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你该还债了
2020-10-20 10:10

美国,你该还债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黑着眼眶的洋葱,制图:孙绿,校稿:猫斯图,编辑:养乐多,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国际河流的水资源分配中,由于地理和政治原因经常会产生水务纠纷,而“水债”则是调节水务纠纷的一个有效手段。


有“水债”的国家很多,墨西哥就是典型。墨西哥是个干旱的弱小国家,每年却要需要向美国偿还4.32亿立方米的“水债”。尤其是近些年,由于长期干旱,国内极度缺水,墨西哥欠下的水债有增无减。



美国是的东部和西部环境迥异,墨西哥则是南部和北部环境迥异,北部地区是真的旱。(底图:shutterstock@Anton Shahrai)


如今,每年如何向美国偿还水债,已然成了墨西哥政府一大社会与外交难题。


是真的缺水


科罗拉多河和格兰德河是北美南部流域广阔的重要河流。对于美国和墨西哥来说,这两条大河不仅是两国辽阔交界区域的地理分界线,维系当地生态平衡和经济发展的生命之河。


和巨大的密西西比河流域相比,科罗拉多河和格兰德河无论在流域还是流量上都只是小弟弟,但对墨西哥来说是不折不扣的大河。


然而,由于地理和气候原因,美国西南和墨西哥北部都是极其干旱的地区,两条大河的水源主要来自北部的落基山脉,而下游广阔区域的灌溉则高度依赖这两条河。



源自落基山脉的源远流长的大河,滋润着下游广阔的干旱土地(主要是沿岸)。(底图来自:NASA)


随着两国工农业生产和生活用水的不断增加,科罗拉多河和格兰德河流域都面临着巨大的供水压力。尤其是从150多年前的“淘金热”(美国版西部大开发)开始,美国西南州暴涨的人口就使水源短缺成为了制约当地发展的首要问题。


例如是对于美国内华达州荒漠中的著名“赌城”拉斯维加斯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水源,那么这座灯红酒绿的不夜之城将失去繁荣。


1984年与2009年的拉斯维加斯比较,城市在快速扩张,耗水量也是惊人的上涨,而隔壁的胡佛大坝相当于这座城市的母亲,为其提供了源源不绝的水和电。(图片:NASA)


而对于2/3国土为干旱和半干旱地区的墨西哥来说,西北部年平均降水量不足250mm的现状使得水资源的宝贵更是尤胜美国。


科罗拉多河三角洲地区是其重要的农业区,大量农田依赖科罗拉多河的河水。如果墨西哥不能获得足够的水量,那么不仅其农庄无法产出粮食,就连北部城市中数千万人口的饮水也无法供应。


墨西哥在科罗拉多河三角洲的大片农田(瓜达卢佩-维多利亚)。(图片:shutterstock@ASVMAGZ)


据美国的调查显示,科罗拉多河的缺水程度名列世界第6位,而格兰德河中下游地区也在面临着严重的缺水危机。连年干旱少雨使两国交界区域为了争夺水资源而爆发了一系列的冲突。



曾经的汹涌的科罗拉多河,现在只是浅浅的科罗拉多河。(图片:shutterstock@kavram)


为了从这条大河中获得更多的水量,在20世纪之初,美国南部的7个州率先以州政府的名义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内部较量。上下游各州纷纷诉苦甚至互相攻讦,使水量争夺战从各州之间延伸到了州府内部各地市、各农庄之间。


毕竟这条河能惠及的范围有限,你多一点儿我就少一点儿。(图片:shutterstock@Philip Bird LRPS CPAGB)


1922年11月,为了解决争端,在联邦政府的主持下,美国7个州的代表经过15天的17轮马拉松式谈判,根据当时各州实际所需的用水量和将来的发展需求,率先对科罗拉多河的水量划分达成了一致,并签署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科罗拉多河契约》。


参与《科罗拉多河契约》的美国西南七州


然而,《科罗拉多河契约》仅仅考虑了美国国内的用水需求,却完全忽视了对下游墨西哥应得水量的保障。并且,两国交界处的格兰德河下游水量的分配依然没有一个公平的解决办法。


1944年的一纸协定


从国际法理来说,科罗拉多河和格兰德河的归属权并不完全属于美国,因此美国必须和墨西哥协商去重新分配所有涉及美墨两国共有的国际河流水量。


于是,在解决完国内7个州的水量分配问题后,美国才开始正视处在下游且抗议不断的墨西哥政府河水诉求。在墨西哥的不断抗议下,美墨两国从1930 年开始正式对边界河流的水量分配展开谈判。


但由于美国地处两条河流的上游,谈判主动权自然也就一直掌握在美国的手中。



水坝、灌溉,把水一点一点抽走。


而且,对于美国来说,不论和墨西哥如何谈判,最终都是要减少自己国内七个州的已定分配水量,即使联邦政府答应,好不容易达成内部妥协的州政府也不会答应,所以美国上下对此都没有太大的积极性。



别影响到美国人的用水就行,谁顾得上墨西哥呢。(图片:Trong Nguyen / Shutterstock)


没什么谈判诚意的美国,一上来就打算以墨西哥历年来从科罗拉多河最大年灌溉用水9.25亿m³作为最终分配方案。但墨西哥心知这样就把自己的农业潜力卡死了,为了未来着想,他们坚持每年应获得55.51亿m³的水量。


墨西哥的农产品约60%是出口到美国的,在要水灌溉和不能得罪大客户拼命寻找平衡。(图片:David A Litman / Shutterstock)


一个漫天要价,一个坐地还价,双方的底线差异过大,始终未能达成一致。


然而,陷入僵局的谈判并未影响美国的河流开发进程。美国一边谈判,一边在科罗拉多河上开始规划修建胡佛水坝和格兰谷水坝等近10个大坝。


到了1935年,随着美国胡佛大坝的完工和运营,科罗拉多河的流量和周期都发生了明显变化,而下游的墨西哥政府也终于发觉了事态的严重性。


既能发电,又能控制水流量,掌握了上游也就约等于掌握了整条河流。(图片:Nido Huebl /shutterstock)


经过不断的外交会晤与抗议,美墨双方终于在1941年再次开始分水谈判。然而,之前的谈判已经是美国占据了主导权,现在美国修建了这么多水利工程,谈判中更加强势,甚至把7名州代表(每个州1名)和2名胡佛大坝的代表也送来了。


经过艰苦的谈判,美墨双方于1944年的二战炮火中达成了《美利坚合众国与墨西哥合众国关于利用科罗拉多河、提华纳河及从得克萨斯州奎特曼堡到墨西哥湾的格兰德河(布拉沃河)河水的条约》。


1944年2月3日,美国和墨西哥代表在华盛顿签署了条约。(图片:水教育基金会)


根据这份条约,美墨两国对科罗拉多河和格兰德河的水量分配做出了最终裁定。即不论什么水源,在所有科罗拉多河水中,美国每年只需要分给墨西哥18.5亿m³的水量(科罗拉多河年平均水量的10%)。即使科罗拉多河有富裕水量,但也最多给墨西哥输送20.96亿m³。


水多了和墨西哥无关,水少了墨西哥就少用点。(图片:Roman Kosolapov  / shutterstock)


此外,如果美国发生大旱,或者美国灌溉系统发生严重事故,美国都有权按照自身损失的水量比例减少向墨西哥的输送。并且,墨西哥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额外用水量。


作为同期签订的一揽子协议,该条约还规定美墨邻国之间的水资源共享,使得墨西哥不仅无法禁止格兰德河流入美国,还需要保证在格兰德河下游的6条支流上每年向美国提供4.32亿m³的水量。


格兰德河有一些流域是作为美墨的界河的,墨西哥没有完全的控制权,却仍要为此签下水契。(图片:Gestalt Imagery / shutterstock)


当然,每年提供的4.32亿m³的水量并不会有附加的豁免条款。这就意味着,美国可以在科罗拉多河水量不够的情况下减少向墨西哥的供应,但是墨西哥拱手送人的4.32亿m³水量却不会有任何的减免。


八十年漫漫还债路


根据一份研究表明,美墨两国于1944年签订的河水分配协定根本无法满足墨西哥本国的正常用水需求。


事实也正是如此,自从签署1944年的分水协议后,墨西哥境内的科罗拉多河和格兰德河就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奔腾气势。因为缺水,曾经土地肥沃,生态繁茂的墨西哥北部富饶农业区,现在正一步步濒临消亡。


墨西哥作为“仙人掌王国”,自古以来就是缺水的,现在的形势更严峻。(图片:gumbao/ shutterstock)


尤其是科罗拉多河,现在不仅无法满足当地居民的需求,还失去了流进大海的力量。从1998年至今,科罗拉多河的河水就再也没有流入到大海过,而美国却对这一生态灾难毫不关心。


1992年到2003年,由于严重的干旱,科罗拉多河的流量已经下降到不足7亿立方米(不到分给墨西哥水量的40%),这使得墨西哥境内的水库只蓄到25%库容量的淡水。迫于严峻的现状,墨西哥开始拖欠应付水债,并在2005年已累计亏欠美国18.5亿m³水量。


干旱对于下流的地区影响更大,墨西哥分到的水量大幅减少,但要还的债却一分不减。(图片:James Marvin Phelps /shutterstock)


随着“水债”拖欠得越来越多,美国开始对墨西哥政府加大施压力度,并且在两国首脑会面时将水债问题作为必谈的公开话题进行“讨论”。


迫于美国的压力,2005年两国达成协定,墨西哥承诺清偿积欠美国的水债。据路透社报道,面对美国的质询,墨西哥外交部代表在新闻发布会上一再表示:“我们愿意并且一直愿意履行条约的所有条款。”


墨西哥现有的水量都难以保证国内正常用水了,却还身负巨债。(图片:Vic Hinterlang / Shutterstock)


到了2011年,遭遇到70年来最大干旱的墨西哥更是损失了220万英亩(约99万公顷)的庄稼和170万头家畜,而美国却对水债没有丝毫的减免。


据官方统计,目前墨西哥32个州中有15个州被列为“极度缺水”,但是欠美国的水债却依旧需要偿还。对于墨西哥而言,一个五年周期内最多只能暂缓欠下的水债,所有的欠水终究还是要在下一个五年还清。


连试验田都会因干旱而歉收……(图片:www.cimmyt.org)


根据协议,2020年10月26日之前,墨西哥需要偿还美国1000亿加仑(约3.78亿立方米)的水债。如果不这样做,那么特朗普总统的报复性措施(关闭边境或实施新关税政策)必然是墨西哥不可承受的。


墨西哥北部的经济过于依赖美国,面对强大又蛮横的美国,除了妥协就是退让。(图片:Nadya Kubik / Shutterstock)


为了清偿水债,墨西哥政府打算在截止日期前大规模的将水引入美国,而当政府准备引水后,当地愤怒的民众又开始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从而使得长期以来在这片干旱土地上绵延的用水战争再次升级。


据报道,墨西哥北部边境的农民在向美国引水的博基亚大坝附近举行了抗议活动,民众拿起了燃烧弹、石块等武器与安全部队发生了激烈对抗,最后成功占领了大坝,并关闭了水闸。


政府要拿稀缺的水去“还债”,势必会影响到该区域甚至更多墨西哥农民的生活。(图片:https://www.theguardian.com/)


然而,在抗议过程中,有两位居民在与墨西哥军警的冲突中不幸死亡。这一事件的发生,不仅影响了原定的还水进程,还让墨西哥北部的军民关系处于紧张的对立局面。


正如墨西哥前总统迪亚斯所言:“可怜的墨西哥,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


或许是一洲难容二鹰吧。(图片:Wikipedia)


在严重缺水的社会现状与1944年严苛的分水协定中,墨西哥政府只能是将偿还水债作为首选。毕竟,不能按时还水而惹恼美国远比得罪国内农民的后果要严重得多。


参考文献:

[1] 由于气候变化科罗拉多河逐渐干涸,上百万人面临“极度缺水状况” http://www.marstranslator.com/f/bilingual/19489

[2] 水利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交流中心. 北美跨界河流管理与合作[M]. 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3] 王子昂. 加强濒危跨界河流水资源管理的建议———以里奥·格兰德/布拉沃河为例[J].水利水电快报,2017,38(8):22~23.

[4] 田文芝. 国际边境水域委员会与美墨边境治理[D]. 内蒙古师范大学2020年硕士学位论文.

[5] 周婷,郑航. 科罗拉多河水权分配历程及其启示[J]. 水科学进展,2015,26(6):893~901.

[6] 梁波,姜翔程. 水权与水权交易的制度分析———南加州科罗拉多河的水资源管理对我国的启示[J]. 水利经济,2006,24(2):26~28.

[7] 费利佩等. 气候变化对墨西哥水循环的影响与对策[J].水利水电快报,2014,35(3):19~23.

[8] 李万. 黄河可供水量分配方案的法学分析[D]. 西南政法大学2013年硕士学位论文.

[9] 尹正杰,蔡建清. 墨西哥水资源管理沿革[J]. 水利水电快报,2014,35(12):1~4.

[10] 邵自平.美国西部水权历史演变及启示[D]. 武汉大学2004年硕士学位论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黑着眼眶的洋葱,制图:孙绿,校稿:猫斯图,编辑:养乐多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