因祸得福。”


不过好景不长,疫情导致李元所在的部门收入锐减,四月底公司决定裁员,试用期的她成为“一刀切”的牺牲品。


两个月内,两次被裁,李元陷入到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那段时间一个人呆着,时不时就会毫无预兆地哭起来。”而糟糕的情绪也影响了她的面试状态,5月初被裁后的第一个月里,李元通过朋友内推面试了七八家公司,都以失败告终。


李元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她开始不回微信,拒绝出去social,因为不敢去看朋友们的动态,她甚至关掉了自己的朋友圈。她也没有心情继续找工作,关掉了手机里的招聘App,不投简历也不去面试,一天天宅在家里。


知道这样的状态不行,到了6月底,听从朋友的建议,李元决定去做视频,本来只是想找点事做,却意外给她带来了转机。她做的三四期视频,很快就在视频平台上积累了几十万的播放,带来了上万的粉丝,而今年B站的破圈让中视频成为风口,媒体和企业的品牌部门也从下半年开始组建或者扩招视频团队,李元很快得到了机会。


8月下旬,“复健”成功的李元打开了招聘App,开始新一轮求职之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视频作品“神助攻”,李元在面试中披荆斩棘,不到1个月时间收获了七八份不错的offer,其中几份的薪资相比之前提升了将近50%。


9月中旬,多方衡量下李元选择了一家背景深厚的视频平台,在新公司担任视频策划。不仅解决了工作问题,困扰诸多文字记者的转型难题也迎刃而解。


李元用一个关键词总结自己的这段经历:顺势而为。


“这有两层含义,首先是疫情严重的时候,很多企业关闭了招聘通道,强行找工作不仅找不到合适的,还严重挫伤了我的信心,而现在经济回暖企业开始招人,这时候找工作就事半功倍;此外,从行业上来看,文字记者是在走下坡路,而视频是未来的趋势,不论工作还是创业,不懂顺势而为的人,再努力也是白搭。


高水平的HR非常吃香,最抢手的是阿里政委


杨冬  杭州某互联网上市公司HR总监


“今年的金九银十,和往年有很大不同。”


金九银十为什么会成为招聘热季?杨冬分析,从社招来看,每年三月份到四月份是换工作的高峰期,这个时候前一年工作结束,年终奖也已经发了。而这些人如果在新公司不顺,那么就会在4~6个月后开始看新的机会,公司也会开掉不合格的员工腾出岗位。


如果更早的话,很多人还在试用期熟悉工作,而如果更晚的话,到了四季度换工作的人要考虑自己的成本,就会想干脆等到年后拿完年终奖再走。


此外金九银十也是秋招的高峰期,但与往年相比,杨冬发现今年的秋招有了极大的不同,他谈了两个案例:


第一个案例是一名国内985毕业,全球Top50大学海归的金融高材生。杨冬说,这名海归之前一直在国外的资管机构实习,因为疫情的原因只能回国找工作,结果碰了一圈壁。


“以她的阅历,在投行工作第一年薪资35K是没有问题的。但今年在市面上拿到的仅有的offer之一,是我们公司战投部助理的工作,我们这边只给她开了12K的薪资。”杨冬说,这样的薪资和岗位,放在往年最多只能招到一名普通一本的毕业生,但今年包括南大的本硕、伊利诺伊大学的硕士、密歇根大学的商科都来应聘这个岗位。


另一个案例是,学校也在更加积极的向他们推送简历。浙江工业大学是杭州的一本,其计算机系的毕业生,在杭州有一定的竞争力,往年也是阿里、网易这些大厂的常客,往年校招杨冬他们都是要巴结老师,找辅导员帮忙宣传。


而今年学校的就业指导中心,将所有本硕博有就业需求的学生的简历,整理好发给相对优质的雇主公司,杨冬一次性就收到400多份简历,其中还有2020届的学生。“今年出现了很多GAP(注:间隔年,毕业后没有考研出国或就业)的情况,据我了解,杭州一所一本大学的就业率下降了15~20个百分点。”


杨冬自己毕业的一家北京985大学,今年赴杭毕业生的名单中,GAP的比例也在变多。“往年一批70、80人中有,有1个2个了不得了,今年一批就有10多个。”而企业就业的困难,让体制内工作的又成了香饽饽,今年余杭区街道的公务员考试,里面甚至有清华北大的硕博。


但这并非是因为优质企业在缩减校招规模。杨冬说,今年他们校招的规模和去年没有太大变化,都维持在100人左右,“去年领导对我们录用985/211的比例不是很满意,今年开个玩笑,我们能实现全部985/211。我们往年能从浙大录3、4个就不错,今年到现在已经发了12个offer。”


实际上今年大厂都在扩招,腾讯、字节、拼多多都是史上最大规模的校招,社招也不断放出更多的岗位。但之所以一部分人觉得找工作更难,是因为供给更多,很多小公司因为经营不善,靠VC的钱烧不下去倒闭了,这就导致比如腾讯增加6000个岗位,小公司却释放出18000个人才。


所以尽管看起来整体就业状况比较艰难,但从大厂出来的人才、名校毕业生,现在反而更加抢手,有更多的机会可供选择。


据杨冬所知,今年高水平的HR就非常吃香,所有公司都希望在原有人力成本不变的情况下,提升人效完成企业文化升级、价值观统一,其中最抢手的就是阿里政委。一个P8级的阿里HR,出来年薪仅现金部分就可以超过100万元。


此外,社招人员的心态也发生了较大变化。以前大家更换工作,考虑主要是离家近、有发展、今年特别看重公司有稳健的业务发展,今年疫情前,杨冬一个加入到字节跳动游戏团队的前同事,因为要结婚所以回到了杭州创业板的一家上市公司,但这家公司业务并不稳健,他的状态也变得非常颓丧。


“今年大家更换工作会非常慎重,薪酬提升也是考虑的一方面,但对更多人来说,尤其是被迫离职的人,他们下一份工作更关注公司能有稳定的发展。”


而对于今年业务不错,需要进行人才补充的企业来说,杨冬认为今年的金九银十会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比如我们这样的公司,今年的校招是难得的机遇,往年我们天天跟着阿里、网易,连个屁都吃不到,今年招到很更多优秀的年轻人的几率增加了;但挑战是,我们今年面临被大厂吸血的几率也在增加,大厂不论是薪酬还是稳定性,都有更高的吸引力。”


此外疫情也让杨冬他们有了补充高级人才的机会。“按照现在整体互联网公司的年龄群来说,第一批进入互联网公司的85后,他们到了一个关键的时间点,最近我们能看到很多CTO、CEO这样的简历,这些高层级的人才,创业受阻之后也出来寻求一些给别人打工的机会,以前不敢想的人都出现在了面试间。”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被裁未必是一件坏事”


小K 金融从业者  工作三年


“刚被辞退时由于拿到了一大笔补偿,我心里还挺爽的。但到了第二个月,也就是7月份,我就非常焦虑了。”


小K上一份工作是在外企做财务。在今年四月,她感觉工作上不是很顺心。“没过多久,部门经理就找我谈话,说表现不好,希望我主动提离职走人。”


当时北京的防控措施还非常严格,很多企业还没有完全复工复产,小K就跟人力说现在工作不好找,等自己找到下家再办离职。


“我在这家公司工作刚满一年半,按理说是可以拿到三个月的补偿。人力最开始是不想给我补偿的,但我跟人力提了补偿后就很顺利的拿到三个月的赔偿金,也许因为外企在国内比较守规矩吧。”以今年的就业形势,将近四万块钱的赔偿金还是给了小K极大的安全感。


北漂到了第三年,小K对于工作和未来都有点迷茫,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继续留在北京。她之前的工作看似高大上,但要天天加班到很晚,在老家的父母看来并不是什么好差事。在朋友的推荐下,小K花了两百块钱找了一个塔罗师占卜。“我其实也不太信这个,但两百块钱也不贵,纯当找个心理安慰。”


小K还记得,当时占卜的问题是“我被裁员了,我的经理说我不适合这份工作,我还要不要留在北京”。


塔罗师给的回复是:你适合留在北京,你回到小城市也不会开心。被裁也不是什么坏事,你现在的工作运势不顺,到了八月份才能好转,你不如趁这两个月休息休息。


她当时没把塔罗师说的话当回事。因为小K家庭条件非常一般,家里没矿,不可能休息这么久的。但塔罗师告诉她,“你也可以找(工作),但要做好八月份之前找不到工作的准备。”


小K差不多是6月初办完离职手续才正式开始找工作。在刚开始找工作时,小K开始了疯狂的海投,只要跟财务沾边的工作都会投,比如内审、风控、财务分析。猎聘网有投递上限,每天最多能投50份简历,她一般都会投到不能投为止。


她当时的想法是自己性格偏内向,面试技巧不足,所以要多投简历,争取多拿到面试机会,这样可以多积累一些面试经验。比如,面多了就能总结出公司为什么没要你,你和什么类型的公司比较匹配,如果有的公司简历都过不了将来也就不会再投了。


但运气不好的是,刚开始找工作没过多久就赶上北京疫情二次爆发。在疫情二次复发前,有一家企业的人力总监给了小K口头offer,但疫情复发后也不了了之了。


“说来也好笑,当初我不太信塔罗牌,但事实是,直到8月份,我才拿到了第一个offer。”而到了8月份,小K的“运气”好像突然好起来了,她又陆续拿到了几个offer。


小K粗略统计了一下,这几个月至少投了1000份简历,面试了大大小小30多家公司。被辞退这事,她说自己没跟家里说,这几个月,还是挺心酸的。


最后小K从这几个offer中挑选了一家国企,这家公司无论平台还是薪资待遇,都比上家公司强很多。重要的是,她终于不需要天天加班,周末也不需要随时待命。“现在来看,当初被裁也未必是件坏事。”


28到32岁,有车有房有贷款有孩子的人往往更拼


王潇  某金融机构业务负责人


上半年,王潇公司换了一个新领导,新领导上任后不仅提高了销售人员的提成,还扩充了销售人员的编制。他们现在有十多个业务人员,最近计划再招十个人左右。


从8月初发布招聘信息以来,王潇一共收到了几十份简历,面了十多个,已经招进来四个,在谈的还有两个。


“我感觉现在招聘市场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好,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招的是市场人员,感觉人才都在往外流,此外,很多人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宁愿从事稳定的工作,也不愿意往市场这方面转。”


为什么市场人员不好招?王潇认为主要有两点原因,第一是薪资不稳定,第二个其实是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做辛苦的工作,大家都知道销售辛苦,销售属于乙方,很多人宁愿拿几千块钱的死工资,也不愿意挑战更高薪的工作。


而在招聘市场中,财务、行政、人力、运营等中后台岗位的需求是有限的,经济复苏首先需要的还是前端业务人员。大家还是要去做业务,给公司赚取利润,然后大家才能稳定的发展下去。


有一些非业务部门,在公司相对业务部门是甲方,拿的工资比业务部门还高,这个其实我觉得很不合理,凭什么业务员辛辛苦苦拉来了业务,拿到的薪水却比你低,可能这也是影响招聘的原因吧。


在招聘中,王潇说自己更愿意招28到32岁的人,他们往往有车有房有贷款有孩子,生活压力相对大一些,这种往往更有拼劲。而刚毕业的大学生不太稳定,负担小,赚多赚少无所谓,干不开心就撤了。


但原则上他们又不太愿意招35岁以上的人,主要有几个原因,第一,35岁还在智联投递很基础的岗位,说明这个人其实没多大能力,第二,如果35岁还没有混出头,肯定有方方面面的问题,不是能力不行,就是人脉不行,或者都不行。


到了35岁,如果想跳槽,更多的是靠熟人推荐或者猎头来挖你。王潇他们之前也面试过35岁以上的,后来发现确实不太合适。


现在这个社会节奏很快,大家也是很现实的,不少互联网、IT、电商公司开出的薪资很高,大家很容易心浮气躁。其实怎么说呢,我们这个行业是真的需要沉下心来做事情。


面试的第一印象还是蛮准的,从一个人的谈吐举止是能看出这个人的素质,基本上聊个十几分钟就能决定这个人会不会继续谈下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最后这个人会不会进入到下一轮。有的人面试十几分钟,有的面试半个多小时,半个多小时留下来的机会肯定要比十几分钟大很多。


“我们的应聘者既有裸辞找工作的,也有在职看机会的,年龄的话目前没有超过30岁的。”如果一位应聘者在上家单位是因为KPI没完成被辞退,这个人整体素质如果还可以,王潇说还是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但如果面试者在上家单位非常合理的KPI还没完成,那他们还是会慎重的考虑一下。“其实也都明白,好的销售不会乱跳槽,跳槽的都是不太好的销售。”


(应受访者要求,李元、杨冬、小K、王潇都是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郑玄、Ellie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